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九十八幕.宴会开始
    十二月十三日,阴。

    前几日连绵的小雨已经停下,但降下来的气温就再也没有回升的迹象了,彻底入冬之后,一天比一天冷。

    好在静江本身沿江而建,江水调节了气候,不至于冬日下雪,但阴雨连绵还是会让人心情低落的。

    静江市博物馆特殊展览馆的达姆施塔特展,赢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按照初步的统计,光是展览第一天的人流量,就已经超过了静江市博物馆过去一个月的总和,之后的每一天,游客们络绎不绝,甚至很多人从邻近的城市,省份过来。

    当然,贡献最多的还是一些追逐怪盗joker的人。

    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来博物馆转一圈,试图用自己“锐利”的观察来勘破怪盗joker的伪装,将其抓住。

    还有一部分,则是怪盗joker的粉丝,他们也每天都来,试图和自己的偶像来一次近距离的接触。

    怪盗网站这几天的流量也高得吓人,而且,与之前不同,之前怪盗网站的人们是在怪盗joker已经犯罪完毕之后才知道消息,这一次,可是能够见证从发预告函到怪盗joker下手的全过程,大家的积极性惊人地高。

    从达姆施塔特展开幕之前,就有人在怪盗网站上传了自己到静江拍摄的照片,博物馆照片等,等到展览正式开始,更多的照片,图文游记充斥站,如果不知情的人看了,估计会以为这是什么旅游网站。

    甚至,还有人因为怪盗网站而结缘,线下面基之后发现对方是美少女,最后成为一段佳缘的故事。

    而到了展会的最后一天,也就是怪盗joker预告的日子,特殊展览馆更是爆满,以至于从早上开始,便拉开了长长的排队线,对人群进行分流。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了傍晚。

    五点,达姆施塔特展正式关闭,场馆里的所有人员都被请离,经过了三次检查之后,陈楚川确认了场馆内再也没有其他人。

    特殊展览馆的b馆便是宴会厅,由一条走道与主展览馆相连,也就是说,酒会的客人们将会穿过摆放有各种历史文物的展厅,进入宴会厅,颇有种走进历史的感觉,单纯从设计的角度而言,是很不错的创意。

    但这就让陈楚川很头大,要知道,怪盗joker很有可能伪装成参加宴会的客人,如果就这么让他经过展厅,说不定路上就要被摸走一些东西。

    可达姆施塔特坚持如此,甚至还将星月夜特地取了出来,挂在宴会厅最显眼的墙壁上,丝毫不担心自己被偷盗。

    “呵呵,陈,你们的安保措施这么严格,我相信他不敢下手的。”

    见到陈楚川表情凝重,达姆施塔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可说不定”

    陈楚川总觉得这些泛西海人都是迷之自信,根本没有见识过怪盗joker的厉害。

    噔噔噔

    一阵脚步声在地毯上响起,陈楚川看过去,是达姆施塔特的双胞胎孙女正在宴会厅里追逐打闹,展现着无限的活力,令他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

    “你为什么不邀请你的妻子和女儿一起来,我还很期待能见到她们呢。”

    达姆施塔特又开玩笑道。

    “有她们在,我可能会分心。”

    陈楚川说着,确认了一下耳机里的通讯。

    即便宴会厅和展厅相连,警方也安排了众多人手防备,包括这宴会厅里,也有不少警察值守,可以说,现在博物馆里的警察都比客人要多得多。

    六点开始,宾客陆陆续续入场,陈楚川随意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包括局长等在内的重要人物,以及商界的大佬,有名的演员,艺术家等,令他神经更加紧绷。

    “c组和d组,你们多注意一些单独前来的客人,f组和a组,每隔三分钟报告一次仓库的状况”

    陈楚川一边指挥着安保布置,一边确认了一下博物馆仓库和保险库那边的人员,来到了展览馆这里,审视着来访的客人。

    就在这时候,陈楚川眼前一亮。

    他先是看到了一位穿着礼服西装的中年绅士,他显出温和沉稳的气质,举手投足颇有魅力,正是静江著名的慈善家,竹云峰。

    陈楚川之所以会留意他,便是因为他曾经与达姆施塔特的瓜葛,但后来经过调查,陈楚川发现竹云峰似乎并不清楚他妻子的死亡与达姆施塔特可能存在的联系,这位慈善家更是几乎不与静江本地的企业有太多经济上的来往,这条线就暂时断在了这里。

