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七十二幕.无名之辈
    坐在副驾驶座上,白歌咽了口唾沫。

    这台车是陶轩然的,估计开了至少十年,从外面看略显破旧,很多地方都蹭掉了漆也没修补,不过里面倒是打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儿怪味。

    指不定也打扫过了。

    “陶老,这种事我之前都没经历过,呃,要不待会儿我在车里等你”

    白歌看着街道逐渐变得陌生,说道。

    “没关系,你反正以后总会了解到的,不差这么几天。”

    陶轩然轻笑一声,熟练地开着车,还买了一束白色的雏菊让白歌拿着,朝着远离市区的方向而去。

    还挺有情调的。

    “这样瞒着爱恋不太好吧。”

    白歌想到了说不定现在还在呼呼大睡的爱恋,要是被她知道,嘶,白歌不敢细想。

    “没事,老霍应该会和她说的。”

    那岂不是更恐怖

    白歌瑟瑟发抖。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窗外的景色已经从大楼变成了平房,这是出城的道路。

    准确的来说,是出生活区的道路。

    在生活区的城市之外,是一片经过改造的农业种植区,再往外,才是真正的荒原,那也不是开着这种车就能去的地方。

    外面已经变成了一片青葱之中带着金黄的田野,道路变得坎坷起来,直到快三十分钟后,车辆才在一处园区般的地方停下来。

    白歌看了一眼手机,信号已经十分微弱,在人类无法飞上天空的现在,电子通讯全靠的是城市里的信号塔,而远离市中心的地方,信号塔的分部自然稀少,他收起手机,看向四周。

    这里几乎没人,白歌抬眼,很快看到了这片园区的名字。

    静江市公墓。

    是墓园。

    “所以是来祭拜的”

    白歌看看陶轩然,似乎有些不太理解。

    他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父母的坟墓,从那次事故之后,白歌离开了家,来到静江,再也没有回去过,所以祭拜死者什么的,对白歌而言十分陌生。

    陶轩然没有做声,只往前走,他对道路很熟悉,似乎已经来过很多遍。

    白歌老实跟在陶轩然身后,走进园区,首先看到了一块巨大的黑色石碑。

    上面写着“大崩坏遇难者纪念碑”的字样,似乎是为了祭奠大崩坏时期死难者而建立的。

    墓园里并没有白歌想象中那样灰暗的色调,反而花团锦簇,绿草芬芳,环境极为不错。

    整个静江市公墓依山而建,一眼看去,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墓碑,给人以十足的震撼感。

    陶轩然往上走,来到了一处平台。

    他走到一处墓碑前,让白歌将花放下。

    这是陶轩然的亲人吗

    白歌想着,弯下腰,瞥见了墓碑正面。

    “”

    他顿时一惊,因为那墓碑上,什么文字都没有。

    无字碑。

    不光连墓主人的名字,就连墓碑上常见的一些基础信息都没有。

    这就是一块纯粹由如夜幕般幽邃的黑曜石构成的,方方正正的墓碑。

    “这”

    白歌看向陶轩然,这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正闭上双眼,似乎在默哀。

    三分钟后,陶轩然睁开了双眼。

    “这里埋着你的前辈,今天是他的忌日。”

    他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在苦笑。

    “前辈”

    白歌很快理解了,陶轩然所说的“前辈”,指的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们。

    “他的名字叫杨正邦,我在他的介绍下加入深渊遗物事务司,后来他在一起事件中殉职,葬在这里。”

    陶轩然说得很平静,也不知道是多少年的时光,才能将悲伤抚平成这样。

    “可是,为什么他的墓碑连名字都没有”

    白歌忍不住问道。

    深渊遗物事务司好歹是诸夏的官方机构,之前老霍解释的没有官方办事处之类的勉强还能接受,可为什么成员死后就连名字都不能放在墓碑上

    “呵,在深渊遗物事务司最开始建立的时候,嗯,大约几百年前吧,确实就和警局之类的机构一样,摆在明面上,有自己的办公楼,监察官们也不用向家人隐瞒,可以穿着制服,接受其他人的尊敬。”

