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六十四幕.意识的盲区
    “那我看了哦”

    爱美整形美容医院二楼,白歌不太确定地问道。

    “没事,随便看,又不是透视,吃亏的也不是你,怕什么”

    爱恋则很大方地坐在沙发上,毫无防备的模样。

    白歌咽了口唾沫,随即集中精神。

    视野之中,原本普通的世界,开始散发微光。

    而坐在白歌面前的爱恋,他清楚地看到,后肩膀部分,侧腰等位置,泛起了光芒。

    这些都是她意识的盲区所在。

    “嗯”

    不过,这些地方的光芒,都比不上她胸口那挂坠的光芒。

    这个就是爱恋最大弱点

    白歌忽然有些好奇,他与爱恋初遇的时候就见过那个相片盒挂坠,只不过从未看过里面的照片。

    “怎么了,你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吧”

    爱恋见白歌沉默不语,骤然变得有些窘迫。

    “不,我发现你的这里,还有这里有光芒。”

    白歌发现,伴随着他指出爱恋的破绽,那些光芒也随之黯淡下去,不过很快,另外的光芒在其他地方亮起,始终伴随着爱恋。

    看来即便炼金人偶,也始终会存在意识的盲区

    白歌本来以为爱恋是那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家伙才对。

    接下来,白歌和爱恋对打了一个小时。

    有了和真正升格者战斗的经验,再加上这盗贼之眼,白歌几乎完全压制了爱恋。

    即便爱恋后来耍赖般使用了诸如头身分离,手臂反转,腿脚伸长一般的战斗方式,也仅仅只能在最开始唬住白歌。

    同样的招式对白歌不会起第二次作用。

    “不打了不打了,打不过,没意思。”

    在又被白歌击倒一次后,爱恋赌气般放弃了挣扎。

    白歌也再度确认到升格者对普通人巨大的优势,在拥有盗贼之眼的看破能力之后,即便不用其他任何超凡能力,白歌也能单纯从格斗技术上压制爱恋,更不用说那些普通人了。

    不过,明明自己应该是一名灵敏的盗贼,怎么感觉属性点一直在往力量上点。

    真正的怪盗是利用巧妙的手段打开保险柜,盗走宝物,而白歌,呃,可以直接把保险柜打穿

    那真的还蛮怪的。

    在之后的实验里,白歌也探索了一下这新能力的应用。

    所谓“意识的盲区”,“万物的破绽”,其实相当于事物的弱点,这能力不但能够看到人们忽略的地方,也能从某种程度上让白歌更容易破坏某些东西。

    比如开锁,白歌之前虽然也掌握了开锁技巧,但那只是机械锁,而现在,配合这能力,白歌甚至能尝试破解电子的密码锁。

    又比如在表演像昨晚那魔术的时候,这能力也能让白歌清楚观众们的注意力正集中在什么地方,提高成功率。

    甚至,白歌还发现,如果有人正在偷偷监视自己,那么这个能力也可以从对方身上得到反馈。

    简而言之,相对于千面人和偷窃这样看得见摸得着的超凡能力,盗贼之眼更接近于辅助能力,不过相当实用。

    在爱恋家吃过晚饭,白歌回到了自己家。

    许诺今天关门很早,白歌回家的时候,他已经在二楼客厅看起了旧时代的电影。

    “今晚不在女朋友那里住了吗”

    许诺难得没喝酒,呃,应该没喝太多酒吧,意识很清醒,茶几上摆着外卖,正吃到一半。

    “不要说得好像我经常不回家一样,我每天都好好回来了的。”

    白歌反驳了一句。

    “年轻人嘛,精力旺盛正常的。”

    许诺笑了笑。

    白歌本想回房间摸手游,但想了想,还是坐了下来。

    电视里播放着旧时代的一部警匪片,白歌以前就看过一次。

    天台上,两个人正在说着什么事情。

    “你说,你故意伤人已经好几次了,我千方百计跟律政司说你心理有问题,要你去看心理医生,可你还到处打人你是不是真的心理变态啊你忘了自已是好人还是坏人啦”

