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零四幕.我举报我自己
    陈楚川看着眼前的少年,眉头皱起。

    他好像被人打了一拳,脸有些肿,除此之外,与陈楚川在宴会现场看到的白歌没有任何区别。

    接到报警之后,陈楚川立刻派人去接来了白歌,真正的白歌。

    据他所说,竹霜降之前邀请自己参加宴会,随后,在当天准备出发的时候,白歌遭到了一个不明身份的男人的袭击,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绑了起来,身上的衣服都被脱掉,手机和钱包等也随意丢在地上,他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挣扎出来。

    白歌打开手机,很快得知了今天宴会发生的事情,一联想,就知道打晕自己的那个人很可能是怪盗joker,因此才立刻报警。

    换言之,陈楚川等人在现场看到的白歌,是假的!

    “没有问题。”

    一旁,手下徐昌建对陈楚川耳语了几句,才匆匆离去。

    他刚才被派去调查白歌,真正的白歌所说的一切,发现与他的描述基本符合,少量的细节差异也在记忆混乱的允许范围之内。

    而且白歌所说的事情,前后都能对得上。

    陈楚川陷入了思考。

    在会场的时候,他曾经仔细调查了白歌,并且让他与自家叔叔对话,没有发现问题,这么看来,怪盗joker是很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

    只有对白歌进行了深入的调查,才能做出那样自如的应对的。

    “等等,你说你叫什么?”

    陈楚川忽然一愣,开口问道。

    “白歌怎么了?”

    白歌显出几分困惑的表情。

    “白歌白鸽我将化为白鸽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陈楚川恍然大悟。

    怪盗joker所说的,既是指他的作案手法里会用到白鸽,同时,指的是他会冒充成名叫“白歌”的人,进入会场,同时逃走!

    如今一想,宴会厅里,怪盗joker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一隅,观看着警察们被戏耍,简直就是十足的恶趣味!

    再往前延伸,如果陈楚川能够破解这个谜题,他当时就能直接抓住“白歌”,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怪盗joker从自己眼前走过了。

    这简直就像是把答案糊在了陈楚川的脸上,可他们却视而不见一般。

    嘲讽。

    这就是无比的嘲讽。

    “警察叔叔,那个人应该不会杀我灭口吧?”

    白歌见陈楚川思考许久,又问了一句。

    “不清楚,不过他目前犯下的案子里并没有出现死者。”

    陈楚川考虑了一下,怪盗joker本质是个小偷,偷盗和杀人可是严重程度完全不一样的犯罪,况且,如果他真的要灭口,应该在冒充白歌的时候就下手了,不会让他还有报警的可能。

    即使在海蓝之心盗窃案中,怪盗joker也没有杀死秦可畏,说明他至少对杀人不太感兴趣。

    当下,怪盗joker已经完成了他的偷盗,甚至还贴心地归还了白歌的个人物品,也没必要再回到白歌身边暴露自己,况且他本身就可以改变容貌,白歌记住的样子,根本没有参考价值。

    所以陈楚川认为白歌之后应该是安全的,当然,他会在询问过深渊遗物事务司之后,派人保护白歌几天观察情况。

    今晚,深渊遗物事务司提供给了陈楚川一定的思路,尤其是深渊遗物走私方面的,而有关怪盗joker,对方的想法和陈楚川一致,认为怪盗joker应该是掌握了某种移动的技巧,才能自由出入保险库。

    做完笔录,陈楚川又找人明天联系竹霜降和竹云峰询问情况,才对白歌说道。

    “今天辛苦你了,感谢你对我们提供的帮助,我会派一些人保护你几天的,待会儿我就找人送你回家,明天给学校里请个假,早上十点来这里,我们还会再做一次正是笔录的,你的那个同学也会被请过来。”

    “我、我知道了警察叔叔,请你们一定要抓住那个家伙!”

    白歌颇为气愤地说道。

    陈楚川联想到“白歌”和竹霜降在宴会上的亲昵举动,顿时明白了白歌为何如此气愤的原因,他露出了和善的笑容,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请放心,我们肯定会抓住他的。”

    “那就好!”

