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零八幕.当场抓获(6600字求订阅~)
    看到怪盗joker的模样,桃源公司身材魁梧的郑不争挑了挑眉毛。

    他稍稍捏紧拳头,又松开,反复了数次,最后手掌平放在桌面。

    “货呢?”

    一旁,鹰钩鼻上戴着深色镜框眼镜,有着泛西海血统的赫斯特·李问道。

    怪盗joker并没有携带任何箱子或者容器,徒手而来。

    “当交易完成的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它在哪里。”

    怪盗joker扶了扶单片眼镜,微笑着说道。

    “呵呵,我们只是担心会出意外。”

    古井实业的大佬,“笑面虎”林广目光锐利,看着这位穿礼服的男人。

    很明显,怪盗joker并不是新手,他不会傻乎乎地直接拿着深渊遗物就来参加交易,这样的话非法组织直接就能杀人越货,如果不是上头得到的消息,达姆施塔特的确丢失了一件未经登记的文物,林广都要以为怪盗joker准备空手套白狼了。

    “不用担心,我这个人很信守承诺。”

    怪盗joker摊开手道。

    “”

    三位非法组织的大佬略微沉默。

    此时,时针走向了十一点,在报时声里,外面的码头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动静。

    埋伏在隔壁厂房屋顶上的田虹双眼澄黄,她以野兽般的视觉与对气味的捕捉看清楚了码头的画面。

    只见一艘小木船正晃晃悠悠从上游飘下来,船上没有人,只有一个箱子。

    “报告,没有发现升格者,他采取了无接触交易,请密切注意下游的动静。”

    田虹在通讯器中报告道。

    而正走进这一片废弃厂区的老霍和爱恋对视了一眼,微微点头。

    正如所料。

    他们判断,那位升格者十分稳健,这次交易断然不会这么简单就现身,肯定会采取一些手段规避,因此结合情况,得到了这位升格者可能会使用码头与船交易的结论。

    他利用某种手段在上游放下小船,将深渊之虹放在船里,让非法组织的成员拿到,接着,再让非法组织将钱和深渊遗物放在船中,顺流直下,一切都不需要自己露面。

    当然,在采用这种手法的情况下,那位升格者必然不会离码头太远,以免途中发生意外,他也需要亲自确认深渊遗物的真伪,所以,老霍让范哲等待在码头下游,寻找对方的踪迹。

    至于田虹,则是第二手的准备,用来应对那位升格者可能已经猜到了老霍这一层,故意伪造出自己在下游的假象,实际上会亲自露面的可能性。

    “老大,是货。”

    一名非法组织成员提着那箱子进来,放在桌上,打开了箱子。

    里面装着十瓶黑色的药剂,白歌看了一眼,随即确认这就是深渊之虹。

    在药剂上贴着标签,写着诸如之类的文字,很明显,这些就是代表深渊之虹对应的二阶原型。

    三个非法组织的大佬对视了一眼,下一刻,林广的手机响了。

    “是我,对,在,确认过了好的。”

    他的笑容消失,神情严肃地放下电话,开口道。

    “上头说,把钱和深渊遗物放到船上,让怪盗joker也一起上船,往下游走,对面会当面告诉怪盗joker配方。”

    听到林广的话,其他两人略显惊讶,至于怪盗joker,则不慌不忙。

    “没问题。”

    他站起身来,接过了非法组织的人递来的一个手提箱——这是付给怪盗joker的钱。

    “你的货呢?”

