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八十四幕.传统艺能
    晚上九点。

    被服务生领进三楼的标间,确认对方离开后,深渊遗物事务司清泉市分部的监察官石神将手里的箱子放到酒店房间的桌上,暗暗吐了一口气。

    他大约二十七八岁,穿着夹克与长裤,短发精干,手掌粗糙,像一名重体力劳动者。

    “时间还早。”

    他身边的同事汤学扶了扶眼镜,这人身材高挑,穿着制式西装,头发稍长,更像普通的上班族,他背着一个用黑色袋子装着的棍状物,看起来像是雨伞。

    “嗯。”

    石神将箱子打开,里面黑色天鹅绒的垫子上,是一台旧式收音机。

    由于信号塔的存在,收音机这种设备在大崩坏之后的时代发展中其实并没有真正出现过,两人对这个设备都很陌生。

    但他们清楚,这是风险等级达到了危险级的深渊遗物,并且已经初步活性化,需要十分慎重地对待。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石神看了汤学一眼,让他去开门。

    房门打开,是一名头发半黄不黑的男子,约莫三十多岁,身上穿着花里胡哨的外套,看起来就像什么揽客的中介一般。

    “我是范哲。”

    他拿出了自己的证件,汤学确认了一下真伪,让他进来。

    “我记得我们提出的支援请求是四个人吧?”

    石神见只有范哲一人,微微皱眉。

    “都在,隔壁还有两个,还有一个伪装成服务员,呵,刚才带你们上来的就是了。”

    范哲笑了笑,示意对方不用担心。

    “你们分部还真是奇怪。”

    汤学也跟着笑笑。

    “最近静江也不平静,我们低调行事。”

    范哲摊开手。

    “我听说了,可能存在的四阶升格者,呵呵,没想到还能在静江躲这么多年。”

    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一些资料都是内部流通的,作为隔壁省的监察官,石神也注意过这边的动向。

    他这一行最担心的就是在静江遭遇那名升格者,有可能因此发生战斗导致深渊遗物进一步活性化造成更大的灾祸。

    “这次行动保密,我们只要专注于对付深渊遗物就好了。”

    范哲说了一句,见汤学掏出了烟准备递给自己,便摆了摆手。

    “戒了,女儿闻着不好对了,给你们看看我女儿的照片吧。”

    说着,范哲就从钱包里拿出了范思思威风凛凛的照片。

    两位清泉市的监察官看到那照片里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小女孩,嘴角抽动,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很可爱对吧,我和你们说,女儿真的是好啊,简直就是贴心小棉袄,尤其是思思这么可爱的孩子”

    看到范哲狂热的模样,汤学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挺、挺健康的。”

    他姑且想了个不得罪人的评价。

    咚咚咚——

    敲门声又一次响起,这打断了范哲晒女儿的行为,他仿佛知道是谁般,前去开门,

    石神绕过范哲的肩膀看了来人一眼,顿时就移不开视线了。

    那是一名十分漂亮的女孩,黑发柔顺,只有一缕白毛位于其间,尽管穿着最普通的卫衣和裙子,但还是难以掩饰她的容貌。

    至于女生后面那个男生,就很普通了。

    “爱恋,白歌,都是分部的,顺便一提服务生叫田虹,这边是清泉分部的石神和汤学。”

    范哲介绍了一句,又让石神更加惊讶。

    “等、等等,你就是爱恋?”

    他甚至忍不住从床上站了起来,仔细端详了一下爱恋。

    “嗯?”

    白歌不明所以,看看爱恋,又看看对面那两人。

    “老霍的手腕果然很厉害啊”

    汤学没有石神那么惊讶,但也难以将目光从爱恋身上移开。

    “这就是最高级的炼金人偶吗?”

    “原来你来头这么大的?”

    白歌闻言,忍不住对爱恋吐槽。

    “只是少见而已。”

    爱恋不太自然地别过脸。

    “确实,深渊遗物事务司里,让炼金人偶担当正式监察官的,也只有你一位了。”

    石神回过神来,喃喃自语般说道。

    “好了,现在虽然距离时间还早,但我们得提前讨论一下待会儿的对策吧。”

    爱恋将话题从自己转到了任务上。

    “嗯,我们之前计划过,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移动到车站附近的大众公园里,这里夜晚不会有人打扰,而且监控已经提前关闭了,等到十二点,深渊遗物活性化,由我们六人使用提问,对话等手段打断收音机的讲述,一直持续到天明。”

    汤学简要地说了一遍。

    “话说我想问问,这个收音机讲的故事,一般多长时间能讲完?”

