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一十五幕.【心】的证明(9500字)
    毕真言!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被老霍因为老霍全力对付达姆施塔特,所以被这家伙逃了出来吗?

    陶老也在现场,他怎么样了

    白歌内心很快就闪过好几个念头,没等对方再说什么,便朝着右侧迂回突进,同时,左手以微不可查的幅度轻轻抖动。

    看似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但实际上,看不见的匕首已经脱离了白歌的左手,朝着毕真言而去!

    “呵。”

    毕真言好像在说同样的招式对他不起作用般哼了一声,皲裂的大地中,一道石柱矗立,其坚硬的表面骤然出现了一个深坑。

    “创造者原型对环境的把握远超你的理解。”

    他没有在意白歌的动向,往前走了一步。

    某种变化正在生成。

    白歌首先发现,周围的景色改变了。

    虽然夜空依旧被连绵的闪电笼罩,但那些街道,房屋,已经完全重复,如同呆板的复制粘贴出来的事物一般,而位于这空间中心的,正是毕真言。

    他利用迷宫之墙划定范围,将白歌困在了无限回廊之中,同时,也在用自己的能力来改造这一片区域,制作自己的阵地!

    两者结合,毕真言获得了类似于四阶升格者的力量,除了没办法以位格压制白歌之外,其他几乎无异!

    白歌只感觉自己和毕真言的距离似乎变得异常遥远,并且,手中的爱恋脑袋好像变得沉重了许多,大了许多。

    透视技法!

    下意识就要闭上双眼的白歌忽然觉察到了问题所在。

    毕真言明显知道自己能力的破绽已经被白歌觉察,为什么还要使用这个?

    白歌没有闭眼,保留了扭曲的视觉。

    轰隆

    下一刻,他原本所在的位置被一只手穿过,悄无声息,倘若白歌闭上双眼的话,势必就没办法觉察到这一攻击。

    毕真言对自己使用了透视技法,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啧。”

    见到自己的偷袭被白歌躲过,毕真言没有多说,背后,羽翼张开,直接飞上了半空中。

    云端之翼,自由领土!

    是毕真言制造的领域。

    在这近似小型深渊的,以现实为基础打造的领域内,往上有着无限的空间,使得毕真言能够掌握飞行的能力。

    毕真言悬浮在半空中,两手一抓,白歌只感觉自己所在的位置被某种力量压迫,大地凹陷,出现了一个手掌印。

    这是利用了透视技法造成的远距离攻击。

    此刻在毕真言的眼中,地面的一切不过只是小小的沙盘,他轻轻推手,就能按出一个手印,在他的领域之内,便是他的国度,任由毕真言随意支配!

    白歌寸步难行,觉得自己骨架都要溃散,他的消失魔术还能在极限状态下使用一次,他并不准备现在用掉,因为在升格者对战中,最有威胁的便是还没有用出来的能力!

    白歌先是抬起左手,将看不见的匕首取回,视野中,无数的光芒交织。

    他头顶的位置,一道光芒最为璀璨。

    毫不犹豫地,白歌将匕首刺了进去。

    “!”

    毕真言只感到掌心刺痛,下意识移开了手掌。

    即使白歌在他的视野中已经变得极小,但再小的蚂蚁,咬人也是很疼的!

    更不用说,白歌触及的位置是毕真言掌心最脆弱的位置。

    鲜血汩汩流出,毕真言的手掌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伤口不大,但足以令人感到不悦。

    噼啪

    一道深紫的闪电自天穹坠落,与毕真言擦身而过,击中了一根电线杆,直接将那钢筋水泥的造物变为最基本的微末。

    毕真言挑了挑眉毛,凝望天空。

    天灾业已成型,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按照达姆施塔特的说法,天灾:天启一旦降临,至少要吞噬十万人以上的生命才有可能离开,它会从降临中心开始,向着四周扩散,由于大崩坏之后城市人数并不多,在配合天灾降临的各种灾害,所以一般出现,就代表一座城市的毁灭。

    毕真言往低处飞了一些,基本的自然常识他还是知道的,虽然也不懂这天灾的闪电会不会遵守,不过他可不想和白歌打到一半被雷劈死,那也太过愚蠢了。

    “真是不凑巧”

