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五十六幕.以虚代实
    “熊伟,二十六岁,家住静江市江东区利民小区五幢605室,未婚。”

    白歌说话之间,脸孔变化,成为了一个有着国字脸,浓眉大眼的男子。

    他身上穿着警员外出时的制服,身后,坐在马桶上失去了意识,被尼龙扎带绑在管道上,又用透明胶封住了嘴巴的男人,正是这位熊伟。

    这就是白歌的入侵路线

    不是假扮成容易受到排查的宾客,也并非可能会给宴会承办的餐饮公司带来麻烦的服务员。

    白歌要假扮成警察

    当然,即便是外围巡逻的警察,想要在宴会已经开始的现在混进小区里,甚至进入到别墅中,都是十分困难的。

    所以,白歌另有准备。

    虽然是从旧时代的电影里看到的手法,但白歌将其化用了一下,依旧可行。

    他从公共洗手间走出来,正了正自己的帽子。

    手里,还拿着一个几张扑克牌与一套看起来像是换下来的衣服。

    确认了时间,白歌脚步加快,仿佛很焦急地来到了小区门口。

    “报告,我刚才在西南处巡逻的时候,在公共厕所附近发现了这个。”

    他将手里的衣服和扑克牌递给门口值班的同事。

    “这”

    两位警员一看到那扑克牌上的小丑牌,立刻大惊失色,对着无线电打开了联络。

    “是的,这里是正门,有同事发现了疑似怪盗joker留下的衣服和扑克牌,对,好的,我明白了。”

    那位联络的警员上下打量了一眼“熊伟”。

    “你跟着他一起进去,直接向头儿汇报。”

    他指了指一旁坐在巡逻车里的警员。

    “了解。”

    白歌应了一声,坐在那小小的电动巡逻车的副驾驶上,很快来到了秦可畏的别墅前。

    这里依旧金碧辉煌,只不过大部分客人都已经在餐厅里,外面只剩下穿着黑色西装的安保人员和便衣警员,和宴会欢乐的气氛不同,这里更显凝重与严肃。

    “不用那么紧张,你待会儿和门口的打过招呼,让他们带你去汇报。”

    开车的警员注意到白歌的目光,笑了一声。

    “我们这次有帮手,那个家伙逃不掉的。”

    “好,辛苦了。”

    白歌来到别墅正门,如之前一般通报确认后,穿过前院,走进了别墅。

    第一步完成。

    白歌瞥了一眼餐厅的方向,敞开的门里能看到身着正装的男男女女们正在谈笑,气氛融洽而美好。

    别墅里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监控摄像头,大概只有房间和卫生间里没有布置,联想到这种宴会上偶尔会出现的桃色事件,白歌也能理解秦可畏坚持不在房间里安装摄像头的想法。

    他没有放慢下来,而是直接上楼。

    二楼只开了壁灯,略显昏暗,来到这里的时候,白歌又被三名便衣拦住了,这里一般的访客不允许入内,走廊里的安保要薄弱一些,只有这三人。

    “你也知道的,那个家伙有可能冒充成其他人,我们必须十分谨慎。”

    为首的那位便衣严肃地说道。

    “请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和警官证。”

    “好。”

    白歌从口袋里掏出了从熊伟身上偷过来的警官证,又从另一边口袋的钱包里拿出了身份证,一并叫了过去。

    “嗯”

    那位警员比对了一下上面的照片,又开口问道。

    “你报一下姓名,身份证号,警号。”

    “熊伟,身份证是xxxxxxxxxxxxxxxx,警号是456216。”

    这些数据白歌都记在了心中,此刻自然对答如流。

    “没问题,头儿就在三楼右手边第二个房间。”

    那警察正准备将身份证和警官证还给白歌的时候,忽然又收回了手。

    “对了,顺便问一下,你的身份证签发日期是哪一天”

    “”

    白歌露出了些许疑惑的表情,但很快就答道。

    “应该是新历1146年7月23日。”

    “”

    白歌说完,所有警员都沉默了。

    “你是假的”

    询问的那位警员忽然叫道,伸手就要抓住白歌的手腕。

    但白歌已经后退半步,右手拨开另一位警员,左手往身后一模。

    嗖

    一张扑克牌从右边飞出,令那位警员本能地双眼一闭,试图躲避。

    可这张扑克牌并没有打中那警员,反而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从白歌的身前掠过,从最中间的警员眼皮子底下刮起一阵微风,穿堂而过。

