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六十五幕.她在注视着你
    被发现了?

    白歌第一反应,是自己当晚的伪装并不到位,被竹霜降抓到了马脚,弄清楚了真实身份。

    不过仔细一想,假如竹霜降真的认出了自己,那今天白歌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松地来到学校,早就被路上埋伏的穿着黑色西装戴墨镜的便衣警员们拖上面包车关进阴冷,黑暗,潮湿的小黑屋里拷问了才对。

    况且,警方就算要来抓白歌,也必然会提前通知深渊遗物事务司,爱恋肯定知道。

    如今她安稳地和其他女生讨论着最新出的护肤品,明显没问题。

    白歌稍稍移开视线,装作四处看风景,他发现竹霜降的注意力也开始发散,从自己身上移开。

    刚才那一瞥,更像是某种习惯性,或者说下意识的举动。

    等等,这又不对了。

    为什么竹霜降被人群包围,应接不暇的时候,还会下意识看白歌一眼啊?

    白歌不懂人心。

    他又偷偷观察了竹霜降一会儿,直到上课,她都没有再朝着白歌投注视线。

    但没有投注视线,并非代表没有关注。

    竹霜降意识的盲区一直没有完全覆盖白歌,哪怕她坐在前面,根本看不到后排。

    “?”

    太怪了。

    白歌不解。

    校园生活一如既往。

    今天周二,早上第四节本来应该是生物课,对文科班的同学们而言,这课程有些枯燥,晦涩,不过刚才班主任来通知了一声,生物老师今天请假,生物课与周三下午第一节的美术课调换。

    “美术课”

    啊,白歌想起来了,是那个偷偷躲在医务室打手游的毕老师。

    第三节课结束,白歌收拾文具,准备和其他同学一道去美术教室。

    临走的时候,他又扫了竹霜降一眼,这回倒是正常了,她的注意力放在了身边的其他人上。

    美术教室在旧教学楼二楼,也就是白歌和爱恋相遇,呃,和只有脑袋的爱恋相遇的那一幢楼。

    这幢楼的五层是学生会,社联等官方学生组织的办公室,往下则是美术教室,理化生实验室等辅助教室,平日里白歌来这里大多是处理学生会相关的事情。

    克制住自己不去注意五楼的情况,白歌刚走进这幢楼,就遇见了熟人。

    “伍程皓”

    静江高中的学生会会长伍程皓正从楼梯上走下楼,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

    塑料袋里面不是西瓜,当然也不是爱恋的脑袋,而是一些手工制作的工具。

    “社联那边这两天在弄招新的事情,找我借工具。”

    伍程皓和白歌打了个招呼,笑着解释道,他扫了白歌身边两眼,很快看到了后面和同学一起的竹霜降。

    “我去和竹霜降打个招呼。”

    这位学生会会长笑意更浓,走了过去。

    表现得太明显啦。

    白歌无奈轻笑,在楼梯转角,偷偷瞄了一眼那两人。

    伍程皓的注意力几乎全部都放在竹霜降身上,这导致了他身边有大量的空隙。

    至于竹霜降

    “?”

    白歌赫然发现,尽管竹霜降与伍程皓正在对话,但这位女生的注意力没有很多放在伍程皓身上,甚至有些散漫,而她更多的思绪,竟然在白歌这里。

    搞什么?

    竹霜降和伍程皓说话的时候,还在偷偷关注自己?

    白歌彻底不懂了。

    他爬上楼梯,来到已经坐了大半学生的美术教室,坐在自己的画板前。

    隔壁,爱恋早就落座,她正用一根橡皮筋绑住脑后的长发,露出了好看的后脖颈。

    竹霜降脚步匆匆走进教室,白歌很快发现她的注意力扫过了一圈教室,仅仅在自己这边稍作停留。

    越来越奇怪了。

    今天的课程是水彩,大体就是教导学生们如何运用色彩,是很基础的教学。

    在创造者原型的升格者面前,哪怕是人世间最有天赋之人也自惭形秽,所以这类艺术方面的课程要求不高,能够知道并使用就足够了,不求画出惊艳之作。

    白歌心不在焉地用笔在纸上涂抹,怪盗让他拥有了一定的艺术品鉴能力,但品鉴是一方面,自己画又是另一方面了,这可不是你上你就行的。

    他只能使用自己灵活的手指来控制笔触,免得出现手抖的状况,至于什么美感,什么艺术细胞,通通不存在的。

    这么说起来,爱恋的画画技术怎么样,炼金人偶的话,说不定能完全还原出那些世纪大作吧,就像打印机一样,想到这里,白歌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爱恋。

    “”

    爱恋的画板上,是某种白歌无法理解的,不可名状的东西。

    就像是将所有的颜料混合又分离一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么涂抹到了纸张上。

    看了一会儿,白歌甚至有种头昏眼花,凝视深渊的感觉。

    “爱恋你画的,嗯,很有抽象派的气质,这是星空吗?”

    在教室里走动查看,戴着棕色防太阳眼镜的毕老师停在了爱恋身边,以有些不太确定的语调说道。

    “是麦田。”

    爱恋说着,将鲜艳的红色涂抹到了画纸正中央。

    等等,麦田为什么会有红色?

    “麦、麦田吗?”