    本来,毕真言的想法是居高临下,像是玩弄沙盒里的蚂蚁一般让白歌失去战斗能力,但现在,他也不太敢再飞在高处了。

    白歌抓住毕真言下降的空隙,逃离了之前的位置,手中的扑克牌抖动,一左一右,朝着毕真言飞去。

    “雕虫小技。”

    毕真言四周升起了墙壁,在距离自己很远的地方挡住了扑克牌他提防着白歌的消失魔术。

    他的右手一划,地面顿时突起,尖刺追逐着白歌而去。

    正当那尖刺即将追上白歌的时候,毕真言却看到,白歌消失了!

    是转移了位置吗?

    毕真言本能地在周围寻找着白歌的位置,却忽然心有所感。

    “!!!”

    往前飞了一小段距离,弓起身子,毕真言只感觉脖子一阵寒意,某种锋锐的事物掠过了他的肩膀,带出了点点血花,钻心的疼痛冲入他的大脑。

    毕真言急忙抬起左手,同时往后一挥。

    轰隆

    一根巨石拔地而起,但原本那个位置上的白歌已经不知所踪。

    “竟然被伤到了”

    毕真言此刻已经了然白歌刚才的动向。

    他利用走位不知不觉来到了无限回廊的边缘地带,接着通过这边缘地带,来到了这片空间的另一端,因此才能规避掉毕真言对地形的“改造”,同时,也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毕真言的身后!

    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对方利用这无限回廊造成了伤害,毕真言想到,这对于他,对于一名创造者原型的升格者而言,毫无疑问是最大的耻辱。

    如果不是达姆施塔特告诉过毕真言,除非必要,否则不要随意在诸夏境内杀死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他肯定已经用更大规模的攻击直接洗地解决问题了。

    当然还得怪那一对蛇发女妖姐妹,竟然被一个区区三阶拖住了脚步,着实丢人。

    “那只老狐狸,就这么怕诸夏吗?”

    毕真言喃喃自语,目光捕捉到了迂回奔跑的少年的身影。

    “虽然不能杀,但弄断一两条腿应该没问题吧?”

    白歌右手提着爱恋的脑袋,左手摸回了看不见的匕首,一道深紫的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这一片大地。

    “消失魔术还能使用一次。”

    “和我相比,毕真言剩下的时间更少,我自己大不了就死在这里,但毕真言肯定不想被天灾吞噬,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差别,是我的优势。”

    “田虹和范哲虽然受了重伤但没有死,蛇发女妖们本来有机会直接杀死他们,却没有选择这么做,后续甚至没有补刀,这肯定不是她们大发善心,而是因为某种限制”

    “确实,如果我是毕真言,肯定会利用创造者原型的优势彻底改变地形,先洗地三轮,反正爱恋的贤者之石不会那么容易破碎,他没有采取这种无差别攻击的手段,是因为不想失手杀掉我?”

    “这么一想,许叔的确说过,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是不能杀的,之前不论是毕真言,还是达姆施塔特的攻击,都有一定的余地。”

    白歌思维流逝之间,忽然感到自己内心好像产生了什么变化。

    紧张已经消失不见,只有某种黑色的烈焰,在胸口熊熊燃烧。

    嘭

    白歌的脸上,眼睛旁边,黑色的火焰构成了旧时代戏剧中侠盗的面具,遮蔽了他的上半脸。

    “这是”

    这还是白歌第一次在袭名度提升之外的情况下感知到人格面具的存在。

    一瞬间,大量的知识流入他的脑袋。

    白歌直到此刻才理解,为什么人格面具还会有属性的差别。

    他才理解,为什么自己是疯狂!

    下一刻,白歌感到脚下似乎出现了什么东西。

    啪

    一只只岩石构成的手从破碎的大地中伸了出来,试图抓住他的脚。

    毕真言右手掌心朝上,轻轻抬起,同时以透视技法将白歌前后的道路延长,只要白歌还睁着眼睛,他就没办法逃离这一片区域!

    虽然不知道那小子忽然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毕真言本能地感到,现在的白歌,十分危险,相当危险,超级危险!

