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五十九幕.最璀璨的蓝宝石
    竹霜降感到一阵风在耳边呼啸。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别墅外面。

    等等,外面?

    “啊”

    竹霜降才发现自己正被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而那位怪盗joker,正在阴影处毫不费力地奔跑着。

    刚才好像是从餐厅敞开的落地窗钻出来了?

    身后,警员的呼喊声此起彼伏,但这男人却丝毫没有慌张,单片眼镜之下的目光沉静如水,嘴角还噙着笑意,就像一位优雅的绅士。

    “嘘。”

    他注意到竹霜降的视线,轻轻嘘了一声,随即躲进了一幢黑着灯的别墅后院的阴影之中。

    “抱歉让你受惊了。”

    白歌将竹霜降放下,颇有礼貌地说道,而这位富家的大小姐还有些头昏眼花。

    “你、你为什么要偷海蓝之心。”

    竹霜降这才想起,那珍贵的蓝宝石还在自己手里,她急忙看过去,还好,没有变成石头。

    外面传来了警员们搜索的声音,竹霜降本想呼救,但不知道怎么的,看着怪盗joker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便也没有叫出声来。

    或许是平日安逸的生活,让她对这种“冒险”颇为憧憬吧。

    “呵,我为什么要偷海蓝之心么,因为海蓝之心就在那里。”

    白歌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书里的话语。

    “只不过,这并非真正的海蓝之心。”

    “啊?”

    竹霜降看看自己手里的蓝宝石,晶莹剔透,在星光下显示出好看的光泽,怎么就是假的?

    “海蓝之心的蓝色是矢车菊蓝,这是一种以旧时代泛西海地区生长的蓝色菊花命名的蓝色,这样的蓝宝石即便在无光的环境里也不会显出黯淡的色泽,而这一块,明显是皇家蓝的宝石,当光线不足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阴影。”

    白歌轻轻牵起竹霜降拿着蓝宝石的手,将其抬起来,放置于星光下。

    “啊真的。”

    竹霜降看到,在结晶之中,有些许灰暗,就像是宝石沾染了污垢一般。

    “想必秦可畏在知道我要光临的时候,就已经偷偷调换了宝石,即便我得手,也只能拿到冒牌货而已。”

    白歌身为怪盗,拥有一定的艺术鉴赏能力,稍微学习一下就能看出着其中的差异,在化身为秦可畏,看到“海蓝之心”的一瞬间,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这种人工制造的蓝宝石,价值不高。

    不过反正他也不是真的要偷。

    “原来是假的”

    竹霜降看着星光下的宝石,显出了几分失落的神色。

    “不过,尽管如此,我今晚的行动也是十分成功的。”

    白歌不清楚竹霜降为什么会出现在晚会上,不过此刻两人的身份倒是让他生出几分恶作剧的心态,想要逗弄一下这个天真的少女。

    “啊?为什么?”

    竹霜降一头雾水,看看身边握着自己手的怪盗joker,又看看手中的假宝石,这算什么成功?

    “我预告函上说的是,取走静江江畔最耀眼的蓝宝石,至于那璀璨的蓝宝石,现在不就在我手上吗?”

    竹霜降一开始还不太明白,但注意到自己的手正被怪盗joker牵着之后,立刻就领悟了。

    星光下,身着蓝色晚礼服的竹霜降,正如同一颗无瑕的宝石一般,闪闪发光。

    他说的最耀眼的宝石,指的是竹霜降自己!

    “您和您的笑容,正是此刻最耀眼的存在。”

    他怎么能这么说

    竹霜降一时脸颊绯红,羞涩无比。

    白歌让她的手放下,稍稍躬身,在竹霜降白皙的手背虚吻一下。

    “我也该离开了,祝愿您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白歌看着被逗得满脸通红,不知所措的竹霜降,总算有种平日被她找上的麻烦都已经报复回来了的感觉,转身准备离开,以他的身手,逃离包围圈并不困难。

    “等、等等。”

    就在白歌走了两步,准备翻墙离开的时候,竹霜降又出声叫住了他。

    “你、你有这么强大的能力,为什么要用在犯罪,而不是帮助其他人上?”

    我这不就是在帮助他人吗?

    和一个犯罪者聊这些,竹霜降大小姐您还真是不谙世事呢。

    白歌心里吐槽了两句,但表面上,还是露出了笑容。

    “我选择,不是因为它们轻而易举,而是因为它们困难重重。”

    只留下一句话,便扬长而去,只剩下竹霜降,独自留在空荡荡的院子里,看着自己刚才被怪盗joker握住的手,恍然失神。

    白歌离开那一处院子,看了眼时间。

    八点了,该摸了。

    他利用夜色,灵活地在警员们搜索的死角游移,很快就来到了小区的围墙底下。

    这围墙很高,而且还有通电的铁丝网,换做一般人,是根本没办法翻越的。

    但白歌并非常人。

    他稍稍助跑,轻松一跃,便跳过了这墙壁,稳稳地落地。

    然而,当白歌落地的一瞬间,他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

    细小的声音响起,白歌连忙朝着一侧躲闪,只见他原本身处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道弹痕。

    有枪!

    白歌一连翻转身体,同时查看着子弹袭来方向的情况。

    在那里,有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并非白歌看过资料中的任何一位安保人员,也不是警员。

    是其他的势力?非法组织?

    白歌看着两人抬起枪口,接连射击。

    “啧,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

    他朝着道旁一棵树木跑去,同时调整着自己的速度,时快时慢,找不到规律。

    滋滋——

    经过消音器的枪声响起,白歌黑暗中的视觉能看到两发子弹一前一后,从自己的身旁掠过,只要刚才自己的速度稍有不对,其中一发就会击中自己的身体。

    这可不是演习!

    不过,虽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状况,白歌还是很快做出了应对。

    他两手一抖。

    嗖嗖——

    两张扑克牌划出弧线,朝着那两人手中的枪口而去,不过由于距离稍远,所以这次并没有像陈楚川刚才那样,直接被击落手枪,仅稍稍延迟了对方的射击。

    白歌不慌不忙,躲在树后面的他手中,又是好几张扑克牌飞出。

    那两人一边躲闪,一边往白歌的方向接近,由于弹道被树木挡住,他们一时无法继续射击。

    一左一右,当两个人绕开树干,准备包围白歌的时候,才发现原本躲藏在树干后面的白歌,已经不见了踪影!

    “!!!”

    其中一个人急忙抬头,就看到爬上树的白歌手里飞出了一张扑克牌。

    那扑克牌直接击中了这人的手臂,令其手中的枪械脱手。

    白歌一面以粗壮的树干阻挡另一人的射击,一面,急速降落下来,一手挡住被打掉了手枪的男人的左手,另一只手握拳,猛地推出。

    然而,当白歌的拳头接触到对方胸口的时候,他只感觉一阵澎湃的力量从对方的身体里奔涌出来,他的拳头就像是击中了一块钢板,只有梆硬的反馈。

    不对劲。

    白歌抬起头,看着对方狰狞的面孔,以及那一双眼睛。

    金黄的双瞳。

    是升格者!!!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