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九十三幕.《星月夜》
    “没事的。”

    竹云峰轻轻拍了拍竹霜降的肩膀,示意自己的女儿不用担心,同时微微眯起眼睛,看向台上。

    那里现在已经被警察包围,正在确认情况。

    而在场的客人,窃窃私语,完全安静不下来。

    “各位,很抱歉,因为可能出现了犯罪份子混入展厅,所以现在我们要进行二次排查,请各位配合。”

    为首的那位警察用话筒对来宾们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看看彼此,仿佛不敢相信怪盗joker竟然真的这么胆大,敢混在这些政界商界的大佬之中,光天化日之下寄出预告函。

    “他真的来了”

    竹霜降以微不可查的声音嗫嚅道,她的心忽然有些揪紧,又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由于达姆施塔特展的开办,今天学校调休放假,按照父亲竹云峰的说法,这算是社交场合,能参加还是尽量参加更好,所以她才和父亲一起参加,当然,竹霜降表面上显示的没什么所谓,实际上却十分期待。

    没想到,期待成真,怪盗joker竟然真的出现在了会场。

    可是他该怎么逃走?

    竹霜降看着被重重包围的展厅,心生一丝疑惑。

    另一边,陈楚川一边组织手下进行人员排查,一边看了一眼达姆施塔特。

    “呵呵,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来了只是,为什么他没有下手?”

    达姆施塔特带着些许自嘲的情绪笑道,看了看自己珍贵的陶器。

    按照他的想法,能够将预告函放进这陶器里,就代表肯定能将其偷走,那么怪盗joker之所以留下了陶器,难道仅仅是因为想要展示自己来去自如吗?

    达姆施塔特不甚理解。

    “达姆施塔特先生,你要知道,我们看到的可能只是表面的现象。”

    陈楚川看着尚未拆封的预告函,冷静说道。

    “现在的状况的确给人一种怪盗joker来去自如,可以随时完成偷盗的感觉,但实际上,我认为并非如此,他不是不想偷走这陶器,而是不能。”

    接着,陈楚川稍微解释了一下怪盗joker的能力与经历。

    “所以,他应该是利用某种办法在我们的注意力被鸽子吸引的时候,将预告函投入进来,放心,我们现在正在排查人员,一定能抓住他的,对了,达姆施塔特先生,您不介意我拆开这封信吧?”

    他戴上了手套,从陶器里拿出那封预告函,在征得了达姆施塔特的允许之后,将其拆开。

    “致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先生:当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迈入终结之时,我将化为白鸽,造访钢铁交织的盛大游行,盗走您扭曲的欲望——怪盗joker敬上。”

    上面以剪报的方式歪歪斜斜粘贴着这样的语句。

    “化为白鸽吗”

    陈楚川微微皱眉,想到了之前突然出现的鸽子。

    难道就连这也在怪盗joker的算计之中吗?

    “小徐,你去带人查一下外面刚才的鸽子是哪里来的。”

    陈楚川吩咐道,又仔细读了一遍预告函。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迈入终结钢铁交织的盛大游行扭曲的欲望”

    这次的预告函比起之前那一封,显然更加晦涩难懂,陈楚川揉了揉太阳穴,环视四周已经布置好的展馆。

    “等一等,达姆施塔特先生,您的展览,展品的摆放顺序是怎样的?”

    陈楚川忽然抓住了灵感,询问道。

    “是按照考证出来的历史时间,从古至今,怎么了吗?”

    达姆施塔特很快答道。

    “我明白了。”

    陈楚川豁然开朗,指着预告函的第一句说道。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这一句通常用来形容历史的进程,而迈入终结,就是历史的终末,也就是旧时代的终结,而展馆的展品按照历史时间顺序摆放,这代表的就是本身!”

    “因此,这句话代表的就是怪盗joker会在代表的展会结束之时行窃,也就是最后一天!”

    听到陈楚川的推理,达姆施塔特微微闭上眼睛,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

    “同时,钢铁交织的盛大游行,钢铁交织指的就是这一间特殊展览馆,因为这座展览馆采用全钢结构打造,因此是钢铁交织的!等等,盛大游行,展览馆里并没有什么游行”

    陈楚川又陷入了思考。

    “这个的话,我有个想法,因为在展览的最后一天,我会在这里举办一个闭幕酒会,如果说是盛大游行,倒也算是。”

    达姆施塔特补充了一句。

    陈楚川眼前一亮,拍了拍手。

    “这么说来,怪盗joker会在展览最后一天的闭幕酒会上犯罪,至于手法,应该就是这个‘化为白鸽’,而盗窃的目标则是扭曲的欲望?”

    他又不明白了。

    难道怪盗joker真的能变成鸽子飞进场馆里,然后偷走达姆施塔特的欲望?

    不可能不可能。

    陈楚川摇摇头,看向那位绅士收藏家。

    “达姆施塔特先生,您对这两句有什么想法吗?”

    “这如果说扭曲的欲望,或许我有一些头绪。”

    达姆施塔特似乎纠结了一下,才坦然开口。

    “《星月夜》,这是一幅旧时代著名抽象画画家的作品,描绘的是充满运动与变化的星空”

    他拿出手机,展示出了这幅画的照片。

    陈楚川听名字还没觉得,看到照片,很快就回忆起来,这在学生时代的美术课本上见过的画作。

    整幅画被躁动的蓝色席卷,令静止的画面拥有了惊人的动感,整个世界仿佛被扭曲一般,显出作画者疯狂的思维和痛苦的情感。

    如果说扭曲,这的确算得上是扭曲。

    可是欲望

    “这幅画,呵呵,是我年轻的时候竞拍得到的,当时为了这幅画的竞争,我曾经做过一些没有那么光彩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确是被欲望蒙蔽了双眼,如果说这就是扭曲的欲望,那么我确实得承认。”

    达姆施塔特苦涩地笑着。

    “他将会偷走这一幅画吗”

    陈楚川没有当面询问细节,而是暗自记下,准备回去认真调查。

    当着面,于情于理他都并不方便仔细询问,也不一定能得到真正的答案。

    “至于化身白鸽,可能就是他转移注意力手法的一种,说不定到时候酒会现场会飞出来无数鸽子扰乱视线,他趁机下手呢。”

    陈楚川苦笑一声,这时候,一名警员来到他的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什么?!!”

    陈楚川听完,难以抑制住自己惊讶的表情,他看看展厅内,感到不可思议。

    经过排查,会场里,没有疑似怪盗joker的人存在。

    他就像真的变成了鸽子一般,消失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夜凉如水。

    竹霜降穿着粉蓝色的两件式睡衣,关掉了电脑,准备上床睡觉。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令人惊讶。

    怪盗joker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在达姆施塔特展开幕式上寄出了预告函,又悄然离去,警方根本没有找到一丝破绽。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竹霜降,惊讶不已。

    不知道他会怎么行动

    竹霜降无声地自言自语,随即又驱赶走自己的念头。

    她躺到床上,试图入睡。

    就在这时候,一阵微风吹起了露台处的窗帘,令竹霜降感到一丝奇怪。

    “我记得明明关了窗”

    她稍稍起身,看向那落地窗隔离的露台。

    玻璃门已经被打开,在那里,站着一个人。

    黑礼服,半高丝绸礼帽,灰色衬衣,绯红的领带,对方以戴着红手套的右手扶了扶自己的单片眼镜,随后向竹霜降按胸行礼致意。

    毫无疑问,这是怪盗joker!!!

    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