    白歌压低身子,人格面具逐渐隐没,视野中,微光浮现。

    咔嚓

    他左手一闪,那岩石的手臂便被一分为二,断面光滑整齐如同镜面。

    看不见的匕首本身锋锐无比,配合对弱点勘破,足以切割石头。

    白歌闭上了双眼,左手灵活地在黑暗视野中的微光移动,切开了试图阻止他的岩石。

    短短三秒之内,他已经跑出接近二十米,来到了无限回廊的边缘,同时,手中飞出好几张扑克牌,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又来”

    毕真言看到白歌试图故技重施,冷言一句,自己身边竖起了众多石柱,从各个方向挡住了白歌靠近自己的道路,又控制瓦砾与碎石,构成了一条长蛇的样子,朝着白歌而去。

    啪啪啪啪

    那些四散的纸牌有的被石柱隔绝,有的击中岩石长蛇而落下,都没能对毕真言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对他而言,这真的只是单纯的戏法,不值一提。

    白歌真正对毕真言能造成威胁的,就是那看不见的匕首,但只要不是毕真言脑子进水了,他必然不会让白歌再接近自己身边。

    噼啪

    雷霆寂灭,越来越频繁的闪电将黑夜照亮如同白昼,漆黑如墨的阴云下沉,地面掀起了一阵狂风,两者结合,一道龙卷风逐渐显现。

    一道,两道,三道,四道,四道龙卷风卷起了地面的一切,闪电自天穹落下,为这黑色的龙卷风照亮了些许深紫的色泽。

    嗡

    从城市广场,这天灾降临的中心,一道状若实质的波纹扩散开来,周围的建筑随之倒塌,就像是遭到了海啸的侵袭。

    摇曳而狂乱的世界中,忽然,传来了一声长啸。

    那是类似马匹的尖啸,又充满了凄厉与悲惨的意味,光是听到,就会让人心中涌现出无尽的绝望。

    一匹白马出现在其中一道龙卷风席卷过的位置。

    那白马全身洁白无瑕,马鞍上,骑着一名骑士,他全身都被包裹在闪耀着银色辉光的朴实甲胄里,手中拿着一张巨大的长弓,身后的箭袋里没有箭矢,却散发着狂热与征服的气息。

    转眼之间,第二位骑士出现。

    他骑乘在赤红如火的马匹上,身上的铠甲是华丽的绯色,那骑士手中拿着一柄厚重的长刀,刀锋之上仿佛散发诅咒的低吟,满是杀戮与血腥的意味。

    又一声尖啸响起,一匹黑马周身缭绕紫色的闪电,从狂风中显现。

    马上的骑士着扭曲而不对称的黑甲,动作迟缓,他手中没有拿武器,却只有一座黄金的天平,似乎以此来衡量万物的生死与价值。

    当龙卷风聚合,成为最后一个巨大的风暴时,剧烈旋转的暴风眼里,睁开了一只眼睛。

    第四位骑士姿态优雅地乘着马,降临世间。

    他和他的马匹呈现死尸一般苍白灰绿的颜色,身上的铠甲比起金属,更像是某种生物杂糅聚合而成的皮肤,骑士手中拿着一把长柄镰刀,伴随着他的出现,一团墨绿色的烟雾开始弥漫起来,所到之处,霉菌滋长,万物腐朽。

    天灾:天启。

    这就是无法阻止,无法解析,无法收容,横亘于大地之上,带来灾祸与恐惧的天灾。

    一瞬间,无数深黑的怨灵如同雾气从四位骑士的身边冒出,像是蜂群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被黑雾吞噬的事物,无论过去为何,都开始飞速腐朽,溃烂,一时之间,悲鸣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主旋律。

    似乎只有升格者能够勉强抗衡,但也仅仅只是自保而已。

    就连战斗中的毕真言也有所恍惚,但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专注于当前的战斗。

    这种时候,越是分心,就越是会被拖延时间。

    “我可不想和这些家伙陪葬。”

    毕真言看到,白歌闪身穿过了无限回廊的边缘,他嘴角翘起,随即控制领域内的物体,朝着无限回廊的另一侧攻击。

    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

    “!”

