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一幕.【东方快车】
    列车行驶的声音哐当哐当,在习惯了这样的声音之后,有节奏的撞击声也成为了安眠曲,令人昏昏欲睡。

    白歌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窗外那向后疾驰的荒原,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确是离开了故乡。

    西域省往西,便是一望无际的真正的荒原,黄沙,风暴,隔壁,难得一见的绿洲,这些景致在夜晚星光的照耀下显出孤单疏离的气息,让人心生惆怅。

    号,此刻正在荒原之上疾行。

    这趟列车分为三种席位,普通的,仅有两节车厢的三等席坐票用以让居住在中转站的人们乘坐;二等席是四人一间的上下铺卧铺,可以使用普通餐车;一等席则是有单独的一个房间,能够享用高等餐车服务的豪华票。

    白歌买的就是一等席。

    这并不是因为他觉得难得坐一次这种传说中横跨大陆的列车不来个一等席就亏了,绝对不是。

    而是因为白歌身为升格者,自然要与旁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坐在柔软的床垫上,白歌喝了一口虽然不算优质,但味道还算不错的加了柠檬片的红茶。

    今夜,号将彻夜在荒原上行驶,仅在半夜十二点停靠十分钟补给,接下来,直到明天早上六点,晨曦刚至的时候,才会停靠另在一处中转站进行补给和例行检查。

    换做是小说里,今晚肯定会发生一些特别的事情,要么是怪物入侵,要么是列车事故。

    再加上,白歌隔壁的包间似乎一直空旷,没有动静,联系到售票员说白歌是最后一张票的情况,属实有些奇怪。

    希望人没事。

    想到这些,白歌自嘲般笑了一声,将视线转回来,看向自己的手掌。

    经过这几天的熟悉和适应,白歌已经基本能够掌握自己三阶,阶段的能力了。

    正如职阶名字一般,这个阶段,白歌的战斗能力有了长足的进步。

    首先,是应用各种轻型武器的能力,包括但不限于匕首,短剑,手枪等,只要拿到手上,白歌就能很快掌握其用法,结构,就像是一个开车多年的老司机,闭着眼睛摸到方向盘就能漂移,这个能力同时也加强了白歌的纸牌投掷术,如今,即便使用普通的纸牌,白歌也能造成相当程度的杀伤。

    其次,白歌的体力,灵巧,对于伤害的耐受力等体质相关的能力再度提高,尤其是短距离的爆发力,甚至可以在只有微小移动空间的地方,依靠身体各个关节与肌肉的轻微运动而迸发出巨大的力量,在类似房间,室内的狭窄地方,白歌的速度也提升了一个档次,足以完成刺杀秦可畏那时候的杀完人了对方还没有觉察到的高速刺杀。

    接着,白歌的也可以算是升级成为了,除了之前就有的能够看到万物的破绽与意识的盲区,以及拿着的时候捕捉到的事物的弱点之外,还能够对杀意等微妙的感觉产生反应,并且不再需要集中精神,成为了一个可以随时开关的常驻能力。

    并且,白歌获得一个类似于的小灵感能力,这个直觉能力可以嗅到官方人员的气息,并且对犯罪行为特别敏感,在没有特别隐藏的情况下,白歌很容易就能分辨出那些具有官方身份的人。

    最后,的容貌改造提升了一个水准,能够更加精细模拟出包括气味和体液等特征,并且一定程度上对衣物产生影响,在对象并非特别关注的情况下,迷惑对方对白歌身上衣服的印象;的距离,可以偷窃物品的质量都提升了百分之五十,这些都算是对之前能力的加强。

    而真正被称为的,是袭名的超凡能力。

    第一项便是,这个能力白歌能够在手中制造一把与最原始的深渊遗物一致的,看不见的匕首,这匕首的各项强度等于深渊遗物时期基本相同,最大的便利就是可以随时隐藏,白歌在杀死秦可畏的时候,便是用的这个能力制造的匕首。

