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一十一幕.我也在争取时间(7000字)
    是的,此刻坐在白歌面前,悠然自得端着一杯咖啡的人,正是静江高中的美术教师,毕真言。

    “升格者你在说什么”

    身高一米八的毕真言戴着一副茶色的防紫外线眼镜,显出极为困惑的模样,似乎完全不理解白歌在说什么。

    “应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呢”

    白歌笑了笑,不甚在意地继续开口。

    “最开始吧,最开始我在教学楼遇到了升格者制造的密室,当时是旧教学楼,我们推测,那位升格者会在自己经常经过的地方布置陷阱,所以将目标锁定在了学校的人身上,但现在想想,并不是每个学生或者老师每天都有合理的理由去旧教学楼的,因为那里除了学生会办公室,一些物理化学实验室之外,就只剩下美术教室了。”

    “对的,美术教室就在旧教学楼,而美术老师,平常都在那里上课”

    这是白歌此前一直有所忽略的事情,那就是那名升格者出现在学校的合理性,由于在学校附近餐馆打工的田虹发现夜晚会有非法组织的成员进入学校里,这就代表那位升格者即便在晚上,也有待在学校的正常理由,而这样的理由,便是教师的备课。

    “嗯,其实不仅如此,因为五年前,静江的非法组织像是被一位升格者从上到下薅了一遍般,瞬间安分了下来,所以,那位升格者来静江应该至少有五年的时间,而毕老师,我没记错的话,你提到过,自己大学时代听过达姆施塔特的演讲,而这演讲发生在七年前,按照时间推算,毕老师你来静江的时间,差不多正好是五年前,这一点也能在学校的网站上查到。”

    “所以,那位升格者接触到了非法组织的顶头大佬,让这些非法组织安分了下来,以免打草惊蛇。”

    白歌两手放在桌上,似乎想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接着我们来讨论一下竹云峰的话题吧。”

    “竹云峰”

    毕真言不再露出困惑的表情,反而摆出了一幅饶有兴趣的模样,就像是聆听学生回答的老师一般。

    “我们都知道,竹云峰的死,是你造成的,包括竹霜降的伤。”

    白歌说这句话的时候,双手稍稍捏紧,但很快又放松下去,状似随意地开口。

    “竹云峰七年前妻子因为升格者事故去世,他应该在那之后发现了达姆施塔特便是幕后的罪魁祸首,所以他选择了放弃事业,隐居静江,营造喜好历史的慈善家的人设,伺机邀请达姆施塔特前来静江,来到她妻子的故乡,最后惩罚这名走私者。”

    “而报复的手段,就包括了某种药剂,能够让人短暂地成为升格者,拥有超凡力量的药剂,我猜测,竹云峰可能最后想让达姆施塔特喝下这种药剂,在绝望中成为废人吧。”

    “竹云峰本身并非升格者,在诸夏,能够接触到其他升格者,接触到这种药剂相关知识的渠道很少,另一方面,那位升格者需要晋升,购买历史残片也需要大量的金钱,我想想,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

    “家长会你作为一名熟悉达姆施塔特的升格者,大概早就看出他正在走私相关物品,或许是出于对这种亵渎艺术品的行为的痛恨,或许只是单纯的利用这件事,于是,你接触了竹云峰,告诉他,你有办法能够制裁达姆施塔特,因此,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了合作。”

    “只是你们没有想到,会半路出现一个怪盗joker,他利用了你们的历史残片成为了升格者,扰乱了安排,还引来了深渊遗物事务司的关注,让后续行动变得麻烦了许多。”

    “当然,后来你们也尝试了抓住怪盗joker,你还了一定的隐蔽的帮助,只不过并没有成功,于是,你们决定利用怪盗joker来完成竹云峰的复仇,便有了达姆施塔特展上的这一幕。”

    “只不过,你们可能没想到,在最后的交易上,警方和深渊遗物事务司发现了这一切,捣毁了交易,抓获了大量的非法组织成员,秦可畏潜逃,这其实并不影响你本身,只不过,在逃走的过程中,你遭遇了深渊遗物事务司的升格者追击,为了保命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用来晋升的深渊遗物,这是最大的损失。”

