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七十五幕.各位,我想和你们谈一笔生意
    十月十七日,周六。

    秋日,入夜之后的静江凉风习习,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流连于商铺的霓虹灯之间。

    与此同时,沿江往南,穿过居民区,在静南区最北端,一幢平平无奇写字楼的地下。

    灯火摇曳之间,有好几辆车以不同的时间开进了这里的地下车库,没有人注意到它们。

    从车上,走下来好几个穿着考究西装的男人。

    他们与身后跟随的手下,走进了连通车库的一间偌大的屋子里。

    这里检查很严格,除了要经过金属探测器之外,还由专人盘查,提问,确保不会有某个善于变化成他人的家伙混入。

    晚上十点左右,似乎人终于到齐,他们围坐在由好几张桌子拼凑起来的长桌旁,有资格坐下的仅有三人,剩下的都站在他们身后。

    “呵呵,老郑,我记得没错的话,上次你的人砸了我的场子,还没道过歉吧?”

    刚坐下,位于桌子左侧,带着深色镜框眼镜的男子说道,他穿着蓝色西装,右手有三枚镶嵌了硕大宝石的戒指,这男人似乎带着些许泛西海血统,有着诸夏人少见的鹰钩鼻。

    这是江城商贸的总经理,或者说是话事人,赫斯特·李。

    而他看向的对面那人,随意敞开棕色西装的口子,蓝衬衫,络腮胡,满脸深刻的褶皱,一副锻炼有加的模样,是桃源公司的一号人物,郑不争,虽然名为不争,但他的样子却完全没有半点儿和善的气质,更像一头猛兽。

    “这种时候还在惦记私仇,李总,这可不好啊。”

    郑不争针锋相对,瞥了一眼。

    “两位不要这么凶嘛,如今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先解决外患,再理清自家人的事情才对。”

    坐在桌子另一端的男人和气笑道。

    他头发稍长,穿着贴合身体的条纹黑西装,眼角始终带笑意,却给人一种狐狸般难以信任的感觉,仿佛下一刻就会掏出一把刀来进行背刺。

    这自然是古井实业的老大,外号“笑面虎”的林广。

    如今静江三个非法组织的头目,都聚集在这里。

    “都怪那家伙,最近警察经常来扫场,这个月的指标又完不成了。”

    一想到聚集在这里的理由,赫斯特·李便皱起眉毛。

    “说得好像没有那家伙你就能完成一样”

    郑不争习惯性嘲讽。

    “咱们两家半斤八两,都差不多,谁也别嘲笑谁。”

    赫斯特·李反击了一句,又看向林广。

    “只有林老板你那边过得很滋润啊,我都要怀疑那家伙是不是你放出来的鸽子了。”

    “哎,这可不能乱说,李总。”

    林广依旧保持着笑意,但眼神变得尖锐了不少。

    他们身后的手下都保持紧绷,似乎下一刻就会打起来一般,整个房间顿时弥漫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夹克的人,带着两名手下走了进来。

    两名手下的手中,扛着一台显示器。

    三名非法组织的大佬顿时齐刷刷看向那里。

    显示器亮起,出现的是一张在座众人都熟悉的面孔。

    静商集团的总经理,秦可畏。

    “各位,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这次召集大家来有什么目的了。”

    秦可畏的声音通过显示器自带的音响传出来。

    “我们有一批货物被抢走了,价值并不高,但偷盗者是一名升格者,这对我们很不利。”

    他说话之间,在座的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因为怪盗joker是在他们三方的手下偷走东西的!

    “该死的家伙,他会付出代价。”

    赫斯特·李以带泛西海腔调的话语咒骂着。

    “众所周知,升格者犯罪会引来深渊遗物事务司,而这个机构的成员都是同样的升格者,与他们作对的人,至少在诸夏范围内,我没有见过能善终的,一个都没有。”

    秦可畏声音低沉,仿佛在敲打。

    “郑老板,我记得最开始引起深渊遗物事务司注意的,是你那边流出的货吧?”

    “这我已经教育过他们了。”

    郑不争脸色铁青,郭隆是他的小舅子,原本只让郭隆看守药剂,谁知道这家伙竟然拿去给自己放贷的人喝了,被抓住了破绽。

    “不过,那家伙是怎么查到这么多的,之前海蓝之心”

    赫斯特·李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屏幕里的秦可畏。

    怪盗joker行窃四次,最开始三次,都和静商集团有直接的关系,甚至第三次直接偷到了秦可畏脸上。

    而秦可畏当时被怪盗joker冒充,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他竟然没有对此做足够的防备,假如怪盗joker是一名杀人不眨眼的恶徒,就像他最开始偷取深渊遗物时做的那样,那么秦可畏很可能直接被杀。

    因此,赫斯特·李怀疑,这说不定是秦可畏导演的一场戏,目的就是为了彻底拿回这三家非法组织的掌控权,要知道,这几年虽然名义上的背后资金赞助是静商集团,但实际上,秦可畏对于三家的举动颇为不满,早就有分歧。

    “不要小看升格者。”

    秦可畏手指敲了敲桌面。

    “怪盗joker是一名狡猾的犯罪者,超乎你们所有人的想象,呵呵,对比之下,你们三家这几年做的事情就像过家家一样。”

    他笑了笑,视线仿佛能通过屏幕看透三人。

    “我同意你的说法。”

    这个时候,从房间入口,本来应该有好几名守卫看住的地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所有人齐刷刷看向那里。

    那里,站着一个人。

    他身穿黑色的西装,灰衬衫,打着红色领带,头戴半高丝绸礼帽。

    以戴着同样鲜红色彩手套的右手扶了扶右眼的单片眼镜,那人嘴角翘起,含笑而立。

    至于守卫,几人目光注视到的时候,那些身材高大的守卫正瘫软着倒下,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是怪盗joker!!!

    “你竟然敢来这里?”

    赫斯特·李挑了挑眉毛。

    一时间,除了怪盗joker之外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准备掏枪。

    怪盗joker仿佛随意般拉来一张椅子,正准备坐下,就看到郑不争挥了挥手,他身后的两个人拿出了手枪。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用那玩意儿。”

    怪盗joker笑了笑,不甚在意地环视四周。

    “朋友们,为什么这么严肃,不如,我来变个魔术吧。”

    他左手轻轻一挥,握拳,接着缓慢松开,就像那些电视里魔术师经常做的动作一般。

    哐当——

    一枚子弹,掉到了桌上。

    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伴随着怪盗joker的手掌完全摊开,数十枚子弹仿佛凭空出现般,一枚枚落了下来。

    而本来准备开枪的人,抽出弹匣,顿时目瞪口呆。

    里面原本的子弹,都消失不见,就好像,被怪盗joker当场偷走了一般。

    看着桌面上的子弹,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

    “我们又见面了,秦先生。”

    怪盗joker咧开嘴角,看向那显示器。

    “你想要什么?”

    秦可畏脸颊抽搐了一下,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变化,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各位,我想和你们谈一笔生意。”

    已然坐下的怪盗joker扶了扶单片眼镜,开口说道。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