    郑不争挑了挑眉毛。

    “和你无关。”

    怪盗joker面带微笑,说了一句,随即提起箱子,走出厂区,出门的同时,还随手丢出了一张扑克牌。

    “合作愉快。”

    那扑克牌绕过一道弧线,落到了桌子上,正是画着简笔画怪盗形象的小丑牌。

    只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张牌吸引之时,没人发现怪盗joker投掷纸牌的那只手轻轻握起,似乎已经抓住了什么东西。

    范哲等待在码头下游附近,他藏匿于黑暗之中,手里还拿着一根撬棍,就像是随处可见的小混混。

    “我看到鸽子已经上船,正在往下游移动。”

    通讯器里传来田虹的声音,他们为了谨慎起见,没有直接叫白歌的名字,而是以“鸽子”这样的代号称呼。

    “收到。”

    范哲沿着流淌的静江,看向上游的方向,很快,他就看到了怪盗joker的身影。

    “在这附近吗”

    范哲四处打量,想要找到那位升格者的踪迹。

    然而,当范哲看到那艘小船缓缓移动,就要来到这一边的时候——

    小船消失了。

    “鸽子消失了,船也不见了,重复一遍”

    范哲急忙低声说道,同时,一度被忽略的事情才终于被注意到。

    那位升格者擅长制造“迷宫”!

    不论是学校的教学楼,还是废弃的工厂区,他能够制造一定范围内的事物无法离开的无限回廊!

    “恐怕是他使用了能力,将这一段的静江都变成了循环的迷宫”

    原来如此!

    范哲瞬间明白了一切。

    原本他还认为是那位升格者利用某种手段,在上游放下船只,等待在下游接收钱和深渊遗物,但现在,他清楚了,对方根本就没有离开上游!

    那位升格者制造了江上的无限回廊,这样一来,只要船往下漂流,到了一定的距离,自然就会回到上游!

    这是使用了升格者能力的交易方式!

    可是,那迷宫的范围有这么大吗

    “不用担心,这在预料之内,爱恋和田虹去对付那些非法组织成员,范哲你继续留在原地待命,我去找鸽子。”

    老霍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此时,从远方,传来了若有若无的警笛声。

    “什么?”

    陈楚川今天习惯性待在警局里,自从怪盗joker出现之后,他的休息日也好像被偷走了一般,还好妻子体谅自己,只是有些辛苦女儿,已经好几周没有见到父亲了。

    晚上十一点,还在整理达姆施塔特案资料的陈楚川刚想去外面抽根烟缓解一下压力,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10000。

    “今晚,现在,江北区的工厂区域有大规模非法组织集会和交易。”

    来自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电话里却并非陈楚川熟悉的声音,而是一个经过了一定改变的男人的声音。

    “非法组织和深渊遗物有关?”

    陈楚川愣了愣,深渊遗物事务司什么时候管起非法组织的事情了?

    还是说,正如陈楚川所预料的,怪盗joker真的和非法组织有染,盗窃出来的达姆施塔特的那不知名的文物,正要在今晚脱手,才被深渊遗物事务司抓住了小辫子?

    “请带上足够的人手和警力,对方可能携带大量枪支,就这样。”

    没有回答陈楚川的问题,那男人随即挂掉了电话。

    “小徐,快叫人!”

    陈楚川看着手机,仅仅迟疑了一秒,便拿上外套,走出了会议室。

    升格者什么的和他无关,但处理非法组织,正是他的工作。

    “嗯?”

    白歌觉察到周围景物的变化,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利用了迷宫来进行交易吗?”

    他提着箱子站了起来,怪盗的感知中,这一片区域,似乎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不,并非没有其他人。

    虽然没有破绽与盲区,但白歌此时手中,还握着!

    视野中,一道红光从岸上绽放,白歌放下手提箱,划动小船,靠近了一处废弃的码头,将船用绳子绑住,他走到岸上。

    留在船里就像一个活靶子,白歌选择在更好发挥的陆地上,当然,他没有忘记在船上留下一张扑克牌。

    这里是同样的废弃的工厂,只有黑漆漆如同怪物的厂房,年久失修的机械,以及充满污垢的街道。

    “你很出乎我的意料。”

    一个声音响起,听不出男女老幼,只有淡淡的嘲讽意味回荡其中。

    “两次逃脱了我的陷阱,不得不说,你还是第一个。”

    白歌仅凭声音难以觉察对方的位置,但带来的视野还是能指引他朝着那红光所在的位置移动。

    “但很可惜,你无法逃出第三次。”

    聆听对方的话语之间,白歌发现星空有些奇怪。

    周围的厂房似乎变高了许多,遮蔽了星空,不,不是变高了,是白歌变小了!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只猫咪,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十分巨大,无论是那些锈蚀的机械,阴森的厂房,还是墙角的杂草,甚至地上的蚂蚁都变得巨大了许多。

    而那代表着升格者的红光,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巨大而明亮。

    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同时,白歌也确认到一件事。

    那位升格者的本体就在这附近!

