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一十七幕.报告书(6500字)
    在静江市内,一间刚刚从混乱之中恢复正常秩序的医院,加护病房内。

    一本黑色的笔记本被打开,笔记本的主人以纤细的手拿出一支普普通通的签字笔,在纸张上写下娟秀的文字。

    “昨日教团以历史再现为行动纲领,约尔曼冈德便是其中一员,他通过昨日教团内的好处从默默无闻的三阶一步步晋升到了六阶半人半神,成为了昨日教团的干事,裁定者。”

    “他很快认识了五阶袭名为的艾瑞娜·阿方索与温妮莎·阿方索姐妹,这对姐妹是他所属的修正者,由于两人长相一模一样,袭名也几乎相同,因此在外界看来,仅有一人,这无形中方便了她们的活动。”

    “两姐妹袭名的正好是丝西娜与尤瑞艾莉,这两位蛇发女妖与妹妹美杜莎不同,是彻头彻尾的魔身,妖怪之躯,由于野兽原型的中阶特性,她们无法自主控制形体。”

    “因此,两姐妹在寻求能够获得人类身躯的方法,这也是提高袭名程度,完成袭名仪式的要求。”

    “四十七年前,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出生于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新勃兰登堡,父母是当地的富商,但这位刚刚降生的婴儿十分不幸地被约尔曼冈德选中,被他的意志所影响,成为了约尔曼冈德的傀儡。”

    “是的,让很多人产生错觉的是,约尔曼冈德并非野兽原型的升格者,而是命运原型。”

    “在晋升到六阶之后,他靠着耶梦加得的袭名能力获得了命运的嫁接与转移的力量,这得益于耶梦加得神话中它变化为一只猫,令雷神托尔无法举起的原典,配合命运原型对精神的操控,可以让约尔曼冈德将这可怜婴儿的记忆与意识全部抹消,并将自己的意志灌注其中。”

    签字笔流畅地写着,似乎这些内容早就已经酝酿在内心之中,不需要太多的思考。

    “就这样,约尔曼冈德成为了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或者说,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成为了约尔曼冈德最重要的一个分身,在地上的代言人,身为普通人,达姆施塔特能够接受各方的检查,自由出入很多限制严格的地方,十分便利。”

    “因为有约尔曼冈德的知识与渠道,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在商业上如鱼得水,靠着家里的产业,年少时期便获得了远超父母辈的财富,当然,他的父母因为疾病相继去世,这并不是巧合,而是为了能够让达姆施塔特更早崭露头角。”

    “在达姆施塔特的身份成为了大企业家后,十分合理地,他的兴趣转向了古董与文物,这在泛西海,乃至全世界的富人之间都是相当普通的爱好,他购置古董,研究名画,靠着约尔曼冈德对这些事物的熟悉,达姆施塔特花费数年,成为了这一方面的名家,一位著名的收藏家。”

    “约尔曼冈德之所以做这些,并不是想要成为重生故事的主角,而是他需要靠达姆施塔特的收藏家这一重身份寻找深渊遗物,为昨日教团制造新鲜的血液。”

    “当然,约尔曼冈德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晋升,早在作为昨日教团的裁定者,破坏城市与制造灾祸的时候,他的袭名就已经趋于完成,只剩下最后的袭名仪式:制造一场毁灭城市与文明的灾祸,并且将巨大的绝望与庞大的死亡容纳于自身,之后将混合了历史残片的升格之虹喝下,完成晋升。”

    “能够承载七阶权柄的历史残片并不多,可能十几年才有可能被发掘出一件,而适合的则少之又少,约尔曼冈德作为达姆施塔特,也在不断打听类似的消息。”

    “但后来,约尔曼冈德发现了一个好办法,除了深渊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十分明显,就放在那里的历史残片,那便是天灾。”

    “而天灾的降临,正好符合了袭名仪式的条件,约尔曼冈德认为,自己可以尝试吸引天灾降临,等到造成了巨大的死亡和毁灭之后,再击败天灾,将其容纳。”

    “综合了各方面的要素之后,约尔曼冈德将目标瞄准了。”

    两页已经写完,那只白皙而纤细手轻轻翻页,停顿了片刻,似乎在思考什么,才继续落笔。

    “由于需要超过千人的升格者在小范围内死亡,条件严苛,所以约尔曼冈德便与阿方索姐妹合作,他利用命运的嫁接给阿方索姐妹一定时间内掠夺他人身躯为己用的能力,蛊惑人心,终于制造了一场巨大的灾祸:英伦之雾,在那个时候,一阶升格者并不被承认,也不在各个地区应对的备案之内——官方机构自然不会去特地实验杀死一阶升格者是否会引发天灾,达姆施塔特帮他们完成了这个实验。”

