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一十九幕.士为知己者死(5000字)
    铅灰的阴云笼罩了泫然欲泣的天空,自从新年的第一场雪降下后,静江冬日的太阳仿佛就被谁偷走了一般,再也没能从云层中展露出来。

    田耀穿着一身朴素的黑色的衣服,坐上了黑色轿车的副驾驶位。

    在后座上,则是同样黑衣黑裙的田依和田萌。

    十二月三十一日事件中遇难者的集体葬礼在辨识工作完成之后的一月五日举行。

    听说,这次事件至少造成了三千人以上的遇难,伤者更多。

    听说,很多死者甚至连尸体都没能留下。

    听说

    田耀看着窗外,心情沉重。

    得知田虹在这次事件中遇难的消息时,田家还在准备新年的第一顿饭。

    田依难得没有强调节约,兄妹三人去超市买了饺子皮,肉馅,以及各种各样平日里舍不得买的好菜,满满一桌,丰盛而美味。

    尽管劝过田虹都元旦了就不要去打工了,但田虹却没有听弟弟妹妹的话。

    她说,自己第二天中午就回来了,到时候给大家一个惊喜。

    但第二天,田虹没有回来。

    田耀已经记不得,当警察敲开他家的门,看到那一桌整整齐齐的菜肴,以及只剩一个的空位,随后面色严肃地开口,传达田虹死讯的时候,自己三兄妹是什么表情了。

    至于后续的什么补偿金,什么手续,田耀都已经不在意了。

    学校的假期已经开始,三兄妹能够有更多的时间留在家里,但这个家空空旷旷,失去了欢声笑语,反而让时间变得煎熬。

    终于,当集体葬礼结束,田耀的失落的心也终于有了一点实感。

    “从今往后,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他思考着是否该申请休学来减轻家里的负担,但田耀清楚,那个过分成熟的妹妹肯定会拒绝这个提案。

    透过车内后视镜,田耀看了一眼后座的两位妹妹。

    田依眼眶泛红,但克制住了自己的眼泪,没有将悲伤毫无顾忌地表现出来。

    田萌则早就将脸埋在了双臂里,不断抽泣。

    三人回到了家中,空荡荡的家中。

    “我们”

    就在田耀想要开口,缓解一下这沉默的气氛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一瞬间,只有那么一瞬间,三人的表情都稍稍亮了一点,某种本不应该存在的期待涌现,田依急忙冲过去打开了门。

    然而,看到门外站着的,穿着西装的陌生男人的时候,三兄妹那微不足道的期待感又落空了。

    更大的悲伤席卷而来。

    “请问这里是田虹女士的家吗?”

    那男人以不太确定的语气开口道。

    “姐姐田虹姐已经去世了。”

    田耀鼓起勇气,说出了这一句话。

    “嗯,这样吗”

    男人表情有些微妙,但很快又开口道。

    “是这样的,田虹女士在之前,购置了一套房产,交接手续已经完成,但她迟迟没有联络我们,所以我才上门拜访。”

    “房产”

    田耀一愣,他看看自己的两位妹妹,缄默不语。

    “需要我带你们去看看吗?”

    男人似乎是房产中介,有着半黄不黑的头发,穿着一件随意的西装,在得到同意后,他招来一辆出租车,很快带着田家兄妹三人来到了静江一处颇为不错的小区内。

    看着男人用钥匙打开房门,田耀心中的情绪越发变得深沉起来。

    这是一间很宽敞的屋子,光从阳台照射进客厅中,四个房间干净而明亮,并没有刚刚装修完那种刺鼻的气味,显得温馨和舒适。

    “田虹女士之前在我们这里办手续的时候,曾经说过,她有一位弟弟和两个妹妹,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兄妹们能够好好成长,因此才选择的这里。”

    男人颇为感慨地说道。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非常柔和,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幸福的事情一样,想必是十分爱你们的。”

    田依一怔,往前走了两步,她指着客厅的电视柜,愣愣地说道。

    “姐姐说过,等换了大房子,一定要买一台大电视”

    “她说,要每个人都弄一个独立的衣柜,再也不用把衣服混在一起了”

    “她说,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可以坐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大餐”

    “她说,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会丢下我们的。”

    “骗子”

    田耀看着妹妹,试图安慰,但发现自己也喉咙难受,难以出声。

    他转头想要询问那位中介更多的细节,但对方已经消失不见了。

    只有四把大门的钥匙,以及一本房产证,静静躺在客厅的桌上。

    “大家假期后再见了。”

    幼儿园的老师向着孩子们挥手,带着颇为勉强的笑容道别。

    几日前的事故,静江有很多人死去。

    就算是幼儿园,也有人员伤亡。

    这位老师就有认识的人在事故中去世,她表情黯淡,很快,又看到了一个孩子。

    “范思思,你怎么还在这里,不回家吗?”