    “对此感到愤怒的你直接找到了竹云峰,一方面是惩罚他泄露了消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知道你身份的竹云峰灭口,所以,你制造了爆炸,至于竹霜降,她不知道你真实身份,所以你并没有很执着地将她杀死。”

    “而你做这一切布置的原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可能是袭名仪式的需求,按照毕老师你曾经展现的力量来看,大概是制造一个无法解开的谜题困惑众人,流传于世之类的吧”

    “嗯,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也不明白,按道理以毕老师你的阶位是没办法制造深渊之虹的,这种药剂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不过,相信等我们好好聊过之后,你应该能够告诉我答案。”

    白歌说完,身子往后靠了靠,似乎颇为轻松的模样。

    “这就是静江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件的真相。”

    听到白歌的总结,毕真言微微一笑,摘下了那茶色的防紫外线的眼镜。

    他的双眸虽然在灯光下呈现的是黑色,但仔细观察,却能发现这是深沉的墨绿,幽邃,冰冷,没有感情。

    在平日里,他都戴了隐形眼镜,而现在,这双眼睛正没有任何遮掩地展现在白歌面前。

    “你是什么时候确认到这件事的”

    毕真言像是听完了一场报告,一边将自己的眼镜折起来放进上衣口袋里,一边问道。

    “现在。”

    白歌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将嫌疑人锁定在毕真言身上确实是在发生了竹霜降的事件之后,白歌寻找竹云峰和学校之间的联系,以及考虑到旧教学楼的使用人群才确定的。

    但真正肯定这件事,的确是在毕真言回答后。

    毕真言愣了愣,但随后露出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表情。

    “所以,你是在那次事件之后被波及,所以才加入到深渊遗物事务司里的”

    他像是确认般开口。

    “原来你就是怪盗joker”

    毕真言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放下杯子。

    “你的解答不错,我可以给出八十分,只不过,你没有考虑过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和我说这些后,我直接报复路人造成恐慌从而逃走的可能性吗”

    他嘴角翘起。

    “你觉得为什么我会坐在这里听你说这么多话,甚至现在还要提醒一下你白歌,身为你的老师,我告诉你一件事吧,创造者原型的能力生效,并不需要很明显的动作。”

    说话之间,毕真言陡然变大,白歌看到,周围的桌椅,板凳,杯子,都迅速变成了巨人国的造物,他就像是一个渺小的蚂蚁,随时都有可能被毕真言踩死。

    透视技法

    通过视觉影响人类的感知,扭曲现实,造成人类对事物大小,距离的判断失误,并以此进行攻击

    而毕真言之前的所有举动,都是在争取时间,缓慢改变周围的环境

    “那么,毕老师,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吧。”

    白歌开口,声音却并未因此而衰减。

    “你觉得为什么我会坐在这里向你解释这么多事情”

    闻言,毕真言双眼微微睁大,他忽然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周围,太安静了。

    即便是城市广场边缘的咖啡店,也不应该如此安静。

    他看向四周,发现这附近似乎有某种力量,隔绝了现实与此处,让这一片区域变得空旷。

    “我也在争取时间。”

    白歌轻轻闭上了双眼,一切的巨大物体全都消失不见。

    利用田虹的标记领地的能力,在白歌与毕真言聊天的时候,将这一片区域划定出来,驱逐其他人,毕真言大概没有注意到,刚才给他端上咖啡的服务员,就是在这里打工的田虹

    怪盗不做没有准备的偷窃

    “有趣。”

    毕真言不慌不忙,右手虚握,手腕轻轻一转。

    附近的座椅纷纷移动起来,试图包围住白歌,这些钢铁的椅子飞了起来,朝着白歌砸去。

    创造者原型三阶的超凡能力,地形改变

    原本用来制作自己阵地的能力,此刻被毕真言用来进行攻击。

    但闭眼的白歌,似乎已经觉察到了这件事般,往前一步踏出。

    嗖

    他右手一抖,先前什么都没有的手中,某种锐利而充满杀气的物体朝着毕真言飞了出去。

    深渊遗物,图穷匕见

    白歌在一瞬间从附近早就准备的位置偷窃来了这把匕首,正对着毕真言掷出。

    啪

    两人之间的桌子忽然自动竖了起来,挡住了那无形的力量,只见桌面发出一阵响声,一个洞口凸显,毕真言往后退了两步,倒坐在一张椅子上。

    椅子飞速移动,与白歌拉开了距离。

    “实在有趣。”

