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零九幕.迷宫之墙(6700字求订阅~)
    另一边,非法组织聚集的码头处,战斗更早地结束了。

    “不许动!老实点!”

    身着全套装备的警察们,正一个一个将那些非法组织的成员铐上手铐,让他们抱头蹲地,接受检查。

    其中就包括了三个非法组织集团的老大,林广,郑不争与赫斯特·李。

    “怎么样,有人受伤吗?”

    身穿防弹背心,戴着防暴头盔的陈楚川询问手下徐昌建。

    “没有,行动很顺利,只是”

    徐昌建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

    正在检查现场的陈楚川停下了脚步,侧首问道。

    “只是在我们赶到的时候,这些非法组织好像已经遭到了一次打击,大部分人员失去了战斗意志头儿,你看那三个人。”

    徐昌建指向非法组织的三个大佬的方向。

    只见,原本凶神恶煞,令人畏惧的三个大佬,此时正抱着脑袋,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嗯?”

    陈楚川大概能把握住,应该是深渊遗物事务司先一步清扫过这里,与升格者战斗,提前有了些心理准备,可实际上看到那三人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身材最魁梧的郑不争全身颤抖,眼神翻白,嘴角还流下了一丝晶莹的口水。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笑面虎”林广也笑不出来,双眼失去了焦点,嘴里不断重复着同一句话。

    只有带有泛西海血统的赫斯特·李,看起来好像正常一点。

    “你们遇到了什么”

    陈楚川俯瞰三人,对赫斯特·李问道。

    “恶魔,是恶魔是来自深渊的恶魔,那个女人,太恐怖了警官,救救我们,请把我们关进牢里吧,多少年都可以,不要让我们出来,外面的世界真是太恐怖了”

    赫斯特·李满眼血丝,语无伦次,似乎也已经精神失常。

    “这”

    陈楚川无语,他接着往前走,来到了非法组织集会的那个废弃厂房。

    “?”

    看到那里的时候,陈楚川也愣住了。

    “等一下,小徐,这里应该有一个工厂对吧?”

    “确实。”

    两人抬头,原本应该有一个废弃厂房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整个厂房,被某种毁灭性的力量破坏了。

    屋顶早就已经不复存在,就连墙壁都已经倒塌了大半,废墟之中还能看到一些负隅顽抗的非法组织成员留下的血迹,难得没有被瓦砾覆盖的地面,也已经坑坑洼洼,不便行走。

    “这是用了什么东西打的?”

    徐昌建喃喃自语般感慨道。

    在他看来,这里简直就像是混乱地区的战场,还是被火炮轰炸了好几发的那种。

    “深渊遗物事务司动用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吗?”

    陈楚川微微皱眉。

    这帮家伙也太乱来了吧

    “对了,头儿根据我们搜集到的证词,在我们之前对非法组织发动袭击,击溃了他们的,好像只有一个人一个女人,他们都没看清对方的长相,只知道是一个黑发的女人。”

    徐昌建接到了看守非法组织成员的同事那边的联络,开口道。

    “?”

    陈楚川看看徐昌建,又看看这废墟。

    你管这叫一个人做的?

    “有时候,我觉得还是不知道比较幸福。”

    良久,陈楚川长叹一口气,看向墙壁之间那虚伪的星空。

    “我们现在直接回去。”

    老霍手里拿着那一张已经被折叠起来的纸,对白歌说道。

    “好。”

    白歌迅速将礼服翻转,变魔术一般收起礼帽和单片眼镜,很快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的模样。

    他跟着老霍在街道穿行,来到了已经没几个行人的街道上。

    在老霍给陶轩然发去了消息,提供了深渊遗物的基本信息后,两人乘车回到了爱美整形美容医院,刚走上二楼,白歌就看到了身穿黑色连衣裙的爱恋。

    她正坐在沙发上,身后,田虹拿着镊子和螺丝刀等工具,正将爱恋的衣服从后面解开,露出了钢铁的外壳。

    可以看到,那外壳上有诸多弹痕和破片,有好几个地方还被子弹击中了。

    “你、你没事吧?”

