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百二十幕.墓志铭(7600字)
    西域省,沙海市。

    这里是诸夏最西端的省份,再往西去,就是一片渺无人烟的荒原,除了零星的几个依托停靠站点建立的补给站拓展而来的小镇之外,便再也没有真正文明的城市。

    与西南省那具有些许民族特色的南方城市不同,沙海市更多的还是大漠的风景。

    整座城市依山而建,站在城市最高处,可以俯瞰整个西海,能看到错落有致的高塔,这些高塔形状各异,从房屋群落中升起,就像是旧时代泛西海地区的城堡。

    阳光照射在高塔上,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这里的居民有七成是诸夏人,剩下的三成一半是混血,一半是来自泛西海的旅行商人。

    走在街上,能看到各种面貌,发色,肤色,瞳色,服装的人络绎不绝,既有穿着休闲外套,黑发黑瞳的诸夏人,也有金发碧眼,西装革履的泛西海人,还有一些穿着织锦长衫,带有些泛西海特征又黑发微卷的混血儿。

    在城市中央,并没有诸夏传统的城市广场,而是一大片支着帐篷的集市,贩卖着香料,食物,衣物,水果等商品,这集市规模很大,仿佛整座城市便是围绕着它而建立的一般。

    道旁的店铺散发着香辛料与烧烤的味道,烤羊腿,烤仔鸡,羊肉串,炙烤牛肉,炒米粉,手抓羊肉,胡萝卜焖饭,以及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瓜果蔬菜,让路人驻足,垂涎欲滴。

    “同学们,这里就是沙海市最繁华的大集市,传说在旧时代,这里的市集汇聚了欧亚大陆各方的商人与旅者,东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在此交融,令这里形成了独特的文化风格,我们的列车傍晚出发,大家不要走远了”

    一名年轻的女老师领着十几个大学生模样的少年少女,正像是游览般穿行于集市中,学生们睁着好奇的双眼,时而因为一些在诸夏内陆见不到的东西而停留目光,他们身上的衣服略显奇怪,外面是厚重的大衣,里面却是短袖。

    这都是由于这边昼夜温差极大,即使在冬天,白天的气温也能达到二十度以上,干燥温暖,但到了晚上,气温可能骤然跌落到零下十几度,因此,在这边长住的人大多都穿着两件衣服,外套颇为厚重,而里面的衣服则相对单薄。

    没有在意那些学生们,一名穿着普通皮夹克的男人在店里买了几个饼,几份烤串后,看了看四周,略显生疏地穿过街道,避开沿路巡逻的警员等,来到一处僻静的街道。

    敲了敲巷子最深处的房门,男子轻声说道。

    “向日葵开了。”

    这是开门的暗号。

    片刻,木门打开,他得以进入屋子。

    屋子里,还有好几个男人。

    他们有着诸夏人典型的长相,衣服也更接近于内陆而非本地。

    坐在最里面的,是一名身材中等,梳着背头的中年男子。

    他法令纹略深,卧蚕眼,原本犀利的目光此刻已经疲惫不堪,连日来的逃亡让他应接不暇,直到这个时候,这位男子才切实意识到诸夏的法治真不是吹的。

    这正是原静商集团的总经理,秦可畏,也是目前被诸夏通缉的逃犯。

    他已经化过一定的妆,到时候再把大胡子一贴,头发弄乱,遮住一只眼睛,再靠着手下转移视线,应该能乘上那一班车。

    都怪竹云峰!

    秦可畏此时心中颇为怨念,竹云峰让一切都搞砸了。

    本来,秦可畏可以安安稳稳地当着自己的静商集团总经理,获得巨量财富,至于倒卖一点文物,那都是小事,只要不出大问题,用钱就能保释,再不济坐几年牢,出来以后又是一条汉子。

    但竹云峰竟然染指深渊遗物,还和升格者有了过节,要知道,虽然当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污点证人可以免于重罚,但惹上了那些疯子一般的升格者,竹云峰的下场,就是秦可畏的下场。

    还好他当时在三大非法组织里安插了不少眼线,第一时间得知了警方的动向,果断跑路,像竹云峰那样顾及家人,犹豫不决,最后的下场就只有死!

