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七十三幕.最美不过夕阳红(第三更)
    “我们有二十五年没见了”

    城市里,一间咖啡厅内,陶轩然面前的那位女性带着回忆的口吻说道。

    “二十六年。”

    陶轩然轻描淡写,不甚在意的模样。

    “在那之后,我就去投奔了宁江的阿姨,之后一直住在那里。”

    那位女性叹息一声,带着些许笑意说道。

    “虽然没有老师您的音讯,但我知道,您肯定有自己的事情。”

    “嗯,这些年,有很多事,说来话长。”

    陶轩然端起苦涩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

    “我每年都自己一个人过来给哥扫墓,今年稍微耽搁了一阵,傍晚才到,没想到”

    那女性看着陶轩然,又看了眼一旁的白歌,略显犹豫地开口询问。

    “这是老师您的孙子”

    孙子

    白歌看看陶轩然,自己和他像吗

    “不,这是我的学生。”

    陶轩然轻笑一声,又暗自感慨般说道。

    “我这些年一直到处走动,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和我在一起的,哈哈。”

    “哪里的事您果然还在教书,嗯,我应该知道的,您是个真正的好老师。”

    那位女性露出了放心的笑容,以慈祥的目光看向白歌。

    “跟着陶老师好好学。”

    “好、好的。”

    白歌完全在状况之外,只能一脸懵逼地答应。

    之后,陶轩然和那位女性又聊了几句。

    白歌在一旁吃着蛋糕,听得很认真。

    毕竟是难得的八卦。

    原来这位女性名叫杨冬雪,是陶轩然牺牲的同伴杨正邦的妹妹。

    在还没有成为升格者,卷入超凡世界的时候,陶轩然真的是一名老师,而杨正邦则以他的同事身份作为掩护,杨冬雪,是那所学校的学生,刚上高一。

    她这次来,是帮杨正邦扫墓的,只不过扫的不是真正的墓,或者说,那只是身为老师的杨正邦的坟墓。

    并不是身为升格者,身为深渊遗物事务司监察官,为了保护普通人而牺牲的杨正邦的坟墓。

    在明面上,杨正邦与那起事件的其他受害者一样,都是意外身亡。

    时至今日,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兄长曾经为了保护他人而牺牲。

    “那今天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回旅馆了。”

    说了半个多小时,直到群星彻底占据夜幕,杨冬雪才颇有些不舍,又带着些许欲言又止般站起身。

    她向服务业要了一张便签,写上了一串号码。

    “这是我的号码,陶老师如果有什么事,可以联络我,我明天中午回宁江,在这之前,还有些时间。”

    杨冬雪没找陶轩然要他的联系方式,或许是觉察到了什么。

    目送对方离开,陶轩然才长叹一声。

    “我今天心情不错,给你讲个故事吧。”

    他对白歌说道。

    陶轩然原本只是普通的老师,经常受到杨正邦的照顾,可实际上,杨正邦那个时候已经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他向所有人,包括妹妹隐瞒了这件事。

    后来,陶轩然成为升格者,被杨正邦吸纳进深渊遗物事务司,两人合作搭档过一段时间,他与杨冬雪的关系也亲近了不少。

    直到某次事件,杨正邦殉职,陶轩然一度被调离静江,与杨冬雪也失去了联络。

    “我可能一直对她心怀愧疚,毕竟她哥哥是为了救我而死。”

    陶轩然自嘲般笑了笑。

    “估计她即使不知道,对于和正邦一起出门,却只有自己回来了的我,也心怀怨恨吧。”

    听到陶轩然的话,白歌沉默片刻。

    “不,陶老,我觉得不是这样。”

    他开口道,令陶轩然看了过来。

    “她手上并没有戒指,独自一人从宁江前往静江,这说明她没有结婚。”

    “在看到我的时候,她猜测我是你的孙子,这是一种防御型的询问方式,说明她并不希望如此。”

    “在离开的时候,她很明显有过犹豫。”

    “同时,你们两个对话的时候,她的目光,注意力一直都在陶老你的身上。”

    “所以按照我的判断,她其实十分在意你,甚至可能还喜欢着你,这些年一直一个人,只是觉察到了你可能拥有和她哥哥一样的秘密,因此选择了保持距离。”

