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八十一幕.竹家的家计事
    烧烤一直持续到了傍晚,用白歌的话来说,再好吃的肉吃得多了也会变得腻味,到了后面,比起那些高级的牛肉羊排,白歌更青睐那些蔬菜。

    过程中,竹云峰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意识的盲区分布得也极为正常,对于爱恋和白歌并没有特别的关注,他就像一位真正陪着女儿过生日的父亲一般,丝毫没有被外界打扰的样子,专注于其中。

    帮忙收拾完烧烤架,白歌回到屋子里洗了个手,看到女生们已经聚集到了沙发旁,似乎准备玩一些桌游什么的。

    “总别是真心话大冒险就行了。”

    白歌暗自感慨一句。

    尽管发现了竹云峰可能存在的问题,但白歌清楚,对方没道理认出自己,爱恋在宴会上可能与对方有过会面,但仔细追查身份,也只能得到她是一名历史教授侄女的信息。

    只要他们两个不出现什么明显的疏漏,竹云峰是不会怀疑到他们头上的。

    但心里有事总归是无法玩得尽兴,白歌只能强装感兴趣,陪着他们玩耍。

    由于这里距离市区有一定距离,所以竹霜降招待了他们晚上留宿,这里的房间虽然不多,但容纳这些少年少女们总归是没有问题的。

    “还好竹霜降对野营没什么兴趣”

    洗澡之后,白歌换上了短袖,用吹风机吹干了头发,走出了自己的位于一楼的客房。

    客厅里,男生们正聚集在一起聊一些颇为正经的话题,至于女生们,好像去泡温泉了。

    对的。

    在竹霜降的别墅里,有!温!泉!

    原来白歌早上看到的杂物间旁边那个用途不明的门,通向的就是这幢别墅的浴场,里面是人工温泉,竹霜降和爱恋等女生似乎是在白歌洗澡的时候进去的,刚刚白歌换衣服的时候还听到一阵嬉闹声,让他十分不自在。

    说起来爱恋和其他人一起泡澡应该不会暴露出球形关节吧?

    也就见过一次爱恋身体的白歌回忆了一下,觉得没什么问题。

    白歌不太想参与到男生的聊天中,但现在才九点多,好像还没到睡觉的点,直接摸了也不太好意思。

    “你是白歌对吧?”

    就在白歌犹豫的时候,他左前方的书房的门被打开,正准备出去的竹云峰看到白歌,嘴角柔和,询问道。

    “嗯,对的。”

    白歌点点头,保持着一定程度的放松与困惑。

    “我听竹霜降提起过你好几次,来坐坐吧。”

    竹云峰笑了笑,一副让白歌不用太紧张的模样,示意他走进书房,并没有关门,似乎只是单纯的和女儿的朋友闲聊。

    “她还会提我吗?”

    白歌倒是有些好奇,不知道竹霜降是怎么说自己的。

    竹云峰让他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则坐到了对面。

    “她啊,我记得是刚初中的时候,说班上转来了一个男生,名字叫白歌,和鸽子一样,觉得很有趣。”

    竹云峰抿了一口自己杯中的咖啡,以回忆般的语调说着。

    “初中”

    白歌记得自己是初中一年级来到的静江,当时就和竹霜降同班,开始了持续至今的孽缘。

    听到竹云峰的话,他颇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竹霜降是高中分班之后因为爱恋的事情才对自己开始感兴趣的,没想到这么早她就注意到自己了?

    “霜降还说了挺多你的事情,所以我也就记住了你,听说你家是开书店的对吧?”

    竹云峰就像一位慈祥的长辈,与白歌随意地聊着,没有太多的拘束。

    “嗯,许诺书店。”

    白歌没有藏着掖着,这些都是摆在台面上的事情,即便是竹云峰的试探,白歌也没有必要避而不谈。

    “书是个好东西,我很喜欢看旧时代的作品,尤其是那些小说,我们常常说,一本小说有时候展现的就是一个时代,透过这些文字,我的确感受到了旧时代人们那种令人激昂的精神。”

    竹云峰眼神中流露出了些许怀念。

    “霜降的母亲她曾经是一名老师,她很喜欢读书,因为陪着朋友参加一场晚会和我认识,呵呵,霜降更多继承了她母亲,尤其是眼睛”

    这是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剧情吗?

