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八十九幕.怪盗不做没有准备的盗窃!
    最终,清泉分部的汤学和石神拿着收音机的残骸,搭乘早上的第一班列车,去往宁江。

    尽管深渊遗物被损坏,历史残片丢失,但该做的报告还是不能少。

    至于被爱恋洗地的大众公园,在老霍到来之后,很快恢复了原状,白歌并没有看到相应的过程,但仔细一想,当时他和爱恋初遇的学校五楼在爆炸后一夜之间恢复正常,大概也是老霍的手笔吧。

    “我们会因此受到处罚吗?”

    从火车站回去的路上,和爱恋一起坐在后座的白歌询问道。

    田虹和范哲各自回家,没有乘坐老霍的车,因此车里只有三人。

    “处罚?”

    开车的老霍反问,又随即解释道。

    “不会的,深渊遗物本身就很危险,活性化的更是危险中的危险,你们能安全解决问题已经很不错了,为什么还要处罚,嗯,当然,报告书还是得认真写的,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能申请到一笔额外的赔偿金。”

    “还能拿钱吗?”

    白歌觉得一晚上没睡的努力好像突然有了回报,连困意都消散了几分。

    提到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

    “不过,以前有分部出现过发现了深渊遗物,监察官试图私吞,谎称深渊遗物损坏的案子,所以这方面要求相对严格,但没关系,到时候报告书我来负责。”

    爱恋右手手指缠绕着自己的一缕头发,似乎正一边思考一边说着。

    “是因为你很熟练吗?”

    白歌想到了爱恋之前说的什么黑市,什么倒卖。

    “那只是调侃而已,深渊遗物这种东西还是需要慎重对待的。”

    爱恋瞥了白歌一眼。

    “至于其他的文物就另说了。”

    所以还是卖过其他的吗白歌暗暗在心中吐槽。

    “不过话说回来,深渊遗物原来真的这么危险”

    白歌看着窗外,尚处于晨曦之中的城市,感慨道。

    他之前对深渊遗物的印象仅仅限于亚森·罗平的单片眼镜,这给白歌的感觉深渊遗物就是具有超凡力量的道具,但在阅读了资料,以及今晚真正见证了的活性化之后,对其的认知被完全颠覆了。

    “现在已经好很多了,至少诸夏是这样,绝大部分散落的深渊遗物被事务司归档,几个探查到的深渊也被保护起来,除了像这个一样浅海飘过来的,基本上普通人是很难接触到深渊遗物的。”

    老霍颇有感触地说了一句。

    “正因如此,走私的深渊遗物因为保护措施,运送途径等问题,很容易出现意外情况,造成巨大的灾害,我们更应该打击走私。”

    爱恋补充道,看向白歌。

    “我们下周该抽个时间去博物馆勘察一下地形了。”

    白歌将视线从怪盗网站的评论里移开。

    这个网站的热度从秦可畏的宅邸盗窃案之后一路攀升,但最近,因为怪盗joker许久没有露面,所以回帖量少了许多。

    当然,这群人也不是纯粹的水了一个月,在十月初到十一月中这段时间里,有数起模仿怪盗joker的案件发生,不过无一例外,犯罪者全都落网了,在调查之后,发现他们只是单纯的普通人,根本不是升格者。

    怪盗网站自然也收集了这些事件,放在另一个板块供人讨论。

    网站的创建者至今还经常出现,和一些无脑的喷子理论,但他从最开始的支持怪盗joker,变成了貌似对怪盗joker的行为没那么支持,这其中的变化,白歌是搞不懂啦。

    “自从初中那一次秋游以来,我这几年还是第一次来博物馆。”

    白歌胸前挂着一台照相机,四处打量着博物馆的装饰和结构布置,这是为之后的行动做准备。

    怪盗守则第四条:怪盗不做没有准备的盗窃!

    “我还是第一次来呢。”

    爱恋走在白歌身边,她今天身上是一件白色灯笼袖衬衫,外套着橙色绣花背心,下身则是一条藏蓝色绣花大摆裙,有着蕾丝印花的短袜遮掩住了脚踝,一双带绒毛的短靴透出冬天的气息。

    这明显带有极北风格的打扮很适合静江的冬天,即便是看惯了爱恋的白歌,看到的第一眼也难以移开视线。

    周六,白歌和爱恋提前来博物馆踩点,博物馆里没有太多人,毕竟这里面展示的东西好几年都没变化了,如果不是学校组织,像白歌和爱恋这样青春期的少年少女是断然不可能来这里约会的。

    至于成年人和老人家,更不会在周末来到这已经看了几十年的博物馆。

    也就是一些来静江旅游的游客会光顾这里。

    静江市博物馆对游客免费开放,只需要登记之后就能进入,博物馆分为四个展馆,分别是历史馆,非物质文化遗产馆,特殊展览馆以及数字中心。

    这一次达姆施塔特的巡回展将会在特殊展览馆举办,这个展馆平日里便是用来承接一些不定期举办的展览的,如今暂时用作历史馆的延伸,其特色是采用了全钢结构,与古色古香的历史馆相比,有着后现代的美感。

    同时特殊展览馆还有出色的多媒体技术,过去曾经以栩栩如生的投影展现过静江过去市民的生活面貌,还上过新闻,但最近两年,这种麻烦而不太实用的技术便再也没有使用过了。

    咔嚓咔嚓咔嚓——

    博物馆大部分区域允许照相,因此白歌不断按动快门,将展馆的大部分结构拍摄其中。

    “不过,深渊遗物的话,肯定不会这么大方地展出,会放到保险柜里吧”

    白歌心中思考,想看看爱恋的意思,转过头,却发现那位炼金人偶已经不见了。

    “快看快看白歌,这个东西长得好丑哦。”

    爱恋大小姐正将脸凑近到一个展柜的玻璃前,指着里面的青铜造物,对白歌说道,就好像真的是过来约会的小情侣一般。

    “不过仔细一看,丑得也挺可爱的,长得有点像你。”

    爱恋满脸笑意,让白歌好奇地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雕刻有人脸的青铜器,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巨大的眼睛和耳朵,五官比例夸张,带有某种强烈的艺术色彩。

    “”

    这个女人好坏啊。

    “快帮我拍一张。”

    爱恋站在了那青铜器旁边,摆出了一个颇为可爱的姿势。

    “好。”

    白歌只能举起相机,拍下了这张照片。

    刚放下手里的相机,白歌忽然心有所感。

    他转过头去,正好看到另一个拿着相机拍照的人放下手里的设备。

    “?”

    白歌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那个人是竹霜降。

    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