    白歌急忙来到爱恋身边,十分担心地问道。

    “你不要看现在的我,很丑。”

    爱恋别过了脸。

    “呃。”

    白歌忽然觉得爱恋变得好像有点奇怪,明明之前还让自己帮忙换脑袋来着,怎么现在就不让自己看她的机械身体了。

    “这里交给我,田虹,你和陶老还有白歌去检查一下这个,我做了最简单的处理,应该不会有问题。”

    老霍将手中的图纸交给白歌,随即接过了田虹手里的工具。

    “啧啧,你又乱来了”

    “只是擦伤而已,不要紧的。”

    看着老霍认真帮爱恋进行修理样子,白歌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和陶轩然与田虹一起进到了老霍的房间。

    陶轩然看到那折叠起来的纸张,面色一凝。

    “这是从那个升格者那里拿到的,他为了逃走,不得不丢下这个。”

    白歌解释道。

    “对了,范哲呢?”

    他没看到范哲的身影。

    “他去找秦可畏了,这种时候,那升格者很有可能与之接触。”

    田虹答了一句。

    与此同时,陶轩然已经轻轻打开了那张纸。

    白歌看到,这是一张泛黄的羊皮纸,上面原本空无一物,但伴随着打开,迅速呈现出了复杂的构图。

    他发现,这是这附近的地图。

    这地图包括了房屋的构造,地形,甚至还有生物的标示。

    嗯,不过上面好像没有显示具体的名字。

    “这是三级的深渊遗物。”

    之前已经有所调查的陶轩然很快就认出了这东西的本质,迅速将其折叠起来。

    “三级对应四阶,意思是那名升格者是用这个深渊遗物才能制造出那些迷宫和无限回廊的?”

    白歌迅速得到了结论。

    “对。”

    陶轩然点点头,打开老霍的电脑,在一个深沉配色的网站上点击了一下,很快就调出一个页面。

    这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内部网站。

    白歌看到了这个页面的名字,“编号roa-3313,内部通用名称”。

    “这是被收编过的深渊遗物?”

    看到编号和内部名称,白歌略显困惑。

    “应该是曾经收容过,后来丢失的深渊遗物,而且这个东西,好像是泛西海那边的。”

    田虹已经往下看了一段,说道。

    白歌闻言,视线也往下移动。

    “位格等级:三级,风险等级:危险级,备注:已初步活性化,但可以通过特殊手段抑制。”

    “该深渊遗物外表为一张50x50的泛黄羊皮纸,与新历1130年被发现于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深渊,随后由新英伦地区的军情五处收容,备注:在1137年的英伦之雾事件中,该深渊遗物与当地被消灭的军情五处机构一同消失,推测可能已经被毁坏。”

    “在普通情况下,纸上没有任何文字,符号,标记,图像,纸张的强韧程度很高,具体测试见附录roa-3313-1,当激活之后,羊皮纸的其中一面会呈现出以羊皮纸为中心,100x100范围内所有建筑的俯瞰图,并显示出其中的生物与细节。”

    “被发现时,该深渊遗物已经初步活性化,其具体表现为会自主地在影响范围内制造迷宫,密室,回廊,困住其中的生物,并随机生成规则,具体实验案例详见附录roa-3313-6至roa-3313-19,根据测试,该深渊遗物制造的区域对生物抱持有相当程度的恶意,备注:如果迷宫内的生物破解了迷宫,该深渊遗物将会失去活性化至少六个小时。”

    “经过实验,军情五处的研究人员发现该深渊遗物可以被利用,持有者可以使用笔在图纸上进行规划,在选定区域制造出封闭或者无限重复的空间,迷宫,密室,备注:以此方式制造的区域并不会造成生物死亡,且会有隐秘的出入口。”

    “测试表明,当图纸打开超过十分钟后,其活性化程度便会提高,开始自主地划定范围,制造密室,若是在十分钟内用笔在图纸上做了记号,则会按照记号划定的区域进行构造。”

