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一十八幕.心之所向,星之所向
    醒来的时候,白歌看见的是有些眼熟的天花板。

    “不是,为什么我在医院?”

    白歌坐了起来,下意识握紧手掌,发现掌心的绯红宝石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顿时陷入慌张,哪怕当时独自面对毕真言,独自面对天灾,都没有如今这般慌张。

    因为对白歌而言,这是他最后的“家人”了。

    “不用找了,爱恋,贤者之石已经被送到紫金山天文台,经由那一件物品的净化,应该只要大半年就能完全清除里面的天灾气息残留。”

    一个声音从床边响起,白歌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那是一名男子,身上穿着颇为休闲的西装,凌乱的黑发不羁,他手里还拿着一把纸扇。

    呃,大冬天的,拿纸扇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见到白歌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男子请笑一声,拿着纸扇的双手抱拳,以一个颇为古朴的方式向白歌行礼。

    “初次见面,幸会,李思夜。”

    “?”

    白歌愣住了。

    停一下。

    李思夜?

    诸夏赫赫有名的升格者,号称半神以下第一人,继承了那位诗仙之名的强大存在。

    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是先看看大姐头留下的报告吧。”

    李思夜用扇子末端指了指床头柜上的黑色笔记本。

    “大姐头?”

    白歌略显困惑,拿起了那笔记本打开,认真阅读起来。

    期间,李思夜一言不发,只静静地等待在一旁。

    白歌看着那些文字,时而眉头紧锁,时而豁然开朗,读到最后的时候,他紧紧捏着笔记本,许久才翻过一页。

    “”

    看完笔记本,白歌沉默不语。

    李思夜也一言不发,病房里弥漫着沉重的气氛。

    “爱恋的侵蚀能完全消除吗?”

    白歌倒是不担心这些人骗他,因为当时,在被黑雾笼罩的时候,他的确能感受到自己和贤者之石都被那腐朽的气息入侵了,现在看来,如果这位时梧桐没有给白歌当场喝下升格之虹晋升,恐怕白歌也会成为坠落的流星之一。

    他担心的是爱恋,她的贤者之石本来就是独一无二的东西,而且除了老霍,也不知道还有谁能够研究透那玩意儿,面对天灾的侵蚀,白歌十分担心。

    “应该没问题,本来就是文明之力的具象化,是对抗深渊气息最强的利剑,紫金山天文台就是靠着的压制,才让那些活性化的深渊遗物老老实实的,嗯,天灾的侵蚀也是深渊侵蚀的一种,啊,我是不是说漏嘴了,你就当没听到吧。”

    李思夜一点儿也没有白歌想象中那种沉稳的强者感觉,反而像个邻居家的大哥哥般和蔼可亲,没有任何架子。

    狂放不羁,这就是那一位袭名的要求吗?

    白歌停顿了片刻,脑中思考着。

    应该指的就是那一柄金色的长剑,嗯,他好像对我挺有兴趣,听起来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情的样子,爱恋在那里应该没什么问题。

    “毕真言没有死吗?”

    白歌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匕首明明已经穿透了他的胸膛,在那种情况下,没可能活下来。

    “他和你一样呵呵,依靠升格之虹晋升时的修复作用苟延残喘了下来,不过和你不一样,他遭到了深渊的侵蚀,加上袭名仪式并没有完成,袭名不完全,所以只能成为不完全的四阶,隐患极大,他似乎依靠逃出了诸夏,去往泛西海,昨天川蜀的同事有目击报告。”

    李思夜放下纸扇,随手拿起了白歌床头柜框里的一个苹果,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认真地削着苹果皮,完全没有弄断的迹象。

    “我接下来会怎么样?”

    白歌又问道。

    “你嘛,嗯,假如你是一个普通的升格者的话,接下来应该会被送去宁江,在那里观察一段时间,按照事务司的规定,三阶往上的升格者,就不能随意走动了,大概率会留在宁江,直到五阶。”

    李思夜悠然说道。

    “但你并不普通,你是那一位的遗孤,事务司可能会更加慎重,或许你直到六阶之前,都不能离开宁江。”

    他削完了苹果皮,正当白歌以为李思夜要将苹果递给自己的时候,这位五阶的升格者竟然直接咬了一口。

    当着白歌的面,削完了给白歌的苹果,再自己吃掉。

    “挺甜的,你想吃可以自己削。”

    李思夜咬了两口,又说道。

    “再加上,嗯,你签的合同有点不一样,是临时工合同。”

    “?”

    白歌愣了愣,之前一直调侃自己是临时工临时工,没想到爱恋给自己签的真的是临时工合同?

    “啊,你不要误解,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临时工,嗯,和普通的那种背锅位不太一样,话说你没认真看过合同吗?”

    李思夜好奇地反问,没等白歌回答,又自顾自地说道。

    “临时工换个角度可以称作是权限最高的监察官,不但不需要像普通的监察官那样有驻地,而且对于各个档案卷宗,以及普通分部的监察官都有一定的权限,而且,临时工大部分都分布在世界各地,为深渊遗物事务司在暗中的活动提供支援。”

    “临时工这么厉害的吗?”

    爱恋当时,竟然真的没有坑自己

    想到这里,白歌除了有一丝难以置信,心中还涌上了更多的悲伤。

    静江分部,已经不存在了。

    看到白歌黯然的表情,李思夜又开口。

    “所以,理论上紫金山那些家伙没办法指挥你,你接下来的行动由你自己决定。”

    他耸肩,摊开手。

    “虽然上头让我看住你,等时间差不多就带你去宁江,但大姐头说,那一位,嗯,也就是你的母亲曾经在泛西海留下过诸多痕迹,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我母亲?”