    毕真言惊讶之余,也在寻找白歌的位置。

    “每个魔术都有三个步骤,第一步,是以虚代实。”

    这时候,白歌的声音在空间中响起,毕真言循声望去,只看到白歌就在自己侧后方不到十米的距离内,而在原本他消失的位置,只有一张旋转着从半空中悠悠飘落的扑克牌。

    刚才白歌投掷出来的扑克牌,并非全部都是攻击,而是夹杂了几张能够在半空中回旋停滞很长一段时间的纸牌,这些纸牌对比那些横冲直撞的纸牌而言并不引人注目,在纷乱的战斗中很容易被忽略,更不要说还有天灾降临带来的混乱。

    在毕真言的注意力被其他纸牌和天灾吸引的时候,白歌投掷的纸牌推动了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纸牌,悄然朝着毕真言的方向移动,它们隐藏在岩石后面,在倒塌的电瓶车残骸附近,在毁掉的电线杆旁边。

    随后,在白歌朝着无限回廊的边缘移动,毕真言以为他要再度穿过回廊的边缘,从另一个方向发动攻击的时候,白歌使用了消失魔术。

    最后的一次消失魔术!

    他和位于毕真言身边的一张扑克牌交换了位置,来到了严防死守的毕真言身边。

    白歌表情淡然,将手里的东西投掷了出去。

    毕真言瞪大双眼,正要本能地挡住那个东西,却发现,那不是看不见的匕首。

    而是爱恋的脑袋!

    “?”

    毕真言愣了片刻,完全不知道白歌为什么会把这脑袋丢过来,这不应该是他拼死都要守护的东西吗?

    这迟疑之间,借着爱恋脑袋遮挡视线的白歌已经来到了毕真言身边三米内,他闭上了双眼,此刻,透视技法无效!

    “艹!”

    毕真言领悟了白歌的想法,他是想利用毕真言不能对爱恋脑袋攻击的限制,以此接近自己,最开始利用无限回廊特性的攻击,既是试探,也是欺诈!

    他让毕真言以为会再度利用这个特点,实际上,却只是转移注意力,让毕真言忽略了那些纸牌,忽略了消失魔术!

    这就是,以虚代实!

    “而第二步,则是偷天换日。”

    白歌身边,一根根错落的石柱试图挡住他,但白歌漆黑的视野中,盗贼之眼洞察了这些石柱的破绽。

    他轻巧地移动身体,在爱恋的脑袋还在半空旋转的时候,白歌已经来到了毕真言的咫尺之内。

    他速度变快了许多!

    毕真言试图依靠透视技法让自己与白歌之间的距离拉长,但在这连呼吸都觉得漫长的刹那,这拉长已经不足以再让两人分开。

    他似乎已经感受到了白歌手中那看不见的匕首的锋芒,感受到了利刃穿透胸膛的疼痛。

    毕真言挣扎着想要躲避,忽然间,他表情变得呆滞起来。

    是泥塑替身!

    在这最后的时刻,当爱恋的脑袋遮挡住视线,石柱的阻拦与透视技法让白歌闭上双眼的时候,毕真言已经在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制造了一个泥塑替身,代替自己使用能力。

    “我赢了。”

    在稍远处的毕真言右手一探,尚未落地,翻滚在半空的爱恋的脑袋顿时朝着他的掌心飞去,接着,另一只手打了个响指。

    那泥塑替身猛然膨胀起来,似乎有强大的能量正要溢出,就连原本冬日寒冷的空气都变得灼热起来。

    此时的毕真言已经顾不上达姆施塔特的告诫,他必须以杀死白歌为目的战斗,否则可能死的人就是他。

    但是,当毕真言准备离开,最后看了一眼白歌的时候。

    他发现,白歌竟然在笑。

    白歌嘴角翘起,压低身子,无视了泥塑替身,朝着毕真言跑来。

    轰隆

    爆炸一瞬间吞没了白歌,但他的脚步没有停下来。

    “疯子”

    毕真言看到,血肉模糊的白歌,正以坚决的态度,来到了毕真言的面前。

    白歌左手挥出,毕真言下意识制造出石头阻挡,然而,却只有血肉被击中的声音。

    他看到,白格的左手已经扭曲变形,被那石柱击中,骨头碎裂,血液,肌肉,神经炸开。

    可是,那手中,什么都没有。

    白歌的左手中,空无一物。

    这就是,偷天换日!