    毕老师扶了扶眼镜,一时语塞。

    “对,因为丈夫出轨而失去理智的农妇,趁着丈夫和情人幽会的时候,将两个人的脑袋用刈麦刀割了下来,头颅在田间随风飘荡就是描绘这样一个场景的画。”

    爱恋颇为幽怨地说道,重重地画下一笔,仿佛切割。

    这位爱恋小姐,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白歌觉得后脖子一凉。

    “是、是这样啊,还真是悲惨的故事”

    毕老师将视线从爱恋那透着疯狂的水彩画上移开,看向白歌的。

    “嗯,白歌你的画技又提高了不少,不过,嗯,总感觉这画欠缺一点感情,就像是按部就班涂上去的一样,你可以自由发挥一点,不用那么克制。”

    “哦,好的。”

    白歌点点头。

    又过去十分钟,毕老师本身年轻,课堂没那么严肃,教室里变得热闹了一点,学生们纷纷开始交流起自己的创作来。

    白歌的画作已经差不多完成,他思维发散,开始观察起其他人。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前面的竹霜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什么。

    “奇怪,我的赭石色去哪儿了?”

    她在身边搜索着,似乎是少了一管颜料。

    白歌瞥见她意识的盲区不断变化,逐渐覆盖周身。

    原来在找东西的时候是这样的表现。

    他默默记下。

    随即,白歌看到,竹霜降的意识无论怎么搜索,也始终存在一个盲区,那盲区位于画板后面,从正面不太看得到,由于那里有一点空间,白歌有时候习惯把笔夹在那空间里,曾经忘记过一次。

    “你看看画板上面,就是支架和画板连接的位置。”

    隔着三排的白歌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嗯?”

    竹霜降一愣,回头看看白歌,又站起来,很快就在那个位置找到了一管暗棕色的颜料。

    “谢谢。”

    她不如平常那般开朗,声音也小了不少。

    而且白歌注意到,竹霜降在回应自己的时候,刻意将注意力转移了,就好像装作不在意,实际上却十分在意的模样。

    “赭石色是矿物颜料,用在描绘岩石质土壤很不错,不过从你的画来看,这颜色还需要淡一些。”

    毕老师正好路过竹霜降身边,注意到了这件事,随即指点道。

    “啊,好、好的。”

    竹霜降点点头,继续绘画。

    午休时间,白歌在食堂吃过午饭,正准备回教室趴一会儿,就被叫住了。

    “白歌。”

    回头一看,竟然又是竹霜降。

    “你现在有空吗?”

    “???”

    白歌一头问号。

    竹霜降现在找自己,有什么事?

    不会是真的被她看穿了,但是因为竹霜降觉得白歌是朋友,所以没有告发他,准备好心规劝?

    或者是以此为要挟,让白歌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停一下,第二个猜测按照竹霜降的情况不太可能,那是只有爱恋才会做得出来的事情。

    白歌跟着竹霜降来到操场附近,之前他练习过纸牌的小树林旁边的长椅处。

    “到底有什么事情?”

    白歌装傻般,极为困惑地问道。

    “白歌你知道爱恋家里的情况吗?”

    竹霜降问道,却是白歌完全没想到的话题。

    “啊?呃,算是知道一些吧?”

    白歌不知道竹霜降指的是哪一方面。

    “我周末不是参加了那个宴会嘛,我在宴会上遇到了爱恋,原来她爸爸是宁江大学历史系的教授,我后来上网查了一下,这个教授好像经常在国外工作,估计爱恋也因此而经常转学吧。”

    竹霜降语重心长地说道。

    “呃。”

    白歌不知道老霍还这么多戏,给自己加了这种人设。

    “如果以后爱恋的爸爸离开静江,她肯定也会跟着走的,到时候你们就是异地恋了,很辛苦的。”

    竹霜降认真地分析道。

    不是,为什么你这么关心啊。

    白歌装作恍然地点头。

    “这个,我会好好考虑的。”

    “嗯,我就担心你不知道这件事,到时候伤心,哎,要是爱恋能一直留在静江就好了。”

    竹霜降如释重负般,长舒了一口气,感叹着。

    ?

    合着原来您一直因为考虑这件事才心神不定,一直注意我的啊?

    白歌无语。

    比起自己被怪盗绑架走,或者熟人家里被偷,竹霜降更在意的事竟然是白歌和爱恋的情感问题。

    该说是神经过于大条,还是过分纤细呢?

    由于槽点太多,白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吐槽。

    “我、我会努力的。”

    白歌姑且回应了一句。

    明明前两天还在警方的包围之下与升格者生死大战,现在却和女同学讨论起了感情问题。

    这反差让白歌觉得十分不真实。

    竹霜降又和白歌扯了一些八卦,才挥手告别,已经没有了早上的凝重,多了几分释然。

    只是,在白歌走后,这位女生莫名泛红了脸颊。

    “竹霜降,你在做什么他们两个好好的,你就不要想多了”

    喃喃自语的少女的小小心思,无人能懂。

    白歌摸回教室,刚坐下,就听到了爱恋的声音。

    “呵,男人。”

    “她只是查了查老霍的信息,认为你会转学走,话说回来,你们弄的这个人设还挺正式的啊,历史系教授,官网都还查得到。”

    白歌小声感慨了一句。

    “?”

    爱恋歪了歪脑袋。

    “你什么时候产生了那是人设的错觉?”

    “啊?”

    白歌愣住。

    难道老霍不是什么整形美容医院的医生,真的是一位历史系教授?

    新的一周了,本周三更,求一下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