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六十二幕.陈楚川的推理
    深夜。

    江东分局。

    气质干练,一丝不苟的陈楚川难得又点燃了一根香烟。

    自从妻子怀孕以后,陈楚川就再也没有碰过烟,女儿出生后更是如此,旁人同事都钦佩他戒烟的动力,但现在,陈楚川实在有些撑不住压力。

    “咳咳”

    他咳嗽了两声,好久没抽烟了,竟然有点不适应味道。

    在大崩坏之后的无光时代,人类的生活一度极为艰难,烟草这类对健康有害的消费品也逐渐被禁止,知道后来才慢慢放开,但这一来一去,许多高级的烟草品种完全消失,如今剩下来的大多是具有强烈刺激性味道的。

    不过当那温热的气体流入呼吸道,尼古丁给予了肺部愉悦的刺激之后,陈楚川很快就适应了这陪伴自己多年的消遣品。

    “头儿,那两个人的身份我们调查了一下,是来自古井实业底下一个小组织的,有案底,最近没有犯罪记录。”

    “是非法组织的”

    陈楚川微微皱眉。

    原本他还以为那两个被深渊遗物事务司要求送走的是他们的人,因为阻拦怪盗joker失败才倒在地上,但没想到,竟然是非法组织的

    非法组织为什么会和怪盗joker对上

    陈楚川觉得事情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他桌上有搏斗现场的照片,除了弹痕,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道旁树木上的痕迹。

    其中一棵树,树皮上有一个形状奇特的凹陷,根据摄像头回放,那是其中一个西服男子用拳头造成的。

    另一棵树虽然没有这样的凹陷,但整个树干都出现了多处裂纹,似乎从内部被完全破坏了。

    而这个,是怪盗joker一拳打中西装男子后,隔着他的身体造成的。

    “升格者”

    这样的力量,只有升格者能够做到。

    这是升格者之间的战斗。

    陈楚川又看向剩下的照片,在周围的树木上,找到了很多扑克牌的痕迹,显然,这也是怪盗joker的手笔。

    “怪盗joker先不提,非法组织也有升格者,而且还是两名”

    陈楚川手指敲击桌面,若有所思。

    他经历过五年前的那次事件。

    一夜之间,静江所有的非法组织好像被什么存在逐一敲打了一番般,所有的活动都骤然停止,原本局里还在放长线,这一瞬间,所有的鱼好像都沉默了下去。

    自那之后,非法组织的活动减少了许多,也更隐秘了,时至今日。

    可要是非法组织里有升格者,那问题就严重了。

    当然,涉及到升格者的事情,多半都是深渊遗物事务司接管的。

    “只不过,这次就连他们也栽了啊。”

    陈楚川自嘲般笑笑。

    门被推开,陈楚川的手下,真正的徐昌建走了进来。

    “头儿,那边的询问取证结束了,你还要去看看吗”

    他指的是针对竹霜降的询问。

    由于她被怪盗joker劫持,所以在对所有客人的例行盘查结束之后,竹霜降被单独留下。

    “不用了,把笔录给我就行,找人送她回家吧。”

    “她父亲一直在局里等着。”

    “嗯,也行。”

    陈楚川没在意这些事情,要来了竹霜降的笔录。

    笔录上显示,竹霜降说并不认识怪盗joker,怪盗joker也没有伤害她,只将从别墅偷来的假的海蓝之心留下,扬长而去。

    整体证词没有什么自相矛盾的地方,陈楚川又看了一遍,将其放下。

    “展示的海蓝之心是假的是怪盗joker中途掉包了不,这么一想,确实颜色有些不对。”

    陈楚川回忆着自己看到那海蓝之心的情景,找到了当时违和感的来源。

    “等等”

    他灵感突显,找了张白纸,拿起笔就开始写字,这是从警校开始养成的习惯,把已知的条件和能够简单得到的推论都写一遍,倒不是什么特殊的思考方法,只是考试的时候这么写,至少还能得一些步骤分。

    “怪盗joker偷窃成功的关键在于伪装成了秦可畏,而取代的手段是装成徐昌建将秦可畏骗到监控摄像头被破坏,人员调去室外搜索的二楼击晕”

