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八十七幕.爱恋的除灵方法
    嗡——

    收音机的声音陡然变大,伴随着每一次的震动,从那喇叭之中都会有惨白或者漆黑的怨灵飞出,这些怨灵环绕着收音机,保护着它,并且不断向外侵袭,攻击白歌等人。

    “你退后,保护好爱恋。”

    范哲对白歌说了一句,随即往前迈步,可以看到,他的左手光芒璀璨,凝聚成了一面盾牌,右手的阳光长剑灿耀,点亮了这一处公园。

    阳光猛烈,范哲轻轻一挥剑,见看到那些肆虐的怨灵骤然发出了凄厉的嚎叫,挣扎着被蒸发。

    邪秽之物,难以在阳光之下生存!

    可即便如此,汤学和石神那边的怨灵还是越来越多,一时之间,收音机周围如同百鬼夜行,充满了凄厉的诅咒声。

    “难怪这东西到了白天就安分下来了”

    白歌见状,喃喃自语道。

    这些当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幽灵”,而更像是被虚构创造出来的事物,是和升格者超凡能力类似的能力影响,但或许是的历史残片本身就包含了诸如鬼怪,灵异这样的概念,所以它制造出来的造物也具有类似的特征。

    没有固定的形体,外表狰狞,普通的攻击对其无效,温度极低,以及,害怕阳光!

    这么一想,或许最开始那位倒霉的巡逻者,就是被这些怨灵缠身而冻死和吓死的。

    白歌眼看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老实带着爱恋在一旁帮忙看着。

    “”

    爱恋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抱头蹲防,瑟瑟发抖。

    “你不要害怕了,这些东西不是真正的怨灵,只是长得和怨灵一样而已。”

    白歌安抚了一句。

    “既然长得像怨灵,摸起来也像怨灵,听起来也像怨灵,那它就是怨灵!”

    爱恋抬起头,义正言辞地说道。

    在这种事情上面,好像很难糊弄到她。

    白歌正想开口,就听到了一声低沉的咆哮。

    咆哮?

    他转过视线,只看到穿着酒店服务生制服的田虹半蹲下身子,摆出了百米冲刺起跑一般的姿势,此刻,她的双眸在夜色中散发着澄黄的光,如同野兽。

    不,现在的田虹,就是一头野兽!

    她发出了低沉的嘶吼,下一个瞬间,田虹消失了。

    一阵风刮起,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田虹已经来到了收音机咫尺之间。

    她的咆哮状若实质,令想要延缓她速度的怨灵退却。

    “这是狗叫?”

    白歌听着田虹的叫声,觉得有点耳熟。

    同时,白歌也觉察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收音机的故事,好像已经到了尾声。

    “王二喜很感激马■■,后来果真跟了他一辈子,死后,就葬在马家的坟墓一侧,至今犹存。”

    没时间感慨这是什么奇怪的爱情故事,白歌看到,田虹已经挥出了拳头,准备让收音机物理闭嘴。

    在已经进一步活性化的情况下,为了保证人员安全,破坏收音机成为了第一要务。

    然而,眼看着田虹那强劲有力的拳头马上就要将这老旧收音机砸碎的时候,一点变化产生。

    本能感受到了危险,田虹急忙掉转身体。

    顷刻间,收音机的喇叭里,一只手臂钻了出来。

    彭——

    如果田虹没有及时改变姿势,恐怕现在她的胸膛就已经被那手臂贯穿了。

    这手臂比普通人大腿更粗,皮肤呈现腐败的黑色,指甲尖锐如同野兽的爪子,充满了腐败的气息。

    嘭——

    另一只手很快也出现,伴随着一阵冰冷的,足以滴水成冰的雾气弥漫,片刻之间,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巨大人形怪物出现在大众公园之中。

    它身上满是虬结的肌肉,脑袋上,有三张脸。

    一张脸线条粗犷,一张脸妩媚柔和,一张脸则呈现中性,兼有两者的特点。

    至于收音机,则迅速被怪物容纳入体内,难以寻找到。

    “?”

    这是故事里的那对夫妻和那个男人合体了?

    远处的白歌感受到越来越冷的气温,牙齿忍不住打颤。

    “控制温度的特性,以及足够强韧的肉体破坏力吗”

    范哲很快判断出了这怪物的特质,他看向一侧的石神与汤学。

    “我可以用阳光暂时压制住它,你们找机会击破它胸口之中的收音机。”

    “好!”

    石神与汤学异口同声,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范哲将手中的短剑与盾牌架起,一瞬间,就如同白昼降临,强烈刺眼的阳光璀璨,令白歌都下意识抬手阻挡视线。

    那怪物身上冒出了白气,三张脸的表情皆是痛苦不堪,但却并没有像先前的怨灵一般彻底蒸发。

    抓住这个破绽,石神往前一步,开口低吟。

    “烛灭近黄泉,神思泪雨天,已知归路邈,唯愿二心连。”

    哀婉的诗歌萦绕,令那怪物的动作也变得迟钝而缓慢,如同失去了挚爱之物的伤心者,只是世间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很明显,石神的袭名能力更适合控制与辅助。

    石神身边,汤学手中的十字枪一抖,他脚下的影子如同被狂风吹乱的头发般向着怪物绵延,化为脱离地面的黑影,锁链般捆绑住了怪物的四肢,同时,他本人往前冲刺,身上,赤红铠甲的虚影浮现,随后枪出如龙。

    田虹从另一个方向接近怪物,她两步跳跃,来到半空,却并没有因重力而坠落下去,反而像是没有质量一般漂浮着,双手燃起了炽烈的火焰,握拳挥出。

    扑哧——

    汤学的长枪贯穿了怪物的胸膛,能看到破损的血肉之间的收音机零件散落,而田虹的炎拳则从上方击中了怪物的脑袋,令那三张脸都燃烧起来。

    不不对劲。

    白歌的捕捉到了怪物的变化,很明显,它并未因此而受重伤,反而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田虹身上。

    “小心,田虹姐!”

