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九十七幕.前夜
    “思思,我们以后有话好好说,不要打人行不行。”

    白歌很认真地对眼前比自己还壮实的小女孩说道,他蹲着身子,与对方的视线平齐,这是爱恋告诉他的,与小孩子对话时候表示尊重的方式。

    “我把他打趴下,就不用说话了。”

    目标是成为偶像的范思思认真地说道,同时瞥了一眼一旁正在嚎啕大哭的男孩。

    那男孩觉察到了范思思的视线,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停止哭泣。

    这家伙,还能止小儿夜啼吗?

    白歌越来越觉得说不定升格者的超凡能力会遗传给下一代了。

    “他欺负别的女孩子,扯她们的头发。”

    范思思又解释了一句。

    “我范思思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出手,肯定是他犯了错。”

    您还真的是伸张正义啊

    白歌抽了抽嘴角。

    “好吧,等你爸过来再说。”

    白歌无奈,只能在一群家长的注视中等待着范哲。

    今天范哲被客户耽搁了一点儿时间,所以会晚半个小时,而爱恋被同学拉去逛街了,所以只剩下白歌一个闲人去帮范哲接女儿。

    “你想吃甜点吗,我们去隔壁的奶茶店坐坐怎么样?”

    白歌觉得干站着不是办法,想找个地方坐着等,正好,幼儿园门外就有一家奶茶店,不过大部分家长都不会让自家孩子喝奶茶,许多小朋友只能。

    “我爸说,小孩子吃多了甜食会长蛀牙的。”

    范思思一本正经地拒绝了。

    “那我自己喝。”

    白歌说着,掏出手机就去扫码付钱,要了一杯布丁奶茶。

    “”

    范思思看着坦然在小朋友面前喝奶茶的白歌,一时无语。

    “哇,味道不错哎,没想到这种小店也有这么好喝的奶茶,不是用奶茶粉冲成的,真的有茶叶和奶香,唔,赚到了。”

    白歌感慨道,看了范思思一眼。

    “我也要喝。”

    这位未来目标是偶像的小女孩,最终还是败给了人类最原始的对糖分的渴望。

    “不是说会长蛀牙的吗?”

    白歌故意问道。

    “我只要喝的时候不让奶茶碰到牙齿就没有这个烦恼了。”

    范思思认真地想了想,说道。

    “?”

    你还会这个?

    不是,真的有人能做到吗?

    白歌开始认真思考这位范思思小朋友是不是已经成为升格者,袭名了某个主持公道的大英雄才这样的。

    他帮范思思买了奶茶,看着小家伙快乐地吸着暗白色的液体,也没管牙齿到底沾没沾上,就看到范哲骑着小电驴突突突地溜了过来。

    “麻烦你了啊。”

    范哲笑着对白歌说道。

    “没关系,和小朋友在一起,感觉自己也变年轻了。”

    白歌答了一句。

    “嗯等等,白歌,思思年纪还小,你可不要对她有什么大胆的想法,你要是敢做什么,我第一个打断你的腿。”

    范哲琢磨了一下,忽然严肃起来。

    “?”

    这位老父亲,你这思维联想能力也太强了吧。

    白歌觉得自己以后要是有女儿,肯定不会像范哲这么宠溺,他可是有分寸的人!

    “对了,陶老让我告诉你,那东西的解析已经完成了,有时间可以去爱恋那里拿报告。”

    范哲又说了一句。

    “好的。”

    白歌微微点头,迅速喝完了奶茶。

    达姆施塔特展结束还有两周,白歌还得继续练习预定的安排,确保万无一失。

    “不过没想到,霜降你会想参加酒会,我本来以为你对这种场合不感兴趣。”

    竹云峰坐在沙发上,电视上播放着国际新闻,他笑了笑,看向一旁乖巧的女儿。

    “嗯,其实我是觉得,怪盗joker可能会在那宴会上出现,所以有些好奇。”

    竹霜降半真半假地说道。

    加油,竹霜降,你可以的。

    她知道父亲阅人无数,如果用太勉强的理由,很容易被他看出来问题,所以竹霜降选择说一半的真话。

    怪盗joker可能出现在宴会上是真的,竹霜降因此感到好奇也是真的。

    但她没有说,怪盗joker就是要被自己带进去!