    因为这与迷宫是截然不同的能力,而深渊遗物对外界的影响大多只有一种表现形式,所以,两种能力同时出现,必然代表着升格者的存在!

    只不过真的有升格者能够让其他人随意缩小吗?

    白歌困惑不解。

    下一刻,一只巨大的蜘蛛出现在了墙角。

    那蜘蛛足足有一头猎犬大小,长腿长满了黑粗坚硬的刚毛,它口器蠕动,八只眼睛似乎已经注意到了白歌。

    虽然只是普通蜘蛛的长相,可一旦放大成这种尺寸,就有点吓人了。

    与此同时,白歌身边,巨大的蚂蚁,苍蝇,蚊子,都逐渐出现,对于这些虫豸而言,白歌似乎表现得相当美味。

    他握住手中的匕首,看了一眼威胁最大的蜘蛛。

    “这突然变成了丛林冒险电影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自嘲之间,白歌忽然前冲,视野中,蜘蛛的破绽与盲区,以及最致命的弱点呈现!

    那拥有危险预感的蜘蛛似乎也觉察到了白歌的意图,八条腿猛然一动。

    它跳了起来。

    平常随处可见的跳跃的蜘蛛,此刻狰狞无比,向着白歌袭来。

    阴影原型的心理镇定帮助白歌稳定心神,以至于没有面对这种怪物而产生胆怯的情绪,他不慌不忙,以毫厘之差躲过了蜘蛛的猛扑,同时,手中无形的匕首翻转,穿刺,抽出,一气呵成,黏稠的体液溅出,那蜘蛛立刻开始抽搐,蜷缩,最后缩成一团,倒在地上。

    “原来是这样。”

    白歌刚才在蜘蛛接近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在他的视野中,蜘蛛的体型大小并不会改变!

    在远处,是一头猎犬般的大小,在近处,并没有显得更大,还是原本的尺寸。

    “透视?”

    他很快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在学校上美术课的时候,白歌就听过这样的概念,也就是俗称的近大远小。

    当物体靠近人眼,物体会显得十分巨大,当物体远离人眼,则会变得矮小,大脑便是通过这种情况与之前对物体的印象来判断物体的真实距离,或者反之通过距离来判断大小。

    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一只鸽子飞在天上就是瓶盖大小,如果人们看到一只飞在天上的鸽子却有瓶子那么大的话,第一反应肯定是道理我都懂,可是这只鸽子为什么这么大。

    而应用到白歌现在的状况的话

    “不是我变小了,而是这些东西变大了?”

    他觉得自己把握住了事情的真相。

    假如近大远小这个规则或者概念被创造者原型的升格者利用了,那么,地上的蜘蛛会变得和近在眼前一般巨大,空气里的蚊子也会如同怪物般显眼。

    而陶轩然说过,三阶往上的升格者,就拥有一定程度上改变身边环境的构造的能力,配合二阶就有的对其他人感官的影响,足以达成这样的效果,这是通过眼睛,对大脑的欺骗!

    并且,这欺骗不单单只是假象,白歌刚才很清楚地能意识到,如果被那蜘蛛扑中,必然不只是幻象,他很有可能就此被撕咬,吸食,失去生命!

    在白歌的眼中,失去了透视规则的世界就是如此疯狂!

