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九十六幕.套娃
    “???”

    白歌一时愣住,但很快,他及时调整好姿态,以不甚理解的语调反问。

    “酒会?”

    按照白歌的设定,他应该对这些事情缺乏兴趣才对。

    “嗯,就是那位达姆施塔特先生会在十二月,嗯,十二月十三日的周日晚上,会在博物馆那边举办宴会,我想问问你愿不愿意一起去啦。”

    竹霜降以为白歌的发愣是因为不了解,所以又解释了一句。

    可能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态度,她说话又变回了原本轻快的调子,一如往常。

    在暂停的解说时间里,白歌思维电转,冒出了好几个念头。

    “我记得是让竹霜降去找心上人,可是她竟然直接找我”

    “她不愿意让自己喜欢的人被怪盗joker顶替,陷入调查和危险?”

    “不不不,不用想那么远,白歌,竹霜降会找上你,答案只有一个。”

    “她喜欢的人是你!”

    一瞬间,白歌变得心虚起来。

    他下意识瞄了一眼隔壁,爱恋还没到教室,她总是临到上课前十分钟才来,现在倒是还有一段时间。

    不是,等等,我为什么要在意那个家伙?

    “啊,你不要误会,因为我自己去有些无聊,所以就想叫一个熟人,但好像酒会还有跳舞环节,所以就找你啦,我之后会和爱恋说的啦,怎么样?”

    竹霜降似乎注意到了白歌的小动作,又稍稍凑近了一些,发梢摇摆。

    白歌此时已经大致理解了竹霜降的想法,心中一声叹息。

    “好、好的,我答应你。”

    他装作有些困惑的模样答应了对方,面对这样的邀请,果断拒绝并不符合白歌的人设!

    “嘻嘻,到时候估计有很多好吃的,你就当蹭一顿饭好啦。”

    竹霜降嘻嘻一笑,脚步轻盈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家伙,仅仅一个晚上就堕落成坏孩子了呢。

    白歌颇有些唏嘘。

    与了解到班上排名第一的美少女对自己的心意所带来的喜悦与高兴不同,白歌竟然在冷静思考前因后果。

    “竹霜降喜欢的人是我,可是为什么?”

    “她平常根本没有表现出这样的态度,甚至还很热衷打听我和爱恋的八卦,帮我们送助攻呸呸呸,都是在添乱。”

    “嗯,竹霜降七年前转学来静江,我是五年前,在我刚转学来的时候,她的确没有现在那么开朗,我们两个在班上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表现得有些孤独,似乎有过一些交集,难道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先不提什么时候开始的问题竹霜降她说着希望我和爱恋好好相处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情?”

    很快,白歌就勾勒出了竹霜降的内心。

    她虽然喜欢白歌,但面对爱情,所有人都是胆怯的,竹霜降害怕因为自己的感情不被白歌接受,从而导致两个人今后连朋友都没办法做,因此,她一直将这份心情小心翼翼地藏起。

    直到听闻白歌与爱恋的事情,竹霜降在后悔之余,也衷心地祝福白歌,希望他能得到幸福,她也在调整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不要再对白歌投入过多的关注。

    然而,人心总是没有那么理性,一旦发现了爱恋可能以后会转学的事情,竹霜降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转而去提醒白歌,一方面,是真的担心白歌以后会伤心,另一方面,则是一点小小的自私,希望白歌在知道这些事之后,和爱恋分开。

    她会对怪盗joker感兴趣,大概也是因为从这个怪盗身上感受到了与白歌类似的气息吧,当然,从小就在优渥环境下长大,对那些传奇冒险故事很感兴趣的竹霜降,也难免对怪盗joker之类的心生憧憬。

    而怪盗joker的求助,让竹霜降终于鼓起勇气,借着这样的名义邀请白歌,缓解自己内心的罪恶感,反正到时候和自己约会的是怪盗joker,又不是白歌。

    至于可怜的会长大人,呃,白歌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感情这种事,的确勉强不来。

    “呵呵”

    白歌忍不住自嘲般笑了一声。

    要是没有遇到爱恋,大概白歌就会这么安然度过校园生活,然后某一天觉察到竹霜降对自己的感情,两人就这么度过充满恋爱酸臭味的校园生活,可能最终共度一生,可能最后分道扬镳,留下一段美好回忆吧。

    这算不算另一种意义上的错失富婆?

    人啊,就是不知道,自己也不可预料。

    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怎么就成了怪盗呢。

    收敛起这些思绪,白歌很清楚,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原本他想让竹霜降吸引警方注意力的手法需要有一定的变更。

    呃,等下。

    “我要装成怪盗joker,怪盗joker要装扮成白歌,意思是最后我要扮演我自己?”

    我演我自己。

    套娃起来了。

    竹霜降以为和自己参加宴会的是装扮成白歌的怪盗joker,实际上和她一起的是装扮成怪盗joker的白歌,有点乱啊。

    “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爱恋此时走进了教室,看到白歌的表情,好奇地问道。

    “呃你先冷静一点,听我解释完。”

    白歌感到一阵寒意窜上脊背。

    “哈哈哈哈哈!”

    放学后,爱美整形美容医院的二楼客厅,爱恋在听完白歌的话之后,放肆地大笑起来。

    “让你拈花惹草,让你到处留情,出事了吧,啊哈哈哈哈。”

    “等一下,我哪里拈花惹草了,当时说让竹霜降帮忙的时候,你不也同意了吗?”

    白歌很无奈。

    这个女人,真的恶劣。

    “不过,你到底对竹霜降说了什么,她才会找你去参加酒会?”

    爱恋原本和白歌讨论的是找一个暗桩混进酒会吸引注意,但具体怪盗joker怎么说服竹霜降,她并不知情。

    “这个不是重点。”

    白歌越发心虚,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引起了爱恋的注意。

    “嗯?”

    她的脸凑了过来,让白歌有些难为情。

    “老实交代,我可以根据你的态度权衡一下。”

    爱恋咄咄逼人。

    “好吧,我让她找自己喜欢的人等等,爱恋,你去厨房做什么?”

    “菜刀,好像刚磨过呢。”

    “停停停,你冷静点。”

    白歌及时拉住了准备去厨房拿菜刀的爱恋。

    “呵,男人。”

    爱恋白了白歌一眼,又稍加思考。

    “怪不得竹霜降经常和你偶遇,原来那并不是完全的偶然”

    世界上哪里来的这么多偶然,只有漫不经心的刻意和假装不在乎的关心。

    “不过,还是我赢了。”

    你又赢了什么?

    你现在只有三岁吗?

    白歌不懂爱恋莫名其妙的好胜心是怎么来的,他转而说道。

    “不说这个,现在的问题是,我需要假装我自己,而竹霜降的表现,很有可能会如我们之前预料的一般,引起警方的注意。”

    “这不是正好吗,在所有人的注意之下,怪盗joker闪亮登场。”

    爱恋颇为玩味般说道。

    “这么一说的话好像确实是个亮相的好办法。”

    白歌思考之间,已经有了新的想法。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