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八十六幕.无法中断的故事
    那一瞬间,似乎就连压制着石神和汤学的寒意都减退了几分。

    石神稍稍往后退了两步,无视了身边环绕,龇牙咧嘴的怨灵,开口出声。

    “睹物思情,池边流萤飞舞,当是我,离恨愁魂”

    他口中念出的是颇有韵律感的一句诗,似乎蕴含了幽邃,悲苦,孤独的意境。

    伴随着石神的吟唱,白歌骤然感到身上的寒意消退,仿佛一阵暖风吹过,缓解了身体的颤抖。

    在大众公园里,点点萤光亮起,这种在旧时代早已灭绝之物,如今正于现实上演。

    石神身边的怨灵双瞳一片漆黑,腐烂的脸部正裂开嘴角,试图恐吓他,阻止他继续吟诵。

    但这个时候,汤学也有了动作。

    他摘下眼镜,放到胸前的口袋里,一直背着的袋子被打开,从下方,汤学抽出了一根黑色的棍状物。

    那棍状物用力一甩,便陡然变长了一大截,如同一根真正的长棍,但在末端,两片金属弹出,构成了一把十字枪的模样。

    汤学本人给人的印象也发生了改变,原本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如普通上班族的他,此刻头发倒竖,手持十字长枪,仿佛一个临战的武者。

    他手中长枪一抖,就在白歌以为他要用武器来击败那些怨灵的时候,汤学脚下的影子发生了变化。

    汤学自己与长枪的影子扭曲,如同实质,攀附上了那些怨灵的身体,化为黯淡的锁链,将其牢牢束缚住。

    明明看着像战士,但实际上却是法师?

    白歌不太懂,他知道现在他的重点不在这里。

    “她们没有锁门!”

    “因为马■■提前说了自己要去拜访亲戚,所以女子没有仔细确认过他是否还在家!”

    “在床上是因为女子提出让田■■躺下更方便查看病情!”

    “在那个时代没有行医执照这种东西,医术都靠口口相传,田■■本来就只是想替自己的丈夫引诱女子,所以也不会在意对方的医术!”

    “吹灭蜡烛的是田■■,因为接下来她要让自己的丈夫来替换自己!”

    “女子没有怀疑一切是因为她本身也有自己的打算,这是接下来的剧情会揭露的!”

    收音机里传来了那男子低沉的回答声音,似乎是终于理清楚了白歌刚才的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男子的声音好像加重了不少。

    “灭了灯之后,田■■借口忘记关厨房的门离开,换了门口的丈夫过来躺下,那女子因黑暗看不清对方,以为还是田■■,于是便说要开始治疗,她的手伸向床上的人,却摸到了奇怪的东西,惊讶不已,想要逃走,马■■却一把抓住女子,手一摸,发现对方也是男人。”

    收音机的声音连续不断,似乎不打算停下来给白歌提问的时间。

    但说完一段,它终究还是因为剧情的转折而略作停顿。

    “?”

    因为要针对性提出问题而仔细聆听的白歌,听到这个剧情,头上冒出了问号。

    啥玩意儿啊。

    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

    等等,原来那个女子本身就是个男人?

    意思是这对夫妻本来想诓骗少女,结果反而被这个女装大佬套路了?

    请停一下朋友,这真的是什么恐怖的灵异故事吗?

    白歌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那些思路笔记都可以问出一大堆问题。

    “这女人原来是男人?他为什么要伪装成女性来治病?为什么他女装不会被人发现,喉结是怎么藏的?不会真的有人觉得这个故事很恐怖吧,不会吧不会吧?”

    他提问道,还附带了一点阴阳怪气,试图增加对方的理解时间。

    收音机又沉默了下去。

    与此同时,念诵着诗歌的石神已经将身边的怨灵清除,他试图捡起笔记本,但下一刻,石神发现自己的手上的皮肤开始结霜,就好像刚从冷库里出来,一阵阵阴风吹拂,将萤火虫的光辉吹散。

    影响加深了!

