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七十四幕.天灾档案
    晚饭之后,白歌习惯性留在了爱恋家。

    倒也不是别的什么理由,只是单纯在这里会感到心安。

    爱恋去洗澡了,白歌客厅沙发上,没去注意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上的文件资料之里。

    这是陶轩然之前提到过的历次重大的升格者犯罪,或者深渊遗物案件的卷宗,由于保存的原因,白歌只能在爱恋这里查看,这是规矩。

    此外,还有范哲拿到的有关非法组织集会的情报,看起来在深渊之虹被偷,怪盗joker逃离陷阱之后,他们越发重视这个怪盗起来,这次预定周末召开的会议,将会有非法组织高层参与。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还在这里,而爱恋去洗澡的原因,一定是这样。”

    白歌喃喃自语道,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

    他翻开卷宗。

    “英伦之雾事件这个我知道啊。”

    卷宗收录的是最近五十年,足以称之为重大灾害事件的案子,第一篇便是英伦之雾。

    “新历1137年,泛西海商业共同体新英伦地区出现了大量一阶升格者聚集,并服食特殊毒药自杀的事件,这起事件引来了天灾天启的注视,它本体降临,导致新英伦地区自此从地图上永久除名”

    “天灾天启”

    白歌隐约觉得这些词有点眼熟,看到这里有脚注,便顺着页数往后翻,翻到了注释上。

    “天灾即大陆之上不为人类控制的强大的完全活性化的深渊遗物的统称,无法解析,无法阻止,无法收容,每一种天灾都对应特殊的出现条件,目前已知的有九个天灾”

    “天灾天启外表为笼罩着一层黑色雾气的骑着四足生物的骑手,一共四位,身材高大如同巨人,目前人类已知的任何武力手段均无法对其造成本质上的伤害,备注指六阶以下升格者的攻击

    “危害天启一旦出现,将会至少吞噬万人的血肉才会离开,它会杀死区域范围内的所有生物,表现为腐蚀,疾病与瘟疫”

    “出现条件机密目前已知天启在历史上出现过次,按照记载,国际天文联合会推测,天启将会在半径公里的区域,短时间内出现超过名升格者非自然死亡的时候降临,据此条件,国际天文联合会通过了第一七三号决议,禁止在区域冲突中投入升格者”

    大概是为了防止模仿者,资料的部分数据被涂黑了。

    难怪白歌心想。

    历史课本上鲜少提及几大国家之间的战争,而在旧时代,战争似乎是主旋律,和平反而少见,如今有了升格者这般超凡力量,按道理冲突应该会更激烈才对。

    如果各方都投入升格者参与战争,说不定就会诱导出现天启,这样对双方都没有好结果,在这威慑之下,冲突自然会小型化。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天灾反而成为了世界和平的纽带,着实讽刺。

    他翻回了前面,继续往下看。

    “根据后续调查,英伦之雾事件的始作俑者是昨日教团的修正者蛇之魔眼艾瑞娜阿方索,推测这是一名野兽原型的五阶升格者,五阶袭名为美杜莎,至于她附属的裁定者正体不明,她通过宗教和蛊惑等行为,诱导升格者聚集与自杀,诱导了天灾降临”

    美杜莎

    白歌记得,这是神话传说里的蛇发魔女,据说头发都是粗壮的毒蛇,而与之对视之人将会被那魔眼变成石头。

    这样的存在只是五阶吗

    白歌忽然觉得升格者之间的差异好像有点大。

    “修正者和裁定者又是什么”

    他翻到脚注的页面,果然看到了对应的注释。

    “昨日教团的内部构成并不明晰,但已知的结构中,这个组织并没有中心领导,只有被称为裁定者和修正者的,两人一组的干事,这些干部是完全不受管辖的,甚至某些干部之间还有敌对倾向”

    “昨日教团的裁定者负责裁定历史,制定行动目标,而修正者负责具体实施,目前已知的裁定者和修正者为尘世巨蟒约尔曼冈德,蛇之魔眼艾瑞娜阿方索,猩红骑手莱茵尼德兰”