    白歌出声提醒道

    “呜呜呜呜——”

    同一时刻,怪物发出了刺耳的咆哮,下一刻,两只粗壮的手臂分化开来,成为了六条同样强健的手腕。

    两只手腕以反人类的角度弯折,抓住了身后汤学的长枪,两只手腕抬起,伸长,试图攫住了田虹的手。

    还有两只手,锋锐的指甲陡然变长,朝着田虹而去!

    田虹在白歌的提醒下有所应对,但并未来得及完全改变姿势,身上的酒店制服被划破出一道口子。

    “!”

    白歌看到怪物的血肉破碎,露出了外壳损坏的收音机,他灵活地接近到对方三米之内,右手一掏,取回了一个黑色的东西。

    是收音机的喇叭!

    那怪物动作一滞,似乎受到了干扰,田虹顺势挣脱,离开怪物身边。

    可行!

    白歌正准备继续用自己的能力去将其他主要零件取出来的时候,就听到他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响。

    嘭——

    某种高速且具有庞大能量的事物破空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怪物悬停在半空,试图撕碎田虹的手臂而去。

    白歌只能看到那强健,粗壮,腐败的手臂顷刻间消失了。

    准确的说,是被巨大的力量撕碎,销毁,就连渣滓都不复存在。

    那事物在摧枯拉朽般蒸发了怪物的手臂之后,又擦过它的肩膀,骤然间,无可阻挡的力量使得怪物向后退步,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摔倒。

    白歌回过头。

    是爱恋。

    这个害怕恐怖故事,害怕鬼怪与怨灵的炼金人偶,此刻颤抖着的右手手掌翻开,露出了手腕里粗壮的,正在冒烟炮筒。

    刚才的那一发,正是一枚炮弹。

    难道她因为看到队友陷入危机,所以努力克服了自己的恐惧,出手帮助?

    白歌思绪流转,就听到爱恋开口。

    “居然敢吓我,吓我,吓我!!!”

    她说着,右手手腕的炮筒再度传来轰鸣。

    嘭嘭嘭——

    一枚又一枚炮弹从那炮口中倾泻而出,看得白歌目瞪口呆,深深地怀疑爱恋体内还有什么空间折叠装置,能够装下这么多的炮弹。

    大概十轮炮击后,爱恋似乎终于决定喘息一下,可以看到,她手腕的炮口微微发热,冒出了丝丝白烟。

    而那怪物,已经完全看不到原本的模样,只剩下烧焦的残破肉片,混杂着收音机的零件。

    就在白歌以为爱恋就此停下的时候,这位炼金人偶少女又抬起了左手。

    手腕里,藏着一支六管机枪。

    枪口旋转起来,又是长达三十秒的射击,在这火力覆盖之中,那倒在地上的怪物彻底没有了任何动静。

    接着,爱恋从裙子底下掏出了一个塑料饭盒。

    “?”

    饭盒?

    在众人的注视下,爱恋将饭盒打开,里面当然不是白米饭,而是某种灰色的橡皮泥一般的事物。

    看到这一幕,白歌总有种小女孩玩橡皮泥的违和感。

    但身为的本能却告诉他,爱恋手里的可不是什么小孩子的玩具,而是某种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危险的东西。

    “等一下,爱恋,你这是要做什么?这又是什么东西?”

    白歌忍不住询问道。

    “这是老霍按照旧时代的配方研制的高性能炸药,不但可以根据需要塑形,而且十分隐蔽,一般的检测手段都难以发现,另外,这种炸药非常稳定,即使用明火点燃也不会发生爆炸,只有用特殊的雷管才能引爆”

    爱恋认真地向白歌推销,不,解释着饭盒里的东西。

    “呃,在静江火车站旁边的大众公园里使用这种危险品,不太合适吧?”

    白歌试图劝阻。

    别的不说,刚才爱恋的轮番轰炸和机枪扫射,可能就已经惊扰了这附近的居民,毕竟现在才九点多,远远没到睡觉的时候。

    “确实。”

    爱恋想了想,收起了饭盒,还恶狠狠地瞪了那正在消逝的怪物残骸。

    这个女人生起气来,真的很可怕!

    总算知道为什么即便爱恋怕鬼,也让她一起来的原因了。

    这战斗力,剩下的人一起上可能都打不过她。

    白歌心中感慨了一下,脸上还是保持着和善的笑容,顺着爱恋的视线看向那一滩血肉之间。

    一点幽光从收音机的碎片中浮现出来。

    那虚幻的碎片散发着黄昏的色泽,与先前阴冷幽暗惊悚的气息截然不同。

    白歌清楚地知道,那就是历史残片。

    即便先前的怨灵与怪物让人感到由衷的恐惧,但这历史残片却熠熠生辉,仿佛人类文明最璀璨的晨星,令人移不开眼睛。

    “真可惜”

    等到接近三十分钟后,那星光最终熄灭了,如果没有被融入升格之虹,历史残片在深渊之外也就只能存在这么长的时间,而即便制作成药剂,也仅仅只能将这个时间延长一倍。

    石神怔怔地看着那最后一点残光出神,片刻后,转头,对着白歌他们露出苦笑。

    “我袭名程度还不到一半,远没有达到进行袭名仪式的底线,不然说不定会冒险服用这历史残片晋升”

    他语气之中,遗憾不甘与释然混杂,但最终还是化为了初冬夜晚的一声叹息,随即,石神又像是很欣慰般笑了起来。

    “不过,至少没有导致更大的灾难,还好,还好。”

    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