    “小心。”

    汤学长枪挥舞,用自己的影子与石神的影子相连,下一刻,两人的位置瞬间互换,石神手上蠕动的痕迹骤然减弱,而汤学身边浮现出了一道赤红如同甲胄的虚影,某种无形的力量试图侵入他的身体,却被那虚影阻挡,难以渗透。

    看来汤学是英雄原型的升格者。

    白歌在等待收音机回答的时间里想到,而石神,估计是袭名某个诗人的创造者原型升格者。

    “社会的残酷让男人都要以女人的形象生活,男人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遭受如此对待?气抖冷!这就是这个故事的惊悚之处。”

    收音机趁着这个间隔完成了回答,继续讲述故事。

    “马■■立刻点灯,他妻子以为是那女子反抗激烈,于是进来查看,结果一看,房间里只有两个男人,马■■仔细询问,原来这女子本名叫王二喜,学会了男扮女装的方法后,便以此来玷污女性,如今已有十六人,马■■本来觉得王二喜罪大恶极,想将其送去官府,但念在对方的美貌,便将其绑住,切掉了男性之物,王二喜因流血过多昏厥过去,醒来之后,马■■对他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必须跟着我一辈子,否则我就将你送去官府,王二喜急忙答应。”

    “???”

    还有这种操作?

    白歌一时愣住,甚至觉得一旁汤学与石神与那些怨灵的战斗都变得不太真实了。

    “等等,这算是主角被绿之前反手把黄毛给刚了的故事吗?不是,真的会有这种让男人也心动不已的男人吗?而且那王二喜怎么就这么快答应了,他可是被了哎?哇,这一对夫妻也太重口味了吧”

    由于槽点太多,白歌直接就说了一大串。

    “第二天,老太太又来看望,马■■欺骗她说这是他的表侄女王二姐,因为被丈夫赶出门才投奔这边”

    收音机沉默了片刻,便直接继续将故事讲述下去,就好像装作没听到白歌的问题一般。

    收音机表示不想回答杠精的问题,并且决定不再理会白歌!

    “完了,这家伙已经无视了我的问题。”

    白歌无语,旋即理解到,这是进一步活性化的特征,针对收音机故事的询问已经没办法阻止它继续讲故事了。

    这也就意味着,最多不超过五分钟,这收音机就会将故事讲完,召唤出更强大的恶灵!

    惨白的怨灵缠绕过来,白歌后退了半步,将爱恋护在身后,下意识一拳打出去。

    只见他的拳头就这么穿过了那怨灵,力道无处发泄,同时,白歌的手臂与怨灵接触的地方,竟然瞬间结出了一层淡淡的白霜。

    “好冷!”

    白歌急忙将手收回来。

    “单纯的物理攻击好像不起作用,怪盗也没有什么能克制这种怨灵的手段”

    白歌思考之间,那怨灵又朝着自己扑来,表情阴翳,怨恨极深!

    就在这时候,一道光芒横亘在了白歌与怨灵中间。

    那光芒猛烈刺眼,如同阳光。

    怨灵一接触到光芒,立刻发出痛苦的哀嚎,惨叫着蒸发,消散,不留一点儿痕迹。

    白歌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头发半黄不黑的男子正抬着左手,手中,光芒正逐渐暗淡。

    正是范哲与紧随其后的田虹。

    “看来这东西活性化变强了不少啊”

    范哲啧了一声,右手往虚空中一握,一柄金色的,由纯粹的光芒构成的短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这是”

    白歌很清楚,这是范哲的升格者超凡能力,而且应该属于袭名能力。

    “呵呵,总算明白为什么老霍要叫我来负责这次任务了。”

    范哲嘴角勾勒,如同一名不败的战将。

    “面对怨灵与恶念,的光辉是最好的武器!”

    新的一周了,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