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零一幕.最好的观赏位置
    竹霜降觉得自己好像睡着了。

    不,她的确是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一切都像是朝阳般美好,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

    但不知道为什么,竹霜降却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她只知道,在所有人都能幸福的世界里,似乎只有她一个人,孤独前行。

    在这样巨大而空旷的寂寞感之中,她醒了过来。

    “嗯?”

    竹霜降最先觉察到了自己肩膀上披着的衣服,是男性的西装外套,虽然并不厚,却十分温暖。

    她接着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少年。

    “白歌啊”

    下意识叫出对方的名字,但竹霜降很快就意识到,这并不是白歌,而是伪装成白歌的怪盗joker,联想到他今晚要做的事情,竹霜降顿时清醒了不少。

    “你不是”

    “嘘。”

    白歌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放在嘴前。

    “啊”

    竹霜降急忙捂住自己的嘴,直起身子来。

    “我怎么可能让美丽的小姐在这里独自沉睡而去做一些不解风情的事情呢。”

    白歌微微一笑,手指轻轻在桌面敲击一下。

    “既然我们最重要的观众已经苏醒了,那么真正的表演也应该开始了,这里可是最好的观赏位置。”

    白歌凑到睡眼惺忪的竹霜降耳畔,轻声耳语道,温热的吐息拂过她的耳边,令竹霜降心中生出些许慌乱。

    就在这时

    噗噗噗——

    偌大的宴会厅,忽然飞来了好几只纯白的鸽子。

    这些鸽子从顶部的透气窗飞来,在宾客们的惊叹中,飞到了位于宴会厅一侧,那悬挂着《星月夜》的墙壁前,飞到了宴会厅的中央,飞到了通往二楼的扶梯上,飞到了每一个角落。

    这些鸽子似乎并不惧怕人类,悠然自得地停在地上,四处张望着。

    “!”

    而此时,还在仓库里寻找怪盗joker痕迹的陈楚川也听到了宴会厅手下的通讯,立刻瞪大了双眼。

    咔哒——

    下一刻,某种东西被切断的声音响起,整个宴会厅,忽然间陷入了黑暗。

    “不好,他要偷画!”

    陈楚川叫道,他似乎明白了怪盗joker的想法,这个小偷刚才的一切,都是为了将自己等人调离宴会厅,他真正的目标,还是那一幅《星月夜》!

    他急忙带人跑向宴会厅,同时对通讯器里说道。

    “立刻去保护那幅画,我们马上就到,确保宴会厅封锁,外部的人员也同时注意天空附近可能存在的怪盗joker。”

    在陈楚川看来,怪盗joker很可能是冒险通过顶部的通风口蒙混进来的。

    而此时,在漆黑一片的宴会厅里,突然亮起了一盏灯。

    那聚光灯打在了《星月夜》的前面,原本那里停留的鸽子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头戴半高丝绸礼帽,身穿黑色礼服,灰衬衫,戴红手套,系着红色领带的青年。

    他英俊的脸庞显出凛冽的气质,在众人的注视下,青年抬起右手,扶了扶单片眼镜。

    怪盗joker!!!

    现场的客人,无论男女,都发出了一声细小的惊呼。

    他怎么敢在这种时候,这个地方,以这样的形式出现?

    “女士们,先生们。”

    青年的声音回荡在宴会厅。

    “演出开始。”

    “快恢复电源!”

    陈楚川吼叫道,他已经来到了漆黑一片的特殊展览馆门口,他不明白,为什么怪盗joker能这么简单地切断场馆的电力,要知道,为了防止怪盗joker趁着黑灯瞎火的浑水摸鱼,陈楚川可是派了专人守卫电源的。

    “我、我们在努力,只是还需要几分钟时间他切断了大部分的灯光,保留了一部分,完全重启的话,至少要五分钟”

    通讯器里的回复让陈楚川变得十分暴躁,他冲进了特殊展览馆,穿过走道,进入到宴会厅之中。

    他正好看到,黑暗之中,几个便衣警察正冲向灯光下的怪盗joker,可怪盗joker不慌不忙,打了个响指。

    嘭——

    这位身着礼服的青年身体忽然炸开了,下一刻,便衣警察们冲进聚光灯下,却扑了个空,只有一只鸽子飞了起来。

    噔——

    聚光灯消失,又打在了宴会厅的另一个角落,怪盗joker闲庭信步,双手插兜,引发了又一阵惊呼。

    “我今晚要盗取的,是达姆施塔特先生扭曲的欲望,他在作为收藏家的这些年里,除了正常的拍卖之外,还进行着走私的行为,我相信警察先生们如果今晚仔细对比文物清单,一定能发现一些端倪。”

    怪盗joker说话之间,又有好几个便衣冲了上去,但伴随着一声响指,白鸽飞起,他又消失不见。

    “真是邪了门了”

    陈楚川完全不知道怪盗joker到底是怎么快速消失移动的,他只能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没办法阻止。

    深深的无力感笼罩了陈楚川。

    他下意识瞥了一眼宴会厅一端,之前遇见的那对情侣所在的位置,尽管灯光昏暗,但在一些手机的屏幕照亮下,陈楚川还是看到了。

    他看到那位少年正守在少女身边,寸步不离。

    “这”

    竹霜降惊讶地合不拢嘴,她看看聚光灯下,正在细数达姆施塔特罪恶的怪盗joker,又看看自己身边这个假扮成白歌的怪盗joker,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坐在自己身边的,一直都是白歌?

    竹霜降顿时羞红了脸,她虽然记得不太清楚,但也知道自己好像说了不少有关白歌的事,这么一看,是自爆了?

    我怎么能这样

    她羞愧难当之时,忽然又觉察到,身边的人肯定不可能是白歌。

    因为白歌才不会像刚才那样接近自己,说那些拨动心弦的话语。

    这么说,怪盗joker不只一人?

    还是分身术?

    竹霜降好奇地看着以整个宴会厅为舞台的怪盗joker。

    “所以,达姆施塔特先生,你那扭曲的欲望,就由我来盗取。”

    怪盗joker手往前伸,打了个响指。

    噔——

    聚光灯一打,正好打在了入口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达姆施塔特身上。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位绅士那里。

    “不好他要逃走”

    陈楚川惊叫一声,急忙看向另一处聚光灯的方向,位于宴会厅尽头的怪盗joker,扶了扶单片眼镜,随即按胸,向众人行礼。

    “祝愿各位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他的身边,忽然燃起了一道汹涌的火焰,将其吞没,令宴会厅内响起了巨大的惊叹声。

    咔哒——

    特殊展览馆的灯光在数十秒后亮起。

    原本怪盗joker所处的位置,只有一群白鸽留下。

    噗噗噗——

    白鸽们翅膀扑腾,各自飞舞,很快就离开了宴会厅。

    只留下宾客们,面面相觑,仿佛刚刚观看完一场异常华丽的魔术表演。

    “怎么样,还满意吗?”

    坐在竹霜降身边的白歌微微一笑,仿佛从未离开。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