    听到白歌的话,陶轩然表情微微凝固。

    “小孩子,懂什么。”

    他状似不悦地打发了一句。

    却又盯着手里写有号码的便签,沉默不语。

    周一。

    白歌虽然对陶轩然和那位女士之间的故事颇为感兴趣,但说到底那也只是那两个人的事情,白歌没有掺和的余地,只希望陶轩然不会再错过什么。

    上午的体育课白歌又是摸鱼度过,不过与九月相比,现在的气温略低,很多人已经换上了秋季校服,许多男生为再也看不到美少女纤细的双腿而哀叹,白歌倒是没有感慨。

    下午第一节是毕老师的美术课,本来午休快结束,大家准备动身前往美术教室的时候,那位戴着棕色遮光眼镜的毕老师竟然走进了教室。

    “各位同学,今天的美术课在这里上,呃,上头的要求,要介绍一下十一月月底将在静江市博物馆举办的巡回展。”

    这名年轻的老师显然也有些准备不足。

    到了上课铃响起,他打开投影,封面是静江高中常用的制式幻灯片背景,点开第一页,才出现了一个人的照片。

    那是一名有着典型泛西海人长相的男人,金发微卷,碧绿的双眸,男人大约四十岁的样子,并没有这个年纪的泛西海人常见的臃肿与发福,反而显得十分干练,如同一位绅士。

    他身上穿着的也是经典的泛西海款式礼服西装,拿着一根手杖。

    白歌看到了照片旁边的名字。

    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

    他稍稍回忆了一下,想起来在什么地方看过他的名字了。

    “这位就是本次巡回展览的主办者,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他出生于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新勃兰登堡,父母是当地富商,达姆施塔特先生年少的时候继承家业,开展商贸,金融等业务,赚取了大量的金钱,在中年之后,转向了文物收藏方面,是著名的收藏家。”

    毕老师一边切换幻灯片,一边介绍道。

    白歌记忆中反而是看之前偷窃秦可畏别墅之时,他曾经在海蓝之心的相关资料上看到过这个名字和照片。

    当时记得这位收藏家和静商集团竞争海蓝之心,但由于意外而中途退出,现在看来,大概是那个时候秦可畏利用背后的非法组织做了些手脚才导致如此。

    “达姆施塔特先生除了是一名收藏家,其本人的艺术造诣也很高,是著名的油画艺术家和建筑学家,对旧时代各种艺术风格了解甚多,老师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在学校里有幸听过一次他的演讲,印象深刻”

    毕老师似乎对这位收藏家颇为欣赏,嘴角都不自觉带着笑意。

    “这次巡回展将会展出部分达姆施塔特先生多年珍藏的文物,这些旧时代的艺术结晶有助于提高大家的审美,我们这节课将会提前介绍一部分”

    之后的四十分钟里,这位美术老师讲解了六样将会在这次展览里出现的文物。

    包括在极北地区发掘出来的大崩坏之前铸造的印有海盗头像的钱币,旧时代爱琴海一座岛屿文明的绘有鸟类图案的陶器,旧时代泛西海地区一位著名抽象画画家绘制的星空油画,还有据说是太阳神座驾的“太阳战车”,以及记载有人类最早法典的石碑残片,和有旧时代诸夏风格的巨大圆鼎。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货真价实的古董,要白歌来说,比起用假冒珠宝冒充海蓝之心的秦可畏,这位达姆施塔特先生才是真正的收藏家。

    “老师,这些东西里有深渊遗物吗”

    同学里有人问道,大概是因为之前怪盗joker的事件,很多人开始关心起升格者,关心起深渊遗物来了。

    “据说达姆施塔特先生的收藏里还有真正的,具有超凡力量的深渊遗物,但我认为这次展览估计是看不到的,大家不用过分期待。”

    毕老师摊开手,无奈地笑了笑,引起一阵失望的嘘声。

    白歌想着这展览大概和自己没关系,将视线从投影屏上移开,下意识瞥了一眼身边的女生。

    他看到,爱恋看着那些文物,双眼似乎在放光。

    完了,这家伙,不对劲。

    白歌嗅到了不详的味道。

    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