    陶轩然的眼睛陷入了回忆,他长叹一口气,看着逐渐向着西方沉没的落日,接着说道。

    “但后来,那些违法的升格者们越来越胆大,不仅仅对深渊遗物事务司的大楼发动了多次攻击,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甚至还对监察官的家人动手。”

    “最惨烈的一次,那些疯子为了报复,竟然将监察官的家人连同一整个小区的人都杀死,还操控他们的尸体,对其他无辜的人进行残杀,令监察官们不得不亲手销毁自己家人的尸体。”

    “还有趁着家人来墓前祭拜的时候跟踪,尾随到监察官的家中进行报复的,都是一些用任何文字来描述都显得苍白的暴行。”

    “面对高阶升格者不惜性命的报复,绝大部分的防备都是徒劳的。”

    “因此,为了保护监察官以及他们的家人,深渊遗物事务司潜入水下,监察官的身份也大多保密,当然,到了如今,监察官大多也都是如我一般的无家可归之人。”

    他仿佛自嘲,摇了摇头。

    “难道就这样怕了那些恐怖分子吗”

    白歌还是不理解,在他看来,做正义的事情还要遮遮掩掩,甚至连家人,连他们保护的人都无法知晓,这实在不合理。

    “你可以这么理解,也没错。”

    陶轩然叹息一声。

    “我们可以和那些犯罪者战斗至最后一人,可以为了保护城市而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我们无权要求其他人,要求那些普通人也这么做,如果说这是胆怯,那么我们就是胆小鬼,因为我们害怕每一个无辜者的死亡。”

    白歌无言。

    “更何况,你选择加入深渊遗物事务司,仅仅是为了让人知道你在做正义的事情吗你看重的是正义这个名分,还是正义本身如果真的能够保护这座城市,有人知晓与否,重要吗”

    “记住,我们战斗不是为了击败我们的敌人,而是为了保护我们的人民,不要本末倒置了,呵,当年我也像你一样冲动莽撞,这家伙用生命告诉了我这些道理。”

    陶轩然幽幽地说道,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崭新的烟,点了一根,放在墓碑前,又点了一根自己抽。

    “这家伙,呵呵,刚入职的时候一直和我说着等退休之后,要找一片山清水秀的地方种点菜,养点鸡,靠着养老金摸鱼过日子,结果现在自己倒是躺在这里这么多年,反而我快要退休了。”

    他深吸一口气,吐出灰白的烟雾,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出淡淡的金色,随风而逝。

    陶老,你这样真的好像戏台上的老将军啊。

    还是说立fg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传统艺能吗

    “小子,你要是好好干,估计三年也能转正,到时候也可以拿到全额退休金,我可以介绍一些不错的养老地,这个我研究很多。”

    陶轩然笑了笑对白歌说道。

    不,我不想了解退休金相关的事情,上一个只想为了退休金而工作的家伙已经在儿童节被暗杀掉了。

    白歌默然,只陪着笑笑。

    这时候,白歌扫了一眼墓地。

    他发现,在隔着几排的位置,也有一位扫墓人。

    她是一名女性,年纪大约四十上下,黑发之中已经有点点银丝,能依稀看出她年轻时候的秀丽容貌,她穿着一条长裙,正将花儿轻轻放在墓碑前。

    白歌之所以注意到她,除了因为她是陶轩然和白歌之外唯一的来客之外,还因为她手里拿着的花。

    白色花瓣,金黄色花蕊,与这边墓前的花儿一样,是雏菊。

    雏菊并不是传统的献给逝者的花儿,按照陶轩然的说法,是因为那位前辈喜欢雏菊所以才送的这个,那这位女性

    白歌的疑问并未得到解答,他看到陶轩然转身准备离开,却在看到那位女性的身影时忽然凝固。

    对方也看到了陶轩然,一时,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良久之后,对面才先一步开口,以不太确定的语气询问。

    “陶老师”

    好像有故事啊

    夕阳映照下,白歌想到。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