    啪

    那扑克牌击中了最左边准备压制他的警员的手臂,尽管隔着衣服没有造成明显的伤口,但那意料之外的冲击力与疼痛感还是让这位警员的反应慢了半拍。

    白歌同时偏转身体,两手,扑克牌飞出。

    噔噔

    两张牌朝着警员们而去,但就在他们想要躲闪的时候,这两张牌忽然扬起,以高速直接切入了位于走廊上的四个监视摄像头中的两个。

    滋

    摄像头虽然不会被扑克牌击碎,但线路却难以抵挡那力道十足的飞牌,只听见一阵微弱的电流声,那两个摄像头后头的电线就被切断,顿时失去了画面。

    “这里是二楼,我们发现了怪盗joker的踪迹,重复一遍”

    中间的那位警员立刻通报,同时追逐着白歌而去。

    白歌此时已经完全转身,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摸出了两张扑克牌。

    噔噔

    他一边朝着走廊尽头跑动,一边又飞出两张扑克牌,将这一侧走廊的两个摄像头也破坏掉,并且,还随手丢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短短数秒,白歌已经来到了走廊末端,装饰有花瓶的窗户前。

    而三位警员,紧紧跟在他身后,其中一人甚至已经掏出了配枪。

    “不许”

    那警员还没来得及举起手枪,就看到白歌伫立在原地,面对他们,打了个响指。

    嘭

    某种东西爆炸的声音响起,三位警员只觉得自己脚下瞬间冒出了大量白烟。

    嘭

    又是一声闷响,白歌手中,一道闪光绽放,令那三人一时睁不开眼睛。

    “别让他跑了”

    稍稍适应之后,为首的警员拨开迷雾,同时往前走去。

    然而,走廊尽头,已经再也没有白歌的身影。

    只有打开的窗户,与飘荡的窗帘,诉说着白歌已经来过的事实。

    “果然是他,艹,差一点”

    别墅三楼,藏宝室隔壁的书房里,好几个屏幕正泛出微光,上面是遍及整幢别墅的监控摄像头拍摄的画面,能看到宴会里的人群,以及只有安保人员和便衣的二三楼走廊。

    陈楚川忍不住发出了咒骂的声音,用力锤了一下桌面。

    “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还说的真对,怪盗joker果然伪装成了警察潜入。”

    他身边的警员感慨道。

    陈楚川也想起了在今天中午,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那清冷好听的女性声音。

    “怪盗joker能够变化成任何人,他必然会利用这个能力来潜入,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犯罪分子,他充满自信,极为疯狂,我认为他最有可能伪装成警员入侵今晚的宴会。”

    “从外部想要进来,即便是警员也没那么容易,如果是我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假装自己发现了怪盗joker的踪迹,这样就能争取到直接向上级汇报的机会。”

    “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十有八九就是怪盗joker伪装的,不过我们不要当场揭穿他,这样只会让他直接逃走,你可以让他进来,来到别墅里,我们瓮中捉鳖。”

    “当然,怪盗joker十分狡猾,他也有可能预判到我们的策略,从而放出自己的痕迹,让真正的警员当自己的替死鬼吸引注意力,所以我们可以在别墅二楼进行二次排查。”

    “怪盗joker擅长伪装他人,而且拥有升格者的能力,没有那么好识别,你们可以询问完他的基本信息后,再询问一些一般人不会刻意去记的东西,比如身份证的签发日期,或者警官证的签发日期,如果他很顺利地回答了出来,那必然就是怪盗joker假扮的。”

    原本陈楚川还不太相信对方的说法,毕竟这种推理就像是完全看穿了对方的思路一般,感觉只会在虚构的作品里出现。

    可没想到,一切的展开,竟然都如深渊遗物事务司的那位监察官所言。

    陈楚川心服口服。

    深渊遗物事务司,还真的是对付升格者的行家。

    只可惜警员们没有预料到怪盗joker的扑克牌投掷技术竟然这么高超,而且近身格斗能力也极强,竟然让他跑了。

    不过,即便这一点,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也有所预料。

    “如果被他逃走了,也不用担心,这是一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很可能不会那么简单放弃,你们可以加强人手对别墅外面的巡逻,同时派人通知秦可畏,让他上楼拿出海蓝之心来进行预定的展示,我相信怪盗joker肯定会在那个时候再度动手,而我们就在那个时候抓住他。”

    一开始,陈楚川觉得秦可畏执意在大众面前展示海蓝之心的行为过于冒险,提出过异议,但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深渊遗物事务司的预测进行。

    完全一致

    这让陈楚川也不禁开始相信,这些人真的能抓住怪盗joker。

    因此,思考片刻,他开口道。

    “徐昌建,你去通知秦可畏,告诉他可以按照预定来拿海蓝之心了。”

    “另外,去找技术部的同事过来修理一下二楼的监控摄像头,虽然可能在修好之前,就派不上用场了,二楼刚才见过怪盗joker的同事接受一下检查,确保没有问题。”

    “我们开始下一步行动。”

    三千字章节求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