    之前白歌还没有什么感觉,但现在一想,不同升格者之间的战斗真是完全不一样,而且根本不能小看。

    这位创造者原型的升格者,可能最基础的能力仅仅只是能够混乱一定区域的视觉,让近大远小的透视规则出现问题,但他却发掘出了这样的用法,让人产生巨大的错觉,被虫子杀死。

    十分棘手。

    白歌看着越来越接近的那些虫子,过去一脚就能踩死的生物,如今却能够将自己吞噬,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样的死法肯定十分屈辱。

    不过

    “我已经知道破解的办法了。”

    白歌低语道,他手中握着匕首,闭上了双眼。

    一瞬间,在白歌的感知之中,那些逐渐逼近的生物,竟然都没有了气息。

    只有远处的虫鸣,清晰可闻。

    通过透视规则制造的幻觉,只要不用眼睛看,自然就不会影响到大脑!

    这也是这个能力的麻烦之处,人类的绝大部分感知来源都是眼睛,可处于这能力之下,视觉会带来巨大的麻烦,若是想要规避,就要放弃视觉,从而陷入更大的被动。

    更何况,还不清楚这能力仅仅只能影响透视,还是说所有的强度随距离衰减的事物都能影响,如果是那样,那么不光是视力,就连听力,皮肤感知的温度,都会出现问题。

    不过,听到那深冬的虫鸣,白歌确认了声音不会受到影响,看起来这位升格者只能干涉视觉,嗯,是袭名了某位画家吗?

    换做普通人,现在处于闭眼的一片未知的黑暗中,必然行动会受到限制。

    但白歌不是普通人。

    先不说本身就擅长在黑暗的夜晚行动,可不是闭上眼睛就没办法使用了的。

    再加上手中这带来的堪破弱点的能力,可以说,在集中注意力的情况下,白歌闭眼和睁眼几乎没区别。

    他轻快地穿过街道,朝着感知中那代表着升格者的红光而去,同时每隔一段距离丢出一张纸牌。

    在黑暗的视野里,白歌发现街道和房屋悄然发生变化,如果此时睁开眼睛,配合透视的影响,估计他会被完全困在这里,若是再加上那无限回廊的力量,白歌真的是插翅难飞了。

    白歌大概理解了创造者原型升格者战斗的风格,那就是利用复杂的地形和自己准备好的区域,与对方打阵地战!

    所以换个角度,只要将对方从他预先准备好的阵地中拉出来,创造者原型升格者的战斗力就会大大降低。

    “可惜爱恋不在这里,不然先用她的火炮洗三轮地,什么阵地陷阱都没了。”

    白歌暗想道,可惜自己点的好像是单体战斗专精,不然他也想感受一下火力不足恐惧症的快乐。

    尽管周围的环境不断变化,但白歌还是能够找到正确的道路,很快,他就发现那升格者的位置近在咫尺。

    握紧手中的匕首,白歌跳上屋顶,随即破窗冲进了那个废弃已久的厂房中。

    唰唰——

    左手一抖,两张扑克牌朝着对方所在的位置飞去。

    他倒不是准备用纸牌来击败敌人,而是以此为试探,看看对方还有什么其他的能力,测试他的近身作战能力,同时让这位升格者动起来,因为对于而言,运动的物体的轨迹更容易捕捉!

    于此同时,白歌睁开了双眼,想要确认对方的长相。

    然而,白歌却只能看到,在那升格者所在的位置,只有一尊泥土雕塑而成的石像,栩栩如生,正伫立于此!

    中计了?幻觉?

    白歌能看到那石像睁开的双眼中绯红的光芒正在黯淡下去,它保持着张开双手的姿势,从那石像里散发出一股不祥的气息。

    但白歌并没有发现有人隐藏其中,这石像仅仅是有着类人的感觉,隔着墙壁就像真人一般,而直接目视到之后,就没有了任何伪装的能力。

    “替身?”