    “在折叠情况下,图纸的活性化会被无限抑制,但该深渊遗物会尝试自主打开,因此,该深渊遗物的收容方式便是保持折叠状态,并由专门人员定期检查,重新折叠。”

    “经过历史考察,初步认为该深渊遗物对应的历史残片为旧时代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爱琴海地区曾经的米诺斯文明遗留物,该文明以恢弘复杂的建筑出名,迷宫是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详细情况见附录roa-3313-27。”

    由于是已经丢失的深渊遗物,所以文档的说明部分几乎没有遮盖的,只在附录的实验里有一些细节被抹去。

    看完这些,白歌感到之前的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

    在学校的时候遇到的不断缩小的教学楼走廊,就是这个深渊遗物初步活性化之后自主制造的密室,想必是那名升格者在觉察到有人调查他可能存在的地区后,将图纸留在了教学楼,使其活性化,试图以此杀死调查者。

    只不过当时由于白歌的活跃,所以这并没能消灭爱恋,在白歌提着爱恋的脑袋离开之后,深渊遗物因为迷宫被破解而失去了活性化,被那位升格者取了回去。

    第二次,在废弃工厂的时候,那位升格者应该就在工厂附近,使用了笔来划定区域,制造无限回廊,所以才没有那些奇怪而危险的规则。

    至于这一次,那名升格者最开始对静江的部分流域划定出了无限回廊来拿走交易的金钱,还试图杀死怪盗joker,但被老霍撞破,只能试图让这图纸自行活性化构筑空间来拖延老霍的步调,从而逃走。

    “因为这是在天灾降临之中遗失的深渊遗物,所以最开始并没有在考察范围内,是我的疏忽。”

    陶轩然叹息一声,这份资料都已经是灰色的,显然是陶轩然看到了这深渊遗物的具体形象之后才回忆起来的。

    “天灾降临之后,绝大部分的生物,深渊遗物都会被摧毁,没想到它竟然存留了下来”

    “它就这么折叠起来就没问题了吗?”

    田虹心有余悸,毕竟是危险级的深渊遗物,稍有不慎就会出大事。

    她看到那原本被折叠起来的图纸,似乎正在缓缓打开。

    面对这一幕,陶轩然从老霍的桌子上抽出了一本厚厚的精装书,压在了缓慢摊开的图纸上。

    啪——

    那图纸挣扎了两下,没有了动静。

    “就这么简单?”

    白歌头上冒出了问号。

    “至少每个小时都要检查一下,它应该会一点点推开这本书,或者在没有推开这本书的情况下偷偷移动打开。”

    陶轩然解释道。

    此时,客厅的老霍已经清除了爱恋脖子附近的伤口,他将爱恋的脑袋直接拔了出来,更换到放在她房间里的那一具日常用的身体上。

    “应该没问题了。”

    爱恋活动了一下四肢,看着那一条穿在旧身体上的黑色裙子,略有些遗憾的神情。

    “怎么样?”

    她看着从老霍房间出来的白歌和田虹,询问道。

    “是三级的深渊遗物,那个升格者之前应该就是使用的这个深渊遗物制造的无限回廊,他为了脱身,丢下了这个。”

    白歌简单讲了一下自己遭遇那位升格者,或者是那位升格者的泥塑傀儡的过程。

    “能够对视觉进行利用,制造泥塑替身确实是创造者原型的升格者,至少三阶,这么说来,他可能已经基本完成了袭名,正在寻求进行袭名仪式晋升的空间?”