    “明明说好是三年,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就快十年了老大”

    这是一部讲警方和非法组织双方卧底的电影,白歌以前看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坐在设身处地的位置看到这段剧情,莫名有些感慨。

    “有机会带女朋友来咱们家吃顿饭吧,让你许叔见见。”

    许诺吃着外卖的烧鸡和土豆丝,对白歌说道。

    “呃,有机会的话”

    白歌已经放弃解释了,不如干脆就当爱恋是自己女朋友好了。

    “还有,我听隔壁老王说,最近好像不太平,就连那什么集团的老总家都遭贼了,你晚上回来的时候自己小心点。”

    许诺又说道。

    他指的应该是昨晚的怪盗joker事件。

    那个贼就是我白歌暗想到。

    “哦,我下次早点回来。”

    “我的意思是,如果太晚了你就直接在人家家里睡下好了。”

    许诺用一种颇为恨铁不成钢的语调说着。

    “我可没有许叔你这么厚脸皮”

    白歌抽了抽嘴角,又看了十几分钟电影,才起身准备回房换衣服洗澡。

    在走进房间的时候,白歌突发奇想。

    按照小说或者电影里的剧情,自己这个便宜叔叔,说不定就是什么隐藏大佬,仔细一想,他带着自己来静江的时候,不也正好是五年前吗

    那个薅了一遍静江非法组织的神秘升格者,说不准就穿着人字拖,坐在这里看旧时代的老电影。

    想到这里,白歌稍稍集中注意力,盗贼之眼看向靠在沙发上的许诺。

    “”

    这已经微醺的家伙,全身上下都是破绽。

    周二,十月六日,万里无云。

    十月长假结束的第一天,第一节课之前,静江高中的学生们自然忙着交流长假的经历,清晨的教室里热热闹闹,甚至显得有些吵闹。

    与之前的周末或者长假结束不同,这一次,大家有了共同讨论的话题。

    那就是怪盗joker

    无论是那堂而皇之的预告函,还是突破警方重重包围入侵举办盛大宴会的别墅的手段,以及通过旁观者的描述显露出来的那张狂,自信,优雅的态度,还有那最令人惊叹的魔术般的盗窃手法,都让这些处于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感到好奇。

    “我听说怪盗joker是一名英俊的绅士,专门偷取那些身怀罪恶的富人,接济穷人。”

    “我看到了网上拍的视频,最后那怪盗joker撒下漫天扑克牌消失的场面真的太帅了”

    “可是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个犯罪,偷别人东西总归是不太好吧。”

    “静商集团本来风评就不太好,这么做简直是大快人心。”

    “说起来,那视频不太清楚,不过我怎么觉得被劫持的那个客人长得有点像班长”

    “哎,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有点像哎竹霜降怎么今天还没来”

    白歌一边手放在抽屉里打手游日常,一边听着同学们的对话,心中倒是没什么波动。

    刷完一张图,他抬起头,看到爱恋走进教室,几个女生迅速围了上去,叽叽喳喳交流着有关怪盗joker的事情,而这位当事人,则以滴水不漏的态度与她们闲聊着。

    快要上课了,白歌收起手机,这时候,才看到穿着秋季校服的竹霜降脚步匆匆地走进教室,头发还有些乱。

    难得见到她这么晚才来,是因为周末的事情

    白歌胡思乱想到,注意到身边爱恋的视线,他清了清嗓子,移开目光。

    午休时间,竹霜降身边倒是真的围了挺多人,看来她被怪盗joker劫持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毕竟当时有人拍摄了视频,想隐瞒实在有些困难。

    白歌看着竹霜降被团团簇拥,女生们以略显羡慕的眼神看着她的场景,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稍稍集中注意力,看向竹霜降那边。

    不知道她现在在注意什么

    就在白歌这么好奇的时候,他猛然发现,竹霜降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身边的那些人身上。

    她意识的盲区在教室各个位置杂乱分布着。

    却唯独,没有在白歌身上存在。

    这意味着,竹霜降一直在注意着白歌

    下周三更,周一的加更放在凌晨,之后的加更放在每天晚上八点,求一下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