    这匕首同样可以投掷出去,只不过如果在五分钟内没有接触白歌的身体,就会化作空气消失,白歌在同一时间只能制造一把匕首,单纯从的角度而言,这个能力的确简单实用。

    第二项则是的升级版,,这个能力将与物体交换位置的距离扩大到了五十米,同时使用次数几乎没有限制,而本身的则是能够让白歌在一定浓度的阴影中转移,可以这一处阴影穿梭到最大距离不超过五十米的另一处阴影中,这转移同样需要路径的支持,但使用次数很多,至少白歌在一小时内使用了五十次之后才感到些微的疲惫。

    还有一个附加的能力,就是让白歌身处阴影中的时候,被感知与发现到的几率降低。

    最后,白歌的在他进入三阶之后,竟然也获得了强化!

    之前,白歌大概只能在精神高度集中,并且受到了巨大生存压力的时候才会显现的,现在白歌已经能够主动使用了。

    在使用的时候,白歌的双眼周围会浮现出类似的虚影,同时,速度,力量,灵巧极大提升,并且伤害耐受性能提高,最重要的是,能够在对敌人造成伤害的时候,同时恢复自身,可以说,在精神耗尽之前,白歌完全可以拿着大剑冲到人群里开无双,越打越强,越强越打。

    这极大地提高了白歌的正面作战能力。

    当然,基于的职阶类型,白歌还是没有针对诸如怨灵,阴魂,思维方面的进攻手段。

    “这可真的是黑暗中的利剑了。”

    想到了一些人,白歌翘起嘴角。

    现在他只是初步袭名,刺杀秦可畏并没能带来太多的提升,或许是因为对方实在太弱的原因,白歌猜测,按照的记载,这里面的刺客大多都是直面君王依旧敢于出手的,所以,他现在的袭名,应该也要面对同阶或者更强的敌人完成刺杀才能有所提升。

    至于之后的计划

    白歌现在表面上的身份是亚森·赫尔克里,一位在诸夏读完了大学,准备去泛西海商业共同体学城接受教育的学生。

    在这一层身份之下,亚森其实是一名私家侦探,在诸夏出生,由于留下了一定的犯罪记录,所以决定离开那里,回到从未去过的故乡泛西海谋求生路。

    在亚森的身份往下,就是名动一时的怪盗joker,他在静江制造了多起案件后,决定转移目标,去往更加混乱的泛西海。

    在怪盗joker底下,是偶然得到了历史残片,成为升格者的白歌。

    在白歌的底下,才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临时工,静江天灾事件的唯一见证者与幸存者,白歌。

    白歌在这几层身份之间都留下了相应的证明,先不说查户口如吃饭喝水的诸夏,泛西海商业共同体那样崇尚自由与散漫的国家,几乎很难将白歌的真正身份查出来。

    至于找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查证?

    不好意思,白歌与白歌不能一概而论。

    等到了泛西海境内,白歌便准备直接换乘列车,前往位于泛西海南部,坐落于新地中海岸边的学城,那是泛西海的文化中心之一,对于白歌,这地方有个更为熟悉的名字——亚历山大图书馆与缪斯宫。

    在旧时代,几乎相同的坐标上,曾经矗立着试图包容全世界所有图书的伟大图书馆,以及汇聚了各方学者,诗人,任何人都能自由地在其中学习的学城,然而,这一切都被战火摧毁。

    在大崩坏之后,泛西海的一名五阶,据传是亚历山大大帝袭名的升格者主持重新修建了学城与大图书馆,那位升格者也以此为契机,完成了袭名仪式,晋升六阶,成为半人半神的强者。

    而如今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与缪斯宫,汇集了世界上现有的几乎所有文字资料,各方升格者聚集,甚至还有历史残片的拍卖会,定期组织的深渊探索,在自由贸易的方针下,学城对每一个人敞开大门。

    身为一名可以自由行动的升格者,不可能对这透着厚重历史的学城毫无兴趣,白歌自然也是如此。

    更不用说,他那位神秘的母亲曾经去过学城,并在那里学习一段时间了。

    白歌不论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还是寻找母亲留下的秘密,又或者等待毕真言等昨日教团的家伙露出狐狸尾巴,都必然要去一趟学城。

