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一十四幕.背离誓言,舍弃承诺(4400字)
    嗡——

    白歌只感觉一阵耳鸣,整个人处于极度懵逼的状态,他视野之中的物体都出现了虚影,就像是脑袋被什么东西用力锤了好几下一般,钻心的疼痛自脊椎蔓延开来。

    一阵风吹来,凉意让白歌稍稍恢复了一些意识,耳鸣依旧,但白歌已经能挣扎着爬起来。

    他看到了城市。

    城市广场上,一道道创伤撕裂大地,将那些救护车,警车尽数掀翻,人类的哀嚎和悲鸣回荡在这冰凉的广场上。

    我们遭到了攻击

    白歌混沌的大脑逐渐找回了理性,他刚才还在提醒田虹和范哲,可一瞬间,巨大的冲击力直接从外部将老霍的领域撕碎,将那尚未装修的店铺连同楼上与楼下两层都尽数摧毁,整幢大楼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陷。

    寒冷的风灌了进来,外面的光映照出一片狼藉的室内。

    甚至,白歌觉得,如果不是身处老霍布置的领域之内,可能他们现在已经葬身于这攻击之中了。

    “陶老!”

    白歌看了一眼因为身处角落里而没有被直击的陶轩然,他脸上有血,但似乎意识还在。

    “呵呵,竟然还没死。”

    一侧,瓦砾里,毕真言控制能力掀开了挡在自己身上的水泥墙,他受到攻击的一瞬间,在老霍的领域被击破的刹那,将自己用岩石包裹了起来,化为了雕像,这才抵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因此受伤最轻。

    想必,他从最开始就一直在准备着,等待着同伴的“救助”,才能反应如此迅速。

    看着挣扎中的白歌,毕真言没有选择补刀,只低头寻找着什么。

    很快,他就发现白歌不远处,埋在瓦砾堆里的一只手,那只手正紧紧抓着一张折叠好的图纸。

    “有了。”

    毕真言笑笑,来到那只手旁边,仅仅看了一眼,覆盖着那只手的瓦砾便尽数被移开,露出了底下,被掩埋着的少女。

    “爱恋”

    白歌轻叫出声,但爱恋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毕真言扯了扯那张图纸,可爱恋的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他顿了顿,右手一挥。

    咔嚓——

    钢筋直接钻入爱恋的右手手臂,接着扭转,将爱恋的手硬生生地卸了下来,取出了失去控制的炼金人偶手里的图纸。

    “对了。”

    毕真言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抓住了爱恋的头发,将她稍稍抬起来。

    “这个型号我记得”

    咔嚓——

    一片残破的瓦砾落下,直接将爱恋的脑袋从身体上切割了下来。

    “这份奇迹,我就收下了”

    毕真言话还没说完,他整个人就被一根突如其来的立柱击中,倒飞了出去。

    爱恋的脑袋落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不许动我的女儿。”

    老霍此时才恢复神智,他身上的衣服残破,但眼神却十分坚决。

    “白歌,你带着爱恋离开,去找你叔叔,让他带你们走,在家里有一张船票,只要将其撕碎,足够让你们两个离开。”

    听到老霍的话,白歌产生了些许疑问。

    叔叔?指的是许叔?

    其实,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白歌就有所觉察了。

    那场葬礼,大概也只是假象,而许诺,肯定不简单。

    没有多问,他右手往身前一摸,很快就将爱恋的脑袋了过来,白歌站起身,左手一抖,又摸回来了,他看了老霍和陶轩然一眼。

    “快走,他们的目标有一部分是你们!”

    老霍一边控制破碎的砖石和瓦砾覆盖住毕真言所在的位置,一边叫道。

    “保重。”

    白歌最后看了这里一眼,便直接跳下破碎的大楼,灵巧地沿着断壁残垣往下移动。

    他看到了远处的大蛇的虚影,心下一沉,最后的一点儿疑惑也烟消云散。

    原来策划这一切的,是昨日教团的约尔曼冈德六阶升格者,半人半神的存在!

    即便实力碾压白歌他们,这名升格者依旧谨小慎微,步步为营,实在恐怖。

    嗡——

    那大蛇忽然间像是捕捉到了什么一般,身形骤然缩小,伴随着一道红光,一个人影直接撞入了老霍和毕真言战斗的位置,将那大楼彻底拦腰截断。

    轰隆轰隆轰隆——

    大楼坍塌,扬起了遮蔽夜空的烟尘。

    “老霍”

    白歌随即看到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听到老霍沉稳而宏大的声音。

    “,就让你看看我的领域吧(eteal elents garden)!”