    白歌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不过听竹云峰的声音,是真的很喜欢竹霜降的母亲。

    通过竹云峰断断续续的话语,白歌大致勾勒出了两人的经历。

    在竹霜降的母亲和竹云峰结婚之后,两人很快就有了竹霜降,在那段时间,时光幸福而温馨。

    但在七年前,三人外出旅行的时候,在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地域被升格者犯罪事件波及,竹霜降失去了母亲。

    后来,竹云峰就辞去了职务,带着竹霜降回到了静江,这里是竹霜降母亲的故乡。

    期间白歌也用查看过竹云峰的注意力情况,只有些许会停留在书桌上,相对正常。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你说这些,可能是因为霜降经常提到你的缘故吧。”

    竹云峰微微一笑。

    “我只希望霜降能够好好长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喜欢自己喜欢的人,去拥有自己的人生,仅此而已。”

    停停停,这种疯狂立fg的行为是什么情况?

    而且这说得,怎么感觉要把竹霜降托付给自己一样。

    这位老父亲,我可没对您家女儿做任何事情呃,怪盗joker做的事,和我白歌有什么关系?

    白歌下意识以为竹云峰是在试探自己,不过转念一想,可能他只是单纯的听竹霜降提到自己的名字太多,所以对白歌天然抱有一点好感吧。

    如果不是白歌已经知道竹云峰可能和非法组织有染,他倒是真的以为竹云峰是一个爱妻子爱女儿的好男人了。

    正如竹云峰所言,竹霜降从小就接受着很正确的教育,树立了非常良好的三观,待人接物也相当不错,而且丝毫没有富二代的架子,和谁都能玩到一起。

    这样的孩子,很难让人联想到她的父亲是一名非法组织的首脑。

    又或者,正是因为自己见识到了这个疯狂世界的黑暗,所以竹云峰才极力让竹霜降远离那些阴影?

    白歌唏嘘不已。

    “竹霜降人很好的,大家都喜欢她。”

    他说道,听到身后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

    “啊,你们两个躲在这里说什么悄悄话,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

    竹霜降头发濡湿,穿着可爱的睡衣,从后面抱住了竹云峰,像个猫咪一般蹭着。

    “没有没有,你快去把头发吹干别着凉了。”

    竹云峰宠溺地没有挣脱,而是轻轻摸了摸竹霜降的脑袋。

    “好~”

    竹霜降应了一声,又看向白歌。

    “白歌,走,我们去玩真心话大冒险。”

    等到白歌被竹霜降拽去客厅之后,竹云峰凝视着门口的方向,许久没有动作。

    周日下午,白歌和爱恋坐着竹霜降家的车从别墅区回到了市内,他们没让司机直接送到家,而是在市区附近停了下来。

    白歌准备跟着爱恋一起去爱美整形美容医院。

    毕竟这一趟有太重要的发现。

    “我去调查一下竹云峰和他妻子的事情,我感觉这可能是一个突破口。”

    听完了白歌的叙述,爱恋说道。

    “要收线了吗?”

    这样是不是可以不用偷达姆施塔特了?

    白歌天真地想到,又想起达姆施塔特可能牵连的走私案,发现还是逃不了。

    “不,竹云峰是一个普通人,而深渊之虹的制作者必然是一名升格者,那一名隐藏在学校里的升格者还没浮出水面,我们需要继续放长线。”

    爱恋理了理耳畔的头发,淡淡地说道。

    一名中阶升格者带来的麻烦,可能比整个非法组织都要大。

    “确实,抓获了非法组织只是单纯打断了渠道,但深渊之虹这种东西,即使换一个地方依旧会有人购买嗯?”

    白歌本来还在朝着公交车站走,却忽然发现爱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转过头,他看到穿着若草色裙子的爱恋,正姿势不雅的躲在一团草后面,隔着玻璃看着什么。

    “怎么了?”

    白歌脑袋凑过去,顺着爱恋的视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陶老?”

    他还在困惑,就看到陶老身边,还有一个人。

    一位女性。

    上次扫墓的时候遇见的那一位!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