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九十四幕.共犯
    咯噔——

    竹霜降一愣,心跳猛然加速。

    比起别的,竹霜降想到的第一件事是,这是一名罪犯。

    他想要袭击我?要偷我家?

    竹霜降脑子里无数念头如气泡般冒出来,甚至一时忘记了喊叫。

    今天是周一,她住在市区的屋子,今晚她父亲因为参加迎接达姆施塔特的宴会而尚未归来,家里只有她一人。

    “嘘——”

    怪盗joker却将一根手指放在嘴前,示意竹霜降不要出声,接着步履优雅地走了进来,顺带关上了露台的落地窗。

    咔哒——

    “你要做什么?”

    竹霜降下意识用被子遮掩住自己的身体,往墙边靠了靠,双颊微红,很不好意思的模样。

    她倒不担心怪盗joker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现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实在不适合出现在外人面前。

    “不用这么紧张,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的。”

    怪盗joker轻笑一声,坐到了竹霜降书桌前的椅子上,右脚搁在左腿上方,十分悠闲放松的模样。

    “请原谅我如此冒昧地打扰,只是我今天在会场看到了你,所以想过来打个招呼。”

    今天果然是他做的!

    竹霜降一惊,旋即又略显不解。

    “你是怎么离开的?”

    今天到了最后,警察们都没能找到怪盗joker的踪迹,只能让客人们逐一离去,竹霜降也想不明白怪盗joker到底是怎么逃离包围圈的。

    “呵,我变成了鸽子飞走了。”

    怪盗joker轻扶单片眼镜,嘴角翘起答道。

    “真的吗”

    竹霜降颇为怀疑,即使知道他是升格者,但变成动物什么的还是太超越常识了,她是不太相信的。

    “我今天来,是想请求你的帮助。”

    怪盗joker没有在意竹霜降小声的疑问,而是开口说道,他起身,来到床边,在竹霜降尚未注意到的时候,就脱下左手手套,轻轻捉住了她纤细的手,单膝跪下,摆出恳求的动作。

    “我的帮助?”

    竹霜降本来试图抽回手,但觉察到怪盗joker好像没什么恶意,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应该收到了邀请函,将要参加达姆施塔特展结束那天的酒会吧?”

    怪盗joker声音轻柔地询问道,仿佛不愿意破坏此刻的暧昧氛围。

    “对你想让我带你混进去?”

    竹霜降点点头,随即觉察到了怪盗joker的意图。

    虽然怪盗joker预告函的内容没有被当场公开,但竹霜降听父亲他们讨论,也大概知道了一些内容,知道怪盗joker可能会在最后一天的酒会上进行犯罪。

    但竹霜降完全想不到,怪盗joker竟然会造访自己的自己的卧室,请求自己帮助他。

    “这可是犯罪!”

    竹霜降稍稍提高了一些声音,她可没有做这种犯罪行为的想法。

    “你知道吗,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虽然名义上是一名收藏家,但实际上却借着收集藏品的名义进行着走私犯罪,这一次巡回展,便是将他在诸夏收集到的走私物品带离而打出的幌子。”

    怪盗joker沉声说道,同时打了个响指,手中忽然出现了好几张照片,将其递给竹霜降。

    竹霜降将信将疑,拿起照片一看,顿时发现是有些眼熟的,新闻上报道过失踪的文物,而这些文物,与达姆施塔特的一部分展品摆放在一起,很明显,这是罪证。

    她没有立刻相信,而是结合了自己之前查阅的资料,将这些假设代入进去。

    沉默片刻,竹霜降眼神微变。

    “这是真的?”

    “我不会对可爱的女士说谎。”

    怪盗joker轻笑一声。

    那你还说变成鸽子飞走了竹霜降暗自嘟囔一句,微微鼓起脸颊,又感叹一般说道。

    “可是,即便知道他是一个走私者我爸说过,如果行使正义的手段不正确,那么原本正义的行为也会染上罪恶,所以”

    怪盗joker保持着和善的表情,听竹霜降说完,他微不可查地叹息一声,同时扶了扶单片眼镜。

    真是一个正直得过分的好孩子。

    斟酌片刻,怪盗joker开口了。

    “你的母亲,七年前在泛西海商业共同体因为遭遇了升格者事件而去世了对吧。”

    “!”

    竹霜降听到这句话,身体猛然变得僵硬,以困惑的眼神看向怪盗joker,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提到这个。

    “那起事件名义上是升格者罪犯造成的灾害,但实际上并非如此,那是深渊遗物导致的灾难,而那深渊遗物,正是达姆施塔特走私的产物。”

    怪盗joker叹息一般说道。

    这是在结合了深渊遗物事务司和警方的调查之后,推断出来的结果。

    当然,由于当时达姆施塔特及时与牵扯进事件的“切断”了联系,所以最终并没有能追究到他的身上,但种种蛛丝马迹表明,达姆施塔特就是幕后主使者,那一次事件是深渊遗物活性化导致的悲剧。

    “抱歉,我并不想让你回忆起那时候的悲伤,也无意引导你对达姆施塔特的仇恨,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的行为是为了防止更大的灾祸,我相信你能理解。”

    竹霜降沉默了许久。

    脑中,当时的画面,那永远无法忘却的画面重复,旧日的苦痛再度令心口撕裂,竹霜降眼眶泛红,双眸湿润,一滴泪水划过脸庞,但很快就被怪盗joker的拇指轻柔地拭去。

    “我可以帮助你。”

    竹霜降思考纠结犹豫了许久,才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说道。

    “但这不单纯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让正义得到伸张,为了保护其他人不受伤害哪怕是被污染的正义。”

    “感谢你的理解。”

    怪盗joker微微一笑。

    “为了防止你被警方怀疑,你可以直接去邀请一位熟人参加酒会,嗯,比如心上人什么的,我会假扮成他,和你一起混入其中的,当然,请相信我的演技,你不要有任何异常的表现,就当做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好了。”

    他说道,似乎已经将这段话练习过数遍。

    “那他呢?”

    竹霜降闻言,立刻问道。

    “放心,我会让他熟睡一阵子,保证还给你一个完完整整的他。”

    怪盗joker嘴角勾勒一抹笑意,令竹霜降别过视线,羞红了脸。

    但怪盗joker已经在竹霜降的手背虚吻一下,放开,起身,来到了阳台。

    “为、为什么会选我?”

    竹霜降又问道,在她看来,与其冒着暴露的风险找自己帮忙,怪盗joker完全可以直接打晕其他的客人蒙混进去,在竹霜降身上,有太多变数了。

    “呵呵,作为怪盗网站的建立者,我认为你有在最近距离观看我表演的资格,你将是我最好的观众。”

    怪盗joker扶了扶单片眼镜。

    “你你怎么会知道?!!”

    竹霜降又是一惊,脸颊发烫程度远超之前。

    他怎么会知道是自己建立了那个网站?明明应该是完全匿名的才对啊?

    “秘密。”

    怪盗joker在嘴前竖起了手指,他打开了落地窗,一阵冬日的寒风吹来,令竹霜降微微眯起双眼,只能看到怪盗joker的衣角与发梢在那阵风中凌乱。

    “我很期待宴会上闪闪发亮的你,可爱的女士。”

    他一步迈出,很快消失在了露台上。

    只留下最后一句话,在风中绵延。

    “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共犯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