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零二幕.留给你的思考题
    “达姆施塔特先生,你有权力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作为呈堂证供,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帮你联系你的律师。”

    在警局,陈楚川神色颇为复杂地对坐在对面的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说道。

    “我明白,我找我的律师。”

    达姆施塔特并没有显得过分慌张,只静静地坐在那里。

    “如果可以的话,陈,能让我抽一口烟吗?”

    大约十五分钟后,达姆施塔特得知了自己的律师将赶过来的消息,似乎松了一口气,询问陈楚川道。

    “可以。”

    陈楚川看到达姆施塔特掏出了自己的烟斗,向陈楚川借了个火,悠然地吸了一口,随即吐一口灰白的烟雾。

    “你的孙女将会暂时住在酒店里,由我们的人照顾,请放心。”

    留下一句话,他走出了审讯室,来到外面的桌旁,打开了文档。

    按照初步的调查,达姆施塔特保险柜中的文物藏品,有部分与入境清单上的不符,一些是原本的仿制品变成了正品,一些则是同类型物件的不同个体,简单来说,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法,但由于达姆施塔特本人的身份,反而难以觉察。

    今天时间已经太晚了,来不及找专业人员鉴定,但陈楚川初步估计,达姆施塔特这次的涉案金额应该超过了千万——旧时代的文物价值远超大崩坏之后的文物,因为即使这些文物没有历史残片,也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指示其他的历史残片所在,过去就曾经从一些稀松平常的旧时代文物里发现过深渊遗物的痕迹。

    目前,达姆施塔特暂时被扣押在警局问询,至于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怪盗joker,则不知所踪。

    “呵呵,没想到那家伙莫名帮我们破了一起大案子真是讽刺。”

    陈楚川当然知道,怪盗joker之所以会细数达姆施塔特的罪行,并不是真的想要维护正义,那只不过是转移注意力的手段而已。

    经过对人员报告,监控录像的调查,警方发现今天从早上到案发,都没有任何可疑人员进入博物馆中,除了那些出现在仓库和宴会厅的鸽子之外,怪盗joker没有留下任何他曾经来过的痕迹。

    而且,陈楚川找人调查了一下监控线路被入侵以及电力系统被破坏的痕迹后发现,造成这些的都是定时装置,是早就布置好,伪装成正常设备的!

    监控线路这边,陈楚川认为入侵痕迹只是假象,监控摄像头当时拍摄到的就是身处保险库里的怪盗joker,当陈楚川带人团团围住保险库的时候,怪盗joker可能就坐在里面等待。

    当陈楚川因为发现了监控线路被入侵的痕迹之后对人员进行排查的时候,甚至他们打开保险库,看到保险柜里那张扑克牌的时候,怪盗joker都躲藏在保险库里。

    接着,电力系统的定时装置生效,特殊展览馆的主要灯光被切断,陈楚川等人的注意力转移的同时,怪盗joker才逃脱。

    至于那宴会厅里,以华丽的魔术般的手法不断出现消失的怪盗joker,就要提到陈楚川的另一个发现了,那就是特殊展览馆除了普通的展览设备之外,还和隔壁新建的城市规划展览馆一样,安装了投影设备。

    阅读说明书,陈楚川发现,这投影设备虽然在白天,阳光强烈的时候会因为光线的干扰而显得不太真实,但若是在昏暗的环境,配合声光音效,足以制造出以假乱真的效果,特殊展览馆这边的设备用的较少,隔壁城市规划展览馆倒是曾经用过这个设备进行展览,获得了一定的好评,直到最近的旧时代静江的展览,就是怪盗joker偷窃了一块石头的那次,也有用到。

    只是因为特殊展览馆这边的投影设备极少使用,所以就连陈楚川都忽略了这一点,没有排专人去守卫设备的操控室。

    在后续的调查中,警方的确发现,投影设备有人为操作过的痕迹,但由于入侵者的电脑技术极为高超,所以抹去了大部分的痕迹,找不到任何线索。

    换句话说,当时出现在宴会厅的怪盗joker,是投影!

    由于当时灯光昏暗,再加上怪盗joker预告函带来的心理期待,最后则是他出现时讲述的达姆施塔特的罪行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所以在第一时间里,鲜少有人发现那只是投影而并非真人。

    得知了这些事情,陈楚川已经能够大概勾勒出怪盗joker的作案经过了。

    首先,在开幕式当天,怪盗joker利用鸽子吸引注意力,以某种手段将预告函寄出。

    在展览期间,甚至展览之前,他通过伪装工作人员,借着检查的名义在监控线路和电力线路安装了定时器,一方面,警方并不一定能看出问题所在,另一方面,就算是正常的设备,怪盗joker离开的时候随手用那隔空取物的能力拿走一些零件,正常也会变成不正常。

    接着,在展览的最后一天,怪盗joker进入博物馆,以某种方式进入保险库,盗走物品,以监控摄像和线路入侵的痕迹让陈楚川以为这是障眼法,召集了人员去包围保险库,在这里,即使陈楚川没有想到第二层,怪盗joker也能制造出自己已经离开的假象,让人下意识忽略他还存在于保险库的可能性。

    当众人打开保险库,发现文物失窃后,电力系统的定时器启动,宴会厅灯光熄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宴会厅上,这个时候,怪盗joker才真正脱身。

    至于鸽子,这是最搞笑的,当时陈楚川被震撼的景象冲击,大脑转不过来,但现在一想,在大崩坏之后的现在,地磁趋于稳定,鸽子这种旧时代用来传信的鸟儿,本来就有巡回的特征!

