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零三幕.正确的答案
    三周前。

    就在从川蜀省开往西南省静江市的城际列车上。

    列车采用前客后货的运输模式,前面数节车厢都是客车,而托运的行李,货物等,都位于列车后方。

    乘坐这趟列车的人大多都不知道,著名的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就在这一趟列车上。

    而装着他珍贵藏品的保险库,同样位于这趟列车。

    当然,白歌除外。

    达姆施塔特的一切行动,都通报给了静江警方,而告诉了静江警方,就代表着告诉了深渊遗物事务司,而深渊遗物事务司知道了,怪盗joker自然就知道了。

    因此,白歌在周六一早,便乘坐第一班列车去往川蜀省,改变容貌与衣服之后,乘坐上了从川蜀返回静江的列车,达姆施塔特乘坐的这一班列车!

    此时此刻,达姆施塔特和陈楚川,就坐在白歌的隔壁位置!

    白歌面对达姆施塔特,并没有表现出除了第一眼之外的关注,尽管这是一位名人,但并非所有人都关心文物,都认识达姆施塔特,因此,多余的视线是不必要的。

    他坐在位置上,以的听觉捕捉着两人之间的对话。

    脑中,白歌已经浮现出了这趟列车的构造图,以及达姆施塔特保险库的位置。

    “每当看着孩子们露出笑容,就会感觉到内心的一股暖流,从她们的身上感受到了希望。”

    达姆施塔特微笑着说道,看起来就像一位慈祥的老人。

    此时列车正好从一段隧道出来,阳光洒满了车厢。

    是时候了。

    白歌起身,装作去洗手间的模样,往后部车厢移动。

    他发现陈楚川看了自己一眼,但并没有过多的留意,这很正常。

    走过车厢之间的连接部分,白歌走进洗手间里,将门反锁,脱下外套。

    接着,他找到了通往车顶的通风口,将其轻松打开,这个行动已经演练过多次,毫无问题。

    嘭——

    呼啸的风通过缺口,令白歌的衣服凌乱,但他并没有因此感到慌张,而是直接穿过那通风口,来到了车顶。

    哐当哐当哐当——

    车轮经过铁轨连接处的声音连绵,白歌眺望前方,能看到一座座山峦于平地之上崛起,静江附近的地貌便是如此,山并不成片,更多的是一枝独秀的孤山,低矮而突兀。

    “差不多。”

    白歌改变样貌,朝着列车后方轻盈地奔跑,对于车内的人而言,车顶是完全的视野盲区,而在高速行进的列车车顶奔跑,是只有不要命的疯子才会做的行为。

    他落脚的瞬间就移动,对于列车自身的响动而言,这根本不会引起任何注意。

    片刻之后,白歌便来到了装货的车厢附近。

    “达姆施塔特的保险库放在货车车厢里,这车厢全封闭,只有一扇门连通有四名守卫的隔壁车厢。”

    在车门附近的车顶上,他确认了一下保险库的守备情况,看到四人正在无聊地玩着扑克,毕竟没人能想到,身处静江的怪盗joker会知道达姆施塔特在这一班列车上,进行盗窃。

    白歌看向列车前进的方向,一座山正在迅速接近,不到一分钟后,列车即将进入隧道。

    他深吸了一口气,脑中出现了一系列的画面。

    在列车进入隧道的瞬间,他从侧面进入车厢,趁着由亮转暗的短时间的视觉误差,从守卫意识的盲区穿过车门,进入到保险库所在的车厢中。

    白歌睁开眼,列车前部,已经陷入黑暗。

    他身形一闪,在这一节车厢正好进入隧道的时候进入到守卫所在的车厢连接处,敞开的门能看到隔壁车厢里的四人,意识与意识交错,白歌转眼间就来到了那扇门外,配合的能力迅速开门,而那四位玩牌的守卫才刚刚点亮手机——货仓里的灯相对昏暗,毕竟存放的都是货物,不需要大功率的灯泡,还容易导致火灾。

    此时,白歌已经来到了保险库所在的车厢。

    只有他一个人的车厢。

    进行到这一步,盗窃已经差不多等于完成了。

    白歌轻松抓住破绽,解开了三道锁,走进保险库中。

    他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先将一个黑色的,拇指大小的黑色装置连接到了保险库内因为断电而没有启用的摄像头上,这是爱恋给他的设备,能够篡改入侵摄像头的设备。

    他们将在博物馆的线路上制造痕迹,让人以为是通过那些痕迹来入侵的监控,可实际上,监控摄像头的入侵位置,就在保险库里!

