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幕.化为白鸽
    陈楚川站在宴会厅一隅,面对食物的香味和美酒的芬芳,他不为所动,只严格行使着自己的职务,审视着宴会上的宾客。

    宴会厅一侧的墙壁上,悬挂着包括星月夜在内的诸多画作,引起人们驻足欣赏,同时借此为话题交流着。

    耳机里传来了声音,是手下徐昌建的联络。

    “我们已经联系到了白歌的家人,他的叔叔许诺,许诺说白歌今晚的确说过要去参加宴会,下午就出门了,需要让他们两个通话确认一下吗”

    陈楚川稍加思考,便答道。

    “连线一下,打到我的手机上。”

    一边说着,他一边朝着有着琳琅满目食物的餐桌区域走去,看到了达姆施塔特的双胞胎孙女,也看到了坐在已经沉睡的竹霜降身边,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少女身上的白歌。

    “不好意思,你是白歌对吧,我是静江警局的陈楚川,你的叔叔有电话联络过来。”

    陈楚川看了一眼那少女,心中颇有种微妙的情绪,或许是认为白歌灌醉了对方试图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但他没有多问,只拿起了手机。

    手机震动起来,他接起电话,严肃地问道。

    “您好,沈诺先生对吧,请你和白歌说几句话。”

    陈楚川将手机递给白歌。

    “是许诺吧许叔找我什么事”

    白歌显出迟疑的表情,但心里已经清楚,这是警方在借由熟人联系来调查他,假如换成另外的人,或许在这时候已经暴露。

    怪盗joker能伪装成另一个人,但也只能通过对方随身携带的物品,或者前期的调查来了解一个人,面对突如其来的亲人的联络,很有可能暴露。

    就比如现在,陈楚川刻意叫错了许诺的名字,如果白歌是怪盗joker冒充的,那么很有可能就在这种不经意间的细节暴露问题。

    然而,大概陈楚川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现在坐在他面前的,是如假包换的白歌。

    当然,也是怪盗joker。

    白歌接过电话,就听到了一个略显陌生的声音。

    “是白歌吗”

    “嗯不是许叔吗,你让他听电话”

    又是一道陷阱看来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确很容易引起怀疑啊,白歌想到。

    对方道了个歉,随即让真正的许诺接起了电话。

    “白歌啊,我和你说,有事好商量,你千万不要激动,要知道你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毁了一生。”

    “”

    白歌是真的不明白了,许叔您到底在说什么

    “许叔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东西”

    “嗯你去参加宴会,然后警察就找过来了,难道不是你在宴会上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被抓起来了吗”

    电话另一端的许诺反问。

    “难道是你弄出了人命白歌,我和你说,要是你真的这么不负责任,我一定要代表我们老许家,呃,我们老白家,也不对,反正是代表咱们家的老祖宗打断你的狗腿。”

    “”

    白歌一时无言以对。

    自家的叔叔怎么总是觉得白歌会犯事呢

    另一边,通过监听听着两人对话的陈楚川,眉头皱起。

    这家人的交流方式,是不是有点奇怪

    他听着白歌稍微解释了几句,便将手机交还给了自己。

    “你们收队吧。”

    陈楚川对电话另一端的警员说道,挂断了电话。

    看来这的确并非冒充的客人。

    陈楚川想到,又看了一眼披着外套酣睡的竹霜降。

    “照顾好你的女朋友。”

    他留下一句话,便转身准备离开。

    滋滋

    这时候,陈楚川的耳机里,传来了新的通讯声。

    “头儿,这里是监控室我们发现,发现怪盗joker在保险库里”

    “”

    陈楚川视线下意识扫过白歌和竹霜降,扫过那一对双胞胎,扫过远处的达姆施塔特。

    怎么会这样

    他心中疑云密布。

    与此同时,静江市区,一条没落的商业街。

    许诺书店走出了三名警员,他们脚步匆匆,急忙上了警车,扬长而去,甚至没有注意到路上提着一个塑料袋,穿着皮夹克和长裤,布鞋的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看了一眼远去的警车,笑了笑,往前走,来到了许诺书店的门口。