    “他当时被我们觉察到而暴露,试图逃走的时候,顺手破坏了所有的监控摄像头”

    “他好像知道这些监控摄像头的位置,同时对别墅的构造了如指掌甚至能把握到我派遣徐昌建下楼找秦可畏这件事”

    “秦可畏竟然这么放心警方,身边都没有安排保镖随行”

    “海蓝之心是假的,怪盗joker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如果这起事件以怪盗joker的成功告终秦可畏必然给海蓝之心买了保险,那么他可以得到大额的赔偿金,实际上,宝石是否失窃,对他影响都不大”

    “怪盗joker在逃离的时候,遇到了来自非法组织的升格者的阻拦”

    陈楚川觉得自己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那就是怪盗joker对他们安保布置,行动模式的了解。

    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警方,深渊遗物事务司,还有秦可畏。

    首先排除掉深渊遗物事务司,他们给陈楚川了足够的帮助,否则估计怪盗joker得手了,警方也不一定能觉察到,而且他们缺乏足够的动机。

    至于警方,陈楚川自然不怀疑。

    那么综合了可行性与动机,收益,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秦可畏串通了怪盗joker,让他上门来盗取海蓝之心,自己可以通过保险赔偿得到巨额金钱,也能让静商集团处于一个受害者的位置而不被大众怀疑,更可以事后收回海蓝之心,横竖不亏。

    可是中途,秦可畏心生变故,将海蓝之心换成了假的,他或许以为怪盗joker无法分辨出真假海蓝之心的区别,或许不放心怪盗joker的人品,总之,秦可畏这么做了,怪盗joker分辨出了真货,所以两者之间的合作出现了问题,导致了昨晚的状况。

    至于非法组织的升格者,这就让陈楚川联想到了之前静商集团的风评,以及一些集团的反对者和敌人莫名其妙消失的情况。

    “秦可畏与非法组织有染他利用怪盗joker来洗钱,倒手赃物”

    陈楚川思前想后,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结论正确。

    “只可惜,没有任何证据。”

    他叹息一声,这一切只是纸面的推理,陈楚川并没有两者勾结的关键性证据,仅仅凭借动机和受益者,无法证明任何事。

    陈楚川看看手机,先前的时候,深渊遗物事务司已经打来了电话,她还原了怪盗joker的整个偷盗过程,顺着对方的推理,警方的确发现了诸多痕迹,更让陈楚川对那边心服口服。

    顺便,由于今晚的事情已经被许多人目击,所以深渊遗物事务司请求警方协助搜查,这起案子将由双方共同处理。

    而陈楚川接到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彻查静商集团,更加肯定了他这推理的想法。

    “这里面可能牵扯很深啊”

    陈楚川的烟已经烧尽,他叹息一声,又点了一根。

    “不用担心,霜降,爸爸已经联系了认识的人,很快就能得到那个小偷的信息。”

    回家的路上,竹霜降的父亲,竹云峰握住女儿的手,安抚道。

    “嗯”

    竹霜降的晚礼服外披着一件西装,她轻咬下唇,点了点头,又略显犹豫地说道。

    “其实他也没对我怎么样,还挺有礼貌的,就是就是有点情绪不太稳定。”

    她与怪盗joker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对方总给竹霜降一种亢奋的感觉,就像是在舞台上扮演着什么一般,在那疯狂之下,是某种阴暗的压抑。

    “那可是极其危险的犯罪分子,不要以为他这次没有伤害你,之后就不会。”

    竹云峰轻声说道。

    “而且我听说,有的升格者会操控人心,迷惑思维,你所看的,可能都是他伪装出来的假象。”

    “嗯,我知道了。”

    竹霜降点点头,并没有和父亲理论的意思,她知道父亲都是为了自己好。

    她其实也很清楚,怪盗joker是一名犯罪者,只是,她对怪盗joker为什么会劫走自己,为什么会对自己说那些话而感到好奇。

    静江江畔最耀眼的蓝宝石什么的哪有人会这么说话啊。

    她不知道为何,想到当时的情景,那怪盗joker的举动,想到他就这么牵起自己的手,说出那样的话,莫名感到羞涩,难堪。

    却又有一丝开心。

    她别过微微发烫的脸,看向窗外。

    星光璀璨,静谧安详。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