    白歌其实现在对于自己的母亲白露还没有多少实感,尽管被提到之后,对于白歌记忆的消除有部分失效,但他还是没能完全记起那些时光。

    倒是和过去的爱恋相处的日子回忆了不少,哇,白歌才知道原来爱恋以前是那个样子的,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取笑她

    想到这样的机会暂时是没有了,白歌忍不住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取代了本应变得黯淡的表情。

    “嗯,那一位是大姐头的恩人,大姐头的恩人就是我的恩人,时至今日,有关她的事件都还笼罩着一层谜团,她到底遇到了什么天灾,现场又发生了什么,哪怕霍征都不清楚”

    李思夜三下五除二将苹果啃完,果核放在桌上立起。

    “只不过,大姐头说,白露女士在死前,似乎已经找到了的秘密,升格者存在的意义,只可惜没能确认,嗯,或许并非没能确认,而是没办法传递出来。”

    注意到白歌困惑的表情,李思夜又翘起嘴角。

    “当然,这些和你都没什么关系,身为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临时工,你想去哪,就去哪。”

    听到李思夜的话,白歌思考片刻,随即笑了笑。

    “我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单纯地想为老霍他们报仇而已。”

    假如毕真言已经死掉,阿方索姐妹也一并死去,那么白歌的确可以安心留在宁江,等待爱恋苏醒。

    甚至于,从理性的角度来说,白歌缓慢提升实力,苟在安全的宁江,也是一个最为合理的选择。

    但白歌意难平。

    他不想看到那些造成了巨大死亡和灾祸的人继续在外面逍遥法外而无人能够制裁。

    他不想看到身边的人再度遭受苦难,再度因为那些毫无道理的阴谋而死去。

    “仇恨只会带来更多的仇恨,你现在最好的选择是留在诸夏,提升自己,等到五阶六阶再出去,为霍征他们报仇,甚至可能需要放下仇恨,克制自己,稳固发展本来上头是打算让我这么劝服你的来着。”

    李思夜用扇子敲打着自己的手背。

    “但是让我说,去他妈的!”

    “大丈夫在世,如果不能快意恩仇,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放肆地笑了一声,随即又说道。

    “白歌,你知道吗,升格者在晋升与袭名之中,有一环非常重要,叫做自己的本心。”

    “本心?”

    白歌隐约能把握到李思夜的意思,但缺乏一个完备的表述,因此歪了歪脑袋。

    “本心就是你的初衷,成为升格者,使用这份力量的意志源泉,比起没办法袭名与晋升,丢失了本心更容易让一个升格者遭到毁灭,迷失在历史残片的阴影之中。”

    李思夜打开纸扇,轻轻扇了扇。

    “所以,当你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的时候,回想一下自己的本心,或许就有答案了。”

    白歌没有回答,他在思索。

    渴望报仇的确是白歌现在最大的心愿,同时,身为,还是袭名了这般,为了承诺,大义,气节,公道而挺身而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英雄豪杰的升格者,如果这时候屈服于现实,危险,敌人的强大,那么这违背本心的行为,很有可能导致自己再难以往前一步。

    更何况,一名如果被放置在温室之中,藏匿于剑鞘之内,那么将永远没有提升的机会,留在宁江,虽然拥有安全,不用再每天担心性命的威胁,但也失去了晋升的机会,存留了永远难以释怀的遗憾。

    白歌曾经只想要平静的生活。

    但现在,白歌发现,想要平静的生活,就得先把那些不安定的要素全部都清除掉。

    更不用说,毕真言和阿方索姐妹知道白歌的身份,假如他们将其宣扬出去,那么即便白歌待在宁江,也很有可能会遭到来自各方隐秘势力的骚扰与袭击,就算他们秘而不宣,斩杀了的白歌,也肯定已经成为昨日教团的猎杀目标。

    既然对方总要找上门,为什么不能是白歌先一步下手呢?

    白歌已然有了决定。

    李思夜站了起来,背对白歌。

    “你的朋友,嗯,竹霜降,你们为她申请的升格之虹已经批准,她将会被大姐头带去宁江,这一点不用担心。”

    “这次事件除了昨日教团的那些人,唯一的漏网之鱼是静商集团的秦可畏,他似乎提前得到了风声,离开了静江,去往西域省,嗯,如果我没记错,西域省那边应该正是联通诸夏与泛西海的的始发站,他或许也想逃去泛西海来着。”

    “白露女士似乎曾经在泛西海的学城求学,也许那里留下过她的痕迹”

    “如果你想联系你的朋友,可以直接给深渊遗物事务司写信,记得用熊猫物流。”

    “下午的时候,紫金山天文台的人就会到这里,他们让我在此之前看住你,不过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又喜欢喝酒,所以很可能会出现一些疏漏,让你有机可乘地离开。”

    “所以,白歌,你如果有了决定的话,在此之前”

    李思夜说着,转过身来。

    但病床上,已经没有白歌的身影了。

    水果篮子里的苹果,也莫名少了一个。

    “和传说中那一位的性格真是一模一样,也难怪大姐头会如此重视了,说不定这孩子真的能解开那最终的秘密。”

    李思夜喃喃自语,随后仰天大笑,离开了病房的门。

    这章字数少点,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

    还有大家有心的话可以每天看完顺手点点角色的赞,白捡一些星耀值什么的~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