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五十八幕.化腐朽为神奇
    谁也没想到,怪盗joker今晚最先偷走的是秦可畏的“身份”!

    他是什么时候变成的秦可畏?

    在这么严密的监控下,竟然没有人觉察

    陈楚川思绪交织,手已经习惯性地抽出了装有橡胶弹的手枪。

    这个时候,站在台上,已经戴上了单片眼镜的“秦可畏”,打了个响指。

    “女士们,先生们。”

    他说话之间,面孔变化,成为了一名英俊而陌生男子的模样,配上单片眼镜和一身西装,颇有种泛西海绅士的感觉。

    他悠闲地抬起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了一张扑克牌。

    小丑牌!

    “嗯?”

    竹霜降还没弄清楚情况,就看到原本的“秦可畏”,已经悄然变化成了另一个人,他一只手揽住自己的腰,另一只手,夹着扑克牌的那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喉咙上。

    “如果你们希望这位美丽的女士安然无恙的话,我建议你们放下手中的枪。”

    “秦可畏”,不,白歌镇定自若地对包括陈楚川在内的人说道。

    “不要开枪!”

    一名穿着西装的男人焦急地叫道,白歌见过他一面,这是竹霜降的父亲。

    陈楚川咬牙切齿,手中的枪口依旧对准白歌和竹霜降所在的位置,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最佳的开枪时机。

    白歌轻笑一声,他看到餐厅门口涌入了好几名便衣与安保人员,估计现在整幢别墅的警备力量都集中到了这里。

    这可真是一场异常华丽,吸引眼球的演出了。

    这一切布局的核心,其实就在于陈楚川对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信任。

    他相信爱恋,所以将设计图和安保布置给了爱恋,但在这个时候,陈楚川对爱恋的信任仅仅停留在深渊遗物事务司是处理升格者的专门机构这个层面。

    真正让陈楚川彻底信任爱恋的,就是她通过“推理”来发现入侵的怪盗joker这件事。

    因此,在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指挥下抓住了怪盗joker露出的“马脚”之后,陈楚川对爱恋的信任达到了顶峰。

    他会按照爱恋的吩咐,派遣自己身边的手下去找秦可畏。

    穿过监控摄像头已经被白歌破坏,驻守的人被派去搜索怪盗joker的二楼。

    而这个时候,通过烟雾和闪光制造了自己已经逃离假象的白歌,就能变化成那位已经通过资料确认过长相的警员的模样,将田虹缝制的警服翻面,变成如同便衣警员的黑色西装,堂而皇之地到一楼餐厅带秦可畏上楼。

    此时,陈楚川还处在刚刚发现怪盗joker,正思考,确认情况的状态。

    与爱恋的对话,正是用以确认计划照常进行的暗号,假如白歌慢了一步,他们还有备选方案,那就是怪盗joker直接在秦可畏展示宝石的时候现身,吸引注意力,当然,这样并不优雅,从容。

    最后,白歌以灵活的手段击晕秦可畏,将其束缚起来,伪装成他,再与那位姗姗来迟的真正警员在二楼的楼梯口“偶遇”,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而藏宝室的开启方法,结构,早已经被白歌知晓,牢记在心。

    反正,白歌要做的不是真正偷取海蓝之心,只是单纯吸引所有警员的注意力而已。

    不过,他也不介意完成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华丽完美的犯罪。

    “你、你是怪盗joker?”

    竹霜降咽了口唾沫,虽然现在情况危急,但不知道为何,她没有从身后这挟持着自己的人身上感受到丝毫恶意,反而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呵呵,请放心,可爱的小姐,我不会伤害你的。”

    白歌在竹霜降耳畔轻语道,来自异性的温热吐息弄得这位少女感到有些害羞。

    为了与日常的自己做出区分,亦或是潜移默化影响了自己,白歌故意表现得大胆,热情,自信,疯狂,就像是旧时代的大盗,亚森·罗平。

    此时竹霜降手里还拿着那一枚海蓝之心,她看到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已经包围了她和怪盗joker,根本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你已经被包围了,你认为你真的能逃出这天罗地网吗?”