    白歌投掷出了手里的匕首,无形之刃顺着一道只有白歌能感知到的轨迹刺入那石像的胸口之中,没有犹豫,白歌立刻使用的能力,将匕首拿了回来。

    只见被刺中要害的石像就像是失去了最后的支撑一般,原本惟妙惟肖的长相变得粗糙起来,迅速变成了一滩泥塑,瘫软下去,双眼中的红光也彻底黯淡。

    周围,原本那诡异的气氛消失不见。

    “这能力是能够制造出远程投射其他能力的替身吗?”

    白歌思考道。

    换句话说,那升格者似乎预料到了怪盗joker不会那么简单就完成交易,甚至能预判到对方会来到这里,所以才布下了这个设置。

    “这是陷阱!”

    白歌没有犹豫,朝着门口全力冲刺的时候,脑中浮现出一张红桃k的纸牌模样。

    几乎同时,那泥塑忽然膨胀起来,使得周围的空气变得灼热,

    白歌身形一模糊,直接消失在了厂房那焦灼的空气中。

    !

    他和位于厂房外的纸牌交换了位置后,没有犹豫,脑中又浮现出梅花9的纸牌模样。

    与此同时,废弃厂房中,那泥塑的膨胀和扭曲忽然停滞了片刻,而白歌,再度消失。

    嘭——

    直到这时,才有一道暴风炸裂,从泥塑中绽放,烈焰吞噬了纸牌,冲击波令斑驳的墙壁倒塌,瓦砾与碎石飞溅出来。

    那厂区爆炸了,冲天的火光与浓烟升起,而白歌此时已经使用了两次,来到了爆炸的边缘,为了以防万一,他还留下了一次使用次数。

    他跑到码头,能看到小船里的钱已经不知所踪,而那无限回流的江水,似乎也已经恢复了正常。

    “是佯攻吗还是说”

    白歌警戒着周围,这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大地,束缚我的敌人!”

    他转身一看,穿着彷如去跳广场舞的大叔般打扮的老霍,正抬起一只手,轻轻合拢。

    远处,一处房屋的阴影中,水泥的地面忽然间像是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扭曲一般,整个收束起来,白歌能看到那里似乎有一个人影正奋力挣扎。

    “火焰,听我号令,焚烧一切!”

    老霍左手一挥,耀眼的火光如同长蛇,自他身边朝着那人影蔓延,然而,在接触到对方的一瞬间,火焰似乎吞噬了。

    “嗯?”

    老霍的身后,虚空之中,那火焰长蛇突兀地钻了出来,似乎受到了误导,朝着老霍自己而去!

    这是无限回廊!

    白歌想到,那位升格者已经将这里改造成了无限回廊的空间,他们似乎被困住了!

    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帮助,就感觉到了一股迟滞感,他的思考,动作全都变得生涩而艰难,仿佛身处快要凝固的水泥之中。

    “这是?”

    他视线缓慢转向老霍。

    很明显,老霍也受到了这莫名的影响,动作稍有一慢。

    不过他似乎很快就挣脱过来,于那火焰的长蛇接触自己之前,以宏大的声音低沉地开口。

    “流水,保护我的身躯。”

    哗啦——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涌来了无数的波涛,环绕在老霍的身边,将火焰长蛇吞噬,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

    白歌向前倒了几步,刚才的迟滞感消失不见,就好像只是错觉,他看向巍然不动,流水萦绕的老霍。

    好帅

    这才是白歌向往中的升格者的画风,呃,刨除掉那老年装之外。

    白歌感慨之余,也回想起一件事,这里是无限回廊!

    刚才的迟滞感,难道是进入无限回廊的标志?

    “老霍,刚才那是我们好像被困住了”

    白歌提醒了一句。

    “不用担心。”

    老霍笑了笑,右手轻轻一挥。

    咔嚓——

    某种事物破碎的声音在空间中响起,白歌看到周围的景色一模糊,那种凝滞的感觉迅速被正常的世界所取代。

    只不过,白歌注意到,那个原本被束缚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逃走,只剩下残缺的墙壁,以及,地上的一张绘制有奇怪花纹的纸。

    白歌看到那纸张的第一眼,就清楚地认知到。

    那是深渊遗物。

    求月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