    毕真言安然坐在椅子上,左手掌心摊开,朝着白歌一推。

    轰隆轰隆轰隆

    地面陡然如同融化一般荡开一道激波,尖锐的碎石炸裂,覆盖了白歌所在的区域。

    就在这时候,白歌忽然飞了起来。

    不,并不是飞翔,而是如同失去了重力一般飘了起来。

    仔细一看,他的身边,一位有着小麦色健康肤色的运动少女正抱住白歌,朝着天空飞去。

    不受束缚的灵魂能改变的,不仅仅是田虹受到重力的大小,还有方向

    此刻,她的重力方向向上,才能带着白歌漂浮起来。

    “呵。”

    毕真言站了起来,即便这周围的人被驱逐了,但也不能改变这里已经成为毕真言阵地的事实。

    对于创造者原型的升格者而言,阵地是战斗中最重要的一环,只要能够完成改造,那么在区域之内,创造者原型便可以随心所欲,甚至发挥出超越阶位的力量。

    可以说,创造者原型的升格者在三阶就已经接触到了小型深渊的构造,有部分袭名的存在还能直接在三阶就完成弱化版的小型深渊构筑。

    “此处是我的领域。”

    伴随着毕真言的话语,建筑物,星空,大地都改变了颜色。

    云端之翼,自由领土。

    一声呢喃,毕真言飞了起来。

    他背后似乎有虚幻的翅膀扑腾,大地上,那些金属的桌椅扭曲,聚集,构成了一个身材魁梧的钢铁巨人,正朝着半空中的田虹与白歌伸出手臂。

    “抓稳了”

    田虹叫了一声,随即改变了自身重力的“方向”,笔直而快速地朝着靠近毕真言的位置而去。

    毕真言哼了一声,随即攀升,在他的这片阵地之内,世界可以无限往上延伸,毕真言能够靠着能力飞行,从各个角度攻击敌人。

    田虹和白歌躲过巨人的攻击,但毕真言已经飞上了更高的空中,难以触及。

    越来越多的桌椅,垃圾箱等事物聚集在巨人身上,使它可以渐渐触及田虹。

    就在此时,白歌不慌不忙,看着高高飞在天上的毕真言,翘起嘴角。

    “毕老师,你的三阶袭名,是代达罗斯吧”

    听到白歌话,毕真言脸色微变,随即,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他侧首一看,发现隔壁的楼房露台处,站着一个头发半黄不黑,身穿休闲外套的男子。

    那男子两手空空,但抬起的右手掌心,光芒绽放。

    这是范哲。

    他手中的,是太阳的光辉

    在传说之中,工匠代达罗斯用蜡和羽毛制造了一对翅膀,借此翱翔天空,逃离囚禁,但他的儿子伊卡洛斯因为飞得太高,距离太阳太近而导致翅膀燃烧融化,坠地而亡。

    灼热的阳光照耀着毕真言的身体,令他身后的翅膀变得扭曲起来,而此刻,他位于高空,如果失去了翅膀,那么等待着他的,也将是坠地而亡的结局

    这是在破解了袭名的情况下,利用袭名的弱点而策划的攻击

    既然代达罗斯之翼畏惧阳光,那么白歌就给他阳光

    毕真言果断朝着下方飞去,试图远离太阳,同时,钢铁巨人身形变化,成为了一条巨蛇,想要接住毕真言。

    可没想到的是,当他朝着那巨蛇而去的时候,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半空之中

    在不知不觉间,毕真言已经被迷宫之墙制造的小型深渊束缚,只能在这天空中移动

    但重力的影响却并没有因此而被嫁接与轮回,毕真言只能不断跌落,永远跌落,速度越来越快,处于永远无法抵达地面的轮回之中。

    毫无疑问,如果持续下去,当迷宫之墙解除的时候,毕真言将会以高速朝着地面坠落,直接当场死亡

    嗡

    范哲掌心,阳光凝聚成了一柄投枪,他稍稍后仰,助力,右手一挥,那阳光长枪便径直击中了想要躲闪的毕真言身后的翅膀。

    那以蜡和羽毛为基础构筑的翅膀,顷刻间融化崩解

    看到这一幕,在范哲身边的爱恋没有言语,在图纸上落笔的手收了回来,随时准备将这图纸折叠起来。

    而一旦被折叠,迷宫之墙制造的小型深渊就会消失,那也就是毕真言的终末。

    “啧。”