    咚咚咚

    他轻巧地敲门,让一楼屋子里响起了一阵嘈杂。

    “怎么又来了”

    许诺脾气不太好的声音传了出来,很快,他打开了门。

    “我和你们说嗯”

    许诺借着白歌前段时间才修好的灯,看清了对面的长相。

    如果白歌在这里,肯定会惊讶地叫上一声“老霍”。

    是的,这人正是爱美整形美容医院的霍征。

    “你怎么来了”

    许诺并没有太多惊讶,反而和老霍十分熟悉的模样。

    “怎么,不能来看看老朋友”

    老霍提了提塑料袋,里面装着啤酒和酱牛肉,花生米等下酒菜。

    “从那以后,我们有五年没有见面了吧”

    听到老霍的话,许诺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黯淡,但很快恢复了光彩。

    “进来吧,外面冷死了。”

    “发生了什么”

    两分钟后,陈楚川来到展厅二楼监控室的时候,所有的警员都让开了一条道路。

    这让他第一眼就看到了位于正中间的监控摄像头。

    那是达姆施塔特的保险库的监控画面。

    屏幕中,可以看到在那保险库里,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灰衬衫,打着红色领带,戴着半高丝绸礼帽的身影正如同散步般走在里面。

    他扶了扶右眼的单片眼镜,似乎相当苦恼该拿走什么东西。

    毫无疑问,这是怪盗joker

    “他怎么进去的”

    陈楚川心中一沉,这期间他根本没有接到任何相关的目击报告,怪盗joker到底是怎么进入保险库的。

    而且他不是应该去偷宴会现场的星月夜吗,为什么会进到保险库里

    “不、不知道他好像就突然出现在了那里”

    一名负责监视的警员答道。

    “保险库和仓库守备的人呢,都被干掉了”

    陈楚川一边思考对策,一边随口问道,怪盗joker能这么悠闲地潜入其中,势必是解决了所有守卫的。

    “不他们声称一切正常。”

    另一名警员战战兢兢地回答道,让陈楚川的动作为之一滞。

    “你说什么”

    他顿时想到了好几个可能性,吩咐道。

    “你们两个留在这里继续监控,把视频连线到我的手机上,你们两个,去查一下我们的监控线路是不是被入侵了,徐昌建,你和我去仓库,通报宴会厅的兄弟,从现在开始,除非我们的人要求,否则其他人一律不能离开宴会厅。”

    陈楚川说完便朝着仓库小跑,他拿起手机,接收到了监控室的信号,就看到监控视频里的怪盗joker似乎终于决定了自己的目标,他随意就打开了一个保险柜,由于镜头被遮挡,看不出他取出了什么,但能够看到,怪盗joker以略显神经质的动作,将一张扑克牌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保险柜里。

    接着,怪盗joker关上保险柜的门,对着监控摄像头按胸,行了一个略显浮夸的礼。

    嘭

    这时候,他身边忽然发出了一声爆鸣声,一阵白烟冒出,等到硝烟散去,只看到原地留下了一只白色的鸽子,正四处张望,随即飞走,消失在监视器中。

    “”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警员徐昌建惊讶得合不拢嘴巴。

    “这怎么做到的,他真的变成鸽子了”

    徐昌建想到了预告函的内容,尤其是那一句尚未被解明的“我将化为白鸽”,原本他以为会是什么象征意义之类,可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字面上的意思

    “呵呵,人怎么可能变成鸽子。”

    陈楚川讪笑一声,耳机里传来了警员的通讯。

    “头儿,监控这边的线路的确有被接入过的痕迹”

    这一刻,陈楚川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原理。

    他在上次海蓝之心盗窃案之后,去查阅了很多相关的资料,也试图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怪盗joker的作案手法。