    这里面录制了白歌偷盗一个伪装保险库的视频,是用来吸引注意力的。

    之后,白歌看了看周围的保险柜。

    没有活性化的深渊遗物从外表看不出来,隔着保险柜更是无从知晓,但白歌却并没有这个烦恼。

    因为提前知道这是一把匕首类似的物品,所以白歌决定,将所有的保险柜都打开!

    啪啪啪啪——

    他迅速打开保险柜,确认里面的东西,又将其锁上,仿佛那些密码锁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忽然,白歌停住了。

    因为在一个单独的保险柜里,空无一物。

    “空的保险柜?”

    本能地觉得奇怪,白歌的扫过,却发现那里似乎隐藏着什么。

    他将手伸了过去,很快,就摸到了冰凉的金属与锋锐的利刃。

    这里有一把匕首,看不见的匕首!

    毫无疑问,这就是深渊遗物。

    “难怪达姆施塔特的清单里根本没有给这东西一个替身,因为正常情况下,根本看不见”

    白歌喃喃自语,随即触碰到短剑的握柄。

    此时,在白歌心中,这匕首的模样自然浮现。

    那是一柄造型古朴的短剑,似乎由青铜打造,但锋锐不减,寒光湛湛。

    “嗯?”

    白歌发现,这剑拿在手里几乎感觉不到重量,有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

    与此同时,他的视野里也出现了与类似的微光,只不过并非什么破绽或者盲区,更像是事物最脆弱的位置,也就是要害。

    没有研究更多,白歌将一张扑克牌放进保险柜,随即关上保险柜的门,又找到了那将在巡回展开幕式上展示的陶罐,将预告函放进去。

    这陶罐在开幕式展示之前,会一直存放在保险柜里,不会有人打开,至于深渊遗物,在警方重重监视这些文物的情况下,达姆施塔特如非必要是不可能自己冒险去检查的。

    这利用的是心理的“盲区”!

    迅速将一切恢复如初,白歌来到了保险库之外。

    此时外面并没有隧道,一片光明。

    白歌也不打算故技重施,他有另外的布置。

    看了看时间,白歌心中默数三秒。

    在数到一的时候,扑腾翅膀的声音如期响起,门外,那些正在打牌的守卫们发现,列车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大量的白鸽,一时被吸引了注意力。

    这就是之前白歌认为没有什么大用处的白鸽亲和能力!

    可实际上用过之后,白歌发现,这能力的确没有什么大用处,除了能让鸽子更愿意停留在白歌身边之外,最多也就是能更容易指挥一下这些鸟儿什么时候该出现在什么地方这种程度,大概在鸽子的眼中,白歌就是一只大号的鸽子吧。

    即使没有超凡能力,专业驯鸽人以长期的训练也能做到,白歌只不过缩短了周期而已,于是,他早上放飞了前几日范哲和田虹等人捎带去川蜀的一群鸽子,让飞回静江的它们与列车在这个时间出现交汇,扰乱注意力。

    在隔着门捕捉到意识盲区的瞬间,白歌轻巧地推开门,顺手锁上,从进来的列车连接处跳上了车顶。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他回到自己原本的车厢,进入洗手间,换上衣服,改变了容貌,打开门,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仿佛只是单纯的去上了个厕所。

    而一旁,达姆施塔特与陈楚川还在感慨刚才的白鸽,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毫无觉察。

    至于之后,大部分发展就很容易推导出来了。

    在展览开幕式的时候,白歌根本就没有去现场,只放飞了之前的那一群鸽子,让它们在打开陶罐保险柜的时候飞出来,要知道,这开幕式可是有直播的,时间表安排也趋于固定。

    展览期间,白歌伪装成工作人员,对电力系统也进行了布置,至于投影的程序,这是爱恋的手笔——没有人比炼金人偶更懂编程。

    于是,所有人都以为怪盗joker将会在寄出预告函之后进行偷窃的情况下,白歌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事情,才发出了那一封预告函。

    正因为有这样的以虚代实,怪盗joker才能偷天换日,最后在宴会上,化腐朽为神奇!

    另外,为了转移注意力,白歌也故意对文字进行了模糊处理。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迈入终结之时,指的便是真正的车轮,是开往静江的列车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候。

    化为白鸽则是指会利用白鸽来转移注意力。

    钢铁交织的盛大游行,便是由钢铁打造的列车上漫长的旅程。

    扭曲的欲望,自然就是深渊遗物这达姆施塔特走私的物品。

    换句话,就是怪盗joker将会在开往静江的列车即将到站之时用白鸽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偷走行进火车里的深渊遗物!

    这封预告函,本身就是魔术的一部分!

    时间回到现在。

    白歌离开了那高级小区,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辗转来到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区域,自己提前准备好的房间处。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请问是警察吗,我好像,好像被怪盗joker袭击了!”

    白歌以慌乱的声音,对电话里说道。

    两更三千字,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