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九十五幕.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翌日,静江中学高二的教室里,放了三天假的学生们叽叽喳喳,如同小鸟般喧闹而嘈杂。

    “你们听说了吗听说了吗,怪盗joker昨天在博物馆出现了!!!”

    “我昨晚看新闻看到了,据说他直接寄了一封预告函放在古董的罐子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好像到最后也没发现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也没发现他的踪迹,太厉害了吧”

    “呵呵,我就知道那个犯罪者要偷博物馆,希望这次警察能给力一点,抓住他。”

    “话说你们知道预告函的内容是什么吗?”

    “好像怪盗网站上有,我早上看人讨论过。”

    “这次怪盗joker要偷什么东西,有点期待哎。”

    “果然,隔了这么久才出现,一出现就搞了个大新闻,牛逼啊。”

    “那个什么展,本来我没什么兴趣,不过现在感觉有点想去看了,说不定就能遇到怪盗joker的犯罪现场呢!”

    “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收藏家自导自演的啊,你看,先用怪盗joker引起大家的注意,再自导自演一封预告函,要我说,能够把预告函放进罐子里,为什么不直接偷走了啊。”

    “你们这脑洞也太大了,我倒是觉得,怪盗joker虽然名义上是偷东西,但实际上可能还有别的理由,你看自从海蓝之心盗窃案之后,整个静江感觉都安全了挺多。”

    早晨的教室吵吵嚷嚷,昨天但除了少部分没完成周末作业的同学正在刻苦努力之外,大部分都在讨论怪盗joker相关的事情。

    是的。

    昨天白天在静江市博物馆发生的事情,到了下午的时候已经人尽皆知,而晚上的静江电视台新闻的播出,更是将有关怪盗joker的讨论推向了高潮。

    仅仅一晚上,怪盗网站的发帖量就超过了网站建立至今的总和,尤其是在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出了预告函的内容之后,有关这预告函的解读内容,截止现在,这不到十二个小时的时间里就已经超过了五千楼。

    经过各路人马的合力分析,最终,怪盗网站的匿名网友们宣布几乎成功破解了怪盗joker的预告函信息。

    只是,有关化身白鸽这一点,大家始终争论不休。

    有人认为是怪盗joker会用鸽子来当做盗窃手段,比如用绳子将鸽子群和画绑在一起,放飞之后带走,也有人认为怪盗joker可能会利用鸽子来转移注意力,就如同早上寄出预告函那般,更有甚者,举出了一些未被验证的升格者的例子,号称怪盗joker会真的变成鸽子降临,又变成鸽子逃走。

    “广大人民群众的想象力真是无穷无尽的。”

    白歌如此评价,将视线从手机里的怪盗网站移开。

    怪盗网站里的老哥个个都是人才,有的人甚至通过专业角度来分析了静江市博物馆的构造,安保等,云策划了一场偷盗,白歌认真看了看,觉得说得还挺有道理的。

    下次是不是可以先发个帖,说“大家好,我是怪盗joker,我想要偷xxx,请问大家有什么建议吗”,然后就收获一大堆点子。

    不过,这些帖子里倒是并没有白歌真正要采用的手法,毕竟知道特性和达姆施塔特展相关知识的人没几个,信息不对称导致的结果便是如此。

    “嗯,竹霜降的事情也在预料之外。”

    白歌在心中感慨了一句。

    发现竹霜降是怪盗网站的建立者纯属意外。

    一切都是因为《怪盗joker可能进行犯罪的下一个地点》这个帖子的内容。

    这帖子的发帖人是网站的创建者,他拍摄了静江市博物馆的照片放在帖子里,进行了一定的介绍与分析,而白歌观察发现,这其中有好几张照片,与他在竹霜降的照相机里看到的照片几乎一模一样。

    这并非因为拍摄的都是博物馆内景,而是从角度,细节,甚至一些偶然的因素都高度重合,让白歌不得不怀疑,竹霜降就是怪盗网站的创建者!

    “这么说来,竹霜降在被我劫持之后,反而对怪盗joker产生了兴趣?”

    “她一开始很支持怪盗joker,是因为我没有对她动粗,反而告诉了她有关假海蓝之心的事情?”

    “后来的态度转变,是因为听到了父亲竹云峰对怪盗joker行为的评价,进行了一定的思考吗”

    “仔细一看,那位创建者即便面对喷子也没有急躁,反而有理有据地认真分析,试图和无脑喷讲道理,确实是竹霜降的风格。”

    而这些推论,在白歌夜访竹霜降的时候,都得到了印证。

    老实说,白歌其实并不想告诉竹霜降有关她母亲去世的那场事件的真相,因为这虽然能够让竹霜降迅速对达姆施塔特的认知改变,但也在她的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不过出乎白歌预料的是,竹霜降并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反而是为了大众答应帮助怪盗joker。

    真是个正直得过分的孩子啊。

    至于进入最后一天的酒会,其实竹霜降这里只是一个单纯的幌子。

    白歌并不打算真的依靠竹霜降来混入其中,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布一个暗桩。

    在白歌的计划中,竹霜降应该会邀请伍程皓去酒会,而白歌自然不会打晕伍程皓冒充成他。

    是的,竹霜降要是邀请伍程皓的话,那么那天晚上的宴会,伍程皓就是真正的伍程皓。

    而竹霜降会以为伍程皓是怪盗joker假扮的,从而有可能露出马脚,被警方注意到,白歌自己是,可以演得很真,但竹霜降说到底只是一名高中生,很难不被觉察。

    这样一来,警方的注意力会集中在伍程皓身上,而他是无辜的,自然不会有问题。

    此时的白歌,已经变成了其他的客人,进入宴会之中,可以自由行动。

    这就是魔术的第一步,以虚代实!

    至于偷天换日与化腐朽为神奇,白歌自有打算。

    思考之间,他看到了竹霜降走进教室,这位少女的注意力扫过人群,她放下了书包之后,很快,来到了白歌的座位之前。

    等等,她来做什么?

    白歌迟疑之际,只听到竹霜降以如蚊子般细小的声音嗫嚅道。

    “白歌,那个巡回展闭幕日晚上的酒会,你能陪我一起参加吗?”

    说完,她深呼吸了一下,就好像刚刚做了一件很坏很坏的事情一般。

    请原谅我,以怪盗joker为借口做出了这样的坏事

    竹霜降的内心,一阵挣扎。

    “?”

    白歌头上冒出了问号。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