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七十一幕.侠以武犯禁
    白歌没多问陶轩然待会儿要去做什么,大概到了陶轩然这个年纪,总归还是会有一些个人的娱乐项目吧。

    他给陶轩然倒了茶水,恭敬地坐在沙发上,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

    “陶老,这是我上次的作业。”

    白歌将笔记本递给陶轩然,上面有陶轩然布置的几个原型升格者的特点总结。

    原本只有概念的白歌,在与三个不同原型的升格者接触过之后,体会颇深。

    比如英雄原型的升格者对体质的强化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增强,也有可能像白歌遇到的那一位一般,通过速度与力量的转换来自如运用。

    又比如野兽原型除了对感知的强化,也会拥有某种类似拟态的能力,就像那疑似袭名了某只乌龟的升格者,很明显是将皮肤进行了硬化处理。

    这些感受,白歌都一一写清楚了。

    “还算不笨。”

    陶轩然习惯性般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支红笔,在白歌的笔记本上勾圈了一下,才还给他。

    怎么感觉这么像真的老师。

    一般会有人随身带红色的笔吗

    白歌看着陶轩然批改的痕迹,有些困惑。

    “那么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吧。”

    陶轩然摘下金丝眼镜,揉了揉睛明穴,接着开口。

    “你知道升格者本身被区分成了好几个级别,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区分吗”

    “呃,因为袭名数量的不同”

    白歌这点还是清楚的。

    “对,二阶升格者拥有一个袭名,而三阶拥有两个,以此类推,升格者的基础级别划分,就是通过袭名数量确定的。”

    陶轩然顿了顿,继续说道。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一般需要等完全袭名了之后才考虑晋升的原因,假如袭名不完全就直接晋升,两个历史残片的命运会交融,扭曲,即使精神能够承受这份重担,日后的袭名过程也会极为困难,可以说几乎不可能再往前一步。”

    “原来如此。”

    白歌之前就一直有个疑问,限制升格者变强的主要因素假如只是历史残片的话,那么有钱的升格者岂不是可以一次买好几个历史残片,一次连升好几级,现在看来,袭名这个行为在升格者之中占据的比重相当大。

    比如白歌要是三阶的袭名是一个抢劫犯,那么提升袭名度的办法就得明抢,和自己怪盗的偷窃矛盾冲突,进度自然缓慢。

    呃,好像自己现在也是在明抢,这个例子大概不太合适吧。

    他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很贴切的事例,毕竟自己认识的升格者就那么几个。

    决定之后再想这个问题,白歌又询问道。

    “那我怎么知道我完全袭名了,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提示之类的”

    “这个嘛,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按照深渊遗物事务司的资料显示,当袭名程度趋于完全,升格者会感应到其中命运的呼唤,之后,只要完成一件象征性的行为,就能彻底完成袭名,尝试晋升,这个行为,我们将其称作袭名仪式。”

    陶轩然戴上了金丝眼镜,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就像是英雄原型的二阶职阶之一豪杰,袭名仪式就是在一方地区留下广为流传的行侠仗义事迹,创造者原型的三阶职阶巨匠则是要打造一件足以计入史册,举世无双的精巧造物这般,大多是对应历史残片人物的夙愿,毕生的追求,或者最大的遗憾。”

    “听起来都很难完成啊”

    白歌感慨了一句。

    自己既然是怪盗,袭名仪式怕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盗走一件稀世珍宝

    不过稀世珍宝该怎么定义,之前的海蓝之心好像不太算得上

    “你暂时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即便你袭名速度惊人,也至少得半年到一年才能完全袭名,再加上准备工作,没有两三年下不来的。”

    陶轩然轻笑一声,似乎是看出了白歌的想法。

    “而且,除了袭名要求之外,也不是所有的历史残片都能用来晋升的,这其中牵扯到了位格的因素。”

    “位格”

    白歌之前就一直听陶轩然提到这个词,在他看来,这个好像是描述历史残片品质的词语,但具体如何,他并不清楚。

    “位格和位阶就是我们今天课程的重点。”

    陶轩然看了一眼白歌,悠然说道。

    “虽然一般我们都以一二三这样简单的数字来称呼升格者的位阶,但实际上,升格者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官方的名称,比如一阶,凡人之躯。”

    白歌回忆了一下,记得二阶好像是

    “任侠之迹”

    “对,任侠者,士损己而益所为也,为身之所恶以成人之所急,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任侠就是侠客,秉承仁义,重承诺,面对不公,拔剑相向,荡尽天下不平事。”

    陶轩然神情颇有些向往地说道。

    “比起凡人,任侠要更为超然,也更多会在历史上留下名字,因此,袭名的第一段,便是任侠之迹。”

    “意思是二阶升格者就相当于那些,呃,大侠”

