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九十二幕.预告函,寄出!
    周一,静江下起了小雨。

    冬雨淅沥,寒意穿透了衣服,渗入皮肤之中,直达骨髓。

    静江市博物馆却人声鼎沸,大概是这博物馆最近几年最热闹的时候了。

    身着正装的男男女女们都聚集在博物馆的特殊展览馆入口处,这里在前几日已经更换装饰,变成了具有泛西海风格的展厅,即使不算那些尚未揭开神秘面纱的珍贵文物,光是这里的装饰也颇有艺术气息与古典美感。

    静江市博物馆的馆长宋文渊整了整自己的领带,颇为慎重地走在达姆施塔特身边,心中又回想了一遍今天的流程。

    早上十点,开幕式正式开始,由市长,他,达姆施塔特分别致辞,接着,达姆施塔特将会在公众面前展示这一次巡回展静江站的专属文物,克里特岛彩绘陶器,并将其放置于特殊展览馆中心,展览才算真正开幕。

    宋文渊瞥了一眼自己身侧,后方不远处,那里有一名黑色西装,戴着耳机的男子,那是陈楚川,江东分局的精英,现在专门处理怪盗joker一案,据他所说,怪盗joker很有可能会对达姆施塔特展下手,这让这位两鬓斑白的博物馆馆长十分担心。

    他在任这些年,虽然没有做出什么大贡献,但至少博物馆一切运转正常,没有遭过火灾,盗窃等,可是当隔壁的城市规划展览馆被盗之后,宋文渊就一天比一天担心。

    能够促成达姆施塔特来西南省巡回属实不易,要是在展览上遭到盗窃,那宋文渊今后怕是根本抬不起头做人了。

    宋文渊视线转向台下的客人们,这些大多是西南省各地的政界商界人士,还有相当数量的记者,十分热闹,静江电视台进行了全程直播,甚至有些学校都放假了。

    “十点了,一切按照正常计划进行。”

    耳机里传来了陈楚川的声音,宋文渊咽了口唾沫,目送市长来到话筒前致辞。

    一旁,一丝不苟,气质干练的陈楚川听了几句,发现是明显的官方口径后,便没再关注,而是以锐利的目光扫向台下。

    按照深渊遗物事务司的说法,怪盗joker是一个愉悦犯,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当众犯罪,可以说,他的犯罪更多是表演而并非盗窃,之前偷窃了没什么用的钟乳石,在慈善酒会上闹得沸沸扬扬又未取一物离开,都是如此。

    这是一个具有表演型人格的精神病人。

    因此,陈楚川结合深渊遗物事务司的资料,认为怪盗joker必然会在这次开幕式上就寄出犯罪预告函,震慑众人的同时,满足自己的表演欲。

    只不过

    “这里是a组,正门没有异常。”

    “这里是b组,西门没有异常。”

    “这里是c组,北门没有异常。”

    “这里是d组,特殊展览馆入口无异常。”

    耳机里响起了各个小组的通报,陈楚川确认着各个出入口的状况。

    怪盗joker善于伪装,所以,每一位入场的客人都经过了严格的检查,确保是本人,同时,所有的出入口通道都有至少五名警员把守,连通了监视摄像头,在附近的高楼上,还安排了狙击手,就连一只鸽子都飞不出去,陈楚川相信,怪盗joker只要敢来,那么就别想走了。

    “怪盗joker,你在哪呢”

    陈楚川喃喃自语,他在人群中看到了秦可畏,这位达姆施塔特曾经的对手,海蓝之心盗窃案以来,秦可畏接受了相当多的调查,在他接受调查的同时,静江水面下的非法组织活动几乎完全停滞,让陈楚川进一步确信,秦可畏很有可能就是这背后的幕后黑手。

    至于他和怪盗joker的关系,陈楚川不敢妄下判断。

    陈楚川视线移动,瞥见了诸如新世界集团的董事长蔡和田,静江著名慈善家竹云峰在内的诸多商界大佬,本来想继续观察其他人,却忽然目光一凝。

    “那是”

    他看到了一位亚麻色短发,穿着静江高中校服的少女,如果陈楚川没有记错,这应该是竹云峰的女儿,竹霜降,海蓝之心盗窃案里,她被怪盗joker挟持,最后安然无恙,被带到警局做了笔录,所以陈楚川印象很深。

    穿着校服的竹霜降,比起晚礼服的成熟要更显得清纯天真,让陈楚川回忆起了少年时代自己的暗恋对象,不自觉嘴角上扬。

    此时,博物馆馆长宋文渊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演讲,请上了这次的主角,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

    “首先,欢迎大家来到这次巡回展,感谢诸夏政府的协助,也感谢西南省,静江市,以及静江市博物馆的支持,距离上次在诸夏演讲,已经过去了七年,但这片土地对我而言,依旧熟悉。”

    “当我还是一名少年的时候,我时常翻阅家里的书籍,有关旧时代历史的书籍,比起贫瘠的现代史,那些波澜壮阔的旧时代历史,更让我心潮澎湃,因此,我爱上了历史,诸夏有一句古话,叫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达姆施塔特讲述着自己的与历史,与文物结缘的经历,情感真挚,即使陈楚川对这些东西没太多了解,也忍不住沉浸于他的演讲之中。

    “难怪能够成为大企业家,演讲水平不一般啊”

    陈楚川一边确认着安保情况,一边聆听达姆施塔特的演讲,直到尾声。

    “这次静江市的展览,我将会和之前一样,展出一件特殊的文物,这便是来自旧时代克里特岛文明的彩绘陶器。”

    达姆施塔特说道,随即让人抬上来了一个保险箱,放在台前铺着红色桌布的桌上。

    他戴上手套,打开了保险箱的密码锁,慎重而谨慎地,将那造型古朴的陶器从里面拿了了出来。

    就在此时。

    噗噗噗——

    窗外传来了一阵闹腾的声音,陈楚川视线下意识移动过去,只见到一群白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掠过了博物馆的窗外,向着远方飞去。

    在场许多人的视线也被这突然的动静吸引,有一瞬间的转移。

    “不好!”

    陈楚川回过神来,他这段时间阅读过一些盗贼,魔术,怪盗的书籍,看过相关的文艺作品,知道这些手法之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一旦大家的注意力被吸走,那么魔术师就可以在意识的盲区进行许多操作,而越是聪明的人,就越容易被扰乱注意,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天真的孩子反而更容易看出魔术秘诀的原因。

    现在的白鸽,不论是否出自怪盗joker的手笔,都已经达到了吸引注意力的目的!

    陈楚川两三步冲到台上,四下寻觅,接着,双眼瞪大。

    他看到,在达姆施塔特刚刚从保险箱里取出来的那来自旧时代克里特岛的彩绘陶器之中,静静地躺着一个黑红相间的信封。

    是怪盗joker的预告函!!!

    他是什么时候刚才趁着鸽子吸引了注意力,直接从远处丢进来的?

    陈楚川立刻想到了怪盗joker那神乎其技的扑克牌投掷技术,他脑中已经浮现出大家都转头去看窗外鸽子的时候,隐藏在人群中的怪盗joker随手一掷,将预告函投入陶器里的画面了。

    无暇感慨怪盗joker的技术,陈楚川立刻想到了另一件事。

    这意味着,怪盗joker现在就在这个会场!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