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免费番外.逃跑计划
    “听着,霜降,你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有什么问题找老师,记住了吗?”

    竹云峰看着眼前小小的女孩,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亚麻色的头发柔顺披下,一双大眼睛和她母亲一模一样,当年可能正是看着这双眼睛,所以见过了诸多明星美女的竹云峰才会这么快沦陷的吧。

    只是,这双眼睛里此刻只有淡漠与悲伤,仿佛对任何事物都提不起兴趣。

    竹云峰又哪里不悲伤呢。

    本来,竹云峰难得一次放下工作,与妻子和女儿一起去往泛西海旅游,结果就遇到了那样的事故,妻子不幸去世,女儿和自己也受了伤。

    霜降还只有十二岁

    竹云峰虽然心如死灰,但为了女儿,他还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悲伤,他蹲下身子,视线与竹霜降平齐,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次可不能不去上学了哦,我们约好了。”

    他伸出手,试图和竹霜降拉勾,但小女孩似乎没有太多反应,竹云峰不得不轻轻拉起她的手,和自己拉勾约定。

    看着女儿跟着其他学生一起走进初中校园,竹云峰长叹了一口气。

    白歌决定逃跑。

    自从父母去世以来,白歌就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禁锢了,总有一种不属于这里的感觉。

    可能这就是少年的中二感吧。

    白歌想到。

    他此刻坐在教室里,开学第一天,所有人都是陌生的,他看着那些刚刚升上初中,还带着小学稚气的同学们,颇有一种轻蔑的感觉。

    “当你们还在看低幼动画的时候,我可是已经看了好几部深刻的科幻电影了。”

    白歌暑假被许诺带着,看了好几部旧时代的电影,有的飞往星空,有的探究宇宙,都是这个时代的人们无法触及的事物。

    白歌对此心生向往,认为自己以后肯定可以撕碎这虚伪的星空,去往未知的星辰大海。

    因此,现在和这些讨论晚上六点儿童节目的同学,白歌没有任何共同话题。

    更何况,白歌还是升格者!

    这是他发现的秘密,许诺应该,呃,应该知道吧?

    反正其他同学不知道,白歌很确定。

    升格者,超凡之人,想想白歌就觉得自己以后会无比伟大。

    十二岁的他,因为接触了许多同龄人并未接触过的事物而变得视野开阔,但同时,也难以自觉地变得有些容易妄想。

    “该走了。”

    第一节课还没上,白歌就决定偷溜。

    他简单收拾了书包,依靠着无名之辈的特性,从其他学生的注意力间隙溜走,很顺利就离开了教室。

    “自由!”

    白歌学着电影里的画面,稍稍握拳呐喊了一下,他光速下楼,穿过空旷的操场,准备从学校后门翻墙。

    这个时候,白歌忽然看到了另一个人。

    一个有着亚麻色短发,背着粉色书包的女孩。

    她一个人站在操场的仓库后面,就像一只可怜的,被遗弃的小猫。

    “?”

    白歌看到,这女孩好像也想翻墙出去。

    她抓住墙壁的一角,想要爬上去,但很快就因为力量失败而打滑,跌到了沙土上,弄得膝盖和手臂全都是伤。

    但女孩并没有哭,反而执着地,认真地,不断尝试。

    白歌想了想,故事到了这种时候,就是主角登场的环节了。

    他摸了过去,来到女孩身后,叫了一声。

    “喂。”

    刚刚失败了一次,从墙上跌下来的女孩打了个冷颤,缓缓转过头,看到白歌,小脑袋歪了歪。

    “你这样是爬不出去的。”

    好可爱白歌咽了口唾沫,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呃,大概以前见过?白歌不记得之前的很多事情了,但心里忽然感觉到了危机感,令他停止了这方面的想象。

    “”

    女孩一言不发,就这么看着白歌,漆黑如墨的双眼里没有半点儿光彩。

    “你也要溜出去的话,我们可以一起。”

    白歌说了一句,随意牵起对方的软乎乎的手,朝着学校后门,他已经考察过好几遍的“秘密通道”而去。

    女孩就这么顺从地跟着白歌,不,应该说,她并没有属于自己的目的,只是随波逐流而已。

    来到后门,白歌放下书包,扎了个马步。

    “来,你踩着我上去。”

