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六十八幕.就是完美的盗窃
    呼

    白歌看着瘫软倒下的男人,长舒一口气。

    这是今晚袭击的第六个仓库。

    对于掌握了盗贼之眼的白歌而言,躲避子弹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他不用比子弹的速度更快,呃,虽然这在短距离内也做得到就是,反正,白歌只需要比开枪的人反应快就行了。

    在盗贼之眼中,白歌能把握每个人的意识盲区,在这盲区的阴影中自由穿梭,以最效率的方式击倒每一个人。

    白歌弯腰,捡起一把手枪,确认了一下里面子弹的型号,发现果然如爱恋所说,三家非法组织使用的子弹也有些微的差别。

    不过现在都没问题了,白歌已经可以轻松取走这些弹匣之内的子弹,就像变魔术一般。

    对于现在的白歌而言,麻烦在另外的地方。

    范哲的资料大体准确,但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

    如果怪盗joker精准地狙击了这个仓库,就会暴露非法组织的信息被其他人得知这件事,对于范哲今后的情报搜集工作会产生阻碍。

    而若是试探性地逐个下手,非法组织就会觉察到怪盗joker的意图,从而将目标迅速转移。

    同时,白歌自己结合袭名度提升的反馈,总结出了类似怪盗守则之类的东西,其中一条就是怪盗需要亮相

    怪盗并非悄无声息,无人觉察之时把宝物盗走的神偷,而是要在盗取宝物的瞬间亮相,让所有人惊叹,注意的同时,再在众目睽睽之下华丽脱身的“魔术师”。

    换句话说,“明抢”是怪盗的重要一环。

    白歌大致翻阅过亚森罗平流传下来的故事,他原本也以为这位大名鼎鼎的怪盗会有什么精妙绝伦的诡计与手法,但很快,白歌就发现,亚森罗平许多盗窃行为就是明抢,他本身就是一名素质高超的格斗者,精通拳术,剑术,很多盗窃案其实都是物理潜入,物理盗窃,物理逃脱,这么一想,白歌的行事作风,莫名就与亚森罗平一致,这才导致的袭名度提高吧。

    当然,除此之外,这位怪盗经常变装接近贵族小姐与夫人,与对方发展成不可描述的关系之后,趁着睡觉的时间盗走宝物,之后拔x无情,逃之夭夭,偷财又偷心。

    呃,这一手,白歌学不来,也不敢学。

    结合这样的理由,周二晚上,例会结束之后,白歌对爱恋提议。

    “干脆一个晚上全部搞定得了。”

    “你认真的”

    爱恋一时无语,沉默半晌,确认般问道。

    “我算了一下,一个厂房也就六七个人看守,我解决一个人不超过十秒,算上出入的时间,三分钟一个仓库,这里总共十个仓库,满打满算半个钟头下班。”

    大好的周五晚上,白歌绝不加班。

    “不,我不是在说时间的问题”

    爱恋忽然觉得白歌有些陌生,这孩子什么时候学坏了。

    “你要知道,为了不让非法组织将你和警方,和深渊遗物事务司联系起来,所以这次行动你将要完全独立完成,无法得到我们的任何支援。”

    如果怪盗joker对非法组织的仓库出手的同时,警方或者深渊遗物事务司也动手了,这未免太过巧合,容易给怪盗joker的行动留下疑点,因此,这将是白歌真正意义上的单独盗窃。

    “连续一晚上的高强度战斗,移动,还可能会有埋伏,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爱恋深深看了白歌一眼,询问道。

    “而且,说不定这就是一个陷阱,幕后黑手的升格者就等待着怪盗joker的到来,从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当然,怪盗joker行动的时间并不确定,这个可能性存在,但不高,除非对方一直埋伏,但这样一来,就反证了那位升格者与事件之间的联系。

    “没问题。”

    白歌露出微笑,这也是他选择明抢的理由之一,假如那位升格者真的出现,那么所有的线索就能串联到一起了。

    而白歌自己,有信心全身而退。

    这是怪盗的自信

    “结果那个女人真的完全没任何支援啊。”

    白歌在心中感慨了一句,随手捡起一根用来开箱子的撬棍,远远地将那未封死的箱子盖打开,又隔着一段距离,确认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在堆积的泡沫之间的五瓶药剂,瓶子就像是治疗咳嗽的口服液般,比白歌服用的升格之虹的容器要小很多,那里面的药剂是纯粹的黑色,就像能将所有光芒都吸取进去一般,深沉如墨。

