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七十幕.太慢了!(第三更)
    “的确没有追上来。”

    白歌感应着身后的气息,并没有发现升格者的踪迹。

    除了原本就驻守在这边的一些非法组织成员之外,这里没有其他的升格者。

    看来那家伙的确稳如老狗,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会亲自出面,很符合在学校布置陷阱被发现之后也没有展开大范围的搜索排查的作风。

    白歌摘下单片眼镜,轻轻一掀,身上的礼服便被直接脱下,迅速折叠成一个小背包的模样,而底下,则是普普通通的长袖t恤与休闲裤。

    尽管废弃工厂区域没有摄像头,白歌也没有变回自己的模样,而是化作一个没什么特点的普通人,背着包,从小巷中回到街上。

    此时还不到八点半,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白歌本想拿出手机给爱恋先报个平安,就看到了一名少女。

    她黑发柔顺,一撮白毛隐藏其间。

    少女身上穿着轻便的双排扣大领外套,白衬衫,菱格纹薄毛衣,下身的驼色百褶短裙与黑色长筒袜勾勒出论坛老哥们最喜欢的名为绝对领域的空间,再搭配上一双圆头小皮鞋,颇具泛西海风格。

    毫无疑问,就算化成灰了白歌也认识,这是爱恋。

    她正坐在临街的咖啡店的室外餐桌旁,桌面上有一块吃了两口便没再动过的蒙布朗蛋糕,还有一杯似乎放多了方糖而变得有些浓稠的咖啡。

    爱恋正状似无聊地倚靠在塑料椅子上,目光却时不时瞥向街边的小巷出口。

    按照正常来说,白歌在废弃工厂区结束偷窃,应该大致从这边的街道出来,中间只隔了十五分钟脚程,只是白歌迂回了一下,从另一侧返回,才没有引起爱恋的注意。

    等等,是谁说的不会有任何支援的啊

    白歌想起爱恋说的,为了避免对方将怪盗joker和深渊遗物事务司联系在一起,所以这次行动爱恋等人不会任何帮助的话。

    现在看来,爱恋怕不是一直等在这里。

    白歌嘴角不自觉勾勒出一抹笑容,但他没有直接去和爱恋打招呼,而是先走进隔壁一家商场,取出了自己的背包,走进洗手间,再换了一次衣服,才走出来,同时在监控摄像头照不到的角落,变回了自己的容貌。

    他远远看到爱恋颇为不耐烦地拿出手机,像是在查看什么聊天记录般翻动,又放下手机,眉头微蹙地瞥向那路口。

    白歌本想偷偷潜入到爱恋身后,给她一个惊喜,但又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要是真的那么干了,指不定爱恋反手就给他来上一炮,要是伤到周围的花花草草就不好了。

    所以,他选择了普普通通地走过去。

    在白歌距离爱恋不到五米的时候,她就觉察到了白歌。

    原本还有些浮躁的表情顿时变得柔和了一点,眉头舒展,像是终于放心下来。

    但当白歌更加靠近,爱恋那一瞬间的放松又消失不见,变成微微嗔怒的模样。

    “太慢了。”

    爱恋对白歌说道,同时用勺子挖起一块蛋糕,送入口中,又喝了一口咖啡。

    “抱歉,被一些意外耽搁了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白歌此时就像是约会迟到的男朋友,正堆笑着祈求女朋友的解释。

    “只是想逛街,顺路过来了而已,不要想太多。”

    爱恋顾左右而言他,又注意到了白歌话语里的词。

    “意外”

    她挑了挑眉毛,快速将盘子里的蒙布朗蛋糕吃得干干净净,又喝光咖啡,才站起来。

    “我们边走边说。”

    结果,白歌真的陪爱恋逛了半个晚上的街。

    一边装作情侣般看着漂亮的衣服,白歌一边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小声告诉了爱恋。

    顺便还买了一条新裙子。

    “这样一来,那名升格者参与到深渊之虹的售卖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回到爱美整形美容医院,爱恋先倒了一杯水,扑哧扑哧喝完后,才这么总结道。

    “嗯,继续顺着这条线追查下去,应该就能开始接触非法组织的成员,寻求合作了。”

    白歌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几瓶深渊之虹。

    “怪盗joker对静商集团的报复中偶然获得了深渊之虹,他对这种药剂十分感兴趣,从而想要合作贩卖,很合理的展开。”

    虽然没有几个人会脑子不正常到去找被自己抢过的人合作,但怪盗joker正是这样的设定,这么做反而更符合他的人设。

    “这东西待会儿给老霍拿去检测,估计需要一段时间的解析才得到结果,涉及升格之虹类似的物品,必须由紫金山天文台处理。”

    爱恋没有太关注那几瓶药剂。

    “这次是我的失误,应该将对方升格者介入这个可能性慎重考虑,拒绝你的提案,选用更加稳妥的手法”

    她斟酌着词语,说道。

    “你今晚,嗯,做得很好,比我想象得要好。”

    不知道怎么的,白歌觉得爱恋今晚态度都没有那么强硬了。

    “不过”

    爱恋忽然变得严肃了一点,认真看着白歌说。

    “你今后行动的时候,请以自己的生命为最优先考虑的事情,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可以直接放弃调查,立刻离开。”

    “”

    按照爱恋平日的习惯,不是应该开玩笑说让白歌就算死了也要完成任务吗。

    “你是不是今晚吹风太多发烧了。”