    “然而,出乎约尔曼冈德的预料,天灾实在太过强大,约尔曼冈德并没能成功击败它,容纳历史残片,不过对应的,他获得了相当宝贵的经验,确信自己下一次一定能够成功。”

    “当然,在这次灾祸之中,约尔曼冈德也获得了一定数量的源自新英伦地区军情五处机构的深渊遗物,其中便包括,这次行动对于约尔曼冈德而言,并非完全失败。”

    “只可惜,国际天文联合会随后确认了一阶升格者也属于升格者之列,各个地区开始清查对应的人员,英伦之雾的手法难以再次生效,约尔曼冈德必须寻找另外的办法。”

    “时间来到了七年前,约尔曼冈德以达姆施塔特的身份,作为收藏家和艺术家前往诸夏的大学进行演讲,在演讲之中,约尔曼冈德认识了一名叫做”

    签字笔停顿了片刻,似乎去翻找了什么资料,随后才继续动笔。

    “毕真言的美术专业的大学生,此时这位大学生已经成为升格者,并且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在接触之后,约尔曼冈德让阿方索姐妹诱惑了这名踌躇满志的年轻人,将其吸纳进了昨日教团,并在之后辅助其晋升到了三阶。”

    “同时,约尔曼冈德在诸夏考察之后,也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在诸夏完成他的晋升。”

    “一方面,诸夏对于升格者的排查很严格,达姆施塔特在尝试晋升的时候不会有其他势力或者阵营的升格者阻拦,另一方面,正因为这里多年来没有发生过类似事件,所以约尔曼冈德认为,当地的守备力量应当会相对松懈。”

    “他自然清楚守护着诸夏的那一柄利剑,所以规划必须十分长远。”

    “一个计划在约尔曼冈德的脑中显现,他在诸夏的行程中认识了竹云峰夫妻,以及他们的女儿,通过命运原型对心灵的操作,约尔曼冈德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这一家人,让他们决定前往泛西海商业共同体旅游。”

    “在竹云峰一家旅游期间,达姆施塔特底下“偷偷”运输深渊遗物的车辆出现了意外,深渊遗物活性化,导致了竹云峰妻子的死亡,在命运原型的心理干涉下,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竹云峰确信达姆施塔特就是罪魁祸首,并且试图靠自己的力量来进行复仇。”

    “此时,约尔曼冈德的研究也出现了重大进展,他发现自己的命运嫁接能力可以反向使用,没错,和最开始猜测的不同,深渊之虹并非最初的产物,只不过是约尔曼冈德利用嫁接将姐妹暂时变成凡人之时的附带产物。”

    “在测试过深渊之虹制造的升格者的确能引起的注意后,整个计划就开始飞速发展。”

    “竹云峰堕落成为了静江非法组织的首领,并且寻求着升格者的帮助;毕真言毕业后按照约尔曼冈德的意思来到了静江,成为了这里一名普通的美术老师,并且逐步与竹云峰产生了接触。”

    “让事件正式发酵的是五年前,那一位的死亡。”

    写到这里的时候,握着签字笔的手停了下来。

    与之前不同,这次停了很久,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那纤细而白皙的手才继续握住笔往下写。

    “那一位死亡,她的丈夫也同时去世,只剩下伤重的独子白歌,被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许诺给予其服用升格之虹,成为了升格者而活下来,在进行了确认后,深渊遗物事务司为了保护白歌,利用roa-4436,洗去了白歌有关父母的记忆,伪造了葬礼,让许诺带着其回到了那一位的故乡,静江。”

    “同时,在那起事件中,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霍征,其四阶袭名,也就是的袭名能力发生了变异,成功将他已经死去的女儿复活,并制造出了贤者之石,成为奇迹持有者。”

    “作为一名升格者,霍征十分特殊,因为在多年前的泛西海商业共同体曾经出现过,那一位升格者开发了贤者之石,制造了第一具炼金人偶,之后年老逝世,霍征是多年后,的历史残片重现后的第二任升格者。”

    “升格者死后,其袭名过的历史残片将会从现实彻底消失,但并不代表这段历史就湮灭不见,在特殊的情况下,别处深渊的历史会凝聚,形成新的历史残片,正是如此,基于这种缘由,霍征本人的四阶袭名即使在深渊遗物事务司内也鲜少有人清楚。”

    “由于这是突发的,偶然性的,不具有可复制性的奇迹,所以深渊遗物事务司决定隐藏这件事,但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经过数年的时间,约尔曼冈德通过自己的渠道得知了这件事。”