    总是让老师们操心的“正义使者”范思思,此刻却毫无精神地背着书包,站在原地,就像一只被人丢弃的猫咪。

    老师刚说完,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

    范思思的父亲,也在那场事故中去世了。

    老师来到这名小女孩的旁边,蹲下身子,轻轻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你妈妈待会儿会过来的,你耐心等一等,老师陪你一起等。”

    某种共鸣让这位老师理解范思思的心情,她忍不住抱了抱这失去了父亲的小女孩。

    “没关系的,我爸说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范思思却仿佛更加成熟一般,对老师说过。

    老师一时哑然,又忽然十分心疼眼前的女孩。

    “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听说,如果吃到了好吃的东西,心情也会变得好起来。”

    “想喝奶茶。”

    范思思迟疑了片刻,才答道。

    “那老师去帮你买,你在这里,别乱跑。”

    说罢,那位老师便站起身,去幼儿园旁边的奶茶店点奶茶。

    范思思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忽然鼻头一酸,眼看就要哭出来,但某种坚持让她止住了眼泪。

    就在这时候,一个影子站在了她的面前。

    范思思抬起头,只看到一个头发半黄不黑,像是追求潮流的年轻人般的中年男子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爸爸”

    范思思认了出来,这就是她的父亲。

    “他们他们骗我,他们骗我说你不会回来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爸爸你肯定会回来的!”

    范思思一时急了,泪水上涌,鼻子和喉咙也变得呜咽起来。

    这名自从得知父亲消息之后便没有在人前哭过的小女孩,终于还是忍耐不住泪水。

    那中年男子蹲下来,轻轻抱住了范思思,手在她的背后轻抚,试图让其平静下来。

    “思思,爸爸确实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回来了。”

    他顿了顿,才继续说道。

    “所以,在这段时间,思思要保护好妈妈,不能让人欺负你们,还要好好学习,不要总是打架,知道了吗?”

    他看着范思思清澈的双眼,说着。

    “嗯。”

    “记住,你的爸爸是一名英雄。”

    男人最后说了一句,随即站了起来,转眼之间,范思思视野中便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她怔怔的出神,直到老师拿着一杯奶茶回来,看到范思思哭红的双眼,有些慌张。

    “怎么了,范思思,刚才谁欺负你了?”

    老师急忙拿出纸巾,帮范思思擦拭泪水。

    “我刚才,看到爸爸了。”

    范思思声音含糊不清地说道。

    老师表情有些动容,也忍耐不住泪水,再度抱住了范思思。

    而范思思,只看着“父亲”消失的地方出神。

    杨冬雪心情忐忑地走下车,来到了墓园的一隅。

    在她的身后,还有很多人。

    这些人与杨冬雪年纪相仿,时光将他们从少年青葱变成了如今的模样,但某种意志却并没有被岁月抹平,依旧在他们的双眼中闪耀。

    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成为老师,因为在年少时代,有那么一位两位老师,用生命给他们教授了最后一课,讲述了生命的意义,他们在感恩之余,也想要将同样的精神传播出去。

    原本,杨冬雪是想要给他一个惊喜的。

    这些曾经他的学生,散落天涯海角,却依旧记得自己曾经有那么一位站得笔直的老师,杨冬雪在遇见他之后,便一直在联系其他的人,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任何老师见到自己曾经的学生过得很好,都会感到欣慰的吧。

    然而,几天前,一通电话打碎了杨冬雪最后的念想。

    于是,同学会,变成了如今的追思会。

    十几人站在墓碑之前,深深鞠躬,为其献上了花束。

    那是盛开的雏菊与康乃馨。

    有人哭出了声音,更多的人则是沉默。

    二十多年前,他们失去了另一位老师,二十多年后,他们又失去了最后的这一位老师。

    在悲伤酝酿的氛围间,一个人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他手里也拿着花束,似乎是来扫墓的。

    杨冬雪认了出来,那正是曾经站在他的身边,站在陶轩然身边的那位少年。

    “这些人是”

    那位少年有些胆怯地问道。

    “这些都是陶老师曾经的学生,我们本来,本来想一起来探望他,给他一个惊喜的,但是”

    杨冬雪抑制不住的悲伤令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

    “我能知道,陶老师他是怎么去世的吗?”

