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八十五幕.志异(第三更)
    最先有反应的是范哲。

    “活性化程度提高了?我们赶快带着它离开这里。”

    他示意石神提起收音机。

    这里是酒店,除去他们也还有很多其他的客人,如果深渊遗物就这么在这里使用能力,那么场面必然会十分混乱,而且有可能吸引其他存在的视线。

    “好。”

    石神急忙抱起了收音机,朝着门外走去。

    与此同时,汤学跟在石神身后,开口道。

    “这个小村庄在什么地方,叫什么名字?”

    他是对收音机说的。

    原本稍作停顿,准备继续讲故事的收音机一阵沉默,大约五秒后,又发出了声音。

    “这个村庄位于■■山,名字叫做■■村。”

    收音机说的名字白歌根本听不懂,大概是什么旧时代的语言。

    几人一路穿过酒店的走廊,石神和汤学走在最前面,而范哲隔了一段距离在后面,白歌和爱恋则在最后,先后离开酒店。

    九点的火车站早就没有列车停靠了,站前广场冷冷清清,附近的大众公园也已经关掉了灯光。

    等白歌和爱恋打电话通知田虹过来的时候,石神与汤学已经来到了公园一隅,将收音机放到了长椅上,而它的声音,还在继续。

    “村子里有一户姓马的人家,他的妻子姓田,两个人”

    “这人叫马什么,他妻子又叫什么?”

    汤学手里有一本笔记本,他出声问道,让收音机又沉默了片刻。

    “村子里有一户姓马的人家,主人叫马■■,妻子姓田,叫田■■,两个人狂放不羁,放荡风流,二人感情深厚”

    数秒后,收音机又继续发出声音,将故事继续下去。

    “原来是这样”

    白歌感到恍然的同时,也有些好笑。

    所谓的打断故事的提问,说白了就是针对故事里一些暧昧不清的细节要求收音机仔细说清楚,其实这些细节都无关紧要,并不会影响故事本身的内容。

    这收音机被杠精天克啊。

    白歌想到。

    “暂时稳定下来了,只不过我们支撑的时间要比原本多出三个小时,危险性变强了。”

    石神叹息一声,也拿出了一个笔记本。

    白歌看过去,那笔记本上都是一些潦草的记录,写着诸如“当出现陌生名词的时候一定要提问”“当故事出现选择的情况下可以提出反对意见要求解释”“可以刻意曲解故事的意思来进行提问”之类的文字。

    此外,还有像是“地名”“细节”“用词”这样的提点。

    整个就是一本杠精手册。

    “难怪可以把原本二十分钟就能讲完的故事拖延到六个小时”

    白歌忍不住感慨,比起深渊遗物,人类的智慧和想象力还是更胜一筹啊。

    他看向身边的爱恋。

    “?”

    然而,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爱恋,竟然坐在一张长椅上,双手抓紧裙摆,眼睛平视前方的虚空,一副无比紧张的样子。

    “不可怕不可怕”

    嘴里不停念叨着这样的话语。

    小姐你哪位啊?

    白歌觉得爱恋简直就像切换了一个人格一般,平常根本看不出她有这样的弱点。

    “这故事才刚开头吧?”

    白歌来到爱恋身边,问了一句。

    “我、我怎么可能会害怕呢!”

    说是这么说,爱恋还是揪住了白歌的衣角,如果不是在大街上,恐怕她就要完全抱住白歌的手臂了。

    “好吧,你应该让老霍来替你的。”

    白歌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无奈叹息,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平日里这种举动肯定会招致爱恋的抵触,但很意外的,此刻她竟然一言不发,任凭白歌动作。

    不过有一说一,这个状态的爱恋,确实让人涌现出一股保护欲。

    还挺可爱的。

    白歌看向周围,静悄悄的公园里,只有他们几人。

    田虹和范哲在大众公园附近巡逻,确保不会有闲杂人员进入。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白歌只觉得每一秒都十分漫长。

    他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收音机的故事上。

    “一天,有一名女子来到了村子里,寄居在马■■邻居的一个孤寡老太太家,说自己是受不了公公婆婆的虐待,暂时跑出来躲避”

    “这件事发生在什么季节,天气怎么样,这女子长相怎么样,叫什么名字,那位孤寡的老太太又叫什么名字?”