    秦可畏在泛西海认识一些生意上的朋友,前几年也有意识地在那边购置过一些资产,现在过去,不说别的,至少还能过得不错,到时候改头换面,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富翁,岂不是美滋滋。

    他简单吃过东西,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味道,便只等待傍晚,的发车了。

    这趟列车将于傍晚发车,七天后,抵达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新康斯坦市,其中,今晚,以及临到站前的那个晚上,列车将会在荒原上度过,当然,此时列车距离城市还没有多远,因此危险程度并不高。

    列车上除了配备普通的乘警之外,还有升格者列车员,应付常规的升格者犯罪者或者荒原野兽之类的,并不成问题。

    而秦可畏就将乘坐这趟列车,离开诸夏。

    他知道,诸夏的警察和深渊遗物事务司应该早就调查清楚自己那些家底了,所以他辗转路线,改头换面,特意延迟了几天,才来到沙海市,避开了检查的高峰。

    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的秦可畏,忽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敲门声?

    秦可畏打了个激灵,他看看自己的手下,这些都是他的心腹,一个个都好好站在这里,没有谁离开了啊?

    “难道”

    秦可畏想起了一个人。

    怪盗joker!!!

    他能够变化成其他人的模样,混入其中,普通人根本没办法觉察他的伪装。

    而这位升格者罪犯,很明显因为秦可畏与竹云峰的谋划出了事,在那天灾事件之后销声匿迹,很多人猜测他已经死了,死在了那一场天灾之中。

    但秦可畏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怪盗joker还活着,并且正在谋划复仇,目标就是自己!

    秦可畏站了起来,让手下把枪递过来。

    剩下的人也各自掏出了带有消音器的枪,他们面面相觑,没有人敢率先走过去。

    咚咚咚——

    敲门声再度响起,秦可畏使了个眼色,让最接近的那人过去查看情况。

    “谁、谁啊?”

    那人躲在墙后面,略有心虚地问了一句。

    “开门,送快递。”

    对面的声音带着明显的西域省口音,似乎真的只是一个快递员。

    手下望了秦可畏一眼,他示意开门,那手下便收起手枪,缓缓打开了门。

    在门的另一边,三个秦可畏的手下等待着,随时就能开枪射击。

    秦可畏看到了对方的模样。

    穿着一件灰色的朴素工装,戴着鸭舌帽,手里还拿着一个熊猫物流的快递盒子。

    好像真的是个快递员?

    秦可畏眯起眼睛,就听见对方开口说道。

    “秦可畏吗,这里有你的快递。”

    “!!!”

    秦可畏脊背的汗毛炸起,整个人陡然一惊。

    他怎么知道我是秦可畏?

    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到底要做什么?

    他是谁?

    在诧异之间,那快递小哥嘴角微微翘起,大大方方地走进了房间里。

    他十分悠然地放下手里的快递箱子,接着朝秦可畏走过来。

    “还、还愣着干什么,开枪啊!”

    秦可畏急忙叫道,可房间里的其他人就好像根本没听到秦可畏的声音一般,静止不动,仿佛那快递小哥根本不存在。

    什么鸟玩意儿!!?

    秦可畏抬起手枪,朝着那人扣下了扳机。

    咔咔咔——

    可一连三下,手枪里的子弹好像不翼而飞,手枪根本没有反应。

    此时,对方已经来到了秦可畏的面前,他悠闲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单片眼镜,带在右眼上。

    “我、我可以给你钱,我可以帮助你,我在泛西海有认识的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但面对秦可畏的求饶,那快递小哥只歪了歪脑袋。

    “呵呵,尸体,在说话。”

    ?

    秦可畏刚刚听到这句话,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就发现了异状。

    从最开始开门的那名手下开始,沿着从门扉到秦可畏面前的这段距离的人,一个个的脖子上都出现了一道血痕。

    扑哧——

    就像是现在才反应过来一般,那伤口喷涌出大量的鲜血,手下们一个个捂住脖子,倒地抽搐,再也没有了动静。

    而秦可畏,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在那里,有一道伤口!

    什么时候,他是怎么做到的?

    秦可畏脑子里传来了无数疑问,但伴随着灼热的鲜血喷涌,他已经再没有余力思考这样的问题了。

    扑通——

    秦可畏倒下,身亡,死于割喉。

    看着房间里的一片狼藉,身上没有沾染到一点儿鲜血的快递小哥白歌,叹息一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白歌第一次杀人。

    虽然在面对毕真言的时候,白歌的确已经动了杀心,有了杀人的觉悟,但从事实上来说,毕真言并没有死,从法律而言,白歌顶多算杀人未遂。

    至于,主要是轩辕动的手。

    而真正出于白歌的意志,以白歌的策划,白歌之手实施的,便是这一次。

    “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白歌笑了笑,右手往前一抓。

    一叠钞票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这是在场众人钱包里的。

    “杀人越货,还真是彻头彻尾的犯罪。”