    灼热的火焰,躁动的风,坚实的大地,流淌的水,多彩的光芒在老霍的位置绽放,如同最绚烂的烟花,仅仅片刻,约尔曼冈德的身影便被某种力量拖拽着从现实剥离,变得模糊起来。

    “”

    白歌很清楚,这是老霍正在将自己的领域完全展现出来,将对方拖入自己的小型深渊战斗,拖延时间。

    而一名四阶的升格者强行与六阶升格者战斗的结果,显而易见。

    白歌还在奔跑,他瞥见了倒在地上的田虹和范哲。

    “快走。”

    耳机里,白歌听到了田虹气息微弱的声音,她似乎是通过气息嗅到了白歌的存在,稍稍抬起了拳头。

    “活下去!”

    “放心,死不了,我可是能在濒死情况下还继续战斗的袭名,田虹这家伙也硬朗得很。”

    范哲已经支撑起了身体,他的声音模糊不清,但确实地传达到了白歌的耳中。

    白歌能看出来,他们虽然伤势很重,但并不致命,因此克制住了自己去帮助他们的念头。

    但正要离开广场的时候,白歌忽然觉得时间变慢了。

    不,不是时间变慢了,而是他的思维变得迟滞了。

    这感觉和码头那天一样!

    白歌动作就像是生锈的机器,滞涩而呆板,他微微一动左手,接着就看到,在自己的前方,有两个人影。

    两名身材妖娆的女性朝着白歌而来。

    她们下半身已经化为了蛇的模样,上半身仅有几片布料遮挡,绝美的脸庞上,灰白的双眸死死盯着白歌,凌乱的头发上生长着一条条毒蛇,正吐露信子。

    原来野兽原型真的可以让自己变成袭名存在的模样

    原来蛇发女妖不止一人

    戈耳工三姐妹中,丝西娜与尤瑞艾莉是魔身,她们希望用贤者之石来恢复人类的模样?

    白歌想到了陶轩然之前提到过的知识。

    他知道,自己被石化的眼睛盯上了,这几乎是最高级别的,是拥有原典流传的袭名能力,接下来只有可能越来越迟缓,最终再也无法移动。

    该怎么办

    白歌思考之间,那两名蛇发女妖已经蜿蜒着爬行了过来。

    嗖——

    一道阳光的长枪掠过她们,使其减速,这是范哲在后方给予的支援。

    但蛇发女妖很轻松就避开了直击,匍匐前进,转眼便已经近在咫尺。

    就是现在!

    正当那两名满头蛇发的女子来到白歌面前的时候,他忽然不见了!

    !

    白歌和看不见的匕首交换了位置,而这把匕首,在白歌刚刚感到自己的动作变得迟滞的时候,已经被投掷到了远处,白歌先前的石化,有一半是真的被控制住了,有另一半则是想要诱导对方的注意力,从而拉开距离!

    此时已经来到蛇发女妖身后的白歌没有犹豫,视线捕捉到远处的石头,当即使用了!

    转眼间,他已经与蛇发女妖拉开了至少四十米的距离。

    而根据白歌的推测,蛇发女妖的石化之眼也有一定的距离限制,否则她们在白歌来到城市广场的时候就能够直接影响他,将他定身。

    已经使用过两次的能力之后,白歌此刻最多最多还能使用一次这个能力,因此他决定将其保留作为底牌。

    他没有自大狂妄到认为自己能和五阶的升格者,还是两位一起战斗,所以,现在逃跑才是第一要务。

    然而,当白歌迈开步子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他立刻往一侧翻滚,下一瞬,原本白歌站着的地方,已经被毒蛇般的头发贯穿!

    那两名蛇发女妖蠕动身体,迅速朝着白歌接近。

    “来,了。”

    白歌感受到石化之眼的影响逐渐加深,想要逃走,却越来越困难。

    在缓慢的时间里,白歌看到了一道光芒。

    那是剑光!

    铮——

    剑光闪烁之间,位于前方的丝西娜头发被斩落数根,那些吐着蛇信子的脑袋落在地上便化为了惨白的灰烬,在风中消逝。

    铮铮铮——

    剑如龙鸣,竟然将来势汹汹的蛇发女妖一步逼退。

    白歌很快看到了对方的长相。

    “许叔?”

    是的,站在白歌与蛇发女妖之间,手持一柄造型古朴长剑的,正是许诺。

    “你小子真是给我惹了个大麻烦啊。”

    许诺笑了笑,似乎根本没有受到蛇发女妖的石化之眼的影响。

    他此刻,就是剑的化身,身体不过是剑的一部分,因此,石化之眼的影响微乎其微!