    恐怕,怪盗joker在展览期间,不,早就开始有目的性地在博物馆附近放飞鸽子,使其养成在那个时间飞回博物馆的习惯,这甚至连超凡能力都算不上,只是普通但需要时间的准备工作而已——在诸夏,任何一家农贸市场里都能买到鸽子,对能够改变样貌的怪盗joker而言,这些准备十分简单。

    “上当了”

    陈楚川忍不住点了一根烟。

    由于怪盗joker是升格者犯罪者,所以陈楚川下意识就忽略了对使用常规的手法作案这一可能性,才导致自己被耍得团团转。

    “只不过怪盗joker到底是怎么进入保险库的,又是怎么离开的”

    他喃喃自语,还是不清楚犯罪的细节,只感觉自己成为了一场盛大表演的一环。

    “另外,达姆施塔特被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陈楚川皱起眉头。

    达姆施塔特被偷的东西,很意外的,并不存在于清单上,这让陈楚川很奇怪,因为那意味着这文物在出关的时候必然会被查到,达姆施塔特还不至于如此愚蠢。

    达姆施塔特本人拒绝提供任何有关那件文物的信息,坚持要等到律师过来,更让陈楚川头疼不已。

    不过按照规矩,他准备将达姆施塔特扣留在静江一段时间,等到事情彻底调查清楚,至少达姆施塔特的新年是得在静江度过了,陈楚川还有足够的时间。

    只是,怪盗joker的又一次完美犯罪,让警方在西南省的政界商界大佬面前可以算是丢光了面子,查处达姆施塔特只能算是意外所得。

    “怪盗joker,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看着卷宗,低声自语道。

    这时候,陈楚川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表情微变。

    深夜,一辆黑色高级轿车内。

    竹霜降沉默不语,看着窗外虚伪的星空,若有所思。

    她的身边坐着白歌,前方的副驾驶位上则是竹云峰,他们正从博物馆开车离开。

    由于怪盗joker的出现,所以参加宴会的所有客人都接受了严格的身份检查,直到深夜十一点左右,他们才得以离开。

    当然的,没有发现怪盗joker的痕迹,他好像真的变成了白鸽离开。

    而事实上,怪盗joker确实是化身为了“白歌”离开。

    “没想到达姆施塔特居然还在从事这样的事情,本来这次邀请他过来参加展出还有我的一份努力,现在想想,真是被蒙骗了。”

    竹云峰自嘲一声说道。

    “他会怎么样?”

    白歌状似好奇地询问道。

    “应该会接受警方的调查,后续可能会被起诉,涉及到文物的案子,一般都会重判。”

    竹云峰回答,语气却并没有那么严肃。

    白歌在调查清楚了达姆施塔特曾经的所作所为之后,也很快就理解了为什么竹云峰要让怪盗joker去偷盗达姆施塔特。

    为了复仇!

    竹云峰并非对于自己妻子的死亡毫不知情,相反,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达姆施塔特就是自己的仇人!

    但是为了复仇,他选择隐忍多年,直到找到了达姆施塔特要来诸夏举办巡回展的机会,竹云峰很清楚,达姆施塔特必然会趁着这次巡回展的机会在诸夏境内收敛走私的文物,就像七年前那一般!

    即使没有怪盗joker,竹云峰应该也有渠道能够检举达姆施塔特,让这位声名在外的收藏家身败名裂,陷入牢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怪盗joker成功与否,对竹云峰都没有影响,因为在调查达姆施塔特的过程中,怪盗joker必然会掌握到这些信息,而竹云峰相信,聪明的怪盗joker不可能不利用这些信息来方便自己盗窃。

    这样一来,竹云峰在自己完全不沾手的情况下,成功将自己的仇人送进了监狱,而且整个过程自己都站在最佳的欣赏角度观看,实在可怕。

    白歌再度确认了一件事。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以及,搞非法组织的,心都脏。

    车开到了一处高级小区的门口,但竹云峰没有开进去。

    “白歌,你送一下霜降回家,达姆施塔特这边出了事情,我还得去做笔录,毕竟我是这次展览的协助者之一。”

    他露出了苦笑,对竹霜降说道。

    “啊?”

    竹霜降愣了愣,随即觉察到了父亲的想法,便抿嘴点头,与白歌一起走下了车。

    这小区规模不算大,但配套设施相当不错,在出示了门禁卡之后,竹霜降和白歌走进了星光下静谧的小区。

    要是这是真的白歌就好了

    凉风令竹霜降的醉意已经完全清醒,她还披着白歌的外套,并不感到寒冷。

    “你今晚是怎么做到的?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偷走东西的?”

    终于,当电梯来到她家所在八楼的时候,竹霜降忍不住开口问道。

    她知道怪盗joker肯定偷走了什么,可是除了自己醉酒沉睡的时候,怪盗joker完全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边,而她也没有睡太久,这到底是有什么玄机。

    “已经到好孩子的睡觉时间了,这个问题,可以当做留给你的思考题。”

    白歌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提示。”

    他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你是从什么时候产生的我是今晚才实施偷窃的错觉?”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