    “这促成了阿方索姐妹的参与,原本,这两位对于约尔曼冈德晋升并不抱有太大的兴趣,但得知了贤者之石的事情,得知了灵魂物质化的之后,两人试图以此恢复人类的身躯,参与到行动之中。”

    哗啦哗啦的翻页声响起,那笔的人翻过一页,休息了一下手腕,又接着下笔。

    “约尔曼冈德得到了消息,霍征与他的女儿,以贤者之石为本体的炼金人偶将会调到静江的深渊遗物事务司分部后,计划正式开始,在受到了潜移默化影响的竹云峰协助的邀请下,达姆施塔特巡回展将会来静江举办。”

    “而提前安插在静江的暗桩毕真言此时派上了用场,他以赚取金钱的名义向竹云峰兜售深渊之虹,他清楚,那些非法组织的成员肯定会使用这些,从而引起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注意,这正是毕真言想要的结果。”

    “他的袭名仪式是制造一个举世瞩目,无人能够破解的谜题,这是其三阶袭名的要求,对于毕真言来说,他选择的制造谜题方式便是参与到约尔曼冈德的行动中,只要所有的见证者都死亡了,那么这个谜题就无人能够被破解。”

    “毕真言并不在意自己暴露,因为他本质的目的就是引出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只要这些监察官暴露,昨日教团就能控制住他们,在不杀死这些监察官的情况下制造灾难。”

    “只不过很凑巧的是,毕真言试探性的陷阱将白歌也纳入了其中,在正常情况下,那个时候并不会有其他的学生,但白歌因为偶然地帮助学生会会长的好友修理东西而留在教室,尽管最终白歌和爱恋逃出制造的密室,但也促成了白歌加入深渊遗物事务司。”

    “之后的事情不断发展,为了调查深渊之虹的事件,白歌化身为怪盗joker进行偷窃,顺着一些约尔曼冈德刻意留下的线索盯上了秦可畏。”

    “秦可畏,这位被竹云峰扶植起来的商人试图用服用了深渊之虹的升格者抓住怪盗joker,将计就计,却还是被对方逃走。”

    “怪盗joker袭击了非法组织的仓库,破解了毕真言试探的迷宫,并最终与非法组织合作,决定偷盗达姆施塔特。”

    “可惜的是,这一切都在约尔曼冈德的掌控之中,他这一行的目的便是让自己的罪行暴露,被诸夏拘留,从而获得在这里活动的时间,至于那些走私的深渊遗物,只不过是为了让事情看起来更真实而做的伪装。”

    “他用命运制造的诸多巧合,让可能存在的深渊遗物事务司成员不断与竹云峰及其相关人员偶遇,意图暴露竹云峰的身份给深渊遗物事务司。”

    “与此同时,阿方索姐妹也作为达姆施塔特的双胞胎孙女一同前来,无人能够识破他们三人的伪装,因为在命运的嫁接下,他们就是三名普通人。”

    “盛大的宴会让达姆施塔特锒铛入狱,非法组织的交易也如愿被深渊遗物事务司和警方破获,利用命运的嫁接,毕真言困住了怪盗joker,引来了霍征,甚至还刻意留下了自己的,让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继续追查,此时,阿方索姐妹也恰当出手,迟滞了霍征和白歌,并让他们以毫厘之差没能当场抓住毕真言,而为了保护白歌隐藏在暗处,延缓了泥塑替身爆炸时间的许诺,在阶位压制的情况下,对此毫无觉察。”

    “在命运令深渊遗物事务司和真相擦肩而过的时候,毕真言杀死了竹云峰,制造了爆炸,一切都是为了等到合适的时候再揭露自身的身份,对的,那就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在静江城市广场进行的庆祝新年的活动,在活动上,人流聚集的地方,他们将深渊之虹雾化,散布在人群中,使得短时间内在这里聚集大量的升格者,通过杀死这些升格者而让天灾降临,这是一个只有约尔曼冈德才能实现的计划。”

    翻页之后,那只手放下了本子和笔,似乎去喝了一口水,才又重新拿起笔记本,继续书写。

    “时间来到了最后一天,十二月三十一日的傍晚。”

    “寻求召唤天灾,晋升七阶的约尔曼冈德;寻求贤者之石,恢复人类身体的阿方索姐妹;寻求完成袭名仪式,晋升四阶的毕真言,三方构筑的巨大阴谋终于到了实行的一步。”