    锐利的目光越过竹云峰,却在他身后的少女身上变得柔和了起来。

    竹霜降。

    陈楚川确认了竹云峰的女儿。

    这位大小姐今天穿了一件水蓝色的裹胸小礼服,露出了线条优美的锁骨与纤细的双腿,亚麻色的短发上是一个水晶发饰,她穿着一双水蓝色的圆头高跟鞋,戴白色长手套,最值得注意的是柔顺的发梢之间,小巧可爱的耳垂处的一对镶嵌有蓝宝石的耳环。

    这正是白歌和爱恋送给她的那一对。

    陈楚川一时竟然有些移不开视线,直到那位可爱的小姐轻轻挽住了一名少年的手臂。

    那少年穿着黑色的礼服,不知道是不是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显得有些拘谨。

    他虽然算不上极为英俊,但收拾得很干净,配合衣服,也有一种温文尔雅的气质。

    说实话,陈楚川觉得自己即便年轻个十岁,站在竹霜降身边也不太相称,但这位少年站在这里,却并不显得突兀。

    如果说竹霜降就像静江江畔最璀璨的蓝宝石,那么这位少年就像是,嗯,陈楚川对艺术的鉴赏能力并不强,他觉得这位少年更像是阴影,并不显得冷漠的阴影,就像是放置蓝宝石的黑色天鹅绒一般,更凸显出了竹霜降的闪耀。

    “嗯”

    当然,陈楚川不认识这位少年,印象中这也不是什么达官贵人家里的少爷,所以才对于竹霜降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感到好奇。

    而陈楚川警察的警惕性让他往前走去。

    他准备询问一下这位少年。

    “你好,请出示一下你的邀请函。”

    陈楚川指了指自己工作人员的证件,对那位少年开口道。

    “好的。”

    对方迟疑片刻,拿出了自己口袋里黑色邀请函。

    “白歌”

    查看邀请函的陈楚川注意到了竹云峰的视线,露出了一丝缓和的表情。

    “不好意思,我只是在保证其他参加者的安全。”

    他又看向那位少年。

    “能冒昧问一下你的个人情况吗”

    “呃,我叫白歌,是竹霜降的同学,在静江高中读书”

    自称为白歌的少年大概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看得出来有些紧张,但在竹霜降面前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自信,仅仅迟疑片刻便答道。

    “请问你带了学生证或者身份证吗”

    陈楚川继续问道,他在这里已经引起了一些客人的注意,将视线投注过来,竹云峰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也稍显不悦。

    “学生证没带,身份证的话”

    白歌从自己干瘪的钱包里拿出了身份证。

    陈楚川接过身份证,认真看了看,又问道。

    “你的身份证签发日期是哪一天”

    “”

    对面的少年明显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思考了一会儿,才迟疑着开口。

    “大概是五月二十二日”

    “没事了,请进吧。”

    陈楚川看着签发日期上面五月八日的文字,将身份证还给了白歌。

    表现都很正常,反应也符合普通人的水平,虽然值得关注,但并不是重点。

    他做出了如此的判断。

    假如是怪盗joker伪装的,那么势必会出现一定的演技,比如刚才,在被问到身份证签发日期的时候,少年仅仅一愣,就开始思考,这才是正常的反应,而要是怪盗joker,可能会因为假装出来的困惑而停滞更久的时间,同时,这位少年面对警察的反应带有些许局促,但由于在女伴身边,所以又表现出了一定的自信,怪盗joker是很难把握住这样的心理的。

    当然,这只是陈楚川的初步排查,说不定怪盗joker就是拥有近乎自然演技的影帝呢,否则当时也不敢大胆地假扮成秦可畏了。

    “去调查一下,静江高中的白歌,问问他家里,今天是否出门了。”

    陈楚川对身边的手下说道,深邃的目光看向通道另一侧,金碧辉煌的宴会会场。

    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