    “都是一些五阶以上的升格者啊,尘世巨蟒都已经六阶了。”

    白歌看着这些名字,脑中浮现的却是方舟升格指定里的游戏角色,其中,尘世巨蟒约尔曼冈德是六星,剩下两人都是五星,分别对应六阶和五阶升格者。

    “不过,尘世巨蟒怎么也应该是真正的神祇了吧,竟然才六阶吗”

    白歌喃喃自语,自从成为升格者之后,他恶补了一些旧时代的神话传说,知道尘世巨蟒这称号代表的就是旧时代极北帝国地区神话里令世界陷入毁灭黄昏的怪物,按照他的认知,这是妥妥的神灵。

    不过白歌又想起了陶轩然提到过的位格概念。

    “历史残片并不是只能对应一种位格,说不定尘世巨蟒既可以对应六阶的位格,也可以对应七阶的,而他选择了六阶,不,可能是没得选”

    六阶升格者便已经算半人半神,因此,六阶这个级别的袭名,很多已经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了,按照陶轩然的说法,大部分升格者晋升六阶已经是幸运中的幸运了,很难将最适合的历史残片用在最适合的等阶,更不可能为了虚无缥缈的七阶而有所保留,所以,已知的六阶升格者袭名的都是接近神祇的存在了。

    而越是接近神祇,袭名就越是困难,毕竟要完成人力无法企及的伟业,也正因此,七阶升格者寥寥无几。

    翻回前面,白歌迅速浏览完了这个事件,看到了最后结案的语句。

    “昨日教团声称,本次事件是为了再现发生于旧时代1952年的伦敦大雾霾事件,据历史学者研究,历史上的事件造成了大量普通人死亡的同时,也促成了清洁空气法案的颁布,开启了在发展工业的同时保护环境的一系列行动的序幕,而英伦之雾事件的历史影响,便是让国际天文联合会将一阶升格者纳入统计与管理”

    “历史再现吗”

    白歌实在无法理解,这样的还原历史到底有什么作用,假如按照过去的历史发展,最终世界不是又会陷入大崩坏的毁灭之中吗

    在他看来,昨日教团只是单纯的给这个世界带来恐怖的家伙,有一个算一个,都该死。

    翻完英伦之雾事件,白歌又看到一个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的事件。

    “鲸歌事件,新历1148年,神圣同盟所属圣塔克市,从月日开始,有超过百分之五的市民宣称在梦中听到了奇异的声音,后,这个比例扩大到百分之十,后,已经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市民在梦中听到了这个声音。”

    “出现这类异常状况的市民无法区分现实与梦境,经常会在现实中做出一些离奇的举动,有部分甚至发生了性格的改变,在事件中后期,一部分市民认为自己是国家的国民,并形成了全新的社会关系结构,而据考证,国家早在旧时代就已经解体,分裂为无数个不同的国家。”

    “经过神圣同盟的异端审判庭,也就是升格者相关机构的调查,这个声音接近于如今已经灭绝的鲸鱼的叫声,同时,审判官深入圣塔克市调查发现,在梦中能够看到一头巨大的,被灰雾笼罩的生物,其造型与旧时代影像资料的鲸鱼类似。”

    “天后,月日,几乎整个城市的人都听到了巨大而悠长的鲸鱼歌唱,据当时负责此次事件的审判官描述,在城市的上空,云层之间,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鲸鱼,与此同时,城市里有超过半数的人失去了这段时间的记忆。”

    “经过后续调查,造成本次事件的是神圣同盟裁定的大罪指定,嫉妒安娜伯奈斯,五阶升格者,奇迹持有者,她原本是异端审判庭的一名普通审判官,因为意外事件获得了奇迹,晋升五阶,引发了本次事件”

    大罪指定奇迹持有者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白歌觉得这些名词实在有点多。

    他大致翻了翻,大罪指定是独属于神圣同盟的通缉名单,以他们教义里的七宗罪为名,是最高级别的通缉令,目前有五个,几乎全都是自家的人叛逃,而昨日教团之类的都还要再往后稍稍,看来比起行事上的恶徒,信仰上的异端更加令神圣同盟感到愤怒。