    汤学此刻就像一个聒噪的隔壁大妈一般,喋喋不休地询问着不太重要的细节问题,令收音机不得不停了下来解释。

    单纯看这一幕,白歌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紧张,反而觉得有些滑稽。

    这怪谈收音机正如描述,属于初步活性化阶段,刻板遵守着一定的规则,比如讲述的一定是一个故事,面对听众的提问会耐心寻找解释回答等。

    “如果它进一步活性化,是不是会投机取巧?”

    白歌无端联想到。

    忽然,他感到自己的脖子后面一阵凉飕飕的。

    就好像好像有人吹了一口气!

    “!”

    白歌顿时警觉,他没有贸然回头,只看向正在杠收音机的两人。

    可以看到,刚刚完成一个提问的石神忽然打了个冷颤,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后颈的寒气。

    白歌往他的身后看去。

    在那里,有一个虚影浮现。

    一个身穿古朴衣装,长发飘飘,遮掩住脸庞的人在石神的身后!

    “艹!”

    自己身后难道也有一个这玩意儿?

    白歌立刻将爱恋从椅子上拽起来。

    “爱恋,我们靠近到那边。”

    他以哄小孩般的声音对爱恋说道。

    双眼紧闭,瑟瑟发抖的爱恋闻言,轻轻点头,乖巧地依偎着白歌,向收音机的方向走去。

    “不要回头。”

    白歌提醒了一句,同时注意观察着那两人。

    石神和汤学也已经注意到了各自身后的东西,他们面色铁青,翻动书页的动作变得僵硬,说话也吞吞吐吐的。

    白歌感到一阵寒意,就好像现在不是初冬,而是冰天雪地的严寒之日,甚至令他都忍不住发抖。

    紧接着,白歌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悠扬哀婉的笛声。

    “卧槽”

    白歌只觉得那笛声在自己心口挠搔,手背起了一堆鸡皮疙瘩,仿佛神志都受到了冲击。

    “某一天,马■■从墙缝中看到了那女子的模样,她大约十八九岁,长相标致漂亮,便不自觉地喜欢上了她,暗地里和妻子商量,让妻子装病将对方诱骗过来”

    收音机那低沉的男声仍然在继续,只不过,本来想要提问的汤学,忽然被这笛声震慑,手里的笔记本竟然跌落在地上,要说的话一时噎在嘴里,竟然没能问出来。

    而收音机已经开始了下一句。

    “田■■便假装生病,隔壁的老太太过来问候,告诉她,自家寄住的那位女子很快就会过来,但她害怕男人,所以到时候不能让你丈夫进来”

    “她、她假装生的什么病?”

    就在这时,白歌声音微微发颤地问道。

    收音机沉默了片刻,发出声音回答。

    “她假装得了风寒。”

    白歌看了一眼,石神和汤学似乎受到的影响更强,两人身边,已经有超过三个穿着破落古朴衣服的女子环绕,这些女子没有直接接触他们,只是单纯在一旁环绕,但仅仅是环绕,就足以造成干扰。

    他瞬间明了了一件事。

    进一步活性化了!

    它脱离了既定的规则,不但提前播放,而且对能够阻扰自己讲故事的人进行额外的影响,这明显是活性化第二阶段的特征。

    这意味着,现在的危险性急剧上升!

    “老太太带着女子来了,询问马■■晚上是否还回来,田■■回答说不会回来了,女子便十分高兴,几句话之后,等老太太走了,田■■点起蜡烛,铺好被子,让女子先上床,灭了灯”

    收音机的声音,此刻如同某种邪恶的低语,让白歌颤抖不已。

    要尽快联系范哲和田虹姐,让他们来支援

    按照约定,每三分钟,那两人就会与这边定期联络一次以防止意外,现在还有一分多钟,但白歌怀疑,在进一步活性化之后,可能会在讲述故事的途中就对他们造成伤害。

    “等一下,她们锁门了吗?那个女子没有确认过对方的丈夫是不是真的出门了吗?为什么治病要到床上去治?那女子有没有行医执照?她说自己医术好就真的是医术好吗,凭什么相信她?为什么看病还要吹灭掉蜡烛,黑灯瞎火的怎么看?这个女子就一点儿也没有怀疑这一切吗?”

    白歌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几乎把能杠的地方都杠了一遍,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过分了。

    然后,他发现,原本准备继续讲故事的收音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长久的沉默。

    今天三更九千字,下周的第一更会放在零点,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