    白歌想到的是许诺看的旧时代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那些飞檐走壁的武者。

    “你可以这么理解,亚森罗平从位格来看,就是属于任侠之迹,历史残片的位格便是袭名对象在历史之中的重量,同时也与位阶匹配,假如一名举世闻名的大英雄落到了任侠之迹这个阶段,那么袭名能力也只会是相符合的,从他年少时期的传奇原典衍化而来的,而并非他最出名的能力。”

    又喝了一口水,陶轩然解释道。

    “又拿亚森罗平来举例,假如他的历史残片用来晋升三阶,那么得到的超凡能力也与你现在的能力差不多,可以说是相当浪费了。”

    “呃,好吧,原来亚森罗平这么弱吗”

    不过白歌仔细想想,亚森罗平本身就是虚构的人物,而历史上作为原型的那个人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好像弱一点也很合理。

    想到这里,白歌不禁好奇。

    “这么说,一种历史残片能对应不同的位阶吗”

    “没错,不仅如此,历史残片在不同的原型之下,也有不一样的表现,比如一位开疆拓土的君王,在英雄原型可能是战斗力强大的勇者,在阴影原型说不定就变成一名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当然,阴影原型的升格者也不会特地去寻找这种伟光正的历史残片来晋升。”

    陶轩然笑笑道。

    “那三阶又叫什么”

    白歌总觉得陶轩然好像在暗戳戳黑自己,他决定不再讨论这个,于是问道。

    “升格之链第三阶,英雄之证,能够承载这个位阶的历史残片,都是一些留名青史的,足以称之为英雄的存在。”

    “顺便告诉你,升格之链第四阶叫做霸王之卵,能够承载传奇君王级别的历史残片,到了四阶,我们也将其称为中阶升格者,与二三阶的低阶,以及六阶以上的高阶区分,所谓的升格之链,便是一步步提升自己历史袭名的位格,最终获得神明权柄的道路。”

    一阶升格者,好像叫准升格者来着,最开始官方机构都不承认

    白歌无来头地想到。

    “四阶升格者既然叫霸王,自然就有自己的国度,到了四阶,升格者就可以根据自身的历史残片特质制造小型深渊,也就是你遇到的那些空间的本质,同时,四阶升格者已经可以通过构建小型深渊来掩盖自身的气息,普通的虹膜判别法对他们而言已经不适用了,至于更高阶的升格者,也有其他的办法来规避探查。”

    陶轩然看着白歌一边仔细记录笔记,等他笔速降低下来,才继续开口。

    “五阶名为圣者之遗,是超越了国家,土地,语言与民族,比王权更加永恒之人的历史残片才能企及的阶位,王国会覆灭,土地会沦陷,语言与民族会产生隔阂,但在这之上,总有不变的事物,总有依旧流传于世之物,便是圣者之遗,五阶之后,就是半人半神的领域,你现在没必要详细了解。”

    “圣者吗”

    白歌莫名想到之前爱恋提到的谪仙李思夜就是一名五阶升格者,这么说,他袭名那位诗人甚至比那些霸道的帝王更加显赫难道是那一位

    “很多升格者其实早就完成了袭名仪式,随时都可以晋升,但晋升没有反悔,所以他们更多地为了寻找到合适的,拥有对应位格的历史残片而行动,构建属于自己的升格之链,也因此,在各大势力里也流传有一些相对稳妥的升格之链,虽然无法完全复制,但同阶位类似的历史残片还是可以找到的。”

    陶轩然颇为感慨。

    白歌也有所领悟。

    难怪历史残片这么值钱,如今一看,想拿到适合自己的,符合位格的,确实很难。

    尤其是等到四阶五阶之后,由于前几阶的袭名与能力固定,可以挑选的就更少了。

    自己能够正好捡到亚森罗平的历史残片,的确是极为幸运了。

    “我这边有一些卷宗,都是升格者世界里重大案件的记录,你这两周好好阅读一下,虽然我们遇到这种状况的可能性很低,但有备无患。”

    之后又给白歌讲解了有关深渊遗物位格的知识,陶轩然看了看时间,如此开口道。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之后还有事。”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准备离开。

    “哟,要走了吗”

    老霍从房间里探出脑袋,看向陶轩然。

    “嗯。”

    “要不,你带上白歌”

    老霍露出了颇为神秘的表情。

    “”

    白歌不太明白。

    陶轩然去享受自己的个人娱乐项目和他白歌有什么关系,总不能代打吧。

    “也行。”

    更没想到的是,陶轩然竟然同意了。

    “小子,快点收拾东西。”

    他看了白歌,催促道。

    “记得回来吃饭,今晚准备做爆炒腰花”

    老霍挥了挥手,送走白歌和陶轩然。

    三千字章节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