    在看到药剂的第一眼,白歌就确认了,这是深渊之虹。

    那是某种如同灵感般无形的直觉。

    白歌没有直接用手去拿,而是利用了偷窃的能力直接一瓶一瓶取了出来。

    万一这箱子里还有指向性对人地雷怎么办。

    好在药剂并不重,甚至让白歌觉得没有质量,十分轻盈。

    他将药剂收入西装口袋,站起身来,为了掩饰自己是冲着深渊之虹而来,白歌在洗劫前几个仓库的时候,随手摸了点东西,顺便都留下了一张扑克牌。

    权当增加经费。

    唉,堕落了。

    不过白歌还想更堕落一些。

    “嗯”

    正要离开的白歌看到郭隆挣扎着似乎想爬起来。

    看来他之所以能当老大,身体素质过人也是一环。

    白歌拿起撬棍,正准备给郭隆一棍,又像是想起什么般看了看手里的铁棍,他四下张望,找到了一个喝空的啤酒瓶,朝着郭隆的头上一砸。

    哐当

    酒瓶直接被击碎,刚刚醒过来的郭隆两眼一翻,又昏死过去。

    白歌看看手里的半截瓶子,稍稍睁大了眼睛,仿佛才知道原来酒瓶砸脑袋真的能砸碎一般。

    他将那东西一丢,起身,扶了扶单片眼镜,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走出了仓库。

    外面,夜幕依旧,星辰灿耀。

    白歌按照记忆沿着道路高速移动,准备找一个地方快速更换衣服,改变容貌。

    然而,白歌灵巧地在阴影中穿梭了三分钟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自己好像迷路了。

    “这里好像走过啊”

    白歌看着似曾相识的街角,歪了歪脑袋。

    “嗯”

    他前后看看,这里的厂房全都大门紧闭,只有几间还亮着昏黄的灯光。

    白歌轻盈地跳上其中一间房子的屋顶,眺望远方。

    接着,他就发现,厂房之外,还是厂房。

    原本占地面积不算太大的工厂区域,连绵不尽,就像是被无限复制了一般。

    星光下,白歌四面八方都是类似的建筑物,这里就像一处巨大的迷宫,将白歌困在了里面。

    到了现在,白歌自然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

    升格者

    而且,并非那种依靠深渊之虹制造出来的假冒伪劣升格者。

    这熟悉的味道,是在学校里曾经困住过白歌的那名升格者制造的小型深渊气息

    “这意味着这里无法与外界联络吗,又或者”

    白歌没有慌张,越是这种时候,他反而越发镇定,甚至能思考很多额外的事情。

    “升格者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这意味着他熟知非法组织的动向,嗯,要么是这段时间每天都埋伏在这里,要么是得到消息之后赶来。”

    “不论哪一种可能性,都代表着,这位升格者,与非法组织,与深渊之虹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爱恋的推测被证实了部分,这个搜索方向没错。”

    他心中暗想到。

    怪盗守则第二条无论何时都要保持优雅

    白歌不慌不忙,蹲在屋檐,拿出了一副扑克牌,随意地洗起了牌。

    他抽出一张,轻轻翻开。

    黑桃a。

    “黑桃a是代表死亡,绝望啧,要是我懂占卜就好了。”

    白歌轻笑一声,手中的扑克牌朝着前方飞出。

    他使用的技巧可以让这张扑克牌能够飞行足够长的时间,尽管没有太多杀伤力,但用来传递信息还算可靠。

    只见那扑克牌朝着远方飞去,在飞出一定距离之后,忽然消失了。

    白歌扶了扶单片眼镜,抬起左手,啪的一声,他的两指之间已经夹住了一张扑克牌。

    来自白歌身后轻飘飘而来的扑克牌。

    而那扑克牌的花色,正是黑桃a。

    如法炮制,白歌又朝着左右,侧方飞牌。

    “从回来的力量来看,这片空间的实际大小是边长五十米的正方形,与旧教学楼走廊的密室不同,这片空间并不禁止事物出入,只利用了嫁接或者重复的方式,让人无法离开。”

    “随着时间的推移,空间不会变小,嗯,更像是困住我而设计的。”

    “奇怪,对方难道并不想杀死我确实,那个非法组织的家伙当时说的也是抓住他而不是杀了他。”

    “总不能是深渊之虹的调配需要二阶升格者作为原料吧嗯”

    白歌的思考被一阵脚步声打断了。

    他看到,从好几个厂房中,走出了几十个手里拿着枪械与棍棒的人。

    那些人正是之前白歌洗劫的仓库里的非法组织成员,还有些白歌没见过,可能是幸免于难的仓库看守者吧。

    “抓住他他跑不了。”

    为首的一人叫道,他正是捂着脑袋的郭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