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七十七幕.放学别走
    “偷达姆施塔特?”

    深夜,白歌从非法组织集会的地点回到爱美整形美容医院,将自己的见闻说了一遍。

    爱恋微微皱眉。

    “这位收藏家确实和秦可畏以及他背后的静商集团有过矛盾,尤其在一些藏品的竞争上。”

    老霍戴着老花镜,正拿着爱恋的平板翻看过去的新闻报道。

    “嗯,达姆施塔特本身对历史研究颇深,所以总能发现一些被人忽略的文物,再加上本身商业手腕高超,在竞争上,除了海蓝之心,其他的都是达姆施塔特获胜。”

    “达姆施塔特可能从事深渊遗物的走私,但他会胆大到直接带在身上吗。”

    白歌想起了美术课上老师的介绍,那几样艺术品看起来都有颇深的历史渊源,但并非深渊遗物,分析那些文物的艺术风格还是这一周的美术课周末作业呢。

    尽管达姆施塔特这样的人去走私深渊遗物并不罕见,但在自己的文物巡回展途中还捎带,有点太胆大了吧。

    说到底,诸夏的海关也不是吃素的,不会让对方随随便便就带着深渊遗物入境的。

    这几天都在阅读相关案件卷宗的白歌,深刻地认识到了诸夏联邦对升格者相关事务管理的一丝不苟,要知道,泛西海商业共同体可是在缺钱的时候经常拿升格之虹来拍卖的国家,对比之下,诸夏真的很严格。

    “不一定哦,走私深渊遗物,有可能不是卖到诸夏,而是从诸夏带走。”

    爱恋见白歌不太明白,出声解释道。

    “在深渊遗物事务司的记录里,曾经有过一起案子,便是几个神圣同盟的神父与修女借着交流的名义来到诸夏,暗地里搜集黑市流通的深渊遗物,试图带回国,当然,他们在中途就被抓获,没能成功就是了,但确实存在这样的犯罪。”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白歌忽然觉得思路开拓了许多。

    假定达姆施塔特真的是一名表面收藏家,背地里走私深渊遗物的恶棍,那么他或许就会借着巡回展览的名头在诸夏各地流窜,搜集深渊遗物。

    而他本身就会携带大量的文物,如果有特定手段的话,让深渊遗物伪装成普通的古董也不是办不到的事。

    将一棵树藏起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藏在森林里。

    再加上达姆施塔特本身就是著名收藏家,国际名声摆在这里,检查或许没有那么严格,犯罪反而变得更加容易。

    白歌很快就帮那位达姆施塔特先生云好了犯罪的流程。

    “嗯,那白歌你可以去看看他的展览,说不定能一举两得,又弄清楚静江这些事件的幕后主使者,又成功抓获走私犯呢,哈哈。”

    老霍开玩笑般说道。

    “呃,老霍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万一这收藏家和静江的非法组织是一伙的怎么办?”

    白歌随口说了一句,又仔细思考了一下。

    假如双方真的是一伙的,那么深渊遗物的交易完全没有必要经过怪盗joker的手,他们甚至不需要暴露达姆施塔特的内幕消息。

    除非这是特地为了抓怪盗joker而布下的局。

    但怪盗joker出现的地方,势必会出现深渊遗物事务司,这无异于引狼入室。

    不过嘛,白歌不介意多留几手准备。

    想到这里,白歌有了想法。

    十月十九日,周一,秋雨淅沥。

    气温骤降,让人深刻感受到秋天的到来,白歌将自己的手臂蜷缩于秋季运动校服之中,不愿意从教室里离开。

    真要说冷嘛,现在也就十几度左右,远不如冬天,但大家也就穿了一两件衣服而已,被这夹杂着雨水的冷风一吹,那可受不了。

    就连愿意穿裙子的女生都没几个了,白皙而健康的腿部被深蓝的运动校服长裤取代,对于男生而言,最索然无味的季节已经不远了。

    上午的体育课自然是在教室自习,午休之时,白歌趴在桌上,无聊地看着手机。

    “怪盗网站又更新了耶,这次好像是出现在废弃工厂那边。”

    “那边有什么好偷的啊?”

    “喂,你们说,怪盗joker会不会偷下个月的展览?”

    “有可能哦,不过那个展览的主办者好像没做什么坏事吧,怪盗joker不是只劫富济贫的吗?”

    “呵,要我说,那就是一个罪犯而已,应该被立刻抓起来。”

    有关怪盗joker的事情伴随着怪盗网站的更新而热度不断发酵,当然,其中的许多信息真真假假。

    有说自家的猫被怪盗joker偷走了的,也有说自己以前和怪盗joker是同学的,甚至还有装扮成怪盗joker的模样偷窃,结果被警察抓个正着的。

    白歌有时候也会关注一下网站,不过看着那些花痴的评论和赞美,期待,他总是感到十分羞耻,又迅速关掉了页面。

    放下手机,他本来准备小憩一会儿,就感到身前好像站了个人,便抬起了头。

    是竹霜降。

    “白歌,还记得这周末的事情吗?”

    “?”

    白歌一愣,莫名心虚地看了看隔壁,还好,爱恋不在。

    不对,我为什么要在意她在不在,就好像我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我白歌行得正,坐得直。

    “啊,你果然忘了吧。”

    竹霜降见到白歌思考超过了三秒,便鼓起脸颊,状似生气般指责道。

    这周末要去提前查看静江市博物馆的场地,继续和陶轩然学习,之后还得策划入侵路线,这次不能再和爱恋唱双簧了,好在距离展览还有足足一个月

    白歌脑子里转过一系列要做的事情,忽然有了灵感。

    “你生日?”

    “为什么是疑问句?”

    竹霜降微微皱眉,但很快舒展开来,带着笑意说道。

    “还好你回答出来了,勉强及格。”

    这个及格是指的什么分数,白歌忽然有些好奇。

    “是这样的,虽然我周五生日,但我们周五不是要上课嘛,所以我准备在周六安排派对,就在我家,到时候会叫上学生会的人,还有班上一些同学,到时候住一晚上,爱恋已经答应啦。”

    她没注意到白歌的思维发散,而是邀请道。

    不愧是学生会的书记,做事滴水不漏,让白歌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嗯,嗯,我会去的。”

    既然竹霜降都这么说了,白歌也不方便推辞了。

    呃,这么说起来,是不是还得准备生日礼物?

    “嘻嘻,那我到时候拉一个群,告诉你们具体地点和时间啦。”

    她蹦蹦跳跳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白歌不懂人心,更不懂青春期女生的心。

    他决定午睡。

    至少到下个月月底之前,自己应该不用再作为怪盗joker行动了吧。

    但刚刚趴下,身边又有了动静。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回来的爱恋用手指戳了一下白歌的肩膀。

    “今晚放学别急着走,有事。”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