    毕真言感受着灼热的阳光,嘴唇干枯,在高速下坠的过程中,他已经很难再控制其他的事物,那钢铁巨蛇分崩离析,向着地面溃散。

    咔嚓

    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响起,只见爱恋轻柔而迅速地折起了迷宫之墙,毕真言随即脱离了那一片无限回廊,但迎接着他的,则是坚实而冰冷的大地。

    这一瞬间,毕真言双眸泛出了青绿的光芒。

    透视技法

    这一次,他没有对其他人使用,而是对自己使用了这一能力

    只见毕真言身形不断缩小,就像是画面之中位于极远之处的小人,瞬间变成了蚂蚁的大小。

    而小体型的昆虫,很容易受到风的影响,即便坠落也不会有多大的损伤。

    微小的毕真言落到地上,滚了两圈,但冲击已经被空气阻力消弭了大半,他迅速变大,成为了一名巨人。

    已经落地的白歌和田虹下意识闭上双眼,两人一个使用着盗贼之眼,一个则利用自己的野兽感知,判断着毕真言的方向。

    但白歌感觉到一丝异样,往前移动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

    嗖

    一根钢筋从他面前掠过,悄无声息。

    另一边,田虹双手燃起了火焰,以配合重力的高速来到了毕真言的面前,炎拳挥动。

    啪

    炎拳击中了毕真言的身体,随即直接贯穿,然而,那身体之中不是血肉,只是粘稠的泥土。

    泥塑替身

    这也正是白歌判断出毕真言三阶袭名的关键。

    虽然雕塑家有很多,但绝大部分雕塑家重视的是表现雕塑场景与思想,成名的是具体的雕塑,而代达罗斯,其雕塑风格自成一体,成为了旧时代一段时期人像雕塑风格的代表,其特征就是古拙而不失生动的形体,细致的人物轮廓,以及睁开的双眼。

    这也就意味着,毕真言在坠落的时候,通过透视技法的缩小与放大的间隙,制造了一个泥塑替身

    而毕真言的泥塑替身,是能够一定程度上使用他的能力,以及产生爆炸的。

    田虹觉察到不对,立刻控制重力向后脱离,与此同时,那泥塑之内,某种能量喷薄欲出。

    这是毕真言利用自己的能力糅合进泥塑替身里的爆炸

    哒哒哒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爱恋从楼上朝着地面的毕真言,毕真言的真身实施了火力压制,但由于透视技法的原因,爱恋难以判断准确的距离与位置,射击失去了准星。

    毕真言想要直接逃离,他趁着白歌和田虹都闭上了双眼来抵抗透视技法的机会,身边的土地忽然像是水波一边软化,他整个人看起来就要融入土中一般。

    这个时候,一道威严而坚定的声音传来。

    “大地,束缚我的敌人”

    一道波纹扩散而来,原本流动的水泥,突然间激荡起来,瞬间变凝固回了原本的样子。

    而毕真言还只有一半的身体融入其中,一时间,他竟然就这么被困在了原地。

    “”

    毕真言立刻两手一拉,如同打开推拉门一般,他周身的地面破碎,同时,毕真言身形缩小,似乎想隐藏在碎石之间。

    “狂风,滞留于此地”

    又是一道宏大的声音响起,一道微风卷起了瓦砾,使其无法朝着四周扩散。

    毕真言见状,立刻变回原本的大小,往前跑了两步,同时,身边的椅子分解,化为一道道钢铁利刃,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飞去,朝着白歌和田虹飞去。