    “这就是魔术的第三步,化腐朽为神奇。”

    嘶哑的声音传来,白歌带着血的笑容笼罩了毕真言,他右手发出破空之声,看不见的匕首,正被握在掌心。

    他利用了匕首不可视的特性,假装匕首在左手,可实际上,那匕首一直被握在右手之中!

    匕首插入了毕真言的胸口。

    左胸,心脏!

    与此同时,浓厚的黑雾如潮水般涌来,包裹住了白歌和毕真言。

    毕真言双眼瞪大,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他只能看到,血肉模糊的白歌,身上的伤口竟然伴随着匕首的刺入而迅速蠕动,愈合,恢复如初。

    就好像,将毕真言的鲜血吸收进了自己的体内一般。

    这就是人格面具真正的作用。

    白歌的人格面具,伴随着袭名程度的提升,可以在某些情况下直接召唤出来,在戴着人格面具的时候,白歌的速度,力量,感知等能力会全方位提升,并且,可以通过伤害敌人,汲取敌人的血液来修复自身的损伤,越战越强,越杀越凶,是真正的疯狂面具!

    也正是领悟到了这一点,白歌才敢直面爆炸,以伤换伤,用常人难以理解的疯狂战斗方式,取得胜利。

    嘭

    更汹涌的潮水吞没了两人,毕真言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被黑雾吞没,最后时刻,他还紧紧抓着自己手里的迷宫之墙,并试图从虚空中掏出什么,但一道浪潮过去,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白歌觉得自己失去了大部分的力气,但还有一件事要做。

    他看到飘在黑雾之上的爱恋的脑袋,伸出了右手。

    感受到重量的变化,白歌知道,他已经拿回了最重要的东西。

    这是爱恋的“人性”。

    白歌翻开手掌,在那满是血迹的掌心,躺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绯红宝石。

    贤者之石。

    炼金术师们穷尽一生追求的奇迹。

    是以凡人之躯挑战神明权柄,并最终取得成功的伟大遗物。

    也是爱恋这名炼金人偶拥有心的证明。

    在这举世瞩目的天灾中心,白歌“窃取”到了最珍贵的宝物。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袭名仪式已经完成,只要有升格之虹和对应历史残片的话,他可以直接尝试晋升三阶,迈入英雄之证的领域,然而这都不重要了。

    或许多年以后,会又有一名少年,在少女的催促下翻开诸夏的天灾档案,看到有关静江的事件,而白歌,只不过这十几万死亡数字中微不足道的一个而已。

    “最后和你在一起,总感觉我亏了。”

    白歌自嘲般笑了一声。

    他毕竟也不是什么球形关节爱好者。

    躺在流动的黑雾之上,白歌看着城市广场的方向,看着那巨大的龙卷风,以及庞大如山峦的蛇的虚影。

    沉默不语。

    与此同时,城市广场边缘。

    四位骑士化为了黑雾,吞噬一切,席卷一切,屠杀一切,陈楚川只能看到自己的同事被黑雾淹没,发出凄厉的惨叫,最终消失不见,他带着几位警员,背着受伤者来到了一处稍高的位置,但他清楚,死亡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妈的,怎么会这样”

    陈楚川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双眼泛红,但他又看到了身后的同事,以及受伤的平民。

    “艹!”

    面对涌来的黑雾,陈楚川举起防爆盾牌,挡了上去。

    另一边,广场之上,许诺单膝跪地,手中的长剑已经折断,对面,两位蛇发女妖大口喘息,在她们的身上,胸口,头部,有多道致命伤,但这些伤口都在逐渐愈合,似乎从未存在。

    传说中的丝西娜与尤瑞艾莉是魔身,不能被人类的武器杀死,放在升格者的袭名能力上,便是惊人的自愈与恢复能力。

    许诺的身体有好几个窟窿,血流如注,但蛇发女妖们并没有夺取他的生命,似乎想让他见证一位新神祇的诞生。

    广场一隅,田虹和范哲,靠着阳光与火焰,保护着几名昏迷的市民,但身受重伤的两人,也已经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力量,面对不断涌来的黑雾,死亡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田虹,你怎么样,还能坚持住吗?”

