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五十五幕.演出开始
    周日。

    受到众人瞩目的慈善酒会于静江市静南区一个名为江边别府的别墅小区中,最为豪华的一幢别墅楼举办。

    从下午五点开始,各种车辆便开到了这一处小区中,自然的,在门口,这些车辆将会受到严格的检查,这是即便没有其他的意外状况也会执行的安检措施。

    “真是的,害得我还得用全树脂结构的身体,总感觉要融化了。”

    爱恋身穿一件黑色吊带绸缎礼服连衣裙,裸露的肩膀上笼罩了一条轻薄的蕾丝黑纱披肩,修身的腰部侧面点缀了一个蝴蝶结,裙摆很长,可以看到靠近小腿的部分开衩,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天鹅绒长筒袜与高跟鞋。

    她脖子上环绕着一条黑色蕾丝颈饰,本应挂着宝石的地方,只有那银色的相片盒挂坠。

    爱恋的长发输成了一条三股辫,用一根打着蝴蝶结的长缎带固定住,一侧,在那一撮白毛的上方还点缀一枚以矢车菊和蓝色紫阳花为主体的发饰用以遮掩。

    她戴着一双纯黑的薄纱手套,乍看之下,就像一位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只要忽略她如今略显不雅的坐姿的话。

    “这衣服也太紧了,嗯,肯定是这一具身体的问题,和我吃多少没关系。”

    她坐在后座,看着外面的其他车辆。

    全树脂结构的身体总算是安全度过了金属检测,爱恋此刻,正和老霍与范哲坐在车里,行驶在这别墅小区中。

    不得不说,这小区实在大得过分了。

    原本爱恋以为的小区,是一幢幢楼错落有致,整齐划一的。

    但这个小区,每一幢别墅都是宽敞的独栋,隔开了大片后院花园,甚至当车辆在一幢别墅门口的时候,都看不到另外的别墅。

    在小区里开了二十多分钟车,他们才抵达预定的地点。

    “我可以顺便和那些司机们打探些情报。”

    等爱恋和老霍下车,难得穿了身西装的范哲说道,将租来的轿车开去停车场。

    他们这些司机有专门的人安排饮食,与宾客不在一起。

    “警备很严啊。”

    老霍感慨了一句,他身上是制作考究的深色西装,原本不羁的头发已经妥善梳理好,再配上一副带金线的无框眼镜,整个人摇身一变,从市井混迹的大叔,瞬间成为了知识渊博的教授。

    “小区外围是穿着制服的警察,小区内每隔两百米就有两名警察组成的岗哨,至于酒会现场”

    爱恋看了一眼前方那金碧辉煌的洋馆。

    尽管先前路过的那些别墅已经算是极为豪华了,但如今这一个,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这些别墅之中的帝王。

    三层的巨大的建筑坐落于江畔,黛青色的山峦与在夕阳下泛出粼粼波光的江水作为背景,其前院草坪上灯光照耀,一条红色的地毯从院门口铺到了别墅中,有种走上去就是万众瞩目的明星般的错觉。

    身穿正装的男男女女们行走期间,每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经常能在报纸与新闻上看到的人物。

    爱恋轻轻挽住老霍的手,朝着门口的宾客登记处走去。

    “欢迎两位的光临,霍教授,爱小姐。”

    负责检查的管家一般的人物仔细查看过两人的邀请函,向他们行礼道。

    这份邀请函是请求上头的深渊遗物事务司提供的,现在老霍的身份是宁江大学的客座历史教授,而爱恋则是老霍的侄女。

    两人缓缓走进别墅,在侍者的指引下来到餐厅。

    这里已经布置成了自助式餐饮的样式,直接与后院相连,优雅的旧时代古典音乐的环绕下,各色客人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低声交谈。

    “真的会来吗?”

    “我听说这犯罪是内部通缉已久的”

    “如果这一次被得手,那秦老板的面子可”

    “据说今晚还有”

    依稀能捕捉到三言两语,大多都是有关那封预告函,以及寄出预告函的怪盗的。

    毕竟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众人皆知,今天来参加酒会的客人中,不知道有多少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而来。

    按照流程,在晚上七点的时候,秦可畏将会展示他的海蓝之心,同时开始募捐,现在距离那时候还有不到一个小时。

    “嗯,别墅内的警察和安保人员换上了黑西装,安插在四角,走廊布置了诸多摄像头,但房间里没有”

    爱恋确认着安保布置。

    每一个位置都和她印象中一模一样。

    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这些安排她都过目过,甚至有很多地方还是爱恋提出修改意见的。

    周二的时候,爱恋拿到了警方传递过来的秦可畏的安保布置图与别墅设计图。

    她对其进行了修改,加入了警方的布置后,告诉了她平常联络的警察。

    所以,可以说没有人比爱恋更懂这幢别墅的安保配置,也只有她才知道这配置的漏洞在哪里。

    甚至就连爱恋最开始的在每个房间乃至洗手间都安装摄像头的提议,也是为了让秦可畏拒绝而提出的,这样,摄像头就有了盲区。

    毕竟她和老霍是以正脸暴露在宴会之中,需要全身而退,因此不能让自己被监控录进去。

    “请问需要酒水吗?”