    “这就是你的女朋友?你的兴趣还真是奇怪,只可惜没办法一起吃饭了。”

    他看了一眼爱恋,笑道,将手中的长剑剑锋往下,拿在手中,高声说道。

    “此处前方,不允许你们再往前一步。”

    噼啪——

    天空中,一道深紫色的雷霆寂灭,浓重的乌云形成了一个如同眼球般巨大的旋涡。

    伴随着城市广场那些临时升格者的死亡,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了过来,它试图降临现实,试图毁灭一切。

    天灾的降临,已经无法阻挡。

    阅读过相关资料的白歌很清楚这件事。

    他也能看出,许诺虽然刚才势不可挡,但比起两名蛇发女妖,他终究还是弱上不少,就这样站在自己和蛇发女妖之间断后的结果,只有死亡。

    但此刻,许诺仍然云淡风轻地站在了那黑色的风暴前面,站在了白歌的前面。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为英雄。

    许诺回过头,对白歌露出了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没心没肺的笑容。

    “你的眼睛真的和你妈一模一样。”

    他转过身,背对白歌,面对业已形成的天灾和狰狞的蛇发女妖,对白歌说道。

    “快走,天灾的到来已经难以阻止,在深渊遗物事务司的办事处应该封存有一张紧急用的船票,你撕开船票,就能离开这座城市。”

    “放心,全世界的升格者都知道,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是不能杀的。”

    许诺声音轻巧,就像是闲聊。

    “许叔。”

    白歌没有犹豫太久,他虽然有很多想问的,但还是以大局为重,手一伸,取回了看不见的匕首,随即转身离开。

    “呵呵,我就知道老霍你不行,还得我出手。”

    见到白歌离开,许诺轻笑一声,面对两位蛇发女妖,丝毫没有感到慌张。

    “野兽原型五阶,,你们就是丝西娜和尤瑞艾莉吧,本身就是双胞胎,又获得了近乎一样的历史残片,真是难得一见,只可惜,因为这两位蛇发女妖是魔身,所以导致你们本来的姿态无法收敛,只能以这样丑恶的模样活下来。”

    “许诺。”

    丝西娜也认出了眼前这个男人,嗅出了他的气息。

    “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只有三阶?”

    尤瑞艾莉保持警惕,但觉察到许诺的位阶后,又笑了出声。

    “曾经深渊遗物事务司最出众的天才,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的孩子沦落到这个程度,可笑。”

    面对嘲讽,许诺不为所动。

    是的,他曾经是深渊遗物事务司最出众的天才,在成为升格者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晋升三阶,本来前途无量。

    但是他却遇见了那个人,那个如同姐姐一般的存在,与她相识,相知,见证了她的死亡。

    此后,许诺便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

    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正在阴影中行动,却没人知道,曾经的天才,背离了曾经发过的誓言,舍弃了守护大众的承诺,现在只不过是个为了仅仅一人而战斗的,醉酒的叔叔而已。

    许诺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白歌离开的方向,随后往前迈出一步。

    “深渊遗物事务司,特殊事件对策部,许诺,出于一己私欲,背离誓言,舍弃承诺,坚持一意孤行!”

    铮——

    长剑蜂鸣,映照出雷霆的光芒。

    白歌狂奔着。

    整座城市已经陷入混乱之中,恐慌在人群中蔓延,公共交通早已停滞,白歌也顾不上隐藏身份什么的,直接随手偷了一辆电瓶车,将爱恋的脑袋放到车前的篮子里,便朝着爱恋家的方向骑行。

    在白歌的内心,矛盾如同螺旋般上升。

    一方面,感情上,他想要去救助田虹和范哲,想要去帮助老霍,陶轩然,帮助许诺,想要阻止天灾,拯救这座城市。

    但另一方面,白歌的理性也很清楚,自己现在在战场上只会添乱,而且,先不说他,爱恋的贤者之石也不能让昨日教团的那些人得到。

    如果逃出去之后,应该能找到其他分部的支援

    思考之间,白歌忽然感到身下一阵颠簸,电瓶车整个飞了起来,他在半空中抓住爱恋的脑袋,落地之后滚了两圈,才保持住姿势。

    至于电瓶车,早已摔倒在路边,形状扭曲。

    这不是白歌驾驶不慎,而是大地的形状已经发生了改变。

    道路上出现了巨大的如同尖刺一般的岩石,在那尖刺的尽头,站着一个悠然的男人。

    毕真言!

    他手中拿着一张已然摊开,造型古旧的图纸,嘴角翘起。

    “找到你了。”

    两更九千字,求月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