    范哲掌心的阳光越发黯淡,最后的青蜂鸟带给他的战斗续行能力已然到了尾声,而田虹拳头上的火焰,也将近熄灭。

    “我没事。”

    田虹看了一眼身后那些昏迷不醒的市民,用力点了点头。

    倒塌了一半的大楼废墟中,老霍倚靠在一根柱子上,他的左手与右腿被齐齐截断,满脸是血,他抬头,看向身上一尘不染,如同老绅士一般的达姆施塔特。

    “我赢了。”

    达姆施塔特微微一笑,也仰头看向那雷霆与风暴席卷的天灾中央。

    “最先是黑雾带来了绝望,之后是导致互相残杀的呓语,接下来是腐化人心的瘟疫,最后,是终于迎来的备受折磨的死亡。”

    “这就是天灾,这就是天启。”

    达姆施塔特似乎觉得要是如今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就太过可惜了,因此悠然地和老霍闲聊般说道。

    “这是你的袭名仪式?还是你准备吞噬它晋升七阶?”

    老霍声音虚弱地说道。

    “两者都有。”

    达姆施塔特爽朗地说道,他竖瞳绯红,如同蛇目。

    “事到如今,就告诉你吧,我的袭名仪式是,制造一场毁灭城市与文明的灾祸,并且将巨大的绝望与庞大的死亡容纳于自身,而我选择的七阶历史残片,正是它,旧时代经典之中流传的天启四骑士。”

    “没想到尘世巨蟒居然是命运原型”

    老霍叹息一声,他看到达姆施塔特往前一步,坠落下去。

    下一刻,一条巨大的,有着滑腻鳞片的青黑色大蛇从黑雾中钻出。

    那大蛇超过了静江最高的高楼,整个身体缠绕着大半个城市广场,绯红的双眸盯着天启。

    那四骑士化作的黑雾也意识到了尘世巨蟒的存在,朝着它流动过来,却被轻易地导向其他方位,循环往复,难以脱离。

    这是衔尾蛇的具象化,是代表诸神黄昏命运的大蛇的权柄。

    绝望,死亡,瘟疫,战争化为了具象化的触手,试图捆绑住那头大蛇,甚至于让黑雾朝着城市扩散的进度都慢了许多,这些黑雾化作了四名身形巨大的骑士,手持大刀,长弓,天平与镰刀,环绕在尘世巨蟒的身边。

    力量被平衡,鳞片产生了自然的衰败,一根根箭矢落下,一道道伤痕凸显,但这些都被尘世巨蟒容纳,化为轮回的一部分。

    “他天然就是灾厄的化身,对于天灾有一定的抵抗力”

    老霍此刻才明了,为何达姆施塔特,或者说约尔曼冈德敢用这种方式来召唤天灾,甚至尝试以此为契机晋升。

    恐怕十七年前的英伦之雾,就是约尔曼冈德的一次失败的尝试,也正是在那次事件中,他通过与天启的战斗,把握住了击败对方的方法,才会在多年后再次尝试。

    甚至有可能,之前的几次天启降临,都是约尔曼冈德的策划。

    他要再现的历史,恐怕是那就连神国都被颠覆,群星陨落的诸神黄昏。

    风暴肆虐,庞然巨物的影子正在胶着地战斗,但很快,老霍看到,那曾经吞噬世界的巨蛇,此刻已经占据了上风,它撕咬着四名骑士,正试图通过“吞食”这一行为,掠夺它们的权柄,将其容纳入体内。

    如果成功,那么世界上将会再多一位七阶升格者,昨日教团将会再多一位惠临神明的升格者。

    那世间将永无宁日。

    那将是比天灾更加可怕,无法阻止,无法对抗的厄难。

    白歌看到巨蛇逐渐吞噬了四位骑士,他才明白,是尘世巨蟒约尔曼冈德想要晋升七阶。

    七阶升格者,足以支撑一方稳固势力,当年神圣同盟便是因为一位七阶的诞生,才真正独立出来,建立莫纳克亚天文台,成为四大国家级势力之一。

    若是昨日教团的人晋升七阶,那么这个世界肯定会陷入更大的灾劫之中。

    只可惜已经无力阻挡。

    白歌只是一名二阶升格者,就算是分部里最强的老霍也只有四阶,爱恋的奇迹仅仅只是灵魂的物质化,并不能转化为有效的战斗力我在想什么?