    可以发现,他虽然表面上自信疯狂,但实际上却极为谨慎。

    首先,他要是真的入侵保险库,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就被监控摄像头拍到。

    这代表这,刚才陈楚川看到的一幕,是怪盗joker想让他看到的

    怪盗joker想让陈楚川知道,他正身处保险库中。

    但真相并非如此。

    陈楚川认为,他看到的怪盗joker偷盗的一幕,是假象

    这是魔术的第一步,以虚代实

    怪盗joker可能制造了一个类似的保险库,在里面表演了刚才的这一幕,将其录制下来,然后通过入侵监控线路的方法,替换了警方的监控画面,可实际上,怪盗joker根本就没有进入到真正的保险库中。

    而在看到这虚假的监控画面后,不论陈楚川还是达姆施塔特,第一直觉必然是保险库被盗窃了,接下来的动作,是去查看保险库的状况。

    那么下一步自然是打开保险库的大门,进入其中,打开被怪盗joker偷盗的保险柜,确认里面的物品。

    这样一来,怪盗joker便不费吹灰之力地让达姆施塔特自己打开了所有的保险。

    而在那个时候,混入警察之中的怪盗joker就可以趁着混乱,光明正大地盗走其他的宝物。

    这就是魔术的第二步,偷天换日。

    至于最后一步化腐朽为神奇,也就是怪盗joker的逃跑路线,恐怕伪装成了警察之后,借着去搜寻的机会,携带宝物悄然离开。

    这样一来,达姆施塔特相当于自己将藏品交到了怪盗joker的手上。

    很精妙的手段。

    陈楚川一笑。

    只可惜,已经被他看穿了。

    他来到仓库门口,下令将部分警力调过来,将这里围住,随后走进了仓库中。

    所有的警察都严阵以待,手上拿着非致命的电击棍和装填了橡胶子弹的枪,防爆盾等,围在那保险库的旁边。

    陈楚川没有急着让人找达姆施塔特打开保险库,而是开口说道。

    “我认为,怪盗joker,就在我们之中。”

    在一阵困惑的嘈杂之中,他简单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不断观察其他人,随即开始了确认程序。

    由于警察之间相互认识,所以确认工作很简单,就是询问一些只有两个人知道的事情,或者一些细节。

    然而,十分钟后,陈楚川的表情有些扭曲。

    这些都是自己的手下,是真真正正的警察,怪盗joker并不在这里。

    等等,难道他真的在保险库里

    刚才所有的事情,包括入侵监控的痕迹,都是假装出来的,为的就是让自己想到第二层,以为刚才所见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在自己检查队友的时候,怪盗joker就用某种手法从保险库里逃之夭夭了

    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争取时间

    陈楚川忽然心头一沉。

    这时候,达姆施塔特在三名警察的带领下来到了自己的保险库面前,这是陈楚川的命令,至少要三人一起行动,定时保持通讯。

    他检查了一下达姆施塔特,确认这位收藏家并非怪盗joker伪装的之后,警惕地看着他打开了三道锁,打开了保险库的大门。

    里面没有怪盗joker,也没有什么鸽子,只有靠墙固定的数个保险柜。

    陈楚川认出了怪盗joker打开的那一个,示意达姆施塔特打开。

    这位收藏家,面色略显凝重,他转动密码锁,打开了保险柜的门。

    噗噗噗

    这时,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下意识稍稍抬头,只见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飞进来的鸽子,正在仓库上空盘旋,很快就从透气窗飞了出去。

    在这个过程里,陈楚川仅仅有瞬间的失神,但注意力仍旧集中在了达姆施塔特面前的保险柜上,他很清楚,如果怪盗joker想要下手,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可是,当陈楚川看清楚那保险柜里面的状况时,他的心中掀起了万丈波澜。

    因为在陈楚川眼皮子底下打开的保险柜,没有任何人接近过的保险柜,此刻空空如也。

    不,并不是空无一物。

    在那保险柜底部,放着一张扑克牌。

    绘制有戴半高礼帽和放射状面具,咧开嘴角露出浮夸笑容怪盗的小丑牌

    四千字章节,新的一周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