    爱恋很快就想到了所有升格者都要面临的问题。

    袭名仪式是几乎完全袭名之后才能知晓的内容,而越是高阶,袭名仪式就越困难,需要大量的准备时间,一部分升格者异常的举动,其实就是在为袭名仪式进行准备。

    而现在,一名创造者原型三阶的升格者拿着一件位格等级三级的深渊遗物在静江搞事情,很难让人不将其与袭名仪式联想到一起。

    “很有可能。”

    老霍点头赞同。

    “只可惜那家伙太狡猾了,被他逃走了不过他既然将深渊遗物留了下来,那么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离开静江,他肯定会找机会拿回深渊遗物的。”

    听到老霍的话,白歌忽然有了些灵感。

    “或许我们可以钓鱼执法,用这个深渊遗物来钓出那名升格者。”

    既然对方会寻找深渊遗物,那么干脆就摆到台面上,因为现在名义上,是怪盗joker和他的帮手拿到了这件深渊遗物,只要怪盗joker出现,那名升格者必然就会追逐怪盗joker,伺机夺回自己的深渊遗物。

    “嗯,只不过,三阶的升格者是如何制造这种深渊之虹的”

    老霍摸了摸下巴。

    有关深渊之虹的解析资料在这次行动前已经从紫金山天文台发回。

    这种药剂采用的是深渊的材料,并没有历史残片及其衍生物在其中,换句话来说,之前白歌他们猜测的制作深渊之虹需要历史残片,甚至是升格者作为素材的想法并不成立。

    至于为什么这种药剂能够让普通人获得升格者的力量,按照紫金山天文台的分析,这应该属于某种程度的命运的嫁接,便是将升格者的命运通过药剂转嫁到了普通人身上,而普通人自然没办法承载历史袭名对精神造成的负担,因此,才会导致在服用药物一段时间之后,便精神崩溃。

    身为创造者原型的升格者,老霍自然知道创造者原型有几斤几两,三阶的升格者是断然不可能掌握这种力量的。

    要么是有一名命运原型的升格者辅助,要么就是他还掌握着一个深渊遗物,能够制造深渊之虹的深渊遗物,老霍更倾向于认为是第二种,因为如果有辅助者,对方今晚也就不会落荒而逃,丢下自己用来晋升的深渊遗物了。

    众人思考之际,老霍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范哲的来电。

    “秦可畏这边已经得到了消息,似乎逃走了,我会追踪一下他的痕迹的。”

    范哲去到秦可畏的住处,而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似乎他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非法组织集会被举报的信息,逃之夭夭。

    “我们会让警方暂时封锁所有出城的道路,严查火车站,秦可畏一时半会儿是没办法逃的等等。”

    老霍刚给范哲回复,就想到了一件事。

    “竹云峰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白歌闻言,顿时心下一沉。

    竹云峰和非法组织的成员,应该在表面是不认识的,也就是说那些被抓获的非法组织成员最多供出秦可畏,而竹云峰并没有逃走的动机。

    此刻是深夜,去往静江之外的火车早就没有了,至少今晚,竹云峰是不可能逃走的。

    他似乎认识对方那位升格者,深渊之虹的渠道便是来自竹云峰。

    既然秦可畏都知道了非法组织的交易出事,竹云峰不可能不知道。

    那名升格者用来晋升的深渊遗物被怪盗joker拿走了,他肯定会选择在没有暴露身份的情况下,留在静江。

    这些信息结合起来,白歌猛然惊觉,叫出了声。

    “竹云峰可能有危险!”

    静江市内。

    一处高级花园小区内。

    高级公寓的八楼,竹云峰的家中。

    两人一起吃了一顿简单的圣诞节晚餐后,女儿已经睡下,竹云峰独自坐在书房的书桌前,面色凝重地看着手里的手机。

    他数分钟前,得知了非法组织的交易被警方捣毁,几大非法组织的老大都被抓获的消息,同时也知道了秦可畏畏罪潜逃,不知所踪的消息。

    “到底是什么地方走漏的消息”

    竹云峰这次,本来请求了那位升格者出手,在完成交易的时候顺手解决掉怪盗joker,解决掉这个对自己的女儿有所图谋的家伙,可没想到,深渊遗物事务司和警方似乎早就盯上了这一场交易,竟然这么快就反应过来,赶到了现场。