    白歌下意识朝着爱恋的额头伸出手,但很快就被她挡开。

    “不要误会,培养一名好用的二阶升格者是很麻烦的,就连工具用坏了报销都很麻烦,要是工具人出了问题,那可不好办。”

    她别过脸,解释道。

    你刚才说了工具人三个字吧。

    白歌抽了抽嘴角,先前淡淡的感动消失不见。

    这个女人,果然性格很恶劣

    与此同时。

    废弃厂区内。

    捂着脑袋的郭隆面色难看,不知道该如何交代。

    “要不,我们报警”

    一个小弟弱弱地提议道。

    “你是脑子也被偷走了吗”

    郭隆白了对方一眼,骂了一句。

    不过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都已经有那一位的帮助了,他们还让怪盗joker逃走,实在是说不过去。

    思考之间,郭隆的手机响了。

    是那个令他感到恐惧的号码。

    “喂、喂,老大,是我我们失败了,他跑了。”

    郭隆的气势顿时消失不见,就像一只耷拉着脑袋的狗般轻声说道。

    “好,我明白了。”

    发现对方没有追究自己的责任,郭隆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是,他不明白,那些药剂被怪盗joker偷走了,上面的态度却远没有当初预料般严厉。

    周六。

    白歌醒的很早。

    但醒过来和起床,并不是一个概念。

    他躺在床上,仿佛被床铺封印了一般,不想起来。

    拿出手机,白歌刷了一会儿论坛,看了看论坛老哥们前脚用键盘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后脚就开始求涩图的传统艺能,又清掉了手游日常。

    方舟升格指定最近开展的是复刻活动盛大游行,哈梅尔的吹笛人,这是开服不久实装的一期活动,以在诸夏联邦与泛西海商业共同体之间出现的天灾哈梅尔的吹笛人为原型,登场了包括当时很有名黄昏贤者费米布莱德利与天穹信使程青两名五星升格者角色,以及十分强势的六星升格者角色,永劫苍炎时梧桐,白歌当时还没入坑,错过了活动。

    如今,活动复刻,卡池也跟着复刻,虽然当时永劫苍炎可以算是名副其实的人权卡,但到了游戏迭代许久的现在,已经只算是一般的六星卡了。

    可以抽,但没必要。

    犹豫了一会儿,看着永劫苍炎那美少女的卡面,白歌决定让爱恋帮自己抽。

    想到这里,白歌终于挣扎起床,感觉比昨晚和几十个非法组织成员打架还难,他洗漱过后,发现许诺已经坐在楼下看电影了。

    今天的电影是几个人发现一份重要的宣言文件背面藏有宝藏暗号,于是为了防止坏人偷走它而自己先下手的剧情,白歌以前看过,印象不太深。

    “今天也出门约会吗”

    正在吃着粉的许诺指了指前台放着的油条和豆浆。

    “”

    白歌默而不答,拿起油条咬了一口,时间不早了,这就是他的午饭。

    “白歌啊,我认真想了想,还是不要让你女朋友来我们家吃饭了。”

    许诺忽然开口道,让白歌差点喷出嘴里的豆浆。

    “女、女朋友”

    不是,等等,怎么就默认女朋友了。

    虽然在许诺的视角里,可能爱恋已经在白歌的房间里穿上了白歌的衬衫,但这完全不能证明什么嘛。

    嗯

    等等,为什么自己会直接想到爱恋

    不对劲。

    白歌怀疑自己已经被爱恋病毒感染了,需要隔离。

    “我们家太乱了,让人看见多不好意思啊。”

    许诺补充了一句。

    “确实。”

    白歌颇为赞同,他倒不是不想收拾,只是经常白天收拾完,第二天又被许诺弄得恢复如初,白歌也就懒得动手了,只打扫干净容易出问题的一些角落。

    “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找个时间,我订一家餐馆,顺便见见你女朋友的家人。”

    许诺喘了口气说道。

    噗

    白歌真的喷了一点儿豆浆出来。

    在许叔的脑子里,我们都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吗

    白歌本想拒绝,但仔细一想,许诺这几年,好歹也算照顾了白歌的生活,呃,或者是反过来

    反正白歌唯一的亲人就算许诺了,确实应该让他放心一点。

    “我找机会问问她。”

    “好嘞,我们许家,呸,我们白家,呃,也不对,咱们家虽然没什么钱,但许叔我总归还是能支持你的,放心,不会让你丢人。”

    许诺露出了姨夫般的笑容,仿佛很期待的模样。

    “那我先走了,晚上应该不在家吃,许叔你自己记得别吃太油腻啊。”

    白歌没再辩解,拿着油条和豆浆就离开了书店。

    他路过了田虹家所在的那一片城区,朝着巷子里看了一眼,很快熟练地来到了爱美整形美容医院。

    那位旗袍同志不在,老霍今天也没挂出营业的牌子,白歌敲敲门。

    “哟,来了。”

    老霍帮白歌开的门。

    医院二楼,爱恋好像还没起床,不过出乎白歌意料的,陶轩然已经到了。

    而且,陶轩然今天穿得有些正式,平日里灰头土脸的模样不复存在,稀少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就连西装都好像特地熨平了,皮鞋锃亮,感觉年轻了十岁不止,一时让白歌都有些认不出来。

    “正好你来了,今天我们早点上课,之后我还有别的事。”

    陶轩然擦了擦自己焕然一新的金丝眼镜。

    “我们今天讲升格者的位格与位阶划分。”

    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