    奇迹持有者则是另一个概念,在升格者之中,由国际天文联合会指定了六位奇迹持有者,他们除去本身的升格者袭名之外,还掌握了近乎天灾级深渊遗物的力量,足以被称为奇迹。

    而这些奇迹持有者,国际天文联合会给予他们“卿”的称呼,比如那位安娜伯奈斯,就是静谧卿。

    六位奇迹持有者中,诸夏有一名,泛西海两名,极北一名,还有两名则不属于任何国家阵营。

    “看来同样的升格者,在不同的阵营声望也不太一样啊”

    白歌感慨了一句,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嗯

    他下意识抬起头,就看到穿着两件式睡衣,用毛巾盘起濡湿头发的爱恋从浴室走了出来。

    她因为热水的氤氲而脸色绯红,原本白皙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色,增添了几许妩媚,令白歌下意识别过视线。

    白歌毕竟也不是什么球形关节爱好者。

    醒醒,这都是树脂造成的假象,和塑料小人没什么区别。

    “怎么,难道你以为我会裹着浴巾就走出来吗”

    爱恋瞥了白歌一眼,嘴角微微翘起,调侃般说道。

    “没人会期待炼金人偶裹浴巾啦。”

    说到底对炼金人偶来说,洗澡本来就是多余的吧

    白歌回击道。

    “看得怎么样”

    爱恋一边问着,一边走进自己的房间。

    “看了两起,还有好多不过,这些案件都是特大灾害了吧,我们这种底层人员真的遇得到吗”

    白歌随意翻了翻卷宗,这里一共二十起案件,每一个都是至少波及一座城市的特大案件,对比之下,白歌之前调查的静商集团什么的简直就像小儿科。

    “这叫做有备无患,因为你在诸夏长大所以不觉得,实际上外面的世界要比你想象的乱很多。”

    爱恋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这世界哪有那么和平稳定,你以为的安逸,只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而已。”

    “确实。”

    白歌看看这二十起案件,几乎全是其他三个国家的,诸夏仅有一起,还是被中途干扰最终失败的,从这一点看,诸夏联邦的治安真的是最好的了。

    爱恋的屋子里响起了吹风机的声音,白歌不得不提高了一些自己的声音。

    真是的,明明炼金人偶就能自动风干的吧

    “对了,爱恋,我叔叔,呃,许叔说,有时间找你和老霍一起吃一顿饭,我觉得为了防止他怀疑太多,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看看”

    白歌想起了许诺的提议,随口说道。

    房间里的吹风机声音忽然间停了下来。

    白歌转过头去。

    只看见爱恋从门边探了个脑袋,由于热水和雾气而变得有些绯红的脸上带着些许惊讶的表情。

    “一起吃饭”

    “嗯他似乎挺想正式见见你的。”

    白歌没想太多,解释道。

    “哟,见家长吗,这个我可以。”

    老霍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随意拿起遥控器换台,切到了播放电视剧的频道。

    “这不太好吧。”

    爱恋将垂落的头发理到耳后,看向其他的地方。

    “呃,如果爱恋你不同意的话我就拒绝掉。”

    白歌也实在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只是单纯传达一个意思而已。

    本来他和爱恋也就是工作上的同事,学校里的同学而已,男女朋友什么的,都是伪装。

    是纯洁的同志情谊。

    “唔,也不是不可以”

    出乎意料的,爱恋居然没有当即以不要牵扯太多私人生活为理由拒绝,而是有些扭捏地同意了。

    少女你谁啊

    “不过最近不行,正是案子最关键的时刻。”

    她又说道。

    “那我们元旦的时候约个时间吧。”

    老霍提出了建议。

    “嗯,嗯,可以”

    爱恋斟酌了一下,点头答应。

    总觉得她有什么地方理解错了。

    白歌想到。

    “不说这个,你看到范哲的情报了吧,有关那个非法组织的集会,你有什么想法吗”

    爱恋一半是想到了正事,一半是为了转移话题。

    “还能有什么想法”

    白歌摊开手。

    “当然是走进去,对他们说,我要和你们谈一笔生意了。”

    四千字章节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