    白歌清点了一下,这里有五千四百镑的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纸币,还有五百二十七元诸夏货币,另外加找零的五毛钱。

    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货币单位是镑,其汇率与诸夏的基本保持1:1上下浮动,最近好像是09:1,虽然白歌以前吐槽过既然汇率都差不多,为什么不直接统一算了,但政治老师就能说出一大堆购买力,货币主权,黄金储量,贸易逆差之类的理论让他乖乖闭嘴,白歌也就不再纠结了。

    “五千块,也太穷酸了吧。”

    好歹是个房地产大佬,竟然只带五千块就敢乘坐,感觉这钱都不够这么多人在路上吃的。

    白歌忍不住说道。

    他拿走这些钱,并不是单纯的想要钱。

    一是因为,与诸夏不同,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移动支付手段并不发达,不像诸夏这里,就连乞丐讨钱都能扫码支付,那边更喜欢现金,或者信用卡,支票等,准备一定的现金十分必要。

    二则是因为,白歌不想过多暴露行踪,因此也早就封印了自己的电子支付功能,也没让手机连接当地的信号,为此,他的手游都断签好几天了,只有到了泛西海,白歌才能再度过上现代人的生活。

    所以,白歌仅仅是为了自己的需要拿走这些钱而已。

    收起现金,白歌离开这间屋子,相当贴心地为其锁上门,随后换掉了衣服,改变容貌。

    他现在身穿这个季节的泛西海人十分喜欢的,廉价的带有斗篷的双排扣深色大衣,白衬衣,红领带,半高丝绸礼帽下微长的头发略显凌乱,一张脸带着些许泛西海的特征,双眸深棕近黑,右眼戴着一片单片眼镜,金线从镜片延伸,深埋领口之中,持一根黑色手杖,就像那些泛西海的绅士一般。

    泛西海商业共同体幅员辽阔,构成人种复杂,除了常见印象的金发碧眼之外,也有白歌这样黑发棕瞳,银发,红发,褐发等,以及各种不同的瞳色,也因此,他们的低阶升格者管理略显麻烦。

    “一张的票,一等席,谢谢。”

    白歌递出钞票,向售票员购买车票。

    “请登记一下名字,出示一下自己的证件。”

    那位女性售票员见到是一名长相还不错的绅士,嘴角和声音也柔和了不少。

    “好的。”

    白歌递出了自己伪造的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证件。

    “请拿好您的票据,这是这一趟列车最后一个一等席,您真是十分幸运,祝您乘车愉快。”

    售票员简单确认了一眼,将其递回给白歌。

    “谢谢。”

    白歌接过车票,随意瞥了一眼。

    那上面的名字是,亚森·赫尔克里。

    “秦可畏死了?”

    静江,陈楚川接到电话的时候,他才刚刚哄女儿睡下,独自坐在沙发,看着相关的资料。

    这几天来,陈楚川一直在寻找现在被定名为“1231静江天灾事件”的相关犯罪嫌疑人,当然,有关升格者的事情并非陈楚川的领域,他寻找的是秦可畏这样的非法组织成员。

    可是,在事件发生还不到半个月的时候,这一通电话让他骤然惊醒。

    秦可畏被发现死在西域省沙海市大集市附近的一间出租屋中,与他同时被发现的还有八名非法组织成员的尸体,他们的死法惊人的一致,都是被某种利器划过喉咙,失血过多,窒息而亡,这种死法相当痛苦。

    附近的监控摄像头并没有拍到任何嫌疑人的镜头,事实上,如果不是隔壁的邻居抱怨秦可畏的出租屋有一股臭味,可能警方还要再过上好几天才能发现他们的尸体。

    陈楚川挂断了电话,心中迷惑不解。

    静江的一连串事件中,他就像一位三岁的小孩子,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有弄清楚。

    甚至于,就连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电话都没有在那天之后打来。

    陈楚川不由得有些怀念那个不太礼貌的女声。

    他当时,在广场上,分明看到了有人正与天灾,与怪物战斗,但陈楚川并不记得对方的长相。

    他就这样被素不相识的人救了下来,直到现在,这还像一场梦境,令陈楚川感到不可思议。

    陈楚川因为受到了天灾的侵蚀,被勒令在家休息,至少要半年后才能返回岗位,但在家的时间里,陈楚川也没有放松下来,而是让同事带来了资料,自己分析研究。

    因此,听到秦可畏死亡的时候,陈楚川在惊讶之余,也忽然有某种他这个职业不应该存在的庆幸。

    至少这家伙没有逃过死亡的制裁

    陈楚川长叹一口气,随即,手机又响了。

    10000号,是深渊遗物事务司!

