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五十七幕.偷天换日
    “那是什么声音?”

    餐厅里的谈话声骤然安静了不少,竹霜降看了看天花板,疑惑道。

    “不用担心。”

    秦可畏笑容略显僵硬,不过并没有慌张。

    他看了一眼餐厅的门口,就在这时,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便衣警员穿过人群,来到了秦可畏的身边。

    秦可畏认出来这是陈楚川的手下,好像叫徐昌建来着。

    “头儿说一切按照预定进行。”

    徐昌建在秦可畏身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好。”

    秦可畏点点头,又看向竹霜降。

    “霜降,叔叔我去办点事,你和你朋友好好享受,替我向你父亲问好。”

    “嗯嗯。”

    竹霜降答道,又搂住了爱恋的手臂。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爱恋,我都快饿死了。”

    “嗯,好呀。”

    爱恋瞥了秦可畏和徐昌建一眼,对竹霜降露出了赞同的笑容。

    “等一下。”

    这时,徐昌建忽然叫住了两位少女。

    “这位女士,我们之前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他看向的不是竹霜降,而是爱恋。

    “有吗?”

    爱恋状似不经意般反问。

    “是我冒昧了,只是觉得声音有点耳熟,不好意思。”

    徐昌建带着歉意说道,又看向秦可畏。

    “秦先生,请随我来。”

    两人走出餐厅,走上楼梯的时候,秦可畏忽然笑了笑。

    “小伙子,敢于搭讪是好事,不过这么老套的手段,有点过时了啊。”

    他以为徐昌建之前是想搭讪爱恋。

    “不,我只是”

    徐昌建微微皱眉,总觉得事情不太对。

    “陈警官,怎么样?”

    身后的门被打开,在徐昌建带领下的秦可畏略显急迫地询问着状况。

    “刚才我们在二楼发现了怪盗的踪迹,不过让他逃到了外面。”

    “逃、逃到了外面?”

    并不明白陈楚川安排的秦可畏睁大双眼,十分惊讶。

    “那他就这样被赶跑了吗?”

    他似乎觉得有点不真实,疑似升格者的怪盗,竟然就这么暴露了,还被赶了出去。

    “不,他有可能继续躲藏在别墅周围,继续找机会混进来犯罪,我们已经加强了对别墅周边的巡逻。”

    陈楚川起身说道。

    “我们推断,他下次出现很有可能就是海蓝之心展示的时候,所以我们现在要取出海蓝之心作为诱饵,引蛇出洞。”

    “我明白了。”

    秦可畏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手帕,擦拭了一下额角渗出的汗水。

    “不用担心,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陈楚川说道,让徐昌建和几名警员留守监控室,自己则带着两名手下,与秦可畏来到了隔壁的藏宝室。

    这间屋子之前陈楚川确认过,没有窗户,墙壁之中也加固了钢板,大门由指纹锁和钥匙的双重认证,在通常情况下,拥有银行金库级别的抗风险能力。

    秦可畏拿出了钥匙,又按下手指,只听见一阵电子音,大门打开了。

    尽管已经看过一次,但陈楚川再度看见藏宝室里的景象时,还是忍不住发出些许赞叹的声音。

    装修简单的房间墙壁上挂着数幅艺术风格各异,透露出不同思绪的画作,有在黄昏中祈祷的农人,也有黑色与灰色交织构成的枯萎的树,也有简单写意的虾米。

    这些画作都被精致的画框装裱起来,构成了藏宝室的背景。

    而在没有悬挂画作的那一面墙壁则摆放着三个巨大的玻璃展示柜,展示柜里有造型古朴的陶器,有精工细作的银制餐具,也有锋锐的长剑,还有一些小型的雕刻作品,其中一个柜子里更多的是各种颇有年代感的纸质书籍,整齐排列。

    屋内的摆设除了那红色的沙发之外,便是一些独立的展示柜,可以看到好几颗耀眼的宝石放置于其中。

    “那就是海蓝之心吗”

    陈楚川听到身后,第一次见到这景象的警员发出惊叹声,也将目光投射到了那位于藏宝室最中间的蓝宝石。

    表面经过了切削,呈现复杂多边形的蓝色宝石折射着光芒,显出璀璨耀眼的色彩。

    蓝宝石的本质是氧化铝混入了少许钛元素和铁元素杂志形成的刚玉宝石,在旧时代,诸夏联邦与泛西海商业共同体国界交汇之处是蓝宝石的盛产地,只可惜那里现在已经沉入浅海。

    陈楚川在查阅这次案件的资料时,也顺便学习了一些有关蓝宝石的基础知识。

    比如蓝宝石最大的特点是颜色分部不均匀,从不同的角度看,会显现出不太一致的颜色,比如蓝宝石从颜色来区分,大致可以分成矢车菊蓝与皇家蓝两种,除此之外,还有星光蓝宝石这样由于矿物结构不同而呈现出六道星芒的稀少类型。

    这一次的海蓝之心,就属于矢车菊蓝,其特点是带有些许紫色,整体呈现靛蓝,无论光线明暗,都散发出明亮的蓝色。

    这种颜色的蓝宝石要比皇家蓝的蓝宝石更珍贵一些,而重达克拉的海蓝之心,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看着秦可畏来到展示柜旁,用钥匙和指纹锁打开了展示柜那防弹玻璃的柜门,以戴着手套的手取出了海蓝之心。

    “嗯?”