    他示意对方踩自己的肩膀翻过那缺了一个口的墙壁。

    女孩愣了愣,看了看自己的短裙,脸忽然红了。

    不过,想要离开的愿望还是强烈的,她踩着白歌的肩膀,就这么爬到了墙上。

    “小熊哎哟。”

    白歌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被女孩踹了一脚。

    “说来你可能不信,是它自己出现的。”

    啪

    白歌又被书包砸了一下。

    他捡起对方的粉色书包,丢了上去,自己则机灵地攀上墙壁,到了另一侧,又先下墙,在底下抬起了手。

    “来,跳吧,我接得住你。”

    女孩看着白歌,又看了看自己的裙子,最终还是跳了下去。

    小熊一闪而过,白歌只感觉一个过分轻盈的身体落到了自己的怀中,令他一时没站稳,两个人倒在地上。

    好痒

    柔顺的亚麻色发梢磨蹭着白歌的鼻子,让他感觉痒痒的,睁开眼,那一双大眼睛近在咫尺,温热的吐息吹拂白歌的面庞,让他一时竟然忘记了动作。

    好软

    不对,白歌啊白歌,你在想什么,现在是感慨这个的时候吗?

    “不好意思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共犯了,嘻嘻。”

    白歌爬了起来,本想开个玩笑缓解气氛,却只见女孩抱着自己的双手,沉默不语。

    “说来,你为什么要溜走,也是想和我一样探索宇宙吗?”

    “?”

    女孩听到白歌的话,歪了歪小脑袋。

    随即,她轻咬下唇,说道。

    “我想去找我妈妈”

    “你妈妈?她在上班吗?在哪?”

    白歌收拾了一下衣服,问道。

    “她去世了”

    竹云峰并没有对女儿说谎,或者编造一些母亲去了远方的童话,而是切切实实将死亡这个概念与事实传达给了她。

    “啊和我一样。”

    白歌没心没肺地笑了笑。

    “我家里人全都因为意外去世了,才和叔叔来了这里。”

    听到白歌话,女孩沉默了,眼中有些动容。

    “不过没关系,我知道,我家里人肯定希望我能好好活下去,所以我不会太伤心,也不会那么消沉,毕竟我以后可是要撕碎这虚伪的星空的英雄,哈哈。”

    白歌说着,让女孩愣了愣。

    噗嗤

    女孩莫名笑了出声,大概是觉得白歌这份中二感实在太离谱了吧。

    “你笑什么笑”

    白歌略显窘迫,他还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说这些东西,没想到就迎来了嘲笑。

    不过

    “你果然还是笑起来更好看。”

    白歌说道,轻轻用手指掀开了那遮挡眼睛的刘海,看着对方的双眼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竹霜降”

    女孩有些害羞,急忙后退,别过了脸。

    “好奇怪的名字啊你生日是霜降那天?”

    “嗯。”

    乖巧地点了点头,女孩又有些惊讶。

    “你知道霜降?”

    “呵,你以为我是谁,这种不过是常识而已。”

    白歌颇为不屑地说道。

    “这样吧,等你生日的时候,我带你来我家玩,我那边有好多电影,你肯定会喜欢的,学校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我罩着你”

    他又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试图安抚对方,大概是因为对方失去了母亲,和自己的状况差不多吧。

    反正白歌是放不下这样的家伙的。

    “嗯”

    竹霜降答道,又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我?白歌,不是鸽子那个鸽,是歌唱的歌。”

    “白歌也是个怪名字。”

    “你别瞎说!”

    当然,最后白歌和竹霜降也并没有能够成功逃跑,两人很快就被门卫抓住,拎回了学校接受处罚。

    不过,从那之后,竹霜降变得开始喜欢去学校了,这让竹云峰有些困惑不解。

    “是在学校里认识了朋友吗?”

    竹云峰问道。

    “嗯。”

    不仅仅是朋友竹霜降在心中补充了一句。

    是我的英雄。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