    陈楚川接过电话,没等对方开口,便急迫地说道。

    “你们没事吧?”

    “静江的案子,你们警方的工作已经可以收尾了,将资料移交给我们处理就好,辛苦了。”

    然而,对面迟疑片刻后传来的,却是一个陈楚川从未听过的声音。

    陈楚川的心一下子沉重了许多。

    “之前的静江负责人他们怎么样了?”

    他下意识问道,虽然这属于超出职权,但陈楚川还是想要知道。

    “他们保护了这座城市。”

    对方回答,又补充了一句。

    “很感谢你能记住他们。”

    随即挂断了电话。

    陈楚川愣愣地看着手机,忽然就红了眼眶,他的妻子拿着一条毯子从房间里走出来,披在陈楚川的肩膀上。

    “怎么了?”

    妻子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应该被忘记的事情。”

    陈楚川长叹一声,默然不语。

    静江,医院内。

    竹霜降安静地看着窗外铅灰色的云层,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又似乎只是看着。

    怪盗joker,并没有如约而来。

    白歌,从那一天后,也再没有来过。

    竹霜降通过新闻,也知道了新年夜发生的事情。

    她很难不把这两者联系到一起,产生一些不好的念头。

    但竹霜降答应过白歌,也答应过怪盗joker,自己要好好活下去。

    她的左手绷带已经拆开,眼睛的绷带也在今早解开。

    空洞的右眼里什么都没有,只以变长了的亚麻色头发遮挡住。

    右手的袖口空空荡荡,左手的伤痕难以磨灭,连同身体上那触目惊心的灼烧痕迹,很有可能会陪伴她一生。

    可竹霜降还是决定活下去。

    新年的天灾,有超过三千人死去,可能有很多竹霜降认识的人死于这次事件,他们连选择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竹霜降认为自己不能辜负,不能辜负自己还存在于世这个事实。

    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将会死亡,那也是真正到了命运尽头,必须以此来作为终结的时候。

    但那不是现在。

    思考之间,病房的门开了。

    竹霜降顿时转过脸,期盼的表情在看到对方的时候转瞬即逝,化为了困惑。

    眼前,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容貌姣好,穿着一件有青绿竹叶纹饰的白衬衣与若草色的吊带连衣裙,只不过裙子的设计与洋装不同,是诸夏传统风格的右衽交领,领口还有精细复杂的鸟类刺绣,一根白色的腰带简单束腰,垂落下来,上面有凤凰羽毛等代表祥瑞的图案。

    女子黑色长发柔顺批披下,以一根缎带束在脑后,可以看到,她黑发之中还有诸多火红的色彩,就像是黑夜中静静燃烧的烈焰,一枚羽毛状的发饰藏于其间,分外显眼。

    她一双亮金色的眼眸注视着竹霜降,让那位少女忽然有种莫名的心悸,就像是被某种高位的存在俯瞰一般。

    “你是?”

    竹霜降转过身子,没有选择在陌生人面前遮掩自己残缺的身体,这几天来,她已经逐渐尝试接受自己的残疾,接受现在的自己。

    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接受,那么又怎么能站在别人的面前?

    又怎么能再站在白歌的面前?

    “深渊遗物事务司,时梧桐。”

    女子简单说了一句,并不打算解释更多,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竹霜降。

    “你认识白歌吗?”

    “嗯。”

    竹霜降的心忽然揪紧了,她害怕对方带来的,是那个自己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

    “你认识怪盗joker吗?”

    “嗯?”

    竹霜降没有等来那个消息,反而是接连的问题,让她感到十分困惑。

    “你知道白歌就是怪盗joker吗?”

    女子,时梧桐像是例行公事般又问道。

    “?”

    竹霜降此时,大脑真的停转了。

    虽然怪盗joker给竹霜降的感觉和白歌很像,但她根本没有将两者混合到一起,仅仅因为这类似感而对怪盗joker有些许的熟悉感而已。

    可是现在,这个人竟然说白歌就是怪盗joker???