    陈楚川感到些许违和,但并没有提出异议。

    秦可畏将海蓝之心放进了一个天鹅绒内饰的箱子正中央,确认无误,才合上箱子,将其拿在手中。

    他似乎只有将东西放在自己手里才放心。

    “我走前面,你们两个跟在后面。”

    陈楚川指挥着,三个人将秦可畏围在中央,朝着一楼走去。

    二楼,后续到来的警员正在修理监控摄像头,陈楚川查看了一下情况,若有所思。

    “这个小偷能用扑克牌制造出类似飞刀的杀伤力,这一点在之前他用扑克牌切断了电话线可以看出,不过,二楼之前比较昏暗,监控摄像头的位置并不显眼,他也能边逃跑就边用纸牌切断线路,升格者的能力竟然这么恐怖吗”

    有这样的精准度和力度,陈楚川甚至觉得他用纸牌来杀人也一点都不困难。

    很危险的犯罪。

    老实说,如果没有深渊遗物事务司那位神秘女性的帮助,陈楚川觉得他们可能已经让怪盗混到三楼,说不定都盗走宝石逃之夭夭了。

    至于现在

    几人来到了一楼,陈楚川神经高度集中,注意着周围的客人,一旦发现可疑人物,他将会毫不犹豫地出手阻拦。

    秦可畏来到了餐厅一侧的话筒前。

    “嗯,大家好,我是这次慈善酒会的主办者,静商集团的总经理,秦可畏”

    他开始了今晚主题的演讲。

    按照流程,在秦可畏演讲之后,一些商会代表便会开始带头捐款,而海蓝之心的展示是额外环节,将在捐款之前进行。

    “各单位注意,一旦有可疑的家伙出现,就立刻将其压制,对方可能会对人员造成危险,允许使用非杀伤性弹药。”

    陈楚川站在秦可畏的身侧,戴着通讯器,对其他警员下令道。

    之所以使用非杀伤性弹药,一是因为深渊遗物事务司的要求,要抓活的,二是现场人员较多,避免伤及无辜。

    他目光锐利地扫视着正在聆听演讲的众人,视线在站在最前面的那名蓝色晚礼服的少女身上略作停留,又看向其他人。

    会是谁

    陈楚川心中闪过了许多答案。

    对方可能是在等待海蓝之心的出场,嗯。

    秦可畏的演讲结束,在掌声之中,他开口说道。

    “众所周知,这次宴会,有一名犯罪者宣称要偷走宴会上最耀眼的宝石,今天,趁着这个机会,我将其取了出来,让大家都能一览这宝石的光辉,并且告诉大家,这光辉是不会因为犯罪者的觊觎而黯淡的。”

    他目光游移,最终停在了站在最前面的竹霜降身上。

    “霜降,我想请你来打开这箱子,取出海蓝之心。”

    “啊?”

    竹霜降睁大双眼,她感到整个会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不过更令人激动的是,秦可畏让自己亲手取出海蓝之心的邀请。

    她这次来参加宴会,就是为了看看这枚蓝宝石。

    不过爱恋去洗手间怎么久,都错过展示时间了,她心中还想着。

    竹霜降踩着高跟凉鞋走到台上,向秦可畏行了个礼,在他的注视中,打开了身边的箱子,令海蓝之心暴露在灯光之下。

    一声惊叹在人群中响起,许多人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传奇的蓝宝石。

    当然,竹霜降与海蓝之心的搭配,也是令人赞叹的原因之一。

    竹霜降的注意力也被海蓝之心吸引住了,只不过,近距离观察的她发现,这枚蓝宝石并不如描述的那般无瑕,在灯光的照耀下,依旧存在些许阴影。

    此刻的陈楚川,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秦可畏要邀请一位无关的少女上台,但他知道,现在就是怪盗偷窃的最好时机。

    在哪,怪盗,你到底在哪?

    陈楚川的手往后腰伸出,摸到了自己的配枪握柄。

    就在这个时候,陈楚川的通讯器耳机里,响起了手下徐昌建的声音。

    “头儿,我们在二楼修理摄像头的同事在一间没关好门的屋子里发现一个被绑住的人!”

    “他是秦可畏。”

    “真正的秦可畏!”

    听到这句话,陈楚川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一般,心中惊骇无比。

    他视野里,一切都变成了慢动作。

    在这因肾上腺素飙升而变得缓慢的时间里,陈楚川只能看到,站在竹霜降身后的“秦可畏”,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于海蓝之心,发出惊叹之时,悠然自得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单片眼镜,轻轻地戴在了右眼上。

    随后嘴角微微翘起。

    三千字章节求推荐票~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