    一名穿着黑白相间女仆装的短发侍者平稳地端着放置有好几杯葡萄酒的盘子,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扑哧

    爱恋没忍住,差点笑出声,急忙用手轻轻遮挡住嘴。

    老霍抽了抽嘴角,从盘子里拿了一杯酒。

    “二楼三楼的配置没有问题。”

    那侍者以只有爱恋和老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随即离开,又去将酒水送给其他人。

    这正是田虹,她负责监控场内的情况,如有意外,能及时通知爱恋和老霍。

    “不过,女仆装吗,这秦老板的兴趣还真是奇怪。”

    爱恋对此嗤之以鼻,她就是从这里跳进静江,也绝对不会穿那样的衣服的。

    “秦可畏早年在诸夏和泛西海的合资公司里工作,在泛西海待了好几年,受到那边的文化熏陶,所以喜欢这种,你看,这里的装饰也是泛西海风格的。”

    老霍沉声说道,他们这样的对话在会场并不奇怪,没有人注意。

    “嗯,的确。”

    爱恋将视线从餐厅顶上悬挂的那巨大的吊灯转回场内。

    “?”

    她怎么在这里。

    爱恋看到,竹霜降正身穿一件蔚蓝色的吊带礼服长裙,双层纺纱般的半透明裙摆笼罩在修身的缎制连衣裙之外,她纤细的双腿踩着一双矢车菊蓝的高跟凉鞋,露出了好看的脚踝。

    她亚麻色的短发上装点着一朵可爱的蓝色菊花,在优雅的装扮之中,平添了几分天真活泼,竹霜降的耳垂挂着一对轻巧的闪耀着淡蓝色光辉的宝石耳环,在灯光之下熠熠生辉。

    由于这一次酒会上,秦可畏要展示他的收藏品,那传奇的蓝宝石海蓝之心,所以爱恋和竹霜降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与之相衬的着装,以海蓝之心的矢车菊蓝作为服装的主色调。

    在爱恋看到竹霜降的一瞬间,对方那好奇宝宝般的视线也转了过来。

    两人一时间四目相对。

    “好像不能装作没看到”

    爱恋叹息一声,就看到竹霜降和身边的中年男性,应该是他父亲的人说了两句,脚步轻盈地走了过来。

    “爱恋你也来了,我都不知道,你的这一身衣服真好看,尤其是这个披肩,搭配得真好,啊,叔叔好。”

    她带着明媚的笑容打招呼道,又向一旁的老霍轻轻点头致意。

    “没想到你也在。”

    爱恋是真的没想到,不过还好,她在学校的人设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如今教授侄女的身份,也并不会人设崩塌。

    “嗯,我爸和秦叔叔之前生意上有些往来,所以就受到了邀请。”

    竹霜降很熟稔地凑到了爱恋身边。

    “我本来是不想来的啦,不过据说今天那个怪盗要来偷海蓝之心,所以就想来看看,嘻嘻,反正我家就住这个小区,过来也不麻烦。”

    “?”

    你家就住这个小区?

    爱恋之前是知道竹霜降家有钱。

    没想到这么有钱。

    而且按照调查,这小区里的住户鲜少是常住的,大部分都是节假日才会过来放松,换句话说,竹霜降家里估计还不止这一套。

    该死的有钱人!

    经常要烦恼报销流程,为了这一次行动还自掏腰包买了这身衣服的爱恋由衷地嫉妒竹霜降。

    “不知道那个怪盗会怎么进来,据说他能变成其他人的样子,是个凶恶的升格者犯罪者。”

    竹霜降好奇打量着周围的人,似乎这样就能看穿到底谁才是怪盗假扮的一般。

    “霜降?”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令爱恋和竹霜降回过头。

    “一段时间不见,你又变漂亮了,要我说,今晚静江江畔最耀眼的蓝宝石不是海蓝之心,而是你才对。”

    穿着深蓝色高级丝绸西装的秦可畏来到了两位少女的身旁。

    “秦叔叔您过奖了,我还很期待今晚能看到海蓝之心呢。”

    竹霜降自然地打了个招呼。

    “您好。”

    爱恋也跟着问候道,心中却暗叫不好。

    他和老霍并非秦可畏的熟人,虽然这邀请名单估计也是他的秘书制定的,但难保由于这次的特殊,秦可畏不会特地确认一下。

    所以爱恋和老霍最好的方式就是变成没什么存在感的客人,这样不论调查还是事后脱身都更加简单。

    可没想到现在竟然会直面秦可畏,而且看样子,秦可畏是注意到竹霜降才特意过来打招呼的。

    失策了。

    爱恋想到,但脸上还是保持着优雅而柔和的笑容。

    “这位是?”

    秦可畏上下打量了一眼爱恋,双眼中并没有任何失礼的神色,只有些好奇。

    “这是爱恋,我的同班同学,这是她的叔父。”

    竹霜降介绍道。

    “”

    爱恋为不可查地抽了抽嘴角。

    这孩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啊,真是的。

    被叫道,正盘算着去吃点东西的老霍转过身来,看到秦可畏的时候,双眼微微睁大,不过很快就平复了情绪。

    “我是宁江大学的霍征,主要研究泛西海地区旧时代的历史。”

    老霍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道。

    秦可畏稍稍有些疑惑,但很快又露出了笑容。

    “我对历史也很感兴趣,在泛西海地区也生活过一段时间,我相信我们之后能聊得愉快的。”

    他和老霍握了手,随即对竹霜降说。

    “我去和你父亲打个招呼,他在哪?”

    竹霜降指了指一侧,她的父亲正和几名西南省商界的大佬谈笑风生。

    秦可畏顿时露出了笑容,正准备走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从楼上,传来了一道即便热闹的谈话声也掩盖不住的闷响。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