    竹霜降彻底凌乱了。

    她想起了怪盗joker对自己说的,做的,又想起了自己曾经对他倾吐的那些真心话

    竹霜降脸刷得一下变红了,羞愧感占据了她的内心。

    “放心,白歌没死,他因为一些事情而离开静江,暂时不会回来。”

    时梧桐简单地说道,让竹霜降终于放下心来。

    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

    竹霜降在内心如此想到。

    如果自己有尾巴的话,现在一定会摇晃个不停,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吧。

    得知这件事,比起竹霜降听到自己的伤口有希望被治好更加让她感到喜悦。

    “另外,根据他之前提交过来的报告,嗯,经过我们深渊遗物事务司的考察,决定给你,竹霜降,服用升格之虹,将你吸纳为我们的一员,因为你可能不知道,所以我简单说一下,当你服用升格之虹后,就会成为升格者,身体重塑,你现在的伤,不论是眼睛还是右手,还是身体,都能完全治愈。”

    时梧桐难得说了一长段话,清冷的声音却令竹霜降再度震惊。

    她想到了怪盗joker曾经给她的“预告函”。

    原来他说的偷走自己的“不可能”指的是这个意思。

    “骗子。”

    竹霜降低声呢喃道。

    “为什么不,不自己亲自过来啊”

    她怅然若失,如同窗外的阴云。

    “我今天来,就是来确认你的意思,如果你不愿意成为升格者或者加入深渊遗物事务司,那么我们也不会强迫你,毕竟这一行还挺危险的,而且大部分人员的名字与存在记录都会被抹去,这意味着你即使死了,你的家人或者朋友也不会知晓你是为何而死。”

    时梧桐嘴角略有动容,但还是以淡漠的语调说道。

    “如果加入了深渊遗物事务司,就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吗?”

    竹霜降思考片刻,询问道。

    “当然,我们正是为此而存在的。”

    时梧桐微微颔首。

    “我能够,我还能够再见到白歌吗?”

    竹霜降又问道。

    “这一点我不保证,但只要好好活下去,就总能有再见的一天。”

    时梧桐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停顿片刻,才继续说道。

    “所以,按照深渊遗物事务司的规定,我要问你,你愿意一辈子隐姓埋名,只为了守护这个世界吗?”

    听到对方的询问,竹霜降沉默许久,随即,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愿意。”

    夜晚,静江墓园。

    两个人正缓缓走在墓园的道路上,他们的目标是位于墓园一隅的无字石碑。

    这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殉职者的墓碑。

    墓碑上不会有姓名,生卒,籍贯,不会有任何文字。

    只有数量,告诉着后来者,曾经有多少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为了保护这座城市而付出了生命。

    站在那五座崭新的坟墓前,其中一人开口道。

    “妈的,这群人,就不会怂一点吗?”

    “就这么丢掉了性命,我们还得写调查报告,还要从本来就不太够的人手里抽调新的人过来,真的是除了麻烦还是麻烦。”

    “还有的异动,老头子最近状态也不太对,总是想跑出去,估计和那小子也有关系,哎,真是一群死了也让人不省心的家伙。”

    “要不是昨日教团之前在川蜀弄了点动静,我应该还能更快赶过来的,说不定就不用”

    他喋喋不休,说了一大堆,最后还是弯腰,将手中的花束放在了墓前。

    “李思夜,如果你遇到他们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他的身边,矮了一头,黑发中闪耀火光的时梧桐问了一句。

    “可能,也会和他们一样吧。”

    李思夜长叹一声。

    “静江这边派的新人明天就到,我们可以回宁江了,大姐头。”

    “嗯,我知道,这次发现了一个不错的苗子,应该能带回去好好锻炼锻炼。”

    “不错的苗子?能让大姐头你说这种话,难得啊。”

    “谁知道呢,凤凰如果没有浴火,谁又能知道它是否能重生?”

    “这么一说,我越来越期待了啊。”

    “用密电联系一下我们在泛西海的同事,让他们多多帮一下白歌,不过,我觉得他可能根本不需要帮忙就是了。”

    “好嘞。”

    “我们走吧。”

    时梧桐对着无名之辈的墓碑,深深鞠了一躬,这时候,她才注意到,在那崭新的五座墓碑前,除了他们,还有另外的人献上的一束花。

    雏菊,向日葵,康乃馨,都是带有美好寓意的花朵。

    时梧桐看着花儿,发现在墓碑上,有一行小字。

    那文字仿佛刀刻,轻盈又深邃,即便时间也难以磨灭。

    手指轻抚,时梧桐念出了那一段如同墓志铭般的文字。

    “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他们的功绩与世长存。”

    (第一卷怪盗,完)

    明天请假写个总结,顺便整理一下第二卷的大纲,求一下各种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