    白歌点头同意。

    二十分钟后,白歌才在警车的护送下,今晚第二次回到了许诺书店附近。

    他道别了警察,走向自家。

    之所以会“自首”,倒真的不是什么愉悦犯,而是白歌身为怪盗joker的时候对竹霜降说了这些事,所以在竹霜降的认知中,白歌并没有参加晚宴,而是被怪盗joker冒名顶替,面对这样的情况,要是白歌不报警,那才显得奇怪。

    因此,他做出这样的行为,是十分合理的。

    当然,这样的事情对于一名以疯狂自信为人设的怪盗而言,也是很符合身份的。

    至于明天竹霜降是否会说出她早就知道白歌是怪盗joker这件事,并不重要,警方只会认为她受到了胁迫,诓骗,是受害者。

    “嗯?”

    在楼下的时候,白歌发现垃圾桶似乎多了几瓶啤酒,这远超许诺的酒量了。

    他走上楼,刚用钥匙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混杂着食物香味的酒气,许诺躺在沙发上,半睡半醒,茶几上还有好几个饭盒,里面装着吃剩下的下酒菜,啤酒瓶放在地上,都已经空空如也。

    很明显,这不是许诺一个人能做到的。

    “许叔,咱们家今天来客人了?”

    白歌倒是知道警察今天上过门,不过有客人倒是意料之外。

    许诺在静江还认识别人的?

    “嗯,一个老朋友。”

    许诺含糊地答道,随即昏睡过去。

    “哦。”

    白歌没有多问,本想说几句今天的事情,但许诺已经发出了如雷的鼾声,白歌便就此作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洗漱之后,白歌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脸,让那制造出来的浮肿的痕迹稍稍消退些许,才躺到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梦之中,白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场颇为盛大的舞会当中,只不过,他并非年轻气盛的青年,而是一名两鬓斑白的老者,已经没有了少时的激昂,但也不见迟暮。

    这并非伪装,而是亚森·罗平晚年。

    经历了多场冒险,拥有过数段美好时光的亚森·罗平,最终选择携带着自己的财富回到了家乡。

    那并非他那骗子父亲与母亲相遇之地,也不是童年和母亲被欺压的那一间宅邸,更不是之后颠沛流离的居所。

    他回到了他和初恋,克拉丽丝·德蒂格共度六年的地方。

    对亚森·罗平而言,那里才是真正的被称为“家”的地方。

    他以这些年的冒险获得的财富购置了一处宅邸,在自己曾经就读的学校成为了一名历史教授,拉乌尔·当德莱齐男爵,课余时常邀请自己的学生们作客,讲述那些传奇的冒险经历。

    当然,那些可爱的小家伙们总以为这不过是教授编造出来的故事,只有一位少女,总是对故事充满好奇,刨根问底,并且对故事里的冒险极为憧憬。

    她有着和克拉丽丝一样的金发,碧绿如宝石的双眸,很多时间,亚森·罗平都将她的影子和亡妻重合起来。

    这是一场毕业晚会,那位少女即将离开学校,走上世界的舞台,拥有自己的,崭新的,美好的,充满希望的人生。

    而亚森·罗平,这位经历了漫长的,千奇百怪旅行的旅者,则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亚森·罗平含笑看着那些学生们起舞,直到,一个声音响起。

    “教授,我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他循声望去,那位少女正略显羞涩地站在自己面前,伸出戴着轻纱手套的手。

    一时间,亚森·罗平恍如回到了数十年前,回到了自己和克拉丽丝初遇的时候。

    “如果我冒昧了的话,请原谅,教授”

    那位少女见亚森·罗平许久没有回应,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怯懦地道着歉。

    “不,并没有,嗯,这是我的荣幸。”

    亚森·罗平微微一笑,站了起来,轻轻握住对方的手,走向舞池。

    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于是轻声对身边的少女开口。

    “你介意我这个老人再说一个故事吗?”

    少女一怔,但很快又点头。

    在这一刻,新生的与老去的,尚未开始的与已然结束的故事,连结到了一起。

    已经有过数次经历的白歌缓缓睁开眼睛,他知道,伴随着这次盗窃的成功,他对于亚森·罗平的袭名,已经趋近于完全。

    在白歌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了袭名的最后一环,袭名仪式的内容。

    ——在众目睽睽之下,盗走一件稀世珍宝。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