    “呵呵,这种行事有个性的犯罪者确实很容易让年轻人憧憬,不过你也要注意,不论表现得多么华丽,他始终是在犯罪,要认清这一点。”

    竹云峰没有像其他父亲一般直接劝说竹霜降不要再关注这些,而是颇为认真地说了一句。

    “嗯,我知道”

    竹霜降微微点头,又斟酌着词语开口。

    “其实,这次宴会,我还想带一个朋友一起”

    “嗯?”

    竹云峰稍稍坐直身体。

    “是生日那次的那个男生吧,叫白歌来着?”

    他笑了笑,少年少女的青涩感情,对于竹云峰而言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体验了。

    “你都知道了啊”

    竹霜降忽然有些窘迫,就像一直以来隐藏的秘密都被发现了一般。

    “傻孩子,你这几年每隔几天都要提到这个名字,我要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怎么当父亲。”

    竹云峰揉了揉竹霜降的脑袋。

    “我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对待感情问题的,不过按照我们那个时候的说法,不要因为当时没有做出选择而后悔,年轻嘛,总是会有些挫折的。”

    听着竹云峰的话,竹霜降懵懂地点点头。

    “没事的,我会找一下那位达姆施塔特先生,帮你安排宴会的事情的。”

    竹云峰笑道。

    “爸,其实”

    竹霜降听到达姆施塔特的名字,一时有些犹豫,该不该提一下当年的事情。

    但她最终还是决定将其埋藏在心里。

    “没事,谢谢爸爸~”

    随即绽放出了阳光般明媚的笑容。

    距离达姆施塔特展结束,还有一周。

    静江市博物馆,特殊展览馆二楼的监控室内。

    陈楚川喝了一口罐装咖啡,盯着监控摄像头里的仓库。

    那里是博物馆的大仓库,达姆施塔特的保险库也被放置在那里,透过另一块显示屏,能看到保险库里面的景象。

    这个保险库目前只被打开过一次,就是刚刚抵达静江市博物馆,从里面取出一些展品展览的时候,那被放了怪盗joker预告函的放在保险箱里的陶罐正是当时取出来的。

    如今,这保险库周围日夜守卫着至少六人的警察,在仓库之外,还有一小队人员守卫,巡逻,可以说是密不透风,连蚊子都难以飞进去。

    就连达姆施塔特,都十分放心他们的警备,并没有神经质地经常进入查看。

    因为按照陈楚川的说法,每一次开关保险库的门就是一次犯罪的机会,他们必须尽量少的出现这样的破绽。

    至于展览区,每一件展品都设置有红外线警报,一旦有人距离过近就会通报到这里,展柜采用高强度防爆玻璃,带有压感装置,承受了过高的力道之后同样会发出警报。

    展馆内的各个出入口都有至少三人一组的警员把守,还有伪装成游客的便衣出入,做到了全程监视。

    展馆之外的几幢楼里,观察员纵观全局,哪怕是一只鸽子飞过都要进行记录与报告。

    尽管怪盗joker的预告函说的是在结束那天的酒会上进行偷窃,但陈楚川认为,不要和那些犯罪分子谈信用,怪盗joker说是那天来偷,但说不定这只是一个烟雾弹,他诱导警方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最后一天,但实际上在展览过程中就下手偷窃,这种转移注意力的手法,魔术表演里很常见。

    “怪盗joker,你到底在哪里”

    陈楚川这几天神经紧绷,吃住都在博物馆里,可以说是极为专注了。

    监视之余,陈楚川又看向自己手里的资料,这是达姆施塔特竞拍《星月夜》时候的记录,记录显示,他当时的竞争对手中实力最强的几位,都在竞拍开始之前选择了放弃,与静商集团当年竞争海蓝之心的时候如出一辙,而事后调查,那些竞拍者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意外,很难不让人将其与达姆施塔特联系起来。

    当然,经过调查,难以置信的,达姆施塔特确实与这些人的意外无关,否则他也不可能办这个巡回展,来到诸夏境内的。

    更重要的是,在当时竞拍地点附近,似乎还发生了升格者伤害事件,有许多无辜者被卷入其中。

    这卷宗被当地的升格者机构封存,陈楚川只能从诸夏这边的警察部门调来人员伤亡的档案查看。

    很快,陈楚川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竹云峰。

    他在事件中受伤,而他的妻子则死于那次事件。

    “难道是他在背后推动怪盗joker的行动,目的是为了报复达姆施塔特?”

    灵感突显,陈楚川深吸了一口气。

    他看看日历,两天后,就是达姆施塔特巡回展的最后一天,怪盗joker预告的日子!

    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