    在钢铁利刃飞到一半的时候,它们的位置和大小陡然改变,被透视技法改变了

    但这个时候,闭上了双眼的白歌却无视了这些钢铁。

    他黑暗的视野中,一点点微光亮起。

    在这须臾与永恒并存的瞬间,白歌动了,他躬身躲过数根钢铁,朝着毕真言移动了一定的距离。

    接着手腕一抖,两张扑克牌朝着毕真言飞了出去。

    毕真言不为所动,只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集中在身后那发出声音的人身上。

    创造者原型,四阶升格者

    在同样的原型之中,高阶对低阶有着明显的压制力。

    尽管存在被夺走了深渊遗物晋升材料的仇恨,但毕真言现在看起来还是准备走为上策。

    可是,就在他随意挥手,准备将那飞来的扑克牌击落,顺便再制造一些障碍来挡下田虹等人的时候,那扑克牌,忽然消失了。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那扑克牌所在的位置。

    消失魔术

    白歌与扑克牌互换位置,手中,看不见的匕首猛地一掷。

    “”

    毕真言似乎没有料到白歌还有这样的力量,他若有所思,右手放在墙壁上,那墙壁忽然出现了一个门框,他轻轻一推,一扇门被打开,毕真言匆忙走进门里,在大门合上的一瞬间,那匕首刺入了门缝之中,深深嵌入其中,制造出了一个坑洞。

    门消失了,在那里,只剩下一面墙壁

    毕真言“创造”了一扇门,逃离了现场

    他在那凌乱的奶茶店里继续抬手,又制造了一扇门,试图离开。

    然而,白歌不慌不忙,右手一伸,看不见的匕首回到手中。

    下一刻,那宏大的声音再度响起。

    “大地,禁锢我的敌人”

    轰隆

    只见毕真言逃进去的房屋,忽然改变了模样。

    不再是奶茶店,而是一间没有窗户,仅仅由水泥墙壁构成的囚笼。

    毕真言发现自己无法制造出门扉,无法打破墙壁,甚至就连最基础的“创造”,都被极大的压制了

    此时,他才领悟到一个事实。

    在不知不觉间,毕真言已经进入了对方的小型深渊

    比起创造者更强的,自然是更强的创造者

    这也是为何同一个原型的升格者之间,高阶升格者对低阶升格者有极大压制的根本原因,不仅仅因为对自身原型能力的了解,更多的是这种无可奈何的直接镇压。

    只有用创造才能打败创造。

    原本对毕真言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的墙壁,现在正是最绝望的铁壁,令他无可奈何。

    “结束了。”

    远处,穿着老年人棉衣的老霍右手握紧,那囚笼迅速变小,最终,成为了束缚在毕真言身上的岩石牢笼,封住了他的所有动作,令他失去了意识。

    是的,先前所有的一切战斗,都是为了这最后的一步

    无论是白歌的说话拖延时间,还是他和田虹的联动,爱恋制造的无限回廊以及范哲的阳光,包括爱恋的火力压制,白歌最后的突袭。

    这都是为了让毕真言自己走进这早就已经由老霍创造出来,伪装成奶茶店的囚笼之中

    在白歌与毕真言对话的时间里,这里除了让田虹驱逐了其他人,爱恋用迷宫之墙划定了无限回廊的区域之外,更重要的,是让老霍将此处变成了他自己的阵地

    而在阵地之中,在自己的领域之内,创造者原型的升格者是最强的

    更不要说,老霍已经四阶,他的阵地便是属于自己的小型深渊,是属于霸王之卵的王权领土

    领土之内,王即是规则,国境之中,王即是主宰。

    在悄然之间,毕真言已经进入了老霍的领域之内

    “我们走。”

    老霍说了一声,周围的一切都被收入他的掌心,包括毕真言在内。

    喧闹的城市声音流入几人身边,这里是静江市中心的城市广场,是热闹繁华之地

    此时,广场上人来人往,行人们大多刚刚从餐馆里出来,准备去逛逛街,等待零点的迎新年,一派祥和融洽的气氛。

    没有人知道,就在刚才,就在他们的身边,发生了一场升格者的大战。

    不,或许有人知道。

    监控显示屏前,陈楚川有些愕然。

    他分明看到那位少年与一名男子坐在桌前对话,可下一瞬,两个人都不见了踪影,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

    陈楚川说不出话,他想到了一些可能性,但面对升格者的事情,他选择保持沉默。

    “小徐,传达下去,加紧今晚的巡逻,可能有大事发生。”

    他点燃了一根香烟,眉眼间忧虑更深。

    求月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