    白歌问了一句,资料上有关这个的描述很少,他猜测应该是这收音机只活性化了一两次的缘故。

    毕竟从记录来看,几乎是刚被深渊遗物事务司发现,这深渊遗物就准备转移了。

    “我们只听过两个未完的故事,按照文本量和语速,在不被打扰的情况下,讲完一个故事需要十到二十分钟。”

    汤学说明道。

    嘶——

    白歌倒吸了一口初冬的寒气。

    要把一个十几分钟的故事强行打断到六个小时以上,这也太难了吧。

    “放心,我们之前测试的时候还挺轻松的,收音机会事无巨细地解释清楚每一个问题,拖延到六个小时并不困难。”

    大概是看出了白歌的想法,汤学笑着解释道。

    “我有一个问题”

    爱恋稍稍举起了手,令众人看了过去。

    “它讲的故事,真的很恐怖吗?”

    “?”

    白歌不由得上下打量了一番爱恋。

    原来她怕鬼?

    “不、不要误会,我只是单纯地询问一些资料里没有的信息而已。”

    爱恋顾左右而言他。

    “这按照我们听到的,可以算有一定恐怖元素吧,尤其是在讲述过程中,周围的环境会跟着发生变化,比恐怖电影更吓人一点。”

    汤学试图缓解爱恋的恐惧。

    “这么一说好像更吓人了”

    爱恋脸色有些难看,以白歌都听不太清的声音呢喃道。

    “没事的,即使最后干扰失败,出现了怪物,以我们几个的水平和这个标准小队的配置,也能对付。”

    石神又补充了一句。

    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标准小队是六人,而分部的监察官数量下限则是五名。

    白歌没有说话。

    他只确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立fg真的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传统艺能!

    面对石神和汤学的保证,白歌都不敢回应。

    “唔,不过最坏最坏的情况,当事情无法控制之后,还有破坏收音机这一条路吧。”

    白歌又想到。

    “嗯,虽然那会导致历史残片毁坏,但总好过酿成更大的灾害。”

    石神看了白歌一眼,点点头。

    这少年看着年轻,倒是挺了解这些的,他想到。

    而若是连收音机都没办法破坏石神尽量让自己不要多想。

    “总之,我们现在可以先耐心等待,休息一下,等到十一点再行动对吧。”

    范哲插嘴道。

    “对的,在此之前,我们先来做例行的那个吧,就从我开始好了”

    石神说道,令白歌一头雾水。

    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嗯,如果这次任务中我不幸牺牲了,希望能将抚恤金捐献给清泉市孤儿院,我在那里度过了一个并不孤单的童年。”

    石神说得很平淡,就像讨论昨晚电视剧的剧情。

    “”

    白歌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哥,你这个妥妥的是死亡fg啊

    等等,他说这是例行的事情,难不成深渊遗物事务司在这种有危险的行动之前,都会做这样的事情?

    这算是反向立fg?

    只要我旗子插得足够多,就不会出事?

    白歌懵逼之间,汤学也开口了。

    “如果我牺牲了,希望事务司能够等到她明年高考结束之后再告诉她我的死讯,我不想因此让她分神。”

    说着这话,他眼角有些湿润,似乎已经想象到了自己死亡之后弱小可怜无助的妹妹哭泣的模样。

    汤学说完,按照顺序,轮到白歌了,那两人都看向他,等待着白歌交代自己的身后事。

    不,我真的不想说这些事情,咱们能不能不要这么不信邪。

    就在白歌犹豫之间,石神习惯性地看了一眼收音机的状况。

    然而这一看,让他整个人如同被闪电劈中一般,呆愣地伫立于原地。

    “怎、怎么会!??”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看向那台老旧的收音机。

    只见收音机锈蚀的表面,忽然亮起了指示灯。

    某种电流接通的声音在房间里闪烁。

    从那破损的喇叭里,传来了滋滋的杂音。

    数秒后,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从收音机里传了出来。

    “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发生在一座小村庄里”

    听到那声音,白歌顿时寒毛直竖,如同炸毛的猫咪。

    不是说好的晚上十二点才会活性化吗,现在才九点啊大哥!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