    白歌发觉自己到了这个时候,依旧没有放弃,还在试着寻找解答。

    为什么?

    向往平静生活,总是孤身一人的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般重视身边的人。

    换成过去,白歌可能给早就已经选择放弃,躺平等死了。

    为什么?

    “因为,不甘心啊。”

    白歌感叹一声,掌心的绯红宝石,有着温暖人心的热度。

    在深渊遗物事务司的这段时间,虽然有很多莫名其妙,也被坑了不少次,还好几次陷入危险,但确实,在这里,白歌找到了真正的“家”的感觉。

    当然,还有许诺,还有竹霜降,还有田家三兄妹,还有相当偶像的范思思,甚至包括陶老的那位夕阳红的老阿姨,这些人和事连接起来,构成了白歌的视若珍宝的“日常”。

    白歌想要保护它们。

    “我说,爱恋,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就找个靠海的房子,嗯,不要浅海,就是普通的,蔚蓝的海,我听说神圣同盟那边有这样的大海,在海边,看日出日落,看潮起潮落,看璀璨的星空,手牵着手,嗯,虽然和炼金人偶在一起好像有点奇怪,不过这个时代有很多人拿纸片人当老婆来着,和炼金人偶在一起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白歌笑着说道。

    “哈哈,这可是真真正正的立,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应该也没什么关系了吧。”

    黑雾逐渐侵蚀白歌的身体,让他的意识变得模糊,绝望的负面情绪难以消解,也同时侵蚀着他手中那绯红的贤者之石,使其变得黯淡。

    天灾的侵蚀与深渊无异,即使能够逃过被吞噬的命运,也会落下终生的残疾。

    滋滋

    就在这个时候,从刚才开始便一直沉默,似乎接受不到任何信号的通讯器耳机里,响起了电流的声音。

    “作为静江分部的成员,提出执行第六八二号程序,有异议者请提出,若没有异议,请回复确认”

    是陶轩然的声音。

    是陶轩然虚弱,但确实的声音。

    “陶老你没事吧,陶老?”

    白歌猛然一惊,跳了起来,看向远方,看向那倒塌大楼的方向。

    在极目远眺也看不到的那大楼的一隅,陶轩然额角渗血,站在那里。

    他看着正在逐步吞噬天启四骑士的尘世巨蟒,表情严肃,陶轩然看了老霍一眼,那穿着老年人外套的奇迹持有者点了点头。

    “霍征,同意。”

    此刻,聆听着这一切的白歌,一头雾水。

    六八二号程序是什么东西?

    同意什么东西?

    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你们在说什么,喂,陶老,田虹,范哲,老霍,你们在说什么?”

    他希望有人能给他解释一下,某种即将失去什么的空旷感占据了白歌的内心,令他焦急无比。

    但耳机里,在短暂的沉默后,只有其他人的声音回荡。

    “田虹同意。”

    田虹的声音略微颤抖。

    “范哲,同意。”

    范哲犹豫了片刻,但也仅仅是片刻。

    “许诺,同意!”

    这一声是许诺怒吼出来的,即使风暴与怪物的战斗足以遮掩任何的声响,却也挡不住这一声吼叫。

    听到这吼叫,陶轩然又往前走了半步。

    “陶轩然,同意。”

    他从刚才开始便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了释然的表情。

    白歌没有看到,这位平日里吝啬,刻薄,被岁月和时光压弯了脊背的老头,此刻却比任何人都站得更加笔直。

    这是这片土地之所以能够安宁稳定的原因。

    这就是诸夏那不屈的脊梁。

    “听好了,白歌。”

    模糊不清,嘈杂纷乱的通讯器里,陶轩然的声音清晰地传递了过来。

    “接下来是,最后一课。”

    求月票,还有推荐票也不要忘记投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