    陈楚川厉声说道,试图威吓这名怪盗。

    “你如果愿意放开我女儿的话,我承诺尽我所能,不会让其他人追究你的任何责任,甚至我可以为你提供你想要的一切。”

    竹霜降的父亲保持了镇定,对白歌说道。

    这两人一黑一白,确实能在某种程度上软化不太坚定的犯罪者的态度。

    而且现状对于白歌的确是拖得越久,就越不利,整个小区的警察,都在朝着这里聚集。

    爱恋那家伙,到底搞定没有。

    白歌表面一点不慌,实际上急得要死。

    因此,为了拖延时间,白歌忽然想到了一个点子,那是曾经在旧时代的电影里看过的段落。

    “各位,你看,你们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绕过这位可爱的小姐抓住我,我也暂时没办法从这里逃走,这么美好的假日宴会时光就这么浪费在这儿可不值得,所以,为什么这么严肃呢,不如我们来聊聊天吧。”

    白歌带着灿烂的笑容,以浮夸的语调说道。

    在场的人没有回应,谁也不知道怪盗joker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好吧,你们知道吗,每一场魔术表演都有三个步骤。”

    他一边说着,一边怀抱竹霜降,缓缓朝着一侧后退。

    “第一个步骤是,魔术师会展示一个真的东西,一副扑克牌,一枚蓝宝石,或者一位可爱的小姐,他会让你们检查,检查这些东西都是真的,然而,假象通常隐藏在真相之下。”

    白歌说完,原本揽住竹霜降纤细腰部的手轻轻抬起,扶了扶单片眼镜。

    “”

    在场众人沉默不语,气氛反而变得更加严肃了。

    “这家伙,是个疯子”

    陈楚川喃喃自语般说道。

    “那第二个步骤呢?”

    竹霜降这时候忽然小声嘀咕般开口问道,令白歌笑容越发变得灿烂。

    “你看,你们甚至还不如这位被挟持的小姐镇定,人生应该多一些笑容,不是吗?”

    他一边注意警方的动向,一边开口道。

    “第二个步骤嘛,第二个步骤是,魔术师会利用这些普通东西做出令人叹为观止的表演,你想要找出其中的秘诀,但很遗憾,你没办法找到,因为你们没有真正在看,你们并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你们只是想被愚弄。”

    这个时候,白歌瞥见餐厅的入口,爱恋的身影再度出现,他知道,这是爱恋和老霍已经调查完毕的标志。

    也是他该走了的信号。

    “呵呵,但是现在,你们还不会鼓掌,不会为魔术感到赞叹,因为把东西变不见还不够,魔术师还需要将其变回来。”

    白歌右手往身后一伸,又凑到竹霜降耳边。

    “这位小姐,我还需要劳烦你陪我一下。”

    他轻声细语,就在竹霜降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的时候,她只感觉身边吹起了一阵风。

    嗖嗖——

    两张扑克牌从竹霜降左右两边飞出,在场的众人甚至没有看到它们是如何被投掷出来的。

    噔噔——

    其中一张牌,击中了餐厅那悬挂起来的巨大吊灯,巨大的力道使得那吊灯剧烈摇晃起来,好像马上就要掉下来一般,引发了一阵恐慌,令不少人都将视线转到吊灯上。

    另一张牌打在距离最近的陈楚川的枪口,令这位老手一时都握不住手枪,踉跄后退好几步。

    “这就是第三个步骤,也就是最难的一步,,所以,女士们,先生们”

    白歌嘴角翘起,从他和竹霜降的身后,无数的扑克牌飞了出来,如同散落的花瓣般笼罩了两人。

    “!”

    竹霜降的父亲急忙冲了过去。

    怪盗joker那狂妄的声音在餐厅里回荡。

    “你真的看仔细了吗?”

    一时间,整个主舞台,全都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飘飞的扑克牌。

    他拨开那漫天飘散的扑克牌,却发现原本怪盗joker和竹霜降所在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

    只在那原本装着海蓝之心的,有着黑色天鹅绒内饰的箱子里,静静地放着一张扑克牌。

    画着怪盗joker简笔画的小丑牌!

    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