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八十幕.正义的理论
    白歌装作被吓到的模样,还险些将手里的点火器丢掉以增强可信度。

    “这边是书房啦,咦,你找到点火器了呀。”

    竹霜降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白歌转过身,举了举手里的枪状点火器。

    “我看到这边门没关,然后瞥见了之前看过的书,就下意识走进来了,不好意思。”

    白歌解释了一句,转过身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了一本打开一半的,有关旧时代风俗习惯考察的书。

    “哦,我爸就喜欢看这些,我有的时候也翻一下,那些小说还挺有趣的。”

    竹霜降来到书架旁,指着另一边堆放着小说的一排说道,白歌看了一眼,基本都是旧时代的幻想类小说,有人类远征星空数千年的,也有讲述龙与魔法,骑士与公主的。

    该说不愧是她吗

    白歌的审视着竹霜降,她的注意力大半停留在白歌身上,少部分则飘向书架,并没有任何留在书桌上。

    “不说这个了,我们快去点火吧,我爸说他事情弄完了,会提前回来。”

    竹霜降没什么在意地拉着白歌的手腕,带他离开了书房,随后小心翼翼地关上了书房的门。

    “最好还是不要告诉我爸我们进来过,嗯。”

    她嘻嘻一笑,让白歌更加心情复杂。

    白歌和竹霜降回到客厅,伍程皓等人正好已经将蔬菜切好,腌制好的肉也放到了盘子里。

    “我去点火,这个我喜欢。”

    竹霜降从白歌手里拿走了点火器,便跟着几个人一起到了后院,他们将木炭稍稍敲碎,放进烤炉之中,又弄了点干草和木柴,好像不论对什么年纪的人来说,点火这种行为都有十足的乐趣,大概是因为人类最初就是掌握了点火的技术,才能从动物进化成如今这样吧。

    白歌没有跟过去,他只是看着,脑中思考着先前所见。

    那一张扑克牌毫无疑问是白歌自己制作的,专属于怪盗joker的扑克牌。

    这样的扑克牌,白歌只在作案的时候用过,除了上次来这个小区偷窃海蓝之心时那一张被警方获得了,剩下的,全部都应该在非法组织的手上。

    那么毫无疑问,这张扑克牌肯定是非法组织流通到竹云峰的书桌上的。

    联想到那特殊的纽扣,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竹云峰就是静江地下社会的真正老大,那个隐藏在帷幕之后的人。

    他七年前来到静江,而静商集团也差不多就是那个时间开始发迹,成长迅速。

    五年前,静江的非法组织被从上到下薅了一遍,被一家幕后的势力整合,低调行事,而竹云峰则一直隐居在静江,专心慈善。

    白歌仔细一想,发现似乎所有的事都能串联起来。

    秦可畏三十岁创业,如今四十,能够在西南省立足,背后肯定有势力支持。

    而竹云峰本身是盛夏实业的高管退下来,不说别的,至少人脉足够,他利用秦可畏出面,重新发展产业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甚至他只用单纯的提供一些支援就够了。

    另外,身为的白歌,对那视频中的人的身材有印象,与竹云峰一对照,很容易就能得到两者体型几乎一致的答案。

    至于那特殊的纽扣,白歌发现其实并不难找,因为这好像是竹家的类似家徽一般的东西,在这宅邸里随处可见。

    可是,为什么?

    白歌是不理解有钱人的想法,按道理竹云峰这种三十多岁就财富自由的人,每天的生活应该就是给花浇浇水,遛遛狗,惬意无比,有钱人的生活不就应该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吗,为什么还要掺和进这样的事情?

    “怎么了?”

    白歌身边传来了爱恋的声音,她也没有参与到生火的娱乐中,只疏离地站在阳台看着。

    “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白歌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按道理他应该保持了正常的表情,不会被觉察到才对。

    好歹也是有影帝般的演技的!

    “呵,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么,你以为这段时间我是白和你在一起了吗?”

    爱恋轻笑一声,仿佛白歌的任何一个小表情都没办法逃过她的注意。

    不远处,炭火似乎终于被点燃,传来了小小的惊呼声。

    白歌没有回答,而是拿起手机,在便签上敲出一句话。

    随即删除掉。

    爱恋看到这一条信息,微微皱眉,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表情。

    玄关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令白歌回过头。

    一名鬓角微微发白的中年男人走进了屋子里,他身上穿着一件休闲西装,看到后院的少年少女们,他微微一笑。

    “爸~”

    竹霜降放下手里的烧火钳,噔噔噔地来到了男人面前,很是欢喜的模样。

    “怎么样,玩得开心吗?”

    竹云峰环视一圈,视线仅仅在爱恋身上稍作停留,露出了和善的表情询问道。

    这笑容,让白歌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大约十二点的时候,烧烤总算是开始了。

    虽然经过这些年的繁育养殖,牛羊之类的畜牧都已经恢复了规模,不像最开始那般肉类短缺,但能吃到高级的肉还是需要一定的财力的。

    而竹霜降这边的肉类,显然都是高级的。

    白歌听过一个说法,好的肉厨师根本不需要太多烹调,只需要将其放在火上就能完成一道佳肴,他以前不太相信,但现在,吃到盘子里的肉的时候,白歌发现自己错了。

    “好吃!”

    他一口咬下多汁的牛肉,深深感觉到自己过去吃的东西根本称不上是肉。

    一旁,爱恋倒是很淑女般一小口一小口吃着切成小块的肉,实在难以让人将其与一顿吃下三大碗大胃王联系到一起。

    你其实忍耐得很累吧。

    白歌烧烤的时候并没有关注太多竹云峰的动向,毕竟那也太明显了。

    不过,竹云峰倒是很照顾他们这些学生,无论烧烤还是别的事情都亲力亲为,一点儿也没有大老板的架子,而且竹云峰还能跟得上年轻人们的话题,并不显得死板。

    “说起来,怪盗joker之前就是在那边偷的海蓝之心吧?”

    学生会负责宣传工作的姚茹不知怎的就提到了怪盗joker的事情,令白歌下意识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竹云峰。

    “嗯,当时竹霜降还被劫持对吧,真可怕。”

    副会长粟慧文对怪盗joker没太多的好感,感慨了一句。

    “其实还好啦,他没有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可能就像传闻里一样,他只喜欢宝石吧。”

    竹霜降视线飘忽,急忙辩解道。

    看来她没有告诉大家白歌做的那些事情。

    “怪盗joker,嗯,总感觉有种小说里侠盗的气质。”

    伍程皓笑笑说道,他大概是斟酌了一下竹霜降的态度才得到这样结论的吧。

    “白歌你怎么看?”

    竹霜降忽然又看向白歌。

    “我觉得偷东西还是不太好吧,而且还挟持了你,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白歌义正言辞。

    “嗯,怪盗joker虽然看起来好像在对抗大企业,大资本,但实际上还是一名犯罪,有一个概念叫做程序正义,可能你们不太了解,就是说一件本来是对的事情,如果进行的过程中用的手段不正义,那么这件事本身就会受到影响,很难再说是正义。”

    竹云峰解释了一句,让这些高二的学生们听得很认真。

    “所以,即便怪盗joker偷窃的人真的犯了什么错误,也应该是警察来制裁,而不是怪盗joker自己去审判,从这一点上看,我不太赞同他的行为,当然,卷入了霜降更是不应该。”

    末了,竹云峰见气氛略显凝重,便又笑了笑。

    “好了,我们来烤点蔬菜吧,荤素搭配才更健康。”

    他站起身,从身后的桌子拿出了烤盘。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