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九十九幕.竹霜降的心声
    静江市博物馆特殊展览馆宴会厅此时已经高朋满座,众多身穿盛装的男男女女汇集,比起秦可畏在自家别墅举办的慈善酒会规模要大上不少,更重要的是,当时参加慈善酒会的多是商界人士,而现在这里,则还有许多政界大佬。

    优雅的泛西海古典音乐流淌于场馆内,宴会采取自助形式,在宴会厅两侧有丰盛的菜肴与美酒供人自取,客人们可以拿取自己想吃的食物到一旁的餐桌上享用,据说这是达姆施塔特所钟情的宴会形式,虽然没有那么正式,但交流更加自由。

    “呵呵,不用紧张,以前带我的前辈曾经说过一句话,只要穿上了西装,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猴子。”

    竹云峰手里拿着一杯红酒,他轻轻摇晃,笑着对白歌说道。

    “嗯。”

    白歌微微点头,他倒不是真的紧张,只是作为“白歌”,他认为自己现在如果表现得镇定自若,那才不正常。

    他现在是怪盗joker装扮而成的白歌

    “今天这里会聚集很多有名望的人,如果有机会我可以介绍一些给你认识,虽然你现在还在学校里,但今后若是踏上社会,这些人脉都是你的财富。”

    竹云峰又看了一眼不远处,一位穿着条纹西装,被好几个年轻男人簇拥的中年男人,那正是新世界集团的董事长蔡和田。

    “当然,人脉,人情,关系,终究只是身外之物,个人的努力与历史的进程才是决定发展的最终要素。”

    “我、我明白了,竹叔叔。”

    白歌状似懵懂地点头,他本来还以为竹云峰这种商业大佬会扯一些诸如能力不重要,关系才是硬道理,或者再怎么努力也比不过有靠山之类的富人常见的言论,但没想到,竹云峰的三观还挺正的。

    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堕落成非法组织的老大的

    不过,竹霜降也在场,说不定竹云峰的这些话,也是说给自家女儿听的。

    而且,越是深入了解世界阴暗面的东西,就会越想将那些阴暗隔绝于自己的亲人之外,这一点,白歌也能理解。

    “好啦,爸,你不要吓白歌,他距离这些事情还早呢。”

    竹霜降微笑着让竹云峰不要说教太多,又挽起了白歌的手。

    “那我和白歌先去吃点儿东西,我中午都没来得及吃饭,饿死啦。”

    她拉着白歌就准备往宴会厅旁边的餐桌移动。

    “行,我不打扰你们。”

    竹云峰看出了女儿的小小心思,笑了笑,挥手让两人自由发挥,自己则转身融入到对话的人群中。

    白歌和竹霜降来到了餐桌,这边摆放着诸如牛排,炸鱼,烤子鸡,时蔬等菜色,都用文火加热保持温度,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竹霜降好像是真的饿了,她拿起盘子,取了好几份不同的肉类和蔬菜,又去饮料台取了一杯淡粉色半透明的饮料,放在桌上。

    白歌只随意拿了一些,毕竟他今晚的正题可不是吃东西。

    不过,这些东西要是让爱恋看到了,估计他会两眼放光吧。

    他无来头地想到。

    这时候,白歌看到,隔壁桌,有一对双胞胎女孩。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达姆施塔特的外孙女。

    “还是这边的东西好吃,川蜀的东西都太辣啦,我感觉他们的饮料里都有辣椒。”

    其中一位女孩抱怨道,用叉子叉起了一块肉,送入口中。

    “我倒是很喜欢辣椒,嗯,尤其是那个麻辣兔头,没想到兔兔除了可爱之外,还这么好吃,我真后悔最开始的时候没敢吃。”

    另一位女孩笑着讨论着状似有些重口味的东西。

    呃,泛西海不是很流行打猎吗,应该也吃过烤兔子吧

    白歌在内心吐槽道。

    两人桌上满是各种烤肉,冰淇淋,布丁,饮料,一看就是小孩子喜欢的食物,一旁,两名穿着西装的男子正有些手忙脚乱地帮两位小女孩端茶送水,看来是专门照顾这两位的。

    至于远处的达姆施塔特,他正在和静江市博物馆的馆长等人畅谈,发出爽朗的笑声,丝毫不在意今晚可能出现的怪盗joker。

    白歌随意吃了两口食物,看了看时间。

    可惜这种场合应该不能拿手机出来玩

    他想着的时候,忽然闻到了一股奇特的味道。

    酒味。

    “”

    白歌转头一看,发现竹霜降双颊莫名泛红,如墨的眼眸湿润,一缕发梢散乱,正以相当暧昧的眼神看着白歌。

    等等,这家伙是怎么了

    白歌探过身子,就问道了一股淡淡的酒味从竹霜降身上传来,他拿起桌上那一杯饮料,仔细闻了闻。

    “鸡尾酒吗”

    很明显,竹霜降刚刚喝下小半杯的“饮料”,是调制的鸡尾酒。

    具体怎样的种类白歌不清楚,不过他知道,很多鸡尾酒经过调制之后,酒味并不浓郁,但实际上的酒精度数高得吓人,像竹霜降这种乖宝宝,平日里肯定没怎么接触过酒精,怕是一喝就醉。

    不过取饮料的地方不是应该标注了酒类饮料和普通饮料的吗,竹霜降怎么还会拿错

    白歌看着微醺的竹霜降,很快想到了答案。

    她大概是觉得自己要是一直保持清醒,可能会对怪盗joker之后的行动造成干扰,所以干脆让自己喝醉,方便怪盗joker自由行动。

    “我感觉我好像有点儿困了。”

    竹霜降以与平日开朗轻快声线完全不同的软糯声音轻语道,稍稍趴在了桌上。

    “困了就休息一会儿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白歌露出柔和的笑容,对竹霜降说道。

    “你知道吗,我其实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喜欢他了,一直到现在也”

    竹霜降轻声说道,话语间已经将倾诉的对象从白歌变成了怪盗joker。

    白歌清楚,对竹霜降而言,怪盗joker其实更像是一位陌生的兄长,可以听自己说话的兄长。

    “那时候刚开学,我还因为母亲的去世而不愿意和其他人说话,想要从学校逃走的时候,是他叫住了我,牵着我的手将我带进了学校里,告诉我,人生应该多一些笑容,你笑起来肯定很好看”

    听着竹霜降的话语,白歌也回忆起了过去的事情。

    的确,在刚来到静江的时候,进入初中的时候,白歌的确曾经遇到过一个逃学的女孩子,当时出于莫名中二的正义感,白歌将其带回了学校里,还说了一些从小说还是电影里看到的台词,当然,那时候的事情,白歌早就没记住细节了。

    现在看来,那女孩原来是竹霜降

    自己难道从十三岁开始就已经继承了亚森罗平的桃花运了吗

    唉,小小年纪,什么不学好,学着撩女孩子,白歌啊白歌,你真是令我失望

    竹霜降又说了一大串,自己对白歌的想法,自己的心情,一方面是酒精的作用,另一方面,也因为她觉得自己身边坐着的是有着白歌长相的怪盗joker,她才会这么倾诉的吧。

    “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试图让自己衷心祝福他们,但是,为什么还是会鼻子发酸,感觉好痛苦”

    竹霜降双眼濡湿,稍稍吸了吸鼻子。

    她眼皮耷拉,很快就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睡吧,希望你有一个好梦。”

    白歌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到竹霜降的身上,抬起头来,看向会场。

    此刻,这里是怪盗joker的舞台。

    下周一第一更会提前到零点,求一下下周的推荐票,不投就浪费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