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零六幕.图穷匕见
    “图穷匕见”

    白歌没有去吐槽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而是耐心地等着陶轩然的解释。

    “位格等级二级,对应二阶三阶的升格者,风险等级一级,无活性化迹象,无危险征兆,可以被利用。”

    陶轩然一边说着,一边将整理好的文档拿了出来。

    尽管三周前就已经拿到了这件深渊遗物,但对于深渊遗物解析需要一定的时间,尤其是无活性化迹象的,需要大量的实验,不像那样能够迅速判别很多特性。

    再加上陶轩然本身并不是专业的鉴定者,这个时间就更久了一些,再算上向上回报,走流程之类的,所以现在白歌才再度看到这柄无形的短剑。

    他直接拿起了文档,认真阅读。

    由于风险等级较低,并没有太大的危险,所以文档也不像那些天灾档案一般有诸多涂抹的痕迹。

    “深渊遗物编号roa-3164,内部通用名称,这是一柄看不见的匕首。”

    “目前已知的任何机械检测手段皆无法对该深渊遗物进行勘测,只有当人类以手接触该物时,能够在意识中获得该深渊遗物的形象,以下的描述皆出自意识中的形象。”

    “根据测算,匕首的总长度257厘米,柄长82厘米,剑宽31厘米,制式为诸夏地区旧时代战国时期形制的礼仪用刃具,从外表上看属于青铜打造,但其硬度,强韧度远超普通的青铜合金。”

    “匕首的质量21克,十分轻盈,在挥动的过程中,不会受到空气阻力的影响,在水中亦然,在固体中则和普通的刀剑一样,会造成切割的轨迹,其剑刃能够在目前已知的绝大部分合金上留下痕迹,十分锋利。”

    “握持匕首的时候,人类的感知与视野中会出现视觉改变,使其能够发现大部分事物的弱点,比如钢材结构的薄弱处,生物的要害等。”

    “目前没有发现该匕首对持有者的精神会造成除此之外的影响。”

    白歌看完了文档最开始的综述部分,抬起头看向那盒子里。

    这把看不见的匕首可以说是刺杀用的最佳武器。

    因为不会被现代手段检测出来,所以甚至可以直接拿在手上走进严格检查的地方,也难怪达姆施塔特并没有为其准备蒙混过关的替代品,因为普通的海关是没办法发现这东西的,他只需要将其放到其他的文物之中,就能简单带出诸夏。

    只不过,它的特性也有不方便的地方。

    比如现在,如果不是白歌这样能够用看到这东西的破绽,准确分辨出剑柄与剑刃,否则很容易先伤到自己。

    而且,这东西一旦脱离接触就会从视觉上消失,在战斗中如果脱手,那就相当于失去了这个武器。

    所以,比起作为深渊遗物的作用,这里面的历史残片的价值更高。

    当然,对白歌而言,这些负面影响都不重要。

    他能够轻松找到剑柄,握在手里,而已经洞悉了匕首模样的白歌,使用的能力就能够在十米之内将其稳稳当当地偷回手中,因此,白歌可以做到诸如将其投掷出去再“偷窃”回来这般的操作。

    而且,对应白歌新掌握的能力,白歌甚至可以事先将这把看不见的匕首放置到预定的地点,再利用与之互换位置,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简而言之,这深渊遗物对于白歌而言,简直不能更合适。

    “难怪陶老你说这东西可以留给我用。”

    白歌若有所思。

    他现在身为,虽然灵动有余,但缺乏进攻手段,纸牌什么的欺负欺负普通人还行,面对升格者,或者活性化的深渊遗物就不太够看了,格斗术对付诡异多变的深渊遗物带来的怪物也并不合适。

    所以,这把匕首是对白歌最好的补强。

    毕竟他虽然是,但更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成员,以后肯定还会有处理诸如这样危险深渊遗物的情况,白歌总不能一直围观,总要上前线的。

    “说起来,这东西的历史残片对应的是谁?”

    白歌询问道,他隐约觉得这个深渊遗物的名字有些耳熟,但一时又想不起。

    “呵,既然都叫图穷匕见了,那肯定就是那些家伙。”

    陶轩然将金丝眼镜取下来,一边认真地擦拭着,一边说道。

    “那些家伙?”

    白歌有些困惑。

    历史残片不是对应的历史上的一个人吗,怎么还会有复数的?

    “呵呵,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历史残片本质上是一段历史,只是会将那一段历史浓缩到一个人的身上而已,但若是那一段历史之中有复数类似的人存在,那么这些人的集合就有可能变为历史残片的整体。”

    陶轩然解释道。

    “所以,对历史残片的袭名,不仅仅只是模仿而已,更重要的是对那一段历史产生共鸣,真正理解那一段历史。”

    “那这个历史残片对应的是什么?”

    爱恋颇有些好奇,脑袋凑了过来,她已经摘下了那纱帽,刚才好像真的只是捉弄白歌而已。

    “你们知道《史记》吗?”

    陶轩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这个好像是旧时代的一部史书吧,我记得历史课本提过一句。”

    白歌仔细回忆,旧时代的历史留存下来的不多,能够写进历史课本有一句已经很不错了,这一方面是本身存留资料的问题,另一方面则是各个国家有意识地收敛知识,要等到大学,研读相关的专业才能够掌握到更多更细致的知识。

    “对,这是诸夏地区一位叫做司马迁的人撰写的史书,与一般的编年体,也就是按照年代记录的史书不同,这是一部纪传体的史书,也就是以人物为核心的传记式历史,呵呵,是不是觉得有点眼熟?”

    听到陶轩然的话,白歌很快就想到了历史残片,历史残片同样是以人物为核心的一段历史,历史人物袭名的过程,就像是阅读传记里人物的一生。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所以,这深渊遗物里面的历史残片,正是采撷了那一本书里记载的一段历史形成的,在那个时代,有诸多身负理想之人慷慨赴死,有诸多心怀天下之人逆流而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们做的事情在后世看来可能只是螳臂当车,毫无作用,但却依旧闪烁着光辉,他们身处阴影,心向光明,足以称为英雄。”

    陶轩然顿了顿。

    “这个历史残片的名字,叫。”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