    “只可惜没多少钱了”

    白歌口袋里还有从秦可畏那里“偷”来的五千多镑,这些钱也就够他在泛西海过一两个月,所以,白歌需要找到赚钱的办法。

    “怎么有一种突然从学校走入社会的感觉,以前还不觉得,现在真是感觉到处都需要钱,不能报销真不好受。”

    白歌露出柔和的笑容,自嘲道。

    “嗯,要么到了泛西海之后,弄一个诸如黑暗骑士之类的身份,夜晚惩奸除恶,锻炼能力的同时,也可以依靠捕获那些通缉犯赚钱,都说杀人放火金腰带,这说不定是个法子。”

    他阅读过一些泛西海相关的介绍,这个国家并非一个完整统一的国家,而正如其名,更像一个商业联盟。

    坐落于破碎大陆上超过四十座城市各自独立,形成了类似旧时代城邦体系一般的政治格局,同时,绝大部分城市的支配者并非国王与市长,而是大财团与大企业,平常的时候,泛西海的各个城市基本都各自为战,只有每年进行最高评议会议的时候,各个城市的代表才会去往格林尼治天文台,坐在一起商讨。

    正是由于这样的松散结构,导致了泛西海甚至连法律都不统一,比如那位达姆施塔特出生的新勃兰登堡市就有一条奇怪的法律是在男性的肖像画面前脱衣服是违法的,又比如这趟列车的终点站,新康斯坦市则有一条法律是禁止将草坪涂成红色,还有诸如不许把冰淇淋放在裤子口袋里,禁止出售空心木头,“自我发电”斩首,番茄酱不能用塑料袋装之类的奇奇怪怪法律。

    在这种法律体系下,大财团,大企业自然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掌控立法机构,出台有利于自己的法律条文,因此,当泛西海发生商业纠纷,需要诉诸法庭的时候,在哪边主场通常就意味着胜利最终归属于谁,所以有些陈年积案甚至打了上百年的官司也没有结果——你在这边打赢了我,我就在另一边打赢你,颇有种小孩子玩反弹和反弹反弹的幼稚感。

    但这就是现实。

    立法都这么奇葩,执法更加杂乱,管理升格者的军情五处和各地警局很多时候都难以有效打击罪犯,因此,在泛西海,赏金猎人,或者说雇佣兵,私家侦探是相当常见的,甚至各大企业,财团都有自己的私人武装,白歌的想法也并非无稽之谈。

    在泛西海还有赏金体系,一些著名通缉犯都上了悬赏榜单,只要能够拿回他们的人头,就可以获得一笔上千万镑的巨款——当然,这些通缉犯绝大部分都是升格者,能够击败他们的人,也不太会缺钱。

    说起这个,《命运:升格指定》的游戏开发公司阿特拉斯据传就坐落于泛西海商业共同体,只不过为了防止玩家们寄刀片,所以地址无人知晓,只知道位于阿特拉斯市内,这座城市传说也颇具游戏元素,堪称一个大型游乐场,白歌觉得自己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看一眼。

    想到这里,白歌感受到列车的速度减缓,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站台,以及站台周围的防御工事以及牢固建筑,这应当就是今晚的补给站,之后六个小时,列车将不再停靠,在荒原中寂寞独行。

    白歌将外套脱下,准备等发车之后就躺下休息的时候,隔壁,原本空旷的包间内,传来了人的响动。

    白歌依靠敏锐的感知,很快就勾勒出了那三个人的形象。

    两名穿着厚实外套的青年男子,一名略微驼背的中年男人,正提着行李,走进隔壁的包间,嗯,似乎还有一只小动物的样子?

    “这个时候,在这里上车?”

    白歌心生困惑,但他很清楚,现在并不是多管闲事的时候。

    隔壁的动静很快平息,列车再度启动,在静寂的夜晚飞驰。

    新的一卷,四千字章节,求月票和推荐票~
亿乐彩