    一名男子声音沉重地问道,他们大概知道那是一次恐怖分子的袭击,但并不知道细节。

    “陶老陶老师,他是我的老师,他还有很多学生,即使离开了你们,他也在孜孜不倦地教导着他人,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在给我们上课,上最后一课。”

    少年轻声叹息般说道。

    “直到最后一刻,他都保持着身为老师的尊严,面对恐怖分子,他保护了自己的学生,至死都没有屈服。”

    “他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老师。”

    听到少年的话,人群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情绪,庞大的哭泣声在墓园回荡,久久无法平息。

    少年在墓碑前放下花束,来到杨冬雪的面前。

    “陶老师已经没有其他的家人了,对他而言,自己的学生就是自己的家人。”

    “我知道”

    杨冬雪表情黯淡。

    “他希望你们能够将他的意志继承下去,他说,他之所以选择如此,不是因为它们轻而易举,而是因为他们困难重重。”

    少年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墓园。

    有那么一瞬间,杨冬雪将他的背影与陶轩然年轻时候的模样重叠了起来。

    两人都站得同样笔直。

    如同一柄不会弯折的利剑。

    白歌回到爱美整形美容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这里将会被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接手,也再没有什么白歌需要留恋的事物。

    这几个月的经历,与爱恋,老霍相处的经历恍如幻梦。

    白歌想要最后再看看这里,因此来到了这边。

    然而,当他穿过街角,来到街口的时候,却愣住了。

    在爱美整形美容医院的楼下,在这早已关门,失去了主人的医院门口,聚集着很多人。

    有隔壁面包店的店长,有对面五金店的老板,还有附近超市的店员,邻街烧烤店的师傅。

    白歌还看到了那位经常穿着旗袍,身形魁梧的健身房老板,此刻穿着西装的他正牵着自己的小女儿,郑重地在爱美整形美容医院的门口,放下了一朵花束。

    医院的门口,被鲜花簇拥着。

    白歌一愣,他随即改变了容貌,混入这些人之中。

    “老霍是大家的好街坊,好邻居,我们都受过他的帮助,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对于他在那起不幸事件中的遭遇,我们深表同情。”

    健身房的老板带头,低下了脑袋,无声默哀。

    这些人并不知道老霍舍弃了生命,保护了他们。

    但即便如此,老霍在平日里对街坊邻居的帮忙,还是让他获得这般的尊敬。

    “老霍之前还说帮我修修家里的电视来着,害,就这么让他跑了”

    “多亏了老霍辅导,我儿子的成绩都好了很多。”

    “虽然老霍这医术好像不怎么样,但广场舞跳得还是很不错的,这下子谁来给我们领舞啊”

    “老霍做的菜可好吃了,哎,以后都吃不到他的手艺了”

    “天底下的坏人这么多,怎么总是好人不幸呢?”

    诸多言语传入白歌的耳中,令他难以掩饰自己的悲伤,低声啜泣起来。

    那位健身房的老板觉察到了白歌的情绪,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年轻人,你也在那场灾难里受苦了吧。”

    “我失去了我所有的家人。”

    白歌答道。

    健身房的老板默然,他知道,此时所有的安慰都不足以抚平这位年轻人内心的悲伤,因此开口道。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但在哭完之后,好好生活,你的家人肯定也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听到健身房老板的话,那位年轻人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深夜,墓园里。

    白歌站在那一块崭新的,没有任何文字的墓碑前,沉默不语。

    许久之后,在星光变得更加耀眼后,白歌开口,像是对一位熟悉的老朋友般说道。

    “许叔,我就要离开这里了,可能你会觉得我傻,但我知道,这是我应该去做的事情。”

    “你到了那一边,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有时间可以和老霍范哲他们打打牌,不要总是自己坐着看电视看小说。”

    “放心,爱恋没事的,我到时候会带着她一起来探望你们。”

    “许叔,这些年,辛苦你了,你好好休息吧。”

    “我本来以为我早就没有了家人,可现在一看,我的家人不就一直在身边吗?”

    “田虹,不用担心,阿耀他们肯定能撑下来的,他们现在搬了新家,还有你留下的钱,足够过上好生活。”

    “陶老,你可以放心了,你的学生都过得很好,都继承了你的精神,他们肯定能够教出更多,更优秀的学生。”

    “范哲,思思肯定能够健康长大的,你也不用太操心了,她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孩。”

    “老霍,你终于可以休息了,不要再那么忙碌了。”

    “我得到了情报,秦可畏正准备逃往泛西海,毕真言那些人也已经去了泛西海,所以我应该会去那边,放心,我会帮你们报仇的,那些曾经伤害过你们的人,一个都别想跑。”

    白歌放下花束,站了起来,他思考片刻,最终还是抬起手,在那无字的墓碑上,留下了一点痕迹。

    他知道,接下来,他的旅途将会充满坎坷与曲折,很有可能在半路上就夭折,说不定根本没有可能再回到这里。

    但白歌还是义无反顾,士为知己者死,白歌也愿意为了这些自己的“家人”,踏上这条道路。

    一阵冬风吹来,吹散了铅灰的阴霾,星光洒落,其中一颗分外耀眼,白歌清楚,那是属于他的星星。

    静谧的墓园一阵萧瑟,令白歌忽然想起了一句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诗句。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他低吟一句,起身离开。

    从现在开始,白歌便是真正的。

    书评区的同学写了一篇很不错的同人,大家可以去点点赞~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