    有内鬼。

    竹云峰想到,联系到秦可畏的行动,他顿时有了好几个可能性。

    “不过也没关系了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竹云峰自嘲般笑了笑。

    竹家本来就有一些非法组织的资源,只不过竹云峰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他只想当一个普通的生意人,在遇到了妻子,有了女儿后,这种想法就更加强烈了。

    直到,七年前,在泛西海旅游的时候,他们遭遇到了升格者的事故,妻子死去。

    竹云峰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以及凡人面对升格者力量的渺小。

    他没有选择自己成为升格者,因为在诸夏,一旦成为升格者,就要登记,要有诸多束缚,而那时候已经知道自己妻子的死与达姆施塔特有关的竹云峰清楚地认识到,想要依靠正常的手段来复仇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竹云峰选择了继承那些自己过去鄙夷的家业,那些非法组织,他来到静江,蛰伏七年,才终于等到机会,那位升格者找上了自己,准备联手对付达姆施塔特。

    当达姆施塔特锒铛入狱之后,竹云峰的下一步行动便是利用那药剂,让达姆施塔特死于药剂的副作用,为了隐藏这个目的,他还会在城市的一些地方使用这些药剂制造一些类似的案件。

    再之后,竹云峰便要金盆洗手,再也不去理会这黑暗的世界。

    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十分偏激,但内心的渴望告诉竹云峰,他必须如此。

    而现在,毫无疑问,计划失败了大部分。

    达姆施塔特确实被抓住了,他至今留在静江,留在拘留所里,但漫长的官司,诉讼会让这一切变得徒劳,竹云峰有钱,他知道有钱人能够应付这些,因此,竹云峰要的不是从过程到结果都正义的审判,他只要审判就行了。

    不知不觉间,竹云峰也变得偏激起来,最终变成了自己最痛恨的存在。

    “秦可畏迟早会被抓住,事情必然会牵扯到我身上,与其如此”

    竹云峰犹豫了很久,他可以为妻子报仇而付出一切,除了女儿竹霜降。

    他这些年,以最正直的方式培养着女儿,让她忘记仇恨,放下过去,拥抱未来,希望她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

    本来,竹云峰可以全身而退,和自己的女儿一起生活,可现在,这怕已经变成了奢望。

    正如他最开始从事这一行的时候,一位前辈告诫竹云峰的话:“升格者的世界,一旦踏入,就不要想着离开了。”

    当然,竹云峰之前也预料过类似的情况,对此,他的对策是,自首。

    与达姆施塔特同归于尽,对竹云峰来说也算不错的结局了。

    “只可惜了,没能看到霜降穿上婚纱的那一天”

    竹云峰自嘲道,就要打电话给警局。

    忽然,他发现自己面前坐着一个人。

    是他。

    竹云峰双眼微微睁大,保持了镇定。

    “今晚的事情走漏了风声,让我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坐在书桌前的那人低语道。

    “至少你活着出来了,我会补偿你的损失,你离开这里吧,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了。”

    竹云峰沉静地说道。

    “补偿?不,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但除此之外,我需要彻底消除最后一点顾虑。”

    对方声音冷淡,锐利的目光看向竹云峰。

    “你”

    竹云峰很快就明白了,因为自己看过对方的长相,所以这位升格者想要杀人灭口。

    他似乎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以至于不能立刻离开静江逃走,还需要在这里等待一段时间,伺机夺回。

    因此,非法组织很容易就会调查到秦可畏,秦可畏又容易联系到竹云峰,到那个时候,这名升格者的身份就有可能暴露。

    “霜降是无辜的,请不要伤害她。”

    已然明白自己命运的竹云峰只有唯一的牵挂。

    “不如你来猜一猜”

    对方微微一笑,翘起嘴角。

    “你的宝贝女儿能不能活下来?”

    竹云峰双眼瞪大,急促地站起身。

    下一刻,在这高级公寓的八楼,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照亮了街道上欢笑的人们,照亮了这寒冷的圣诞夜。

    求月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