    “毕真言知道自己已然暴露,他被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合力抓住,也终于确认了到底谁是监察官,之后,阿方索姐妹袭击了田虹与范哲,使其失去了大部分战斗的能力,此时,约尔曼冈德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战斗持续,然而出乎三方意料的是,白歌的存在,他不但带来了许诺,暂时阻挡住了阿方索姐妹对于贤者之石的追求,而且自身竟然以二阶的阶位击败了三阶的毕真言,守住了贤者之石。”

    “更令约尔曼冈德意外的是,深渊遗物事务司静江分部的监察官们,选择了牺牲自己”

    笔写到这里,有所犹豫,随后,以比之前都更加有力的笔触,继续写到。

    “牺牲自己,启动深渊遗物事务司六八二号程序,召唤出了天灾级类深渊遗物,配合白歌,击败了约尔曼冈德。”

    “按照事后,紫金山天文台的调查,约尔曼冈德,这位六阶的升格者当场死亡,其星辰也同时陨落,因被约尔曼冈德吞噬,伴随着他一同消失,自此从天灾列表除名。”

    “阿方索姐妹在其他分部的监察官到来之前逃离,不知所踪。”

    “毕真言,这是最为遗憾的,他虽然受到了致命的创伤,但在被吞噬之后,毕真言将的历史残片取出,融合了升格之虹服下,修复了自己的身体,躲过了死亡的命运,但由于袭名仪式并未完成,所以他属于不完全晋升,存留有巨大的隐患,再加上天灾的侵蚀,精神已经极为不正常,紫金山天文台已经将其列为国际通缉犯,并且对其留下的线索进行分析,确认其四阶袭名为,职阶为。”

    “遗憾的是,霍征,陶轩然,田虹,范哲,许诺五位监察官,不幸殉职,这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损失,也是诸夏的损失。”

    “而真正的贤者之石,承载了爱恋灵魂的奇迹,由于受到了天灾的严重侵蚀,根据事务司第三一三七号程序,将会被转移到宁江,接受的净化,持续时间未知。”

    “最后,白歌同样受到了天灾的严重侵蚀,但好在他夺回贤者之石的行为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袭名仪式,按照紧急条例第九条,本人,深渊遗物事务司监察官时梧桐将深渊遗物的历史残片取出,融合进升格之虹,给予了昏迷状态的白歌,依靠晋升带来的对身体的修复,以及曾经的凭依带来的净化效果,成功救回了白歌,并使其晋升为三阶,袭名为,职阶为。”

    “虽然这并不完全符合规范,但事出从急,且已经发生。”

    “这次事件中,最为值得称赞的便是白歌的行动,倘若没有他的助力,想必难以及时斩杀约尔曼冈德,只能让其重伤逃走,昨日教团获得一名七阶升格者,事情的后果难以想象。”

    写到这里,那纤细的手似乎终于告一段落。

    一个清冽如山间泉水的女性嗓音在病房里响起。

    “这也算回报您的帮助了吧,老师,就像许诺当年做的一样”

    可以看到,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大约二十的少女,她深黑的长发之间,有绯红如火的挑染色泽,以及由一长一短两根末端泛红的白羽毛构成的发饰,少女双眸是近乎赤色的亮金,无瑕的脸庞勾勒出好看的弧线。

    她穿着一件旧时代诸夏旗袍改成的素白色斜扣长衫上衣,肩膀上披着一条有绒毛点缀的深红披肩,下身是遮住脚踝的深青色长裙,绣金纹饰的布鞋包裹着足部,显出古典的美。

    诸夏深渊遗物事务司,六阶升格者,,时梧桐。

    十年前就已经晋升六阶,成为半人半神强者的升格者,岁月似乎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除了那一双仿佛暗暗燃烧着幽邃火焰的眼眸,她的气质如同少女,清纯与天真并存。

    比起基层的监察官,她这样高阶的升格者反而不需要匿名,因为她的存在,就是一柄悬在犯罪者身上的利剑。

    实际上,到了她这个水平,其晋升以及异动已经难以掩盖,也不会再担任固定某分部的监察官负责人。

    “老师,您的儿子真是和您如出一辙,仅仅二阶就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时梧桐看了一眼床上,闭着双眼,安静躺着的少年。

    “不知道我给你服下升格之虹,到底是好是坏”

    轻声呢喃着,时梧桐准备合上笔记本,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在那好几页的报告草稿上留下了最后的一句话。

    “昨日教团的阴谋被挫败,无名的英雄英魂长存,劫后余生的人们依旧怀抱希望,静江的故事到此结束。”

    长发柔顺,一缕缕红色发梢隐藏在羽毛发饰之间的少女将笔